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逃侣(一)

“你不带我去看看么?我都成这样了。”一脸的伤,虽然没破皮,不过也怪疼的。K国边陲D城。 凌晨 点。 荒凉的公路灯光昏暗,道路也不甚平整,萧景源刚因为连续的颠簸暗骂了一声,下一秒,便被一个突然出现在车前不过十几米的女人差点吓丢了魂。 一个急刹,车堪堪停在女人身前。 萧景源确信自己没有碰到她,甚至离她还有半米的距离,可女人却倒在了地上,半天不见动静。 萧景源又等了几秒,最终还是骂了一句脏话,下了车。

迷途深渊之男女

不知是酒精的作祟,还是那晚的月光过于皎洁,两个人还是走出了道德底线, 黄连苦口却能医病,咖啡苦口味过留香,而感情呢?三人行苦的哑口难言,旁人皆羡慕,称赞,我却心酸有口难言。 惠子今年三十五,在二十三岁那年嫁给了大志,大志也人如其名,老实能干,自己做了小生意,结婚后虽不算豪门富贵在四五线小城市也算生活无忧,惠子在生了一儿一女后应大志要求做起了全职太太,旁人皆羡慕嫁了好人家,两个孩子都上学后惠子在家闲

鸢鸢相报

这个疯子!荀鸢在心里尖叫:为什么要撕破脸皮?这对他有什么好处?听说近日玄云族来了外人,荀鸢醒的时候还能听着身边侍女小声八卦,刚睡醒的思绪纷纷杂杂配着耳边细碎声源,搅得她头疼。 好在侍女不算粗心,察觉到荀鸢神色有异,立即闭了嘴,上前扶起她。 年方十四的荀鸢自幼身体就不好,连年病痛让她眉间都蹙出一点印子来,偏偏她生得好容貌却不能沾脂粉,连用花钿遮掩些都不能。 使得这白玉似的脸白白皱了那一点,扰了原本的

鞋垫

十五年,足以消磨掉一个女人的青春和容颜,也足以消磨掉一个男人的全部耐心。张宇到家时,已经八点半了。 外面是雨夹雪,还有凛冽的寒风。在机场送完客户,打了车回家,没想到恶劣天气导致交通崩溃,堵成一片车海。 在离家还有几公里的地方,张宇忍不住跳下车来,顶着雨雪小跑了半小时,终于到家。 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又有些迟疑,张宇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屋里的女人,他的发妻,祁红,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五年。 十五年,足以消

穿越(上)

少年垂着头可闻到少女身上淡淡的体香,如四月的绽开桃花般引人上瘾。夜里,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窗前的花瓣任风吹落得七零八落,散落一地。 “小姐,该起床了,今天可是大公子的生辰呢!” “嘶~”秦苑,顿时觉得脑子疼得有些发胀,朦朦胧胧的。 她用指尖轻揉了揉太阳穴,睡眼朦胧的睁开双眼。 眼里便映入了一个淡粉色的帐幔,旁边站着一个长相清秀,梳着垂挂髻的小姑娘正乐呵呵地看着她。 秦苑猛然一惊,立即从床榻上

教主不是人

“你这模样跟我们教主生气时一模一样!”小葵动了动喉咙,高贵冷艳地发出一声“呵”。 .我唾弃自己 今日多云,无风,教主在闭关。 我站在山顶,十分纠结。 近日我茶饭不思,有俩原因。 其一,春风教总部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距上次我与卓哥哥通信已有半年时间,信送不出去,我担心卓哥哥等不及,贸然带人进攻。 其二嘛……据我观察,江湖中人人闻之色变的春风教教主柳行风,似乎可能并没有那么坏。 因为每当传出“某某家”

清明雨上

情至深时,不必表于色,不必形于声,更不必长相厮守?引子: 初次见到他,是前年清明雨后。 我带着侍女,自东街经过时被一个贩卖李清偃字画的摊位吸引,正在挑拣之际,突然听到身后有人惊呼。 “姑娘。”那人说:“你头上那支簪子是如何得来的?” 我初时并不知他是在问我。 但我回头看到他正盯着我看,便伸手指向自己问他:“老伯可是在问我?” 他点了点头。 我于是答他:“是我娘亲当年赠我的。” 闻言,他又问我:“那

识笼逃生:天堂大厦 (下)

继续下一个生死关吧,愿你活的久一点!”砰!我视线堕入黑暗,意识渐渐消散…… 大勇:“你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食物不干净,现在又停电了,真不知这地方有什么可玩的!” “嗯。” 大勇:“大家在哪呢?” “额……”我不知是该继续装作啥也没发生,还是把事情透露些呢? 正纠结着,看到志豪和沾沾出来。终于来人了! 志豪看见大勇正手拿锤子,立刻冲过来把他扑倒。 大勇:“哎呀呀呀!我不玩这游戏了。我跟你说,要不是

我是谁

我是谁?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经常幻想自己变成了一个超级美女得万千宠爱我是谁?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经常幻想自己变成了一个超级美女得万千宠爱,或者变成了一个超级有钱的人,肆意挥霍,但眼睛睁开,我还是我。 “你在干嘛呢?美女” “怎么,想我了吗?” 一早,王者认识的小哥哥又在给我发信息了,我长得不好看,但是声音特别好听,所以,游戏里好多被我声音俘虏的小哥哥,他们都以为我像声音一样美。 我呢,也乐

薛定谔的猫

无所谓了,我早就受够了。没有程沐姐姐的日子,我已经浑浑噩噩的过去了一年。(一)交错 “呜——”随着声音由远及近,逐渐变大,差不多晚点了 个小时的K 次列车才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 这不是我第一次经历的国庆假期,也不是我第一次乘坐节假日晚点的火车。但过去了这么久,凌晨 点才坐上车,却还是头一回。先前和我同一个候车厅的绝大多数旅客不是骂骂咧咧的退票离开,就是干脆去了车站旅馆准备明天再走。因此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