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喜欢过你

2021-01-09 11:02:06

纯爱

杨威打开房门,看见两个男人在沙发上衣不遮体的紧紧纠缠着,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的他弯下了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关上了门,从结婚到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

外边下着大雨,杨威不想站在门口听见门里边的两个人恶心的声音,就站在了院子的凉亭里,雨夹杂着风疯狂的招呼在杨威的身上,杨威冻得瑟瑟发抖,偏偏胃又疼的直不起腰来,只能将身体蜷缩在一起,可是受再多的风寒和身体上的痛苦也比不上杨威的心痛。

杨威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花荣这么执着,爱了这么些年,留下的确实一身伤痕和破碎不堪的心,杨威问自己:你还爱吗?你爱的真的是这样的他吗?答案是不知道,因为坚持了太多年,早已经成为习惯了,虽然花荣这么多年一直都不待见他,但是他还是在他身边,他知道花荣身边的人都嘲笑自己,任凭花荣怎么践踏他的尊严,哪怕把他的自尊撕碎仍在肮脏恶臭的下水沟里,他也不会离开花荣的。

外边的雨越下越大,屋里边的人还没出来,杨威太冷,心太凉,突然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活的像笑话一样,突然开始有些心疼自己,图什么呢,爱一个人,你总得图他点什么吧。

杨威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他连哭都哭不出来,冒着大雨走向了马路边,他想去医院,他很难受,心里一抽抽的疼,像有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他的心脏,不让它跳动,雨淋得衣服紧紧贴在了身上,额头前的碎发也贴在了脸上,到底是个男人,不算太娇弱,拦了一辆车去了市医院。

就在杨威离开的身后,花荣站在窗外看了好久好久,久到带回来的小明星在沙发上都睡醒一觉了,他还在窗边站着往外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杨威对他的出轨不吵也不闹了,只是平静的看着他做那亲密的事情也开始无动于衷,但是为什么,明明这是自己想要的,又为何看到他的平静开始变得恼怒和烦躁,明明自己想要作贱的是他,难受的确是自己呢,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意开始变了呢。

花荣站在窗口看到那个背影的时候,明明那么单薄,风一吹就散,却还是坚强的站在风雨里,坚强的让人开始心疼,明明很不舒服,但是为什么他不来闹一闹,突然间花荣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带人回来的时候,杨威和他吵了一个晚上,自己躲起来哭到眼睛肿到睁不开了,后来也是会和他吵架,他还是躲起来哭,他不知道他到底哭了多少次,那个时候的自己,总觉得他就会哭,总是那么的惹人讨厌。

想到这些花荣自嘲一笑,他开始觉得自己很过分,杨威只不过是爷爷非要他娶的人,他好像也没有什么错,自己做为丈夫的,应该关心爱护自己的妻子的,但是没办法,那个时候花荣太讨厌他了,他不想接受家人的摆布,所以他拼了命的伤害杨威,杨威是老爷子收养来的,从小就喜欢自己,自己是知道的,所以那个时候他在杨威的心脏上差了一把又一把的刀,刀刀击中要害,刀刀致命。

“先生,喜欢就去追呀,跑了可就追不上了。”沙发上睡醒的小明星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套上外套就走了,但是此刻的花荣脑子里都是刚刚小明星说过的话“跑了可就追不上了。”可是怎么追,他有什么脸去追,他亲手在杨威的心上钉了999颗钉子,他现在想要去弥补,怎么补,在一颗千穿百孔的心上,怎么抹去那些致命的伤害。

杨威到了医院后新生检查结果出来告诉他是胃溃疡,得亏人来的早,要是变成胃穿孔就麻烦了,医生安排了杨威住院观察几天,把他安排在了一个双人病房的屋子里。“这位患者你有家人吗?”医生问杨威。

“没有,只有我自己。”杨威说完后低下头,他可不就是自己一个人,老爷子死了,他没有家人了,而花荣,从来都不是他的家人,他只盼着自己早点死,好给花夫人腾地方了。

“那你有朋友吗?”医生又问。“我没有,什么也没有,医生有什么吩咐就行,我自己可以的。”杨威说。

杨威说这些话的同时,花荣就站在他的病房外,手僵持在门把之上,他怎么也开不了门,听到杨威说自己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的时候,他的心蒙的跳错了一拍,那种心疼和难过,说不出也抓不到,像得了心脏病一样,就是心疼,疼的翻江倒海,可不是嘛,自己这样的算不得他家人,要说非得算点什么,仇人还差不多。

杨威隔着一道门看着门里边单薄的杨威,心里真的难受极了,胸口像压了一座山,让他喘不上气来,很难受很难受,他还记得杨威嫁给他的时候还是个年轻阳光的少年,对生活充满了热爱,眼里都是星辰和大海,可是现在的杨威,像个垂暮要死的老年人,没有热爱,没有欢喜,眼里平静的像一潭死水,哪里还有星辰和大海,连诗和远方都没了。

花荣心里太疼,他终究将一个人给毁了,毁了他的梦想和希望,毁了他的星辰和远方,同样也毁了他的爱情,和自己的爱情。

他无法见他,他不能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说不出口我爱上你了,我想跟你好好的过日子了,他说不出来,他害怕看见杨威眼底的平静。花荣松开了门把手,坐在了门口的椅子上,他感觉有人在剜他的心,还是一把钝刀。

花荣想杨威之前被自己那样伤害后心里也是这么疼的吗,他疼了多久,他有多难受,自己只这么一会就快难受的死掉了,杨威是怎么过来的,他现在无比怀念从前的两个人,那个时候的杨威还清晰的叫他花哥哥,他们两个人,终究走到了这一步,花荣卡住了,往前一步胆怯,往后一步要命。

几天后,杨威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医生提醒要好好养着,在吃一个星期的药,不能吃辛辣的和冷硬的东西,杨威拿着药出了医院后直奔他和花荣的家,在医院的这几天,他想了很多,也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他决定放过自己也放过花荣,给自己和对方一个解脱,他要离婚。

花荣得知杨威出院亲自到医院去接,但是杨威却没看到他,打个车就走了,他只得跟着一路,假装慢半拍的回家,刚一进门,发展客厅一个大大的整理好的行李箱,杨威也没想要自己住了这么多年,竟然就这么点东西,两个人见面皆是一愣。

花荣突然心慌的很,偏偏他喜欢上了,杨威要离开他了,此刻的他脑中飞速旋转,怎么才能留下杨威,怎么才能不让他离开。

“签了吧,这是离婚协议,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杨威说。“你现在对我,只想离开了就行是吗,什么都不要?呵呵”花荣心中怕的慌,但是他又很麻爪,他没有资格啊,但是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杨威离开。“你在医院这几天,我一直在外边陪着你,杨威,我,是我错了。”“不,是我错了。”杨威说。

“我后悔喜欢过你。”这是杨威走之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熬了大半辈子,用前半生拼了命的喜欢了一个人,最后却说,“我后悔喜欢过你。”

该是什么样的绝望,才能说出我喜欢你半辈子,但是后悔了。最是杀人诛心的话,万箭穿心,也不过如此了,终是他前半生犯的错,活该用尽余生去还。

满楼招
满楼招  VIP会员 住在长白山种蘑菇终日以奶浇愁偶尔写文而且打俄罗斯方块超级厉害的算命大师

后悔喜欢过你

万人之上一人之下

我们隔着两千年

我这不是喜欢你吗

织毛衣的校霸

相关阅读
亲朋勿友

他单方面把他喊作小孩,很多很多年。 . “陈智霆刚刚在推特上宣布退出娱乐圈,请问你知道其中的内情吗?” “其实他是一位很敬业、很有自己打算的哥哥,所以我相信他的决定,也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略微停顿的间隙,另几家媒体的话筒很快又涌上来,群访环节的时间有限,他们有比陈智霆事件更想了解的八卦。 毕竟尽管退出娱乐圈足够轰动,但陈智霆只是陈瑞书五年前的营业合作对象,而已。 他们曾经倚着一个夏天走完四季,抓

我的荣光

自己虐的人,跪着也要追回来。 秦哲被冷醒了。他看着面前堆满废物的仓库,又看了眼屁股下面随便搭着的木板。 呵。连个毯子都没有。腊月的寒风还啪啪拍着墙角的小通风口,能不冷吗? 秦哲知道这是哪儿。 他向来承受能力强、非常抗压,所以即使分析出这里是他十年前借宿过的网吧仓库,也只是淡然地站起身来,凭着记忆找到厕所洗把脸。 毕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落魄情节,记得还是很清楚。 十年前,他不但拒绝赞助商打假赛的

在玫瑰花房沉睡的少年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 “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不要我瞧见外边一丝一毫的东西。” 、樊檎第一次见到宋林玉就是在樊家的玻璃花房。 那时候他十三岁,刚到樊家,人生地不熟,闻见此处花香馥郁,便一头扎了进来,然后就撞见了正在打理玫瑰的宋林玉。 宋林玉一件月白的长衫,立在玫瑰花丛里,一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好相貌,樊檎看得

我成了药引:男狐

一边是拿罪魁祸首的命换往后光明人生,一边是用眼睛换罪魁祸首的命,姬无琰却选前者。媚族男狐,生而尤物,化人形,莹眸美人面,最是蛊惑人心。——楔子 七寻是媚族年轻一辈中最漂亮又最妩媚的公狐狸,莹眸惑人,媚意天成,可惜,用媚族长老们的话来说还是个蠢的。 为什么说它蠢呢? 每每提及这个问题,媚族长老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恨铁不成钢戳着七寻脑袋道:“咱们媚族向来以媚立天地,小白你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学

且把情深渗骨血

爱也好,恨也罢。吾只求这梦,就此不再醒来。 风凛冽得紧。 楚子秋在锦被里又缩了缩手脚,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 想来外面的人都在为秦王一统江山而纷纷庆贺罢,那他今夜是否就能放过自己了? 他在心里窃喜。 烟火声传到耳畔,楚子秋抬了头,怅然一声长叹。 他身为楚国储君没有随亡国而去,反而被嬴政囚禁在这里,日日折磨,像个玩物一般。 楚子秋有些乏了,可外面笙歌起舞,令他怎么也无法安眠。 索性他也就不睡了,而

绯闻真相

卧槽,这个小朋友居然那么胆大豪放?他还是个公众人物啊!“你好,余小姐,请坐。那之后怎么样?” “嗯,就这样呗。我和爸妈说了,对方看不上我,他们看我还挺消沉的,就没再多问。” “那今天我们聊些什么?” “……王老师,你看。” …… “嗯……这是……什么?” “童雨,你知道吧?” “知道。他是很有名的男模,这本CoolMan也是他一手创办的,国内很罕见的男性时尚杂志。怎么?你认识他?” “不是,你看下

老头茶馆:小王爷和小皇子的故事

他终于明白,人这一生,除了要追寻自己守护的东西,练就守护他们的力量。楔子 快到清明了,正赶上回乡祭祖的日子。大家似乎都行色匆匆的的。 老头茶馆搬了又搬,总算是搬到了个气候不错的地方。刚刚架起茶棚,一少年背着铁剑就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我都坐下这么久了,你还不上茶,懂不懂规矩啊!” 回过头一看,上茶的是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家,骂骂咧咧地又坐下来乖乖地不再言语。 “老头看跟这位小哥有缘,送上这壶荆棘凤凰

君心昭昭遇阳现

可是现在够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所以他不用再疯下去了。 朝堂上有句话,宁可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康王。 康王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当今圣上最是疼爱这个弟弟,不管这个弟弟做了多么荒唐的事,他都会替他兜着,就连康王在朝堂上暴打大臣,皇上也是轻飘飘就带过,连骂都舍不得骂。 传闻中的康王是个纨绔子弟,喜欢仗势欺人,正直的镇北大将军余震阳对于这样的人自然心有不喜,却万万没料到康王竟然是他心心念念、

青梅变竹马

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 .竹马贺新春 陈晨,现年十九岁,是一名正在经受磨难的高三学生。此时的他正伏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窗外响起了新年的钟声,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楼下是吵闹且喧哗的祝贺声。 然而世人的热闹皆与他无关,因为他是一名可怜的,正在偷偷摸摸抄别人答案的惯犯。 凄凄惨惨戚戚的

弄假成真(上)

居常安很无奈了,你这么说不明摆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怎么了,余小姐?没什么精神。” “嗯……哎……” “先把衣服挂好……包包可以放那篮子里……这边请坐,是发生什么了吗?” “王老师……” “……外面冷吗?” “冷。” “暖气再调大一点吧……这个……拿着暖暖手……” “……王老师……对不起。” “不急,没关系的。把感情都释放了,然后我慢慢听你说。” “嗯……唔……哼哼……嘤……唔唔…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