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你打包送给我

我也给你变个快递,把我打包送给你,你接受吗。”“接受!” “你叫彭于晏的女朋友对吧。”“对。”快递员手里拖着一麻袋快递,收快递是李木子。李木子让快递小哥稍等一下,自己去洗衣机边上拿快递盒子,这些都是她这一个月攒下的“钱”。“帮忙带回快递站,谢谢。”“哦,好。”李木子带上门开始拆快递,零食、书、衣服还有各种保健品。书用来当摆设,保健品用来保命,零食用来追剧吃。她经常熬夜追剧,或者是熬夜逛淘宝。每次一

宝贝,离开手机好吗?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清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手机。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留言,朋友圈刷一刷,顺便点赞评论一二。手机就像犯了烟瘾一样缺少一分钟就会浑身不自在。太多太多的人都把手机当做了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太多的学生或者流浪者他们好不容易回一趟家,结果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多看几眼,话也没有多说。所有的时间都在玩手机,却把最疼我爱我们的父母浪在了一边。无比的凄凉,在外面和朋友一起聚会,点了一大桌子的

半夏一途

准备遇见我的太阳,可太阳遇上了月亮,地面有小草仰望悲伤。桃寻丫头,你许了什么愿望呀?”“奶奶,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能跟别人说哦,说了就不灵验了。”丫头古灵精怪,用手指比了个”嘘。”她凑近老人,轻轻的在她耳边说:“我希望宜欢姐姐以后遇见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为什么要像太阳一样呢。”老人笑看着桃寻。“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多好啊!”“小丫头呀,你宜欢不能遇见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她得遇见一个像月亮一样的

爆笑真事:自行车大下坡刹不住了,又一次成功坑爹
爆笑真事:自行车大下坡刹不住了,又一次成功坑爹

我根本来不及阻止,接着老爸发出阵阵惨叫,我在旁边吓得动也不敢动,那天我家的拖把被记得小时候,老爸在城里找到了一份长方形混凝土空间搬运师的工作(工地搬砖),回来的时候给我买了一辆自行车,但是那时候我还不会骑自行车,心里又想学又害怕。于是老爸在家细心教我如何去驾驭自行车,一开始都是老爸在后座用手扶着,我在前面左摇右晃地骑着,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眼睛看前面,别看车轮!”后来没几天,在老爸悄无声息地偷偷

女配要有自知之明

“到底为什么?”“因为我就是喜欢他又变态又没有文化的样子。” 钱茜茜是一个大女主爽文爱好者。大女主爽文,意味着女主出场就必须是美貌智慧能力家世兼备的大佬级人物,一路横扫众多垃圾男配女配,携手男主站上人生顶峰——男主不是必要条件,没有也行。代入女主视角,真的快乐。代入女配视角——“真的想死。”钱茜茜目光呆滞,“谁来救救我。”她穿的这本书里,拥有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书院首席学霸+天下第一神医唯一传人

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我从江言手里抽出我的手,站起身,把刚才收拾好的行李箱拖过来。和男友的三周年纪念日,他约白月光去我订好的餐厅吃饭,而我待在家里,一个人等到半夜。茶几上放着一个蛋糕,是我昨天特意开车去订的。我等到半夜,一直到奶油融化,蛋糕变得软塌塌的,一片狼藉的时候,江言终于回来了。他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一脸疲倦地走过来,伸手想要抱住我。我躲开了这个拥抱,在他愕然的目光中平静地看着他。“江言,我们分手吧。”把时间倒

杀手笔记:烛山鬼

在真正的恐惧面前,感情的价值又有几分? 我这辈子本没想能再见到谭千尺。他在上元节那天晚上推开我的家门。当时我正看着一桌的饭菜,想着事情。他的相貌变了许多,眼眶深陷,脸色苍白。他立在门口喊了我一声,听到口音和称呼我才认出来是他。我起身相迎,让他进屋来坐。他神情稍带着一点浑不在意,便走了进来在屋中坐下。时隔七年未见,我俩自幼形影不离的亲热劲早已散去。两人都在肚子里搜刮着话,裹着一层隔膜想靠近。他说几乎

隐藏的身份

无论是原主还是来自于后世的她,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她所珍视的一切。很快,便到了过年的那天,张大张二,和青漓都在准备着夜里团圆饭需要的菜色。前几日,谢芸烟带着张大张二去看了铺面,她很是满意。便开始搞装修,想着年后便可以开业了。快要过年了,梁府中的丫鬟婆子都被梁孝仁打发归家了,放了几天假,就连玄一都被梁孝仁遣送回家。“主子,您好歹也留些婆子在府中,也好置办饭席啊。”“你懂什么,我这是为了尽快的将梁府女主

案发开端

主管倒地的位置和刚才的不同,关键的是她的右眼受伤,而戴森的手里拿的是大剪子。一个忙碌的工作日又开始了,穿着厂服的男人跟平常那样坐着公交车上班。他叫「戴森」,是个刚毕业的学生,沉默寡言,由于内向而无人缘。被父母介绍到某礼盒厂上班,工厂里的工人几乎是女性,包括上级也是。女性都是坐着上班的,还不肯干活,什么体力活都推给男性做,同样的工资,反而男性出力得多,所以理智的男性都辞职离厂。只剩下戴森唯一男性,所

妃语:宁安郡主

王倾晗略微有些震惊,当今圣上居然就是那日在宁国公府见着的那位贵客。编者注:前文请看《妃语:王氏长女》。入宫以来每日都有养教嬷嬷来教规矩,每日也就两三个时辰,其余的时间就自由安排。王倾晗在云水居里的日子就过得十分安静悠闲,这里处于后宫的僻壤之地,平时也几乎不会有人来打扰,云水居就好像是已经被整个皇宫忘记了一样。但往往事事总不会遂人心意,越是追求安宁,就越是有不速之客地闯入。她们刚入宫的嫔妃日常物资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