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我们

2021-01-25 18:01:28

青春

1

后来的我们,渐渐学会了隐匿着忧伤,忘记过往,在现实中继续现实着。

——《后来的我们》

他叫慕阳。今年大四。他的家乡是一个贫困小镇,他因为从小励志长大后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刻苦学习,终于考入了浙江的一所名校。

大三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生。女生很漂亮,算是学校的校花,校花的身边自然簇拥无数。这个女孩家境优越,是本地人,眼界很高。

因为参加学生会,认识了慕阳。慕阳长相俊俏,鼻梁坚挺,而最吸引女孩的是他那双略带忧郁的眸子。而女孩活泼大方的性格也吸引了穆然。就这样,一段一见钟情的佳话开始了。

大四毕业的时候,女孩突然提出了分手。校园的爱情总是纯粹而热烈,没有太多的功利。男生本想在毕业季给女生一个惊喜,想给她一个一生的承诺,但是她却轻轻的说,“一年来,你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你把你喜欢的一切强加于我,把我弄得疲惫不堪。

如今,我要离开了,我的父母已经为我安排了一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他挺好的。所以...祝你幸福。”女孩淡淡的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如同每一年的校园生活都是男生女生恋爱的季节一般,每一年的毕业季也是分手季。多少男孩女孩因为事业、理想、现实结束了爱情,穆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成了分手大军的一员。

他回忆着曾经的点滴——

他们一起在学生会组织活动,每次活动结束,周围同学都会拿他们起哄,她娇羞的躲在慕阳怀里;

他们一起在图书馆自习,一边吃着零食,一边互相学习着;

女孩最爱喝的就是那一杯奶盖茉莉,每一次他们都会举着这杯奶茶出去游玩,在湖边散步,聚餐吃火锅,去图书馆自习。女孩说,她喜欢茉莉的清香,淡雅素静;她喜欢奶盖的纯白与甜腻,就像纯洁甜宠的爱情。

时光的镜头穿梭回过去恋爱的每一幅画面,在穆然的眼中,每一幅画面都美到窒息。时光针静止于最后一个镜头,那是女孩亲手将男孩送给他的礼物还给他,如同电视剧中的情节一样,女孩头也不回的走了,只剩下慕阳落寞的站在那里望着女孩渐渐远去的背影,刘若英的《后来》在耳畔响起,这曾是两人最爱的歌曲...

“老板,来两杯威士忌”。慕阳出现在了街边的一个酒吧,和他的朋友。

“上大学谈恋爱就是这样,你没看咱学校这个分手那个吵架的?太正常了!”

“你不懂。我跟她之间的感情,不应该是这个结局。”

“不懂,为什么就不应该?”

“因为...”慕阳沉默了一下,回想起女孩跟他提分手时,那种无奈的眼神。

“你呀先别想这个。”朋友打断了他的话,“你现在毕业了又很优秀你应该先想想你的工作。你事业有成了,还怕没有漂亮女孩子吗?”

“那怎么一样?那种女孩一点也不纯粹,哪里有爱情?”

“哎,爱情能生出面包吗?爱情能让你衣食无忧吗?女人如衣服.....”朋友滔滔不绝,侃侃而谈。

慕阳不说话,显然不同意他的说法。

“行吧,当局者迷,我也不劝你了,来,咱俩干一杯!”

此时的夜已深,月光洒落大地,照亮了无数寂寞的灵魂。

7月,他们在校园拍了毕业照,照片中的慕阳帅气依旧,女孩也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只是,他们没有再说一句话,形同陌路。

8月,慕阳在微信上看到了女孩在朋友圈发了她跟新男朋友的自拍照,甜蜜的样子刺痛着他的心。他终于流着泪删掉了她的微信。

9月,慕阳走出了失恋的低谷,重新振作,开始在当地寻找工作。但是他一个贫困乡村来的孩子,没背景,没人脉,找到一份匹配自己的工作很难。

浙江是一个出了名的创业宝地,很多公司都在这里创业发家,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他找到了一个创业公司做行政专员的工作。

10月,慕阳正式开始了他走出象牙塔后的职场生涯。

他所在的公司是在一个创业基地里,那里聚集了很多年轻人的创业梦想,每个公司都是年轻时尚的装修风格,作为初入职场的小白,他第一天上班也是懵懵懂懂,一个穿着紧身黑色正装,大约30多岁的女人,带着他来到了他的办公位。

“你就坐在这儿吧,一会儿会有人给你安排工作的。”于是,就把他一个人放在这走了。

后来他才知道那个女人是这个公司的人事主管。

过了一会儿有一个20多岁的小女孩走了过来,“小哥哥,你是新入职的吗?”

慕阳点了点头。

“你应聘的是什么职位呀?”

“我应聘的是市场管理,但是他们先让我做行政工作。”

“嗯没关系的。我们这啊工作不分得那么清楚。创业型的公司嘛,大家都是一起来干的。”

“嗯,没事,我就多学习。”慕阳不善于言辞,也没有多说。

这时候,又一个精明干练的短发女人走了过来,“这是干什么呢?工作做完了吗?”小女孩伸了伸舌头,跑走了。

这个女人跟慕阳说,“来,你跟我过来。”

慕阳不明所以,但是他认出这是最后给他复试的那个女人。他跟着那个女人沿着走廊走到了一间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里面有沙发,有一个老板桌,老板桌上有电脑。

“坐!”女人指了指沙发,让穆然坐下。

慕阳有些局促,小心翼翼地坐下,女人说,“我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就是这家公司办公室的主管,也是你的领导。我姓张,叫张曦若。”

“张总,你好。”慕阳赶紧站起身来说道。

“不用紧张,坐下吧。”张总笑了笑,“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想来我们这里工作?”

“其实我就是希望在这个城市里找一份有发展的工作。因为看到您这个企业是互联网行业,未来可能也会比较有发展前景,所以就选择了来这里。”

“嗯,可是你知道的创业型公司都会比较辛苦,经常996。你能接受吗?”

“这个没问题。”慕阳点了点头。

张总又是一笑,“还没有女朋友?”

慕阳一愣,“您...您怎么知道?”

“通常恋爱的男女,都很少能承受这样的工作强度。”张总说着,眼神透露出一丝神秘。

慕阳没有注意,一提到女朋友,仿佛戳中了他的痛处,他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一滴地流泪。

2

慕阳正式工作的第一天,在学习公司信息的工作中结束了。

下了班,回到了他新租的房子里。

他用上大学时打零工的钱付了三个月的租金。

房子在一个建了十多年的小区里,虽然是个50多平米的独单,但是装修还算可以。整个房间的装修都是小清新的风格,墙面是淡蓝色的,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除了卧室还有一个隔断出来的小书房,正好可以办公用。据说这个小区里有很多这样的房子,专门给附近打工的人租房用。

第一天上班,没有加班,回来的还算早。他静坐了一会,拿起手机拨起了一个电话。

“喂。”电话那头是一个苍老的老太太的声音,带着外地口音。

“妈,是我。我找到工作了。”慕阳静静的说。

“真的?太好了,你要好好工作哦,回家乡来,你的叔叔伯伯都会高看你一眼的。”老太太操着一股浓郁的乡音说道。

“放心吧,妈,我先挂了。”说着,他挂了电话。

他坐在沙发上,拿起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他一边抽着一边愣着神,突然他的身体开始抽搐,他抱着头蜷缩着,竟是在呜咽。屋内香烟袅袅的味道与他的抽泣声交杂在一起,充满了荒凉的悲伤感。

他孤身一人在大城市摸索,承受着失恋的痛苦和赚钱的压力,最终找了一份并不太理想的工作。三个月来,他一直憋着一股劲,现在终于稍微松了口气,他内心的情感突然倾泻而出。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如果泪水可以缓解悲伤,那么让它逆流成河又何妨呢?

慕阳上班的第二天,领导对他所有学习的公司和业务信息进行了考试,结果顺利通过了。

慕阳上班的第三天,领导给他安排了初级的任务,就是整理所有公司档案,并且参与每次会议的准备工作,并记录会议内容。

以慕阳的能力,这些自然都轻松完成。他毕竟在学生会做过,而且大学期间也实习过,这些都是小儿科。

3天的工作时间,他和同事们的相处还算可以,这家公司本身也不大,10个人左右,其中还有一半都是销售,经常不在办公室。

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忽然弹出一封邮件,是公司人事经理发的邮件,邮件说今天晚上下班后要开全体会议,公司老板也会参加,所以不许人请假。

于是,办公室里炸开了锅。

“哎,我今天约了男朋友晚上吃饭啊!”

“哎呀,今天我儿子生日,酒桌都定好了。”

......

怨声载道的声音洋溢在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仿佛在诉说着都市打工人的种种无奈。

慕阳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待在角落。

晚上的会议如期举行。大家都坐在会议室里等待着老板出现。

不一会儿一个男人风风火火的进来了。他瘦高的个头,穿着一身浅灰色的格子西装,长相平平无奇,但是却留了一个光头。看起来应该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老板。

“啪!”他一进来就把一沓文件拍到桌子上,对着人事经理和市场总监说,“你们俩说说,为什么这个月的公司业绩这么差?业务员都在干什么?还有人事那边也是,人员流动为什么那么大,招个人都招不来吗?”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一个个都低着头。

慕阳看到手机突然亮了,悄悄看了一眼,原来是员工内部群里她们在发消息:

“霸道总裁又发飙了...”

“完了,今天又不知道几点回家了...”

“哎,看看李姨都不说话了...”

“估计又要有裸辞的了...”

就在他们群里聊天的时候,市场总监已经在跟老板汇报工作了,仿佛这个场面对他们来讲已经司空见惯。

说完以后,这个光头老板又问人事经理,“这个月走了几个人?招了几个人?”

“走了3个业务员,招来一个行政,名校本科毕业。”

“别跟我说什么名校本科,现在研究生照样失业不知道吗?我要的是能力、业绩!走了那么多业务员,咱们的客户从哪找?”

人事经理李锦梅低下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大家都觉得比较尴尬。这时候老板又发话了,“新来的那个名校毕业的是哪位?”

大家的头齐刷刷地看向慕阳。慕阳愣了一下,站起身来,有点小紧张的说,“我...我叫穆然。”

“嗯,小伙子长得还挺精神。你来说说,这几天在公司的工作感受,以及你对未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

大家一听都低下了头。在公司的老员工都知道,老板这么问,是又想开人了。前几个月已经开了好几个新员工,都是因为在会议上的回答让老板不满意。

慕阳当然也听说了此事。

他想了想,决定试一下,面对着老板,他侃侃而谈地说,“这些日子了解了公司后,我觉得公司的业务很有前景,但同时竞争也很激烈。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员工会离职被挖角的原因。因为我在大学学生会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情景,招募学生会工作人员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没有钱的事,谁会做呢?”

老板眼前一亮,“你继续说。”

“我觉得首先我们要重新制定一下薪酬制度,与同类型的公司进行对比,给出一个有诱惑力的薪酬。同时给公司搭建一个完整的文化体系,让员工有归属感。”

人事经理这时候插话了,“你这些说得容易,哪有那么多预算?”

“所以我们就要控制不必要的开支啊。”

老板说,“你具体说说。”

于是,慕阳拿着他在学生会的经验和大学学的工商和人事管理,阐述了自己的见解。

老板看着他,对他落落大方的表现很是满意。

等他说完,老板转头对人事经理说,“这么优秀,让他做行政有点屈才。这样,你带着他,把他刚才说的人事和公司管理方面具体执行一下,出一个计划案。”然后转头对办公室负责人张总说,“张总,这是你的人,你也帮忙参与一下吧。”

张曦若说道,“好的。”她看着人事经理,心底里发出一丝笑意。

会议结束,曲终人散。大家纷纷离开会议室,人事经理李经理走在后面,看着慕阳的背影,眼神中透着一股凌厉与憎恨。

3

自从那次会议以后,慕阳立刻成了办公室里的明星。所有的同事都围着他转,跟他聊天。

“走吧,下班一起吃饭。”同事们对他说。

“哦...不了...改天吧...”他想起晚上还要加班写计划案,就拒绝了。

难得领导今天都不在,同事们一个个早早地就下了班。慕阳也回家了,他决定回家把他的计划案完成。

坐地铁还是很方便的,很快的他就到了家。他按了电梯,电梯门开了,他走进去。电梯门正要关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跑过来喊,“等等等等。”一个女生按住了电梯口也进来了。

慕阳看了看她,她一头中长发,背着个背包,看着年纪不大。电梯停在16楼,门开了,他走出去,没想到那个女孩跟着走了出去。

慕阳正准备开门,女孩过来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吓了他一跳。

“你是邻居吗?什么时候住这儿的?”女孩问。

“哦,我刚搬过来时间不长。”穆然回答。

“哦,那认识一下,我叫林月,你呢?”女孩笑得很灿烂,美丽的笑容让慕阳忽然想起以前的“她”。

“我叫慕阳。”他淡淡的说。

“那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有事互相帮忙。”

女孩笑着说完,就开自己的房门走了。

慕阳回到家,简单的煮了一袋方便面,然后拿着笔记本电脑开始专注地写着计划案。他把上学期间学到的书本上的知识以及在学生会的实习经历都融合在了一起,撰写出了一个他还算满意的计划案。

此时已是凌晨12点。

他拖着疲惫的身躯躺在床上,突然想起了邻居那个女孩,然后就想起了他的前女友。他苦涩的一笑,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走出阴霾。他一边回忆着过往一边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他汇报了计划案。老板非常满意。人事经理李锦梅给他布置了任务,“这两天把新的薪酬制度做出来,一个月内招到十名员工,然后完成我们的目标业绩。”

从此以后,慕阳开始了每天忙碌的工作。因为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所以在办公室内他也如众星拱月一般。

他很简单的认为是他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认可,他开始逐渐地融入同事的团队中,无话不谈。最一开始跟他打招呼的那个女生叫李文,也是热情的帮助他熟悉公司。

一个月转瞬间就过去了,他也完成了招募10人的任务。

一个周末,他正在睡觉。忙碌了一周,每天996,他也是非常的疲惫。忽然耳边传来歌声“映出心中最想拥有的彩虹带我奔向那片有你的天空”,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哎呀,是自己的手机响。他接过电话,只听那边传来办公室主任张曦若的声音,“慕阳,你赶紧来一趟公司,出事了,老板要开会。”

慕阳猛然惊醒,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跑了出去。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只知道一定有不同寻常的事。

到了办公室,他看见大家都一脸严肃地坐在会议室里。人事经理李锦梅生气的说,“慕阳,你知道你都做了什么事吗?”

“我...”慕阳一脸茫然。

原来他招募的人白拿着第一个月的薪水离职了。不仅如此,还有人把公司的内部资料外传给了竞争对手的公司,竞争对手反应非常迅速,他们把公司的核心技术剽窃来以后进行了稍微的改良,立刻申请了专利。然后反过来告穆然所在的公司侵权。

新招来的员工也告公司违反劳动法没有按时缴纳社保。因为当时李锦梅跟慕阳说,为了控制成本,防止人员流失,第一个月先不上社保。

慕阳一下子傻了。初入社会的他,哪里懂得这些尔虞我诈?于是就这样,他成了背锅侠,引咎辞职,公司也没有给他任何的补偿。

当他在办公位收拾自己东西的时候,没有人过来帮他,完全不是当时对他众星拱月般的那些面孔。他问李文工资的事,李文冷冷的回答:“回去等通知吧。”

他惨然一笑,带着这些东西静静地离开了办公室。

今天的夜,凉风习习,但是冷不过人心,冷不过他的伤痛。他从超市买了两瓶啤酒,一个人独坐在家门口的一条河边,喝着酒。这时电话铃响了,他接过来电话,是他母亲打过来的。

“喂,儿子,快过年了,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可跟乡里的人都说了,我儿子在大城市工作,现在是高级白领呢,大家都盼着你回来呢!”

慕阳听完,一句话也没有说,默默地挂了电话。此时的他再也忍不住,晶莹的泪珠从眼眶中安静的流淌,滴落在地。

这时,后面传来脚步声,他猛然回头,一看,竟然是他的直属领导张曦若。

“张总?您怎么来了?”

张曦若微微一笑,坐在了他的旁边。

“你知道我在这家公司待了多久吗?”

慕阳摇摇头。

“从这家公司创立开始我便已经在这里。公司大大小小的事务当时都是我做的。那个时候公司也一点一点向好的方向发展。”

“可是现在为什么?...”慕阳不解的说。

“你知道你哪里做错了吗?”她笑着问。她知道慕阳回答不出来便接着说,

“作为新人,你锋芒太露了。你以为公司里都是什么人?跟你交好的那个李文,是李锦梅的亲戚。

大家都知道,李锦梅觊觎总经理之位,她现在负责人事,你却在人事管理上提出了那么多异议,她能让你轻松实现你的计划?他知道你实践经验不多,所以给你派的工作里边下了套,最后让你背锅。”

一语惊醒梦中人。穆然恍然大悟。

张曦若站起身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我同事一场,我才告诉你这些,省得你以后被人挖了坑都不知道。”

说着,她大踏步的往远处走去,声音从远处传来,“这个城市需要的是家世背景,你还是想想哪里才是你正确的路吧!”

张曦若的声音如余音绕梁,一直萦绕在慕阳的耳边。他苦涩的笑了笑,喝光了所有的酒。

不知觉已是半夜。他带着醉意回到了他租住的小区,看见电梯要关门,他赶紧跑了进去。进入了电梯。

走进电梯一愣,那个邻居女孩也在电梯里,看见他,说了声“hi”,随即打了个嗝,然后嘴里散发出浓浓的酒味。

慕阳看着她脸红红的,摇摇欲坠,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林月笑着。电梯一点点上行,到了16楼,门开了,慕阳正要走出去,突然两只手扶住了他的肩头,林月倒在了他的肩膀上。

“喂,你没事吧?醒醒!怎么了?”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大楼内,发出阵阵悠扬的回音,仿佛在诉说着人们的青葱岁月。

4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屋内,林月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她坐起身来,突然一声尖叫,“啊!...”

慕阳穿着睡衣推开房门冲进来,“怎么了怎么了?”

“你...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你...”林月看了看被子里面的自己,衣服好好的穿着,她才松了口气。

慕阳也松了口气,“小姐,你昨天喝醉了。你都忘了吗?”

“我...我都做了什么?”林月脸一红。

慕阳看了看她娇羞的面庞,水汪汪的眼睛,白皙的肌肤,一时也有点心动。

“没什么,就是往我衣服上吐了几口。”语气中带了点责怪之意。毕竟他昨天刚失业,心情本来就不好。

“不好意思啊,我也不是故意的。我...我昨天...”

“你失恋了是吧?”慕阳接着她的话说。

“你怎么知道?”林月很惊讶。

“小姐,你昨天一边吐,一边大骂那个男人,那个男人都快被你骂到地缝里去了。”慕阳无奈的说道。

“哦...是吗?真是失礼了。”她下了床,准备离开,经过慕阳的身边,闻到一股酒香与男人的体味交杂在一起的味道。这是一种让女生心跳加速的味道。

“你也喝酒了?那你昨天不会...”她担心地问。

“放心吧,我才不是你嘴里的那种男人。”慕阳坐在床上。“我喝酒,是因为工作的事情。”

林月立刻明白了,恢复了她俏皮的风格,说,“看来我们一个情场失意,一个赌场失意。咱俩应该再干一杯!”

慕阳噗嗤笑出了声,“你这女孩,天天想着喝酒。我看你是想给喝酒找借口。”

“是啊。如果酒精能够让人忘记所有,那么我就开一个云酒吧,专门疗愈各种悲伤。”

林月喃喃地道。

“云酒吧?亏你想得出来。”慕阳笑了。然后他突然一愣,自己竟然笑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自然的笑了。

“这有什么的,一看你就没看过《解忧杂货铺》。”林月撇撇嘴。

“云酒吧...哎?这是个不错的想法。”

慕阳定了定神,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嘛?我学设计的,是个自由职业者。有时在咖啡厅打打零工。”

“你是本地人吧?一看家境就不错!”穆然淡淡的一笑。

“是啊。我爸有家公司,不过我不愿意去,就搬出来自己开了个工作室。要不你来我这打工吧?我当你老板!”林月做了个鬼脸。

慕阳哭笑不得,他摇了摇头,“我准备回家乡发展,那里才是我的根。以后有机会再和林老板合作吧!”慕阳与林月对视一眼,两人哈哈大笑。

就这样,他们交谈甚欢,然后互加了微信,相约过年后再聚。

过年的气息越来越浓了,大街小巷已经开始卖春节的各种窗花灯笼等等,而穆然此时已坐上了通往家乡的火车。

火车上,他对着窗户,看着外面转瞬即逝的风景,有些怅然若失。

这个城市带给他太多的欢笑与悲伤,他在这里得到了学校学生会会长的荣誉,收获了与校花的恋情,但是也第一次品尝到失恋的痛苦。

他初入职场便得到老板的青睐,几乎要平步青云,却被丑陋的人性碾压至深渊。

这是个带给他美好的城市,也是带给他阴影与悲伤的城市。

慕阳回到了家乡,家里亲朋好友从他母亲那里都知道了他失业的事,也没敢多提,于是就这样如往常一样,热热闹闹地过了年。

慕阳在家乡有个叔叔,是做贸易生意的。他跟叔叔聊了聊,叔叔告诉他,现在政府在鼓励年轻人回乡创业,并且有很多扶持政策。

“现在打工啊,都很难。没有背景,你最多也就是个基层,以你的能力,你甘心吗?”

慕阳心里一动,他躺在床上,想着叔叔跟他说的话,想着在那座城市的经历,想着和林月的那一番对话,忽然,他冒出了一个念头。

他正准备给林月发微信,却突然微信弹出了消息,正是林月。

“新年过的好吗?”

“挺好的,和往常一样。你呢?”

“我呀,哎,还不是天天陪着家里那些亲戚聊天,无聊死了。”

“我正想找你呢。你上次说的云酒吧,忽然给了我一些灵感。”

“什么灵感?”

“我想...在我的家乡开一个种植鲜花的基地,然后开一个云花店,卖给那些爱花的人。”

“你决定自己创业了吗?这是个好想法啊。我可以免费做你的设计顾问。”林月得意的说。她没想到那天的一句无心之言,居然让穆然走了心。

“你...你愿意跟我合作吗?”穆然小心翼翼的问。其实他也看出,林月也不是个安分的人,而且有自己的能力。

“你盛情邀请我,我就可以考虑一下。”林月的傲娇本性又逐渐展现。

慕阳气乐了,“好的,林月小姐,我现在正式邀请你做我云花店的设计师,并全权负责一二线城市的生意。”

“好吧,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就这样,这个南漂的男人漂回了家乡,开始了他人生的创业之路。

之后的几个月,他在家乡开始寻找适合的土壤,精心挑选市场受欢迎的花种,研究不同花种适合的气候,然后采购各种原料,肥料,并用他的专业讲解说服了亲朋好友帮助种植。

林月在她的城市,找父亲要了一笔钱,说要创业。林月只懂设计,在慕阳的指导下开始组建团队搭建云花店,于是很快,互联网平台便多了一个云花店——“花期”。而慕阳在家乡那边与叔叔一起合作,将订购的花品发往各地。

2015年的年初,“花期”正式营业。在互联网的红利期之下,“花期”凭借给他小而美的定位,很快站稳了一席之地。“花期”用独特的视角开始打响了它的品牌影响力。慕阳与林月摇身一变,成为了新一代年轻企业家。

慕阳在家乡受到了媒体的采访,家乡的知名度一下上升,乡政府也开始对穆然恭敬有加,为慕阳的公司提供了很多的扶持,比如土地的提供,栽种的原料,研发的资金...一时间慕阳成了乡间的传奇人物。

而这个传奇的青年才俊,现在已经坐在飞机上,真真正正在云端,期待着与林月的相见。空中的云彩在他的眼前,仿佛林月的笑脸,那般美好。

待续

编者注:点击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相关阅读
黑与白的焦灼之1999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依旧是没有变样啊,城北的小摊贩还在躲避着城管,城南的地痞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已经快到冬天了,韩璇紧了紧衣服,南城的冬天确实很冷,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人心吧,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韩璇又来到了北川一中,这所谓的南城重点高中,故事也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里就是起点。 据说小学的时候女生喜欢出风头的男生,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初中的

再见一次,还会心动吗

“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我以后再谈恋爱啊,肯定会找一个比我大一点的,更喜欢我一点的。” 说着这话,几滴热泪也从笑弯的眼角滑落下来。 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哎呀怎么办,英语老师要检查作业了,我英语报纸忘宿舍了!”一向拥有乖孩子形象的肖苒慌了,眨巴着双眼向同桌求救。 同桌黎婉淡定地使了个眼色说:“随便找个后面不做作业的同学借一张呗。” 肖苒听了这话两眼发

一个平凡世界里的平凡女孩的平凡恋爱故事

他也只是个男孩子,但给我的总是像个先生一样,做到最好。 我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在我所生活的环境中,早恋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高中,就已经有许多朋友同学,尝试了恋爱的苦。有人说,其实平凡人的青春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充满了考试成绩的失望,生活费不够的窘迫,但在这样大同小异的人生中,我仍然想把我所了解,所知道,所正在发生的故事分享给屏幕前的你。 在高中,早恋当然是不允许的啦,但在繁重的课程之外,八卦也是消

归人

张枫说得不对,其实她是被救赎了的。 .不相干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直到李思荟离开的那一刻,江鱼跃才真切地意识到,“归人”原来是归去之人。 “小跃,关于你妈妈的事,小姨本来不该说,但眼下江振华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了!” 说话的是李思蔚,江鱼跃妈妈李思荟的妹妹,江鱼跃的小姨。 荟兮蔚兮,本算不上什么太美好的意境,但江鱼跃的外公外婆是知识分子,将两字分开分配给姐俩当作名字,刚好成就了父母对孩子的美好期

往事不可追

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那些回不去的过往,我今日,终是与他道别了。 暑假的时候,我去家附近的肯德基店打工。同我一起工作的是文科班的刘小亮,他总是端着盘子在店里扭着屁股走路,逢人就拧着兰花指说一句“嗨!吃好喝好啊!” 那天,我正站在吧台里点餐,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惊讶地抬起头,发现是隔壁班的同学张晓。他很惊讶地看着我,我刚要同他打招呼,忽见他身边一个长发飘飘的女生拉住

哭鼻子鬼与魔法师

也许每个人的童年都会留下很多谜团,直至长大,谜团变成了心底一块硬邦邦的糖。我上小学的时候,父母总吵架,因为爸爸工作不顺,跟一群境遇相似的人经常聚在小饭馆里喝酒,据他说,这样可以忘记烦恼,麻木地活下去;妈妈却因此觉得他更没出息,“窝囊废”等词挂在她嘴边,家里火药味散去后便是连日的沉默。一个暑假刚开始的时候,他们的冷战升级了,爸爸随一个朋友离开家去珲春打工,妈妈倒夜班无法照顾我,我就被送回了农村的姥姥

那晚,学会骑自行车

周小雨克制不住眼泪,他早上还和另外一个女生卿卿我我,现在又来替自己讲话。 周小雨的矮应该是遗传,因为她的妈妈周老师也是有些矮的,所以从小学到初三的位置都是第一排。 这个位置有好处也有坏处,上课不能偷懒因为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作业要被第一个检查,上课第一个被提问,课间吃粉笔灰,书本总是被莽撞的同学弄的七扭八歪。其中就包括李东南,李东南走路会像一阵风似的,撞到书后已经走出她的桌子范围半米外,然后再大

念念一笙

时隔多年,欢迎你再次走进我的生命。 这是沈一念,时隔 年第一次见顾笙。 站在距离垃圾桶 米远的地方,沈一念尴尬的朝顾笙笑了笑,手里还提着没扔的垃圾。 在心里默默吐槽,“怎么扔个垃圾的空就碰见了”。 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刚刚的事,还像做梦一样。 沈一念无数次的在脑海里幻想,分手多年后见面的场景,最不济也是自己打扮的像花孔雀一样美丽,视若无睹的从他面前经过,但从来都没想过是自己穿着邋里邋遢,素面朝

年少的喜欢

我叫沈清梦,他叫魏星河。我们的名字取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我叫沈清梦,他叫魏星河。 我们的名字取自“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我们的名字很美,但我们的关系却并非如此。 我们是在一个大院的,我就比他早出来了四个小时。 那本该享受万千宠爱的我,硬生生的被他分走了一半。 譬如我靠着撒娇卖萌好不容易的要来的两颗大白兔奶糖,他凭着一声比大白兔奶糖还甜腻的“干妈”就能轻而易举的分

且念天下

这是个从网游走到现实的恋爱故事。荀彻蓄谋已久,顾潇潇步步倾心!青玉案·天下 天音扇影破云路,揽月回、芳华去。 回眸桃李花千树。 伏羲村晚,潇湘云梦。故人牵绊处。 飞歌隐隐踏朝暮,酌酒未解离别句。 试问归思着几缕。 一见如故,西陵初遇,无双繁星语。 .有个前夫 若非君故的“前夫”何以颜倾,不,现在又改回白衣未染,又高调地再婚了!为什么说又呢,因为根据不可靠消息透露:这厮就是个惯犯。 顾潇潇初入网游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