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的surprise

2021-02-05 15:03:04

爱情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适时的把他拉回了现实,是马克。

[亚飞,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和静宜表白啊?]

[你看到那些照片难道就一点都不心动吗?]

[你要是再犹豫,静宜可就被别人抢走了。]

马克的消息一条接一条的弹出来,把亚飞的手机屏幕整个刷成了实时弹幕。

亚飞来不及一句一句的回复,他干脆关闭了对话框,打开了那条尘封已久的便签。

《向静宜告白计划》

看到这个名字就知道,其实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一切了,只是因为紧张,因为今天心情不好,因为今天下大雨......

亚飞一次又一次的鼓起勇气,却又一次又一次的放弃。

真的好想和她谈恋爱啊!

他趴在桌子上,拿起笔把空白的纸张写了个满。

是时候鼓起勇气了,这必须是最后一次。

马克那边还在微信轰炸亚飞,这时,微信的界面闪了闪,出现了新的对话框。

静宜!

亚飞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手指也在屏幕上不停地乱按着,按出了一个个不知名的符号,乱的就像亚飞的思绪。

或许应该直接点儿,冲上去直接说我喜欢你?还是委婉点儿呢?

亚飞纠结的不行。“叮噔”手机的提示音又再一次适时的把他拉回了现实。

打开一看就是马克给他发的二十几条消息。

[静宜找你]

行了,剩下的内容基本不用看了。

望着那个安安静静待在他置顶的名字后面跟着个红红的4,亚飞深吸了一口气,把对话框点开。

[亚飞你在吗?]

[今晚有空吗?]

[老地方见吧!]

[等你!]

明明语气如此平淡,亚飞也不知道怎么就在这个“等你”两个字之间悄悄地红了脸,仿佛读出了一丝缠绵的意味。不是静宜的,是他自己的。

低头看了看之前被自己画的乱七八糟的纸张,亚飞想了想,随后又提笔补上了一句:亚飞,加油!

他几乎是踩着点到的。一进门就看到了不远处坐在吧台前的静宜。

她身着一条黑色包臀吊带裙,凌乱又不失美感的酒红色长发不规则的搭在肩上。一只手优雅的擎着高脚杯,递于鲜红的红唇之间。微微抿了一口,动作妖媚又不失灵气。

亚飞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装,径直走向了静宜。

“来了啊。”亚飞走近的时候,静宜已经没在喝酒了,只是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的酒杯。

“等一下啊。”静宜放下酒杯往吧台走去,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几听啤酒。

亚飞盯着静宜的眼睛出了神,接着被一声脆响回了神。

静宜打开一听啤酒给两人满上。

“来,走一个。”她笑意盈盈的看着他。“这么好的氛围不来点儿酒可惜了。”

亚飞总是看不透静宜,就像现在,他总觉得静宜有什么事瞒着他。

亚飞抿了抿嘴唇,玻璃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音。

两人边喝边聊,内容无非就是最近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这样的话题总是在他们之间进行着,似乎从来没有厌烦过。

“告白计划写了多少了?”静宜没头没尾的冒出了这么一句。

亚飞听到后愣了一下,出门前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耳朵又开始热了起来。

静宜盯着亚飞慢慢变红的耳廓笑了笑。

“本来想再等等你的,可是我实在憋不住了。”

“亚飞,我喜欢你!”

面对静宜突如其来的告白,亚飞一脸震惊,半响没有说出话来。

“不给点回应啊?”静宜笑着伸手捏了捏亚飞的耳廓。和她想的一样,他的肉软软的,软骨有韧劲,摸着还有点儿热热的。静宜似乎感受到了亚飞的心脏带着血管的跳动,一下一下的。

亚飞的脸带着脖子都红了。他咬着嘴唇看了看静宜,突然一闭眼搂住了静宜的腰。

静宜来不及反应,只是感觉嘴唇被什么东西贴住了,软软的。

这个吻的开始与结束都是突如其来,蜻蜓点水一般。

亚飞坐了回去,屁股下仿佛长了刺,扎的他扭来扭去。手握着酒杯,猛的灌下。

告白计划里最大胆的也就是直接了当地说一句“我喜欢你。”亲吻这种事情按照亚飞的计划不知道要排到猴年马月去。

他低着头坐着,却又忍不住掀起一点儿眼皮来看对面。

“看什么呢?”静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温软的手搭在了亚飞的肩上。

“没什么。”他一脸呆愣地望着眼前的静宜,觉得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干杯!”一个酒杯递到眼前。

“怎么样?”静宜歪着头问他。

“不错。”亚飞点了点头。

“梦里也有这么美味的酒吗?”

不,梦里没有和他一起分享的静宜。

“静宜?”这杯酒喝的有点儿心神不宁,喝的有点儿迷迷糊糊。亚飞终于觉得该问点儿什么了。

“上次去你家看到的。”静宜笑着看向他。“那会儿写了好多了吧?”

为什么这么羞耻的事情还要再提!

亚飞的脸再一次红了起来,他忙低下头去,不敢再看静宜一眼。

“我很高兴。”静宜的话及时解救了快要把自己烤熟的亚飞。

“知道了你的心思,我简直不能再高兴了。”静宜的双手环住了亚飞的脖子,轻轻的捧起了他的脸。

“高兴的实在等不及了。”话音刚落,一个吻落在了亚飞的头顶,柔软的嘴唇慢慢向下......

第二天早晨,亚飞发现枕边放着一件卫衣。白色的,款式简单。

抬眼瞧见静宜,她的身上穿着一件一样的。

“你醒了,起来吃早饭了。”静宜笑着招呼他。

和静宜穿着同款卫衣走在游乐园的街道上,亚飞终于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实质性的感受。

街道两旁的树木已经窜出了新绿的叶子,春天到了。

风吹来甜甜的香气,亚飞的手不知道被谁偷偷地握住了。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甜甜的恋爱,终于轮到他了。

相关阅读
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感叹,下一秒就听到了老师的反击“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

甜甜柚子夏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文/莫若离 一、齐先生,您的外卖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都快把人汽化了。门外的小姑娘白皙的脸热得通红,头盔大小不合适,歪歪地戴在她头上,帽带把她耳旁沿至下巴勒出红印子。 男人心里不动声色啧了声,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就回屋。 丁柚有些焦急,娇软的声音抬高:“齐先生等等,我在路上摔了一跤,您要不要先检查一下食物是否完好?” 男人顿步

极北以南

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文/陈谌 一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但对我而言,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毕竟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

爱你就是保护你,和你身边的一切

她知道他怕血,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甘愿冒险。 . 夏莉和曹良属早恋。当年学校严抓早恋,他们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到位,路过装作陌生人,晚修回家拿出一部按键早被磨得模糊的手机给对方发短信,不是嘲笑今天对方表现像头猪,就抱怨老师又下发卷子要求第二天写完讲解。 靠着破旧的手机,他们熬过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两人成绩不错,在选填志愿时,别的同学都在为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苦恼,他俩早早决定将要去往何方。夏莉在南

偏爱你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文/林顽 一、你有爱豆吗? “你有男朋友吗?” 对面的人摇头。 “那你有爱豆吗?” 对面的人再摇摇头。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 谭稚坐在学校嘈杂的餐厅里,眼看着这位既有男友又有爱豆的好同学徐灿灿,从言语和眼神中鄙视着她。 “您倒是追星,播一部剧换一个‘老公’的速度咱可赶不上。”虽然谭稚心里认同对方,但嘴上还是不服软。 徐

爱你时,请爱我(一)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夜色如墨,风冷如刀。 宽阔的柏油路上,只听得见行李箱滚轮转动的声音,柳如曦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在路上。 夜色如水,沁人心脾,柳如曦有些单薄的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签完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别墅中搬出去,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就足够了。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

我的男朋友很娘

世界都在变,他们只要觉得这段时光是真实快乐的就好。 是的,很娘。 体育馆,上课的学生积极参与各项体育活动,罗尔作为文学系屈指可数的男生,没有被女生优待,也没有被男生容纳,他是异类,因为他娘。 他不喜欢篮球,可偏偏选课系统出错,把他调到了篮球选修课,他学得很痛苦,不会拍球,不会运球,老师让他三步上篮,他能走出五步,球还没进框,男女生都嘘他,老师也不为难,要他坐在叶怡身边等待下课。 虽然相处了半个

我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泪眼汪汪:“臣妾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皇帝居高临下地看我:“爱妃可知,犯宫禁者,杀无赦。” 我哭天抢地:“臣妾是被冤枉的!” 皇帝一把扯过太监手上的字条,欲甩在我脸上之时,突然脸色大变。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缓缓地抬起头,露出社会主义青年的坚定目光:“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所以臣妾绝不会使用厌胜之术的!” 他的目

戏悦眉梢

钟骄启想了想:我不喜欢他们扭扭捏捏,但你不同,你那天在桃花林很好看,我很喜欢。我想我生来就是爱唱戏的,小时见世家大院搭的红木台子,鬓角带着翠绿珠子,小碎步走着,腰间流苏左晃右摆着,真真是心坎都是欢喜。 我的祖母也看戏,时不时的也哼哼几句,但她一贯是瞧不上那些个尖嗓子咿呀扭捏作派,曾有日宿在祖母屋里,不知她是迷糊还是醒着,嘴里念叨戏子就是低贱,吓得我立马爬起身来,见祖母眼睛是闭着的,我这才稍稍放了心

我嗑我自己的cp

她太好了,只有我勉勉强强能够配得上她。“我赌宁千絮绝对和程越言在一起了!” “楼上的删了让我来!” “让我来说,序言夫妇合作了七部剧,三部影片,全部都是出演情侣。你要说他不是情侣我直播吃翔!” “你们难道没发现吗,他们两个合作的戏的导演大多是界内知名导演。并且你们没有发现宁千絮出道的第一部作品就是和程越言搭戏吗?那个时候程越言已经是一线大咖了吧。他为什么要给一个新人搭戏!不用问肯定是因为爱啊。”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