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去尘埃,等你归来

2021-02-03 15:01:48

婚姻

腊月二十三的豫西南县城,热闹非凡。9点多钟的太阳像一面镜子,一张张或青春靓丽,或饱经沧桑,或稚嫩可人,或面目狰狞的面孔都从这个镜子里一闪而过。

这是丽丽到这上班的第七天,一家不大不小的服装店,店老板是一个一米八左右,身材微胖,戴眼镜,不善言谈的斯文男人,他叫帆。

丽丽今年二十岁,一米六三的个头,乌黑发亮的秀发简单梳在脑后,纤瘦的身材在红色呢子大衣的衬托下显得单薄,她手脚麻利,嘴也很甜。看着孩子试完衣服那个高兴劲,她会露出浅浅的酒窝和洁白的虎牙,显得更加俊俏可爱。她也是一个半岁的孩子的妈妈。

今天销量确实很好,帆不停的从库房里往空架子上补衣服,五颜六色的,就如同他那忙碌而美滋滋的心情。闹钟响了,他提醒丽丽,该吃药了,去吧,壶里刚烧的水。

好,这个大姐试完衣服再说,丽丽应声道。

这件衣服多少钱,是一个男的阴阳怪气的声音,丽丽还没反应过来,衣服领子已经被对方牢牢的抓着。你他妈跑这打工来了,我缺你钱了吗?要不是瞎子他二妈告诉我,我去哪找你?孩子在家哇哇哭,你跑到给老子丢人显眼。去做奶妈,多挣钱,你咋不去?来卖这地摊货,真你妈贱,走,跟我走。这个男的扯着丽丽的衣领往外拽。

帆听到声音,赶紧从后院的仓库跑出来,自家门前围了好多人,不远处停着一辆白色的奥迪。

你放开我,你再有钱,那是你的。我有脚有手,我不想走,你放开我,放开我......丽丽扭头无助的看了帆一眼,尽力的往后拖。

人们都被这一幕吓晕了,议论纷纷,这个男的叫诚,是丽丽的男人。看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谁都不敢上前。

住手,我再说一遍,你给我松手。一向斯文的帆,声音低沉,但很坚定。

你管得着吗?你是他什么人?这是我们的家事,管你什么事,让开。

我再说一遍,松手,不然我可真报警了,你往后看,马路对面就是派出所。你撒野也不看看地方。

诚仰头看了看帆,终于松开了手,恶狠狠地瞪着丽丽。

就凭你刚才羞辱你老婆的话,我就知道你不是个什么好人。你看看你,开着奥迪,这一身行头,金项链,金镯子,波司登,耐克,没有一万下不来吧,你再看看她,那个呢子大衣都流行多少年了,当年我店里卖过98元一件,你再看看她的鞋,估计你一盒烟钱都不要,要不是这女人在家带孩子操持家务,照顾老人,你能去大上海混吗?你将她一个人丢在家里,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帆越说越来气,哼,像你这样对待女人的男人,再不走,老子一拳下去废了你,丽丽是我的员工,她在这干一天我就要保护她一天,回不回去我们都要尊重她本人的意愿。快点给我滚。

诚看眼前没办法,丢一下一句,马丽丽,你等着。然后上了车,轰了一脚油门,一溜烟走开了。

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帆给丽丽倒了一杯热水,将药放到她边上,别难受了,吃了吧,身体是自己的,没事了,你休息会。

丽丽红着眼圈,她知道自己今天不适合再到前面招呼顾客。一个人去后院的仓库里,整理清点库存,一边整理,一边抹泪,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要不是帆,她不知道会什么样,她也不知道明天她要去哪里?她不想在这干了,感觉给帆添了多大麻烦。她将清点的单子清清楚楚的记到本子上。有个货物堆的太高了,她搬了个凳子正要往上爬。

帆拉住了她的手,下来,上面危险,滑下来怎么办?不是说了,你休息会,我一个人能忙过来,下午我再盘也来得及。丽丽在帆的搀扶下小心的下来了,她没敢抬头看他。

下午的县城,少了些聒噪。乡下的人们带着大包小包的收获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大街上的商贩这两天开心的不行,这是一年中最忙碌最有成就感的季节。

帆匆匆的收完衣服,堆放到屋里的整理台上,突然觉得抽屉里的钞票一张张显得轻佻肤浅,他无心去统计今天的收入,他心里在琢磨眼前这个温柔善良的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劫难?

丽丽从库房出来,开始整理收回来的衣服。该挂的,该烫的,该加包装的,鞋子该拼对的,上衣,下衣,大号的,小号的,中号的,特大号的,厚的,薄的.....

她想靠忙碌来忘了暂时的痛楚与迷茫,哪怕一分钟也好。她还是不敢抬头看帆,她不敢说她要走了,她怕没有说出口自己先泪流满面,眼前这个男人既陌生又熟悉,短短的七天啊,无论走到哪里她都忘不了他。

哎,丽丽,还是你行啊,你干这些活如果让我一个人,我可要忙到夜里十点。你说,要是你哪一天不帮我了,我可咋办?

嗯。丽丽心里闪过一丝暖意。她知道,帆是在哄她开心。

老板,我盘点的单子在这,你看一下,要不要赶紧调些货过来?

好,帆接过本子。一本正经的说,从今天开始,你不能叫我老板,这样别扭,你叫我帆哥,或者老帆,不,不,你发音不准,就成了老烦,还是帆哥吧,好吗?说着,他合上本子。

丽丽,今天发生的事情,我想不会这么简单就过去了。

还没等帆继续下去,丽丽赶紧说,奥,老板,不,帆哥,我怕连累你,今天就搅合得你生意没做成,这样,库房已经整理好了,明天我就不来了。只是我想,我想......

丽丽支支吾吾,怎么也说不出口,她想让帆将7天的工资给她,她要去深圳,她就是来打工挣个路费。

帆看她流眼泪紧张的样子倒觉得很可爱,伸手递给了她一包纸巾。

工资都好说,忙这几天了,明天又不来了,能陪我一起吃个便饭吗?

丽丽没有拒绝,心里觉得亏欠帆,当时说好了,在这干一个月的,这才7天,正忙的时候自己就要走了。不就是一顿便饭吗,也欠不了他多少人情。

腊月二十三,今晚的人们都在家过小年。所以饭店都显得格外的清静。

这哪里是便饭,后来她知道,这里是县城最好的饭店,名字叫黄金海岸。

丽丽,今天是小年,咱们也改善一下生活。你爱吃什么随便点,但是感冒的话,辛辣的不太好。

丽丽将菜单那本书翻了个遍,看完价格后点了一碗饺子,灯光照在她那张俊秀而布满忧伤的脸上。让人心疼。

帆什么也没说,也要了份饺子,又要了两个露露,一份牛排,两份可乐,一瓶香槟。

上学的时候,有个同学生日,诚也曾带丽丽去过这样的地方。所以丽丽一开始对这个地方是抗拒的,她大口大口的吃着饺子,赶紧吃完离开这个地方。

帆一口也没吃,他将香槟酒倒到两个高脚杯里,优雅的放到丽丽面前。今天终于有人陪我吃个饭,喝喝酒,真不错,说着,他一下子干了。吃惊的望着丽丽,丽丽才反应过来,拿起酒杯正要喝。

忘了,你感冒吃药不能喝,我先替你喝了,下次,你替我喝了。

两杯酒,刚好,一瓶。也正是这瓶酒,让斯斯文文的帆像变了个人似的,一下子话多了起来。

丽丽,你知道吗,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你,我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平时,你不说,我也不好意思问你,但你,你要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今天那个男的,要不是我家里的老父亲生病没人照顾,我一拳打废他。牛什么牛,连自己的老婆都羞辱,算什么男人?你说他在上海工作,那又怎么着,他能成为上海人吗?奥,别给我提上海人,我们孩子她妈也是上海人,怎么着,就因为我有个老父亲,人家嫌弃咱,说什么要养父亲就别去上海,要去上海,就把父亲送养老院,这叫什么话?

帆将头背过去,拿了张纸捂在脸上。我父亲一个人一把屎一把尿将我拉扯大,供我上学,不容易啊,我收拾行李,离开上海那个家的时候,我儿子刚刚半岁,到现在三年了,我都没见过他。

正如张爱玲说的,没有一个人的感情不是千疮百孔。丽丽,你说对吗?今天我也看了,你和那个男人,根本不是一路人。你不需要勉强自己,委屈自己,尊重自己内心的想法。

帆哥,谢谢你这几天给我的照顾。我也真的很高兴,在这个时候,在我最艰难最迷茫的时候遇到像您这么好的人。丽丽抬头看看眼前这个男人,这几天,他们在一起,从来没说过这么多话。

我和你一样在单亲家庭长大,我爹用皮鞭抽走了我妈,那年我五岁,一直到我十岁的时候,我妈回来过一次,两天之后就又消失了。我和诚大学同学,没有家没有安全感的我大学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婆婆对我很好,她患了癌症,我就在家照顾她,刚好也怀孕了,杨诚是毕业后就去了上海,家里的事情没让他操心,就在婆婆下葬后的第三天,我儿子出生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他出轨了,但月子还没过完,孩子也离不开我。

一提到孩子,丽丽的眼泪又哗哗的往外流。

一天天的盼,盼孩子长大。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在想,我在家照顾老的,小的,他为什么连一句谢谢都没有,给别人的短信里宝贝长宝贝短的,那我在他眼里算什么?等到孩子半岁断奶了,我想我一定要出去,我要离开这个家,走得远远的,永远也不要见到他。这时候,我发现,发现我兜里连出去的路费都没有........

丽丽哽咽着,我不怪谁,我也不恨我妈离开我,她肯定有她的难处,就如同我现在离开我儿子一样。如果现在不离开,我想等到孩子长大,我坟头的草可能会和他一般高吧。

帆心疼的握着丽丽的手,马上又松开了。他现在不能承诺她什么,他也给不了她什么。

丽丽,你听,外面的鞭炮声,这人间烟火多美啊,明早我送你去南阳,你不是要去深圳吗,那你就去吧,去外面散散心,忘掉一切的忧愁烦恼,过年后找个好工作,开开心心的。

嗯,哥,我走了,你能忙过来吗?

不用管我,我自有我的办法。左邻右舍的,我都能招呼过来,大家互相帮个忙就过去了。

第二天,丽丽从宾馆拉着行李箱,到了帆的楼下,是早上6点多一点,她本想再看一眼就走。谁知道帆也起的很早。

我正要去叫你呢,昨晚回来给你买点路上吃的东西,都在那个兜里。还有半个小时,第一班车。我给你打碗荷包蛋,吃了热乎热乎,免得路上冷。

丽丽接过碗,碰到了帆的手,有点凉。

我上学的时候,每次我出门,我父亲都是给我打碗荷包蛋,他说,吃了耐饿,还热乎身子。

嗯,你也吃吧。丽丽看到帆的眼睛上满满的水汽,水汽后面那双眼睛专注的看着自己。有爱恋,有不舍,有无奈,也有忧伤。吃完后,真的没那么冷了,丽丽在院里转了一圈,叮嘱帆,上这个货,补那个缺,哪个花色的好卖,哪个款式不要再进了。

好,没事。平时,你也没这么叨叨。丽丽,放心吧,我干好几年了。

帆轻轻的拍了拍丽丽的肩膀,不早了,我们赶紧再收拾一下。帆蹲下身子,将随身吃的用的系在行李箱上。你看这个小包怎么样,我那天进货时买的,想着你可能会用到,这次果真用。记着,这个包要随身携带。奥,车来了,赶紧上车吧。

我的电话号码在包里,有事给我打电话,你的路费在包里那个钱夹里,路上千万放好了。

好了,你老烦呢,丽丽撒娇似的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和两个浅浅的酒窝。她招招手,像一只快乐小小鸟。这是她这么多天来最开心的一天吧。

车子开动了,帆,依旧站在那里看车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心里空落落的。

丽丽只不过不想让帆看见她的眼泪,从他给她包的时候,她知道这是多么沉甸甸的爱啊,他们才相识7天。

丽丽打开包,本想是看看路费够不够,她怕万一他疏忽大意了。打开一看,里面是个信封,还有半张字条:

丽丽,昨晚我很矛盾,一夜睡不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给你的路费你一定要拿好。我怕你到那万一不适应,或者是想孩子了要回来,所以给你的费用够你的往返费用和两个月的生活费。计划着用,找来工作了,一切安置好了,给我来个电话。有什么困难随打我电话。你要是回来路过这里,记得来我这看看,帆哥随时等你回来帮忙。祝你一路顺风。

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将那个纸条紧紧的握在手心里,除了温暖和感动,一种被牵挂,被爱恋,被疼惜的感觉涌上心头。

美丽的深圳,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缝隙里到处都是返乡的人流,人们匆匆忙忙的脚步都在打着幸福的节拍。丽丽紧紧的握着帆给她买的乳白色的小包,感到自己也那么孤单。

春节过后,丽丽特意找了一份品牌服装店的工作。有一次,帆不经意的说,要是他自己能有一个品牌专卖店那该多好啊。眼下,帆缺的可能不是资金,而是运营的经验和技术,特别是线上运营的技能。

帆会时常从老家给丽丽寄些件衣服过来,他怕这个刚到大城市的姑娘穿的寒酸被人瞧不起。

丽丽打电话嗔怪他,花那钱干嘛,他说是进的货不好卖,才送给她的,如果不嫌弃,先凑合着穿吧。

丽丽发了第一月的工资,迫不及待的从自己老板的店里花五千多买了一套黑色竖型条纹西装,寄给了帆。口袋里附上清秀的字迹:

老烦啊,那天晚上吃饭,你穿着西装帅气极了,我们店里这套打折的西服,我给你寄回去,如果不嫌弃,你凑合着穿吧。

帆收到衣服,亲自熨烫了一下,挂到了自家的柜子里,他不舍得穿。将那个字条放在贴身的口袋里。

就这样,后来丽丽习惯了时不时收到帆的短信,今天下雨,出门带伞,会有几级大风,要躲避高空坠物......

丽丽啪啪一回,老烦呢,后面加了个龇牙咧嘴的笑脸。

帆也习惯了偶尔收到丽丽的短信提醒,不要挤压货物,要尽快处理,挂在外面的衣服避免暴晒,否则变色......

帆啪啪一回,真能叨叨,后面来了三多玫瑰。

有时候,丽丽莫名的给帆发个蛋糕,配上一杯汽水,后面是要是来一碗荷包蛋多好,有点冷了。

帆啪啪一回,等两分钟,这就给你快递去,慢慢吃,别烫着。后面跟了个馋猫的图像。

......

转眼,两年过去了。县城重新规划改造,帆用自己的挣钱在商贸区最好的位置盖起了近五百平的门面房,他计划着做牧戈这个品牌代理。装修风格是他按照丽丽的意见装修的,看上去非常的气派上档次。就等着合作方来看一下,签署合作意向。

腊月二十三那天,帆已经和合作方谈了两个小时,对方对选址,地理位置很满意,连连竖起了大拇指。只是有一条,他们不愿意签字,说帆缺少售后服务团队,没有经营品牌服装的经验,缺少线上销售的技能,所以他们说回家再商议一下。

帆一下子瘫坐在凳子上,准备这么久,所有的积蓄基本都押上了。他一抬头,丽丽刚走到门口。

你好,我是帆的女朋友,也是这家店的售后负责人。我可以和你们谈谈吗?

丽丽有条不紊的讲解了她对眼下甚至未来五年的市场行情分析,对这个品牌的文化内涵的理解,对人们的消费观念,消费心理的把握,该区域内其他竞争性品牌的现状,以及未来线上运营的趋势,线上线下如何有机结合,如何处理市场投诉,退货,如何提高顾客满意度......

到下午五点多钟,合作方的几位负责人站起身说,不错,我们同意和你们合作,我们破例不收品牌风险押金了,后续我们马上派人送货。

送走了客人,帆激动的握住丽丽的手,今天怎么这么巧?

这家也是我们深圳店里的合作方之一,我也是听说他们今天要来河南南阳考察,所以我连夜飞回来,和我预料的情况差不多。不管怎么说,总算没有让你白辛苦,还满意吧?

百分之百,百分之一百二满意。奥,忘了,你一定饿坏了吧。走,咱们吃饭去。

不,我想吃碗荷包蛋,稍后我们赶紧制作一份详细的合作计划书寄过去,否则,对方感觉我们没诚意。

好的,老烦遵命

两人都笑了,外面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多没的人间烟火啊。

抹去尘埃,你已归来。

手机用户88702
手机用户88702  VIP会员 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抹去尘埃,等你归来

相关阅读
曾以为命中注定的缘分,因为钱变得支离破碎

当时我是被打蒙了,但是现在我彻底醒了,一个嗜钱如命的人怎么可能会爱人。我和湛杰(我老公)感情开始升华的时候正是他跟前女友闹分手的阶段,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小三的行为,但是之前我真的没想过插足。 我们是高中同学,像其他同学们一样,我们一直是普通朋友, 年底放假回家,我们参加了一个聚会,在聊天过程中说起对象这个事(大家都知道他谈了个外地女朋友),湛杰说在闹分手,性格不合,家里也不同意。 后来,大家

一个姑娘俩婆家

张宝,小康人家,美中不足儿子张杰,因聋哑过了谈婚论嫁年龄说不上媳妇。内蒙古东南部一个偏僻的小村庄。 村庄里有个户主叫张宝的人家,家境殷实,衣食无忧,父母健在,儿女双全。 美中不足的是:从下生后就是聋哑,如今过了该成家立业年纪的家里唯一的儿子张杰的仍未解决的终身大事,始终是他心头的一块儿难愈的心病。 为了早日让儿子娶妻生子,同时也了却自己一直企盼有人传宗接代的心愿,张宝没少通过各种社会关系托人帮忙。

小三竟然是我自己

我暗暗低着头笑了,原来闹了半天,小三居然是我自己。 我叫林娜,是一个三十八岁的家庭主妇。 我的丈夫张良,是一个四十岁的公司职员。 我记得,我们曾经刚恋爱那会儿也是非常甜蜜的,可是好像我们之间就变了,但好像也没变。 门被打开了,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进来的张良走得踉踉跄跄,他和我说他今晚又去应酬了。 我在家烧好了饭,一直等他到很晚才回来。 “老婆!” 我看到张良的脸上很惊讶,是没有想到我会等他等到那

有时婚姻很残忍

扪心自问,王凯真的爱她吗?她只不过是在他贫穷时候没有选择的选择罢了。 袁晶这两天丢了魂似的。 昨天去超市里买蔬菜水果,竟然空手回家,今天被老师打电话告知,小博作业没交,小博电话里委屈巴巴地说,“妈妈,昨晚你让我先上床睡觉,你说帮我把作业装进去的。” 袁晶想起来立马跟老师道歉,老师客气道:“小博写了就好,下次不要再忘带作业了,还有……小博妈妈,不要什么事都替孩子做,小博的独立性很差。” 袁晶的心像被

婚姻到底幸不幸福,上床后就能见分晓

1.产房里窥真情产房内外,可看清人情冷暖!还记得那个进房产时递给医生纸条的孕妇吗,纸条上写着:无论外面那些傻逼说些什么,都要先保住她。可见生产实乃女人人生一大关

结婚六年,我终于提出了离婚

婚后六年,我好像更爱先生了。 夜深了,先生还没回来,静谧的客厅只有我在不知疲倦的等待着他,望着墙壁上的钟,看着秒针缓缓滚动,心里的苦渐渐蔓延开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先生开始习惯晚归,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开始逐渐厌烦这个家。 也许六年的婚姻已经磨灭了他对生活的热情,剩下的只有乏味,渐渐的……与我越来越远,直到形同陌路。 这样想着,眼里的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随着年纪的增长,我反倒越来越容易伤感,越

社会“毒打”

可以叛逆,但要懂得思考叛逆的后果。我 年的,从小就爱幻想。 小时候幻想自己长大了要做什么什么工作,一定要给自己定个目标。 可惜,现实是我连高中都没考上,只好听班主任的建议去读了幼师专业。后来觉得班里都是些女生,整天勾心斗角烦得很,再加上家里负担太大,不想给爸妈压力,就主动说,让弟弟读下去,我就不上了。 刚出学校的我,很天真,认为不用学习做什么都好。 经做寒假工的同学介绍,去了一家火锅店做服务员,

如何处理婚姻中的冷暴力 夫妻冷战解决方式

婚姻是一场漫长的旅程,俩个人从相遇相知相爱,步入婚姻的殿堂并不是一件易事。从爱情进入婚姻之后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有的人懂得处理懂得维系婚姻,才可以相守一生,可

月明:谁还没点过去啊

月明总想,有些事,与其让他被自己强迫性的接受,不如让他自己去化解。国庆节,月明带着父子两个回娘家。 没进屋就听到家里传出热闹的声音,进门一看,果然。大姨全家都来了,大大小小十多人。 三个五到八岁的小公主看到萌萌哒的一诺:‘’小诺诺,叫姐姐。‘’ 一诺淡定地说:‘’姐姐好。‘’ 四个孩子闹成一团。 表姐夫郭礼文站起来冲钱昌安点点头,表姐文婧也站起来:‘’来,小钱你坐这。‘’并向月明走了过来:‘’我们

被男人宠爱的女人类型

当年这两口子可是爱情的楷模啊,如今徐峰也这样跟肖晴说话了? 肖晴跟老公是大学同学,一毕业就结了婚。 徐峰早肖晴一年毕业,他成绩优秀,人又勤奋,等肖晴毕业时,已在公司做到了业务主管。 肖晴也不逊色,毕业后留校任职,两个人琴瑟和鸣,感情又很稳定。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七年。 徐峰成为副总,更加成熟有魅力,肖晴也褪去了青涩,稳重慈爱,学生们都很尊敬她。 两个人也有了爱情的结晶,女儿活泼可爱。所有人都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