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男二怎么办(一)

我书穿了,穿到了万年男二身上,任务是成全男主女主,可没想到,我竟然掰弯了男主? “谢逸思,你还有脸来找我?呵,不用解释了,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了,你走吧,我不想再看见你。”坐在石桌旁,我望着面前争执不休的一男一女,淡定的饮下一口桃花酿。第四次,这是女主第四次因为与男主拌嘴,而跑到我家来气男主的了,而我,则扮演着依旧深爱女主的深情男二的角色。是的没错,我穿书了,还穿到了男二身上,就是那种永远也得不到女

何处是归程?;我被男友拐卖了?!(三)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碰到了手机。“姐姐这是哪里啊?”我抱着一捆木头,试探性的问身旁衣衫褴褛的孕妇。“A省B市C县的茶叶村”“为什么要叫茶叶村?”“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这里盛产茶叶所以叫茶叶村吧。”“哦噢。”还没等孕妇说话老太太就一脸不耐烦地拉着我走了。截至今天我已经在这个贫穷的村子里整整生存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我一边假装服从,一边收集有用的信息。截至今日我收集到的有用信息;“这个村子的位置是A省B

爱你比喜欢早

一段学霸的暗恋之旅。 .梦中情人“唉,安安,怎么你的新同桌一下课就出去,都不和你说话?”陈凉坐在离安安不远处,回头看安安,过了一会,觉得距离太远,有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走到安安桌子旁。林安安抿嘴沉默了一会:“也许是因为不熟吧。”其实这也是事实,高二文理分班,她从平行班提到重点班,这才半个月不到。“可是这也太反常了,这么久你们都没有说一句话,在学校,还是同桌?!”陈凉简直觉得匪夷所思,差点拍桌。“这

逃离

美国商人与印第安小女孩,他们能成功逃离吗?冬季的玛库巴巴卡河谷就如同其被赋予的神秘色彩一般安静得令人窒息。冰面下一动不动的大马哈鱼直勾勾地盯着太阳,仿佛其生命在冬季的全部意义就是时刻从光年之外悄悄监视那颗古老的恒星。地面上的大型动物全都不见踪影。能见到的无非偶尔从路旁草堆中冒出的雪兔,针叶林表面因被扰动而坍塌的厚厚雪层已成为证明时间未被冰封的为数不多的证据。稀薄的空气中夹杂着各种奇异的味道:咸鱼干

2007年,一个成都的同行找到我。说是西昌出事了,让我一起过去一趟我细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联想到对它的描述,心里有一丝寒意。说它穿的是“棉袄棉裤”,估计是好多年前的了。 年,一个成都的同行找到我。说是西昌出事了,让我一起过去一趟我细问发生什么事了,同行C告诉我,那边有 个我们的同行中招了。通常这个时候,我们想到的,一定是非正常的情况。尤其是在我们这个行业里,如果有些道行不够高的干些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外的事情,有时候会被缠住,搞不定,虽然不怎么容易死人,但是下场挺也惨。所以C告诉我

我捡了条龙(一)

一个一不小心救了个人,赚了个夫君的故事。正跟小姐妹推着牌九的我转身看了看身后的大钟:“姐妹们,到点儿了我得走了。”海妖风情万种地扇着扇子,调侃道:“哟,又去美救英雄啊。”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人命关天,我先走了。”这事说来话长,上个月我无意间救了个人类青年,由于当时他已经昏迷不醒只好把他带回了龙宫救治。那青年在龙宫住了几天,逐渐也敢跟我说些话了,原来他并非不慎落水,是遭歹人谋害,被人推下货船掉进了海

你好呀,田螺姑娘

吃饭不花钱是什么好事?网络作家封起扬遇到了一个天天给自己送饭的“田螺姑娘”。楔子裴一甜拎着打包盒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她的“客户”封起扬正抱着胸,靠着对面的防盗门站着。封起扬微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她身上穿着的某品牌外卖送餐员的制服。他的脸上满是得色,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秘密。裴一甜微微一愣,旋即就听他说道:“裴小姐,我看你根本不是外卖送餐员吧。如果你真是送餐员,为什么会从我家对面送餐出来?难不成,

你最爱的她

‘我在想,如果我没有来,没有做那个选择是不是一切都一样’‘我在想,如果我没有来,没有做那个选择是不是一切都一样’‘看着我和别人结婚,对她好,做着承诺过和你的事,你会不会感到难过’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故事发生在小城里,小城不大,是亿童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在这里,她即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小巷子里吵吵闹闹的,买菜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妈,我回来了,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亿童一路推着自行车跑过来“知道

纳天

“坤城失守,我军损失十万,八大家族却毫无异动!”天空,万里无云,耀阳悬中,云鹤盘旋,大地,山峦环绕,瀑布悬崖,潭面如镜,好似人间仙地。此时,竟有一青年站立于水面之上,他一袭紫衣加身,剑眉下的双目紧闭,刚毅的面容平静似水。嗖!!一道黑影闪现,单膝跪地,神色火热的偷瞟杨君,无比恭敬道:“坤城失守,我军损失十万,八大家族却毫无异动!”刷!!杨君双眼猛然睁开一道摄人的目光迸射,让那黑衣人的脑袋不由地更低了

汀上白沙看不见

“承蒙云先生关爱,怕落人口舌,我和先生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汀上白沙看不见 沈碧云记得那一年冬天异常得冷,二婶和伯母早早为堂哥堂姐们,备好围脖手套和帽子,用来抵御寒冬。母亲不似她们那般康健,常年药罐子吊着,什么也做不了。眼看大雪将至,她却连件像样的厚衣物也没有。她望着那堆不知道缝缝补补几次的旧衣,轻声叹了口气。自母亲病后,沈星海越发不待见她,从前他就嫌弃她是女娃子,动辄要打骂,如今更是愈发猖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