浮生百鬼话:穆天子传
浮生百鬼话:穆天子传

“不死神药当然是存在的,不过周穆王寻药,却有另一个世人不知道的故事。” 西北之地日不足,故常年处于潮湿阴暗之中,每到冬日来临更是冰封千里、雪掩万物,很难寻到生命的迹象。 在这样的不毛之地,有一座小木屋突兀的立在白茫茫的雪原上,木屋上有一扇虚掩的门,门外北风夹杂着雪花呼啸不止,门里有一位白发苍苍的古稀老人。 老人身上紧紧的裹着一层羊皮袄,满脸的沟壑藏着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睛。此时他正佝偻着身体蜷缩在一堆

美梦风物诗(番外)
美梦风物诗(番外)

程承迟是幸福富裕的小少爷,宋未艾是早熟功利的讨厌鬼。可我挤过人潮也要和你在一起。 编者注:前文请看《美梦风物诗(上)》 如果一定要给今天找一个特殊意义的话,那今天应该是宋未艾研究生在读的第三年纪念日。 于是,当程承迟一脸期待地看着宋未艾时。 宋未艾迟疑了一下,回答他:“今天?纪念日?是我研究生在读第三年的纪念日吗?” 程承迟脸色一僵,觉得宋未艾这种一心扑在写学术论文研究古代汉语的女朋友简直可以洗洗

2004年的初雪有些悲伤(上)
2004年的初雪有些悲伤(上)

他遇见她的那一天,和往常并没什么不一样。他看见她的第一眼,注定这辈子都忘不掉。 沈蘅遇见江恒的那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第二天就是新年了, 晚上八点,她正在刷最后一个碗,老板娘推开门,“饿不饿,囡囡,给你煮碗面。” 春来面馆的老板娘是个五十几岁的阿姨,讲着地道的珣城方言,女儿在南川大读书成绩很好,有大好的未来, 沈蘅在这里打零工已经有几年了,阿姨的面馆生意很好,给她的工资是按照小时来算的,她这几

张家大院
张家大院

杂志社的小记者苏宇,与同事刘桥在老板金钱诱惑下,去往一座“凶宅”替人找一样东西。 “还没跟你牵着手,走过荒芜的沙丘,可能从此以后”,铃声戛然而止,然后就从被子里探出一个头来,接着苏宇闭着眼睛凭着多年手机控的经验准确无误的按下了接听键,但这边苏宇的“喂”字还没出口,就听见手机里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咆哮声“苏宇,你还想不想干了,赶紧给老子来上班,九点之前给我到公司,否则我扣光你这个星期的工资”然后就听到

择舟而喜
择舟而喜

应舟舟,你打赢了世界冠军!你是第一,永远的第一! 钟泽推开那扇玻璃门走进来的时候,悬挂在门后的一串铃铛照例受到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提醒有顾客光临。 应舟舟在擦吧台,听见声响,一抬头就看见了他,一眼就认出了他,连忙低头。 此时钟泽正仰头打量这串铃铛,手工制作的版式,乒乓球对半剪开,从里装有铃铛,几个如是串起,简单但有质感。 他径直走到她面前,说:“一杯美式,谢谢。” 应舟舟转身到咖啡机前,熟练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 民国某年 月 号,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打在了手上。 主任见到了吓坏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也是,现在局势紧张,救人救错了,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而且看上去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穿的很普通,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就算救活了,也估计掏不出医药费。

原来,世界和我都爱着你
原来,世界和我都爱着你

结婚三年,她厌倦了他的不解风情,讨厌他的死板,她也知道,他不爱她,她想离婚。 . 医院今天有台棘手的手术,顾翊川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他打开卧室床边柜子处的小台灯。 收拾好后尽可能轻的躺在床的一侧,突然凹陷的重量让邹瑶从睡梦中清醒,想起自己的目的。 背对着顾翊川声音沙哑“顾翊川,我们离婚吧!” 顾翊川一怔,想是邹瑶发的小脾气,“别闹,我今天很累,明天还要出差,早点睡吧。” “我没和你开玩笑。” 顾翊

舒彤傳:番外篇(一)
舒彤傳:番外篇(一)

“救命啦!救命啦!出人命了!”承干宫外有好几个宫女不停地叫。 紫禁城中,不论是大臣之间、皇子之间,抑或是妃嫔之间都充斥着斗争,这种斗争不断地重重复复、重重复复,在咸丰年间的斗争更达至一个顶峰。 丽妃、懿妃在宫中出了名面和心不和,一个住东六宫之一的钟粹宫,一个住西六宫之一的储秀宫,总之有她们俩在,这宫中便不会有平静的一天⋯⋯ 记得有一次皇后的生辰,各妃嫔大臣们都聚在重华宫,大摆宴席。殿内金碧辉煌,华

1999让我们依旧不辞而别
1999让我们依旧不辞而别

小宁,好久不见。你看这冬霜不会迟到,春光不必趁早,一切都来的刚刚好。 作为一个插班生,她从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人知晓。 第一次遇见她那天,她穿一条长长的碎花棉裙,栗色的及腰长发垂到纤细的腰际,用一条亮晶晶的发链别住耳后细碎的发丝,清晨慵懒的阳光打在低着头的女孩身上,投出长长的阴影。 在她提着裙子轻轻踏进教室的那一瞬,原本人声鼎沸像菜市场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抬起头望着讲台上看起来略微有些紧

芙蓉妆
芙蓉妆

我的脸开始烂的时候,池里的芙蓉才刚抽出新芽。 临水赏芙蓉,一花还两影。上倚夕阳斜,下浸秋波冷。——(宋)白玉蟾 我的脸开始烂的时候,池里的芙蓉才刚抽出新芽。 水绿色的大把星星点点,一如纤手指尖的青蔻,只望上一眼,便如饮了青梅酒一般心里清甜。我总是在清晨倚着檀木窗,画着我的芙蓉妆,等一个又一个的立夏,吹开满池的绝艳风华。 芙蓉的一生,只是为了在等一个夏天。 熏风自南来,蝉鸣思不喧,我漫步芙蓉池,抬眸

前两天我刚升职,昨晚男上司发微信要我明天请他吃年夜饭
前两天我刚升职,昨晚男上司发微信要我明天请他吃年夜饭

昨晚密友(小芬)私信我,说她上司要她明天请他吃年夜饭,不知道怎么办? 昨晚密友(小芬)私信我,说她上司要她明天请他吃年夜饭,不知道怎么办? 小芬今年 岁,毕业后在那家公司上班了 年,前两天终于升职成了主管。 公司不大不小,但分工明确,架构清晰,她在市场部上班。 她原先上面有一个主管,一个副经理(老阳)和一个经理。 主管是个女的,去年休产假,可快到时间了也没有回来上班的风声。 所以去年给她安

嘿!有个恋爱我们谈谈?
嘿!有个恋爱我们谈谈?

第一次遇到是草莓味的水果糖,再见是海底捞的仙女棒…… .水果糖 “高铁G 次列车在本站只停 分钟,不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到站台上吸烟……” 眯着眼看一下手机, 点 分,还有 个小时到家。趴在小桌子上的我准备转个方向继续睡。 因为疫情的缘故,今年的高铁站人也少的出奇,坐了几站旁边的B,C位置都依然空着。当淡淡的柑橘味萦绕过来的时候,我想终于迎来了我的“同桌”? 趴在桌子上的我睁开眼,入目是黑

红烛叹,为哪般(上)
红烛叹,为哪般(上)

静心小道人甚是有趣,与他讲几句话便会脸红。不像赵祯那个色胚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烛火摇曳,镜子里的女人一袭素衣,衣着普通,未佩戴任何饰品,我瞧她如此模样,露出了个带着略显嘲讽的轻笑,镜子里的女人也随之轻笑起来。 这一年,青灯古佛常伴,让我时常去回忆、思考过去,往日的种种,几年前,我常要去大娘娘章献皇后跟前听教。 她告诫我的大部分话也记得不太全了,每次她都要与我说一些修身养性的大道理,我不知所云

山河知梦:璧落
山河知梦:璧落

三年,我们烹茶煮酒,闲庭看花,吟风弄月,炉前夜话,活成了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引 魏子衿攻进东宫时,我正在镜前梳妆。 “长烟,你瞧,好不好看?”我将一支珠钗插入鬓间,道。 “公主……”长烟在一旁小声啜泣。 “无事,”我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也觉察到很难看的笑容,“一会你先走……” 话音未落,殿门便被很粗暴地踹开,是个小兵。 我望向他身旁那人,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玉佩,指

无怨,亦不悔
无怨,亦不悔

刑场上跪着的二位是我父兄,上面的监斩官正是案子的主审,当朝正二品官,我的未婚夫。 楔子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名门大家,活,就要活出个贵人的体面。不过后来,莫说体面,我连贵人都不再是。 我穿着曾经京都最时兴的衣裳,梳了我这一年来才学会的发髻,簪着我身上仅剩下的一支蓝色玉簪,用一个捡来的大户人家不用的呈盘和酒壶,盛了方才求来的薄酒,规规矩矩跪在刑场下。 “求大人垂怜,容小女子送父兄一程。” 昔年我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