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2021-02-04 21:01:40

爱情

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发出哄笑声。

老班也站起来,目光扫射到彭拉拉身上,感觉像要割人的刀子。

“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彭拉拉涨红了脸,抓起笔袋里的笔奋笔疾书了一番。

过了一会儿,班里重新安静了下来,彭拉拉望着自己在作业本上的鬼画桃符,转了转眼珠,写了一行字,然后小心翼翼地撕下作业本上的半页纸,环顾四周—大家都在埋头苦写,包括老班。

她把纸揉成团,朝彭阳阳扔了过去。

彭阳阳是她堂弟,一个拉拉,一个阳阳,名字都是ABB模式,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还不错。

没想到方向不准,纸团砸在了坐在彭阳阳前面的路寻身上。

就是那个高一文理没分科,十几科一起学都考了年级第一的路寻。

平时就看他冷着一张脸,有事就抱着教材,没事就抱着一本法典。大家都知道他的梦想就是考上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的最高学府。

你说说,别的学霸都是参加什么物理竞赛、数学竞赛,偏偏这厮,不用竞赛也稳坐第一,真是让人气恼。

彭拉拉望着自己那点少得可怜的分数,又望着自己砸中路寻脑袋的纸团,就仿佛新手直接被送到了终极关大怪面前。

被砸中脑袋的路寻意料之中地抬起头,然后望见了一脸无地自容表情的彭拉拉。他捡起地上的纸团,彭拉拉疯狂地比着手势和口形让他别看,把纸团给彭阳阳。

然而扔出去的纸团泼出去的水,路寻弯腰捡起地上的纸团,然后径自放进了自己的口袋。见此情景的彭拉拉需要掐住自己的人中才能缓过来。

担心了十来分钟,确定路寻没有其他动作,不会起身去把纸团交给老班,彭拉拉才稍稍放了心。

但纸团的事她只好作罢,等放学再跟彭阳阳解释。

又过了五分钟,彭拉拉感觉到自己脑袋被砸了。

她环顾四周,左顾右看,每个同学都在埋头苦写,包括彭阳阳。

谁干的?!

彭拉拉的内心叫嚣着,但还是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纸团,打开一看,上面有两种不同的笔迹,上面那一行是她的,下面那一行,准确地说是一堆—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路寻的。

看清楚下面的字后,彭拉拉差点没吐出血来。

—我们想办法去弄点钱吧。

—我想了一下,弄点钱的几种方法都附在后面了。

盗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犯本罪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判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抢劫: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规定,抢夺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抢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二、“你还是不是男生,有没有点男子气概?!”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铃响,彭拉拉第一个收拾好书包,准备“翻山越岭”穿过班里的桌子、椅子去找彭阳阳疯狂吐槽,却在起身的瞬间产生了一种错觉—她好像跟路寻对视了。

而且她还有点心虚。

虚什么虚!彭拉拉挺起胸膛,大大方方地从路寻身边走过,走到彭阳阳面前,一把拉起还在收拾的彭阳阳就往教室外走。

等走到操场上,确定周围没有同学了,她才跟倒豆子似的,一口气把刚才的纸团事件告诉了彭阳阳。

彭阳阳差点没笑出眼泪,笑得捂着肚子,声音都小了:“你说那个路寻,是不是学法学魔怔了?”

“真的是倒血霉了,万一他去跟老师告状怎么办?”彭拉拉苦恼地说:“我不就是想搞点钱嘛。”

“没事,有我帮你。”彭阳阳拍了拍胸脯,姐弟俩勾肩搭背地走出了校园门,“谁叫咱们哥俩好呢!”

彭拉拉一把推开彭阳阳,拉长脸:“谁跟你是哥俩!明明就是姐妹!”

彭阳阳翻了个白眼。

两人勾肩搭背经过一条小巷时,彭拉拉往前走了几步,拦在彭阳阳面前,双手叉腰,学着电视里拦路抢劫的样子,跟彭阳阳开玩笑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彭阳阳无比配合,瞬间入戏,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嘟着刚刚吃完辣条的油腻嘴巴:“可是,这里没有树啊。”

两个人笑作一团,你推我,我推你,一刻钟的回家路程被拉长到了半个小时。

然后,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到从巷子深处走出来一个高大的黑影。

“不不,不是吧,李鬼遇见李逵了?不会真遇见抢劫的了吧?路寻那个法条怎么背的来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七条规定,抢夺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抢夺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彭拉拉拉了一下彭阳阳的袖子,想躲在彭阳阳背后,可十五岁的彭阳阳刚开始发育不久,比彭拉拉还矮半个头,根本掩护不了她。彭阳阳干脆一个转身,躲在了她身后。

彭拉拉气得大叫:“你还是不是男生?有没有点男子气概?!”

彭阳阳紧紧地抓住彭拉拉的衣摆,声音小得跟蚊子嗡嗡一样:“你是我姐!”

姐弟俩这下算是栽了,彭拉拉开始后悔,自己在课堂上写的纸团竟然这么快就应验了。眼看那高大的黑影越走越近,姐弟俩退到无路可退的地步,只能靠在墙上瑟瑟发抖。

彭拉拉咽了一下口水,大脑飞速运转,想想待会儿该怎么办。按理说,他俩应该打得赢这一个,但如果对方有武器就不一样了……她可不想自己明天出现在社会新闻的头条上。

彭拉拉越想越害怕,快要哭出声来的时候,高大的黑影从路灯的阴影里走了出来,站在了彭拉拉姐弟面前。

彭拉拉刚准备张嘴大哭求饶,嘴巴就被人按着闭上了。

彭拉拉睁开眼睛一看,眼前的人不就是路寻吗?

她气得站起来就捶墙,捶彭阳阳。

而路寻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看来你还是差点水平。这么胆小,还是别一天到晚想着搞钱了,毕竟最容易搞钱的方法都写在刑法里了。”

说完,他就扬长而去。

差点什么水平?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胆小?

彭拉拉被彭阳阳拉着,才没冲上去对着路寻的背影一顿猛踢。

三、在A中学子里比法律,没人比路寻熟悉

很快就到了周末。彭拉拉一大早爬起来,不到七点半,就已经到流浪小动物之家门口。

她加入这个志愿者组织不到一个月,救助过十来只可怜的小动物。但是现在这个志愿者组织风雨飘摇,严重缺资金。

不少小动物被抛弃都是因为生了病,各种各样的病,绝育、除虫、猫粮狗粮都是需要钱的。

一开始参加这个志愿者活动,彭拉拉只是图有趣。因为她一直想自己养只小狗,但妈妈不让她养,说她负不起那个责。

小狗每天要排便、遛弯、吃东西,这些都需要有专人照顾,不是你一时兴起抱一抱、亲一亲就可以的。谁给它洗澡,谁给它除虫,生病了谁带它去医院,到了发情期谁带它去做绝育,是在家里洗澡还是在外面洗澡,花费多少,多久剪一次毛,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不是一时兴起就决定了一个小生命的一生。

彭拉拉才不管那么多呢,喂狗、遛狗多么简单的事啊,狗生病了就带去医院呗,她偏偏不信会有多难,于是在网上搜索了帮助流浪小动物组织后,就主动申请加入。她要拿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扔到妈妈面前,告诉妈妈,这些缺胳膊少腿的流浪小动物她都能照顾好,更别提其他的了。但是加入了这支队伍,她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们这个志愿者服务组织成立于五年前,是纯公益和纯民间的,运转资金全来自捐助和义卖。日常开销很大,包括小动物们吃的、绝育、去医院的费用,而且这些流浪小动物都很惨,很多是被车撞伤了,或者生病了,也有很多是被遗弃了。尤其是那种刚刚出生的小动物,跟人类婴儿没什么差别,都需要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

每一项工作看似简单,实则动起手来都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做了一个月,每周周末一大早彭拉拉就跑过去,虽然累,但是她也确确实实明白了妈妈的话是有道理的。现在她已经不想养宠物了,却十分想帮助流浪小动物之家的小动物们。可惜她囊中羞涩……于是,一整个月她都在思考怎么搞钱。

周六上午,她忙完了照顾小动物的工作后,和流浪小动物之家的其他志愿者一起到街上去发传单,希望有人能领养这些小动物。

没想到刚发到一半,她就远远地看见红绿灯的那头,路寻背着书包朝她这边走来。她怎么给忘了,旁边就是本市最大的图书馆。

而这个路寻,则极有可能是本市最爱泡图书馆的市民之一。

看到路寻,彭拉拉赶紧躲起来,要是路寻看到她在这里发传单,肯定以为她是在搞传销。万一路寻再看到传单的内容,估计一顿“动物保护法”就上来了。

毕竟,在A中学子里,没人比路寻熟悉法律。

还好还好,彭拉拉躲得及时,路寻并没有发现她。她转悠了一圈再回去继续发传单,组长问她去哪儿了,她随便找了个借口说去上厕所了,躲过一劫。

四、“你彭拉拉是那种能被钱收买的女人吗?”

隔天在学校门口,彭拉拉老远就看到了路寻。他手里拿着早餐,抱着一本书。

彭拉拉利用自己手工制作的望远镜,看清楚了路寻手上那本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她赶紧搜索了一下,网页里显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被称为“社会生活百科全书”,是民事权利的宣言书和保障书。如果说宪法重在限制公权力,那么民法典就重在保护私权利。几乎所有的民事活动,大到合同签订、公司设立,小到缴纳物业费、离婚,都能在民法典中找到依据。2020年5月28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她把手机给彭阳阳看,彭阳阳跟她一起摇摇头:“看不懂。”

“算了,”彭拉拉说,“我们还是继续想办法搞钱。”

“怎么搞?”彭阳阳问:“不怕再被路寻抓住吗?”

彭拉拉犹豫了一下,梗着脖子说:“身正不怕影子斜,我们搞钱跟路寻有什么关系?”

“不过这个钱肯定不能问爸妈要,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彭拉拉再次强调。

“那我们能怎么办?”彭阳阳哭丧着脸,“就靠咱俩吗?估计只有走路寻给我们安排的路子。”

彭拉拉推了彭阳阳一把:“说什么呢?怎么张口闭口都是路寻?”

“找我有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路寻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正俯视他们两个。彭拉拉跟彭阳阳瑟瑟发抖,刚才的气势消失得无影无踪,灰溜溜地走了。他们刚走到教室门口,想松一口气,没想到回过头又看到路寻站在那儿。

彭拉拉都快得创伤应激后遗症了,她走到路寻面前,没好气地问:“你究竟想干吗?”

路寻把民法典放进书包,在裤兜里摸了摸:“你真的很缺钱?”

他摸出一张卡,塞到彭拉拉手里:“卡里有点钱,不知道够不够,你拿去用吧。”

说完,他就背着书包走进了教室,一脸平淡,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刚刚连一阵风都没有吹过一样。

彭拉拉拿着那张银行卡,嘴巴张大了,老半天都没有合上,还是彭阳阳怕她下巴脱臼,给她推上去的。

早自习半个小时,在一片读书声中,彭拉拉翻到新概念英语第二册第一课:APrivateConversation(一次私人谈话)。

“Lastweek,Iwenttothetheater...(上周,我去了剧院……)”刚读到一半,她越想越气,又给彭阳阳写了一张字条,揉成纸团扔过去,这次终于一击即中,砸中了彭阳阳的头。

—你说他怎么可以这样!

—对,怎么可以这样!看不起谁呢?直接给一张卡!你彭拉拉是那种能被钱收买的女人吗?

—我是说,他怎么可以只给我卡,不给我密码!

彭阳阳差点没捏十个纸团砸彭拉拉头上。是谁从小告诉他“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现在倒好,她跪得比谁都快。

五、我国第一部宪法颁布的时间是?

彭阳阳生了彭拉拉的气,彭拉拉下课后去哄他,路过路寻的桌子,又被路寻叫住了。

“密码是我国第一部宪法颁布的时间。”

彭拉拉一听气绝了,连彭阳阳都不想安慰了。反倒是彭阳阳下了课来找她,听说了密码的事后,提议:“要不我们去看看卡里有多少钱?”

彭拉拉白了他一眼:“是谁从小告诉你‘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又是谁告诉你‘不食嗟来之食’的?”

“是小姨。”

彭阳阳的屁股挨了一记打。

虽然彭阳阳的提议被否决,但彭拉拉还是好奇路寻给她的那张卡里有多少钱,所以趁做课间操的时候,跑去学校的ATM机上查。

她把卡插进卡槽,系统提示输入密码。

糟了。

我国第一部宪法颁布的时间是?

是什么时候啊?

偏偏进了学校就不准用手机!

连续在路上拉住几个路人同学问了这个问题之后,彭拉拉脸上并没有写着“求知若渴”,而是写着“我很内急”。

拉了几个同学都没问出时间来,彭拉拉听着广播体操的音乐响起,只好先去操场。一到操场,她就被老班捉住:“彭拉拉,你再来晚点就可以不来了!明天再迟到就去扫厕所!”

“厕所不是有阿姨扫吗?”

“再顶嘴,现在就去扫!赶紧站到最后一排去!”

平日里,彭拉拉都站在中间的位置,今天由于迟到,被老班罚到最后一排站,紧邻着路寻。彭拉拉看着又高又帅、成绩又好的路寻,在上午阳光的照耀下,他都显得有些失真了。

你说老天爷怎么就这么不公平!

她彭拉拉要什么没什么,想搞点钱,还得靠旁边这位施舍。

现在是眼保健操环节,路寻闭着眼睛在按头部督脉穴,按揉从前额到脑后发髻处的一段。

彭拉拉一边做,一边睁开眼睛偷瞄路寻,看着看着就觉得心跳漏了一拍,赶紧收回视线。

路寻这个人吧,个子高,成绩好,脸也好看,但是因为他太过冰山脸,也不怎么爱搭理人,从高一进来,很多女生碰壁,碰了一鼻子灰,所以彭拉拉就算有那个贼心,也没有那个贼胆。

“那个,”彭拉拉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我国第一部宪法颁布的时间是?”

路寻的手缓缓地放下,垂在身侧。

接着他又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彭拉拉满脸期待地看着他,信心满满,觉得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没想到下一秒一盆冷水泼过来:“这个都不知道,你历史怎么学的?回去翻翻人教版高中历史必修(一)吧。”

“人教版高中历史必修(一)?”彭拉拉满脸问号。

看样子,路寻的冰山脸都快“地震”了,他好不容易才忍住怒气,没朝彭拉拉一顿吼:“就是高一历史课本!”

彭拉拉哭丧着脸,然后溜到路寻身边,嘀咕了半天,又时不时拉着路寻的衣角,撒娇道:“你就告诉我嘛,路寻,人家急着用。”

好巧不巧,这一幕被老班看到了。这下还得了!老班二话不说,冲过来就把彭拉拉带进了办公室。

“你不准骚扰路寻!”老班猛地一拍桌子,吓得彭拉拉差点哭出声来。

“我没有骚扰他啊!”

相关阅读
甜甜柚子夏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文/莫若离 一、齐先生,您的外卖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都快把人汽化了。门外的小姑娘白皙的脸热得通红,头盔大小不合适,歪歪地戴在她头上,帽带把她耳旁沿至下巴勒出红印子。 男人心里不动声色啧了声,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就回屋。 丁柚有些焦急,娇软的声音抬高:“齐先生等等,我在路上摔了一跤,您要不要先检查一下食物是否完好?” 男人顿步

极北以南

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文/陈谌 一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但对我而言,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毕竟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

爱你就是保护你,和你身边的一切

她知道他怕血,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甘愿冒险。 . 夏莉和曹良属早恋。当年学校严抓早恋,他们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到位,路过装作陌生人,晚修回家拿出一部按键早被磨得模糊的手机给对方发短信,不是嘲笑今天对方表现像头猪,就抱怨老师又下发卷子要求第二天写完讲解。 靠着破旧的手机,他们熬过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两人成绩不错,在选填志愿时,别的同学都在为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苦恼,他俩早早决定将要去往何方。夏莉在南

偏爱你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文/林顽 一、你有爱豆吗? “你有男朋友吗?” 对面的人摇头。 “那你有爱豆吗?” 对面的人再摇摇头。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 谭稚坐在学校嘈杂的餐厅里,眼看着这位既有男友又有爱豆的好同学徐灿灿,从言语和眼神中鄙视着她。 “您倒是追星,播一部剧换一个‘老公’的速度咱可赶不上。”虽然谭稚心里认同对方,但嘴上还是不服软。 徐

爱你时,请爱我(一)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夜色如墨,风冷如刀。 宽阔的柏油路上,只听得见行李箱滚轮转动的声音,柳如曦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在路上。 夜色如水,沁人心脾,柳如曦有些单薄的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签完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别墅中搬出去,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就足够了。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

我的男朋友很娘

世界都在变,他们只要觉得这段时光是真实快乐的就好。 是的,很娘。 体育馆,上课的学生积极参与各项体育活动,罗尔作为文学系屈指可数的男生,没有被女生优待,也没有被男生容纳,他是异类,因为他娘。 他不喜欢篮球,可偏偏选课系统出错,把他调到了篮球选修课,他学得很痛苦,不会拍球,不会运球,老师让他三步上篮,他能走出五步,球还没进框,男女生都嘘他,老师也不为难,要他坐在叶怡身边等待下课。 虽然相处了半个

我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泪眼汪汪:“臣妾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皇帝居高临下地看我:“爱妃可知,犯宫禁者,杀无赦。” 我哭天抢地:“臣妾是被冤枉的!” 皇帝一把扯过太监手上的字条,欲甩在我脸上之时,突然脸色大变。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缓缓地抬起头,露出社会主义青年的坚定目光:“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所以臣妾绝不会使用厌胜之术的!” 他的目

戏悦眉梢

钟骄启想了想:我不喜欢他们扭扭捏捏,但你不同,你那天在桃花林很好看,我很喜欢。我想我生来就是爱唱戏的,小时见世家大院搭的红木台子,鬓角带着翠绿珠子,小碎步走着,腰间流苏左晃右摆着,真真是心坎都是欢喜。 我的祖母也看戏,时不时的也哼哼几句,但她一贯是瞧不上那些个尖嗓子咿呀扭捏作派,曾有日宿在祖母屋里,不知她是迷糊还是醒着,嘴里念叨戏子就是低贱,吓得我立马爬起身来,见祖母眼睛是闭着的,我这才稍稍放了心

我嗑我自己的cp

她太好了,只有我勉勉强强能够配得上她。“我赌宁千絮绝对和程越言在一起了!” “楼上的删了让我来!” “让我来说,序言夫妇合作了七部剧,三部影片,全部都是出演情侣。你要说他不是情侣我直播吃翔!” “你们难道没发现吗,他们两个合作的戏的导演大多是界内知名导演。并且你们没有发现宁千絮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和程越言搭戏吗?那个时候程越言已经是一线大咖了吧。他为什么要给一个新人搭戏!不用问肯定是因为爱啊。”

青梅竹马的爱情

青春如花,青春似雨,青春在我们的嬉笑欢乐中悄然流逝,还记得那个处处保护你的人吗?青春如花,青春似雨,青春在我们的嬉笑欢乐中悄然流逝,还记得隔壁班的男神在对你笑靥如花吗?还记得你在朝食堂奔跑的样子吗?还记得你在教室埋头写作业的样子吗? 记忆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现在回想起来,那些傻事是真的傻,看着喜欢的男孩子对我笑,一切艰难困苦都不是事儿,人海茫茫遇见便是最大的幸福,最初的情窦初开,永远是心里的白月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