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仙君一二事

2021-02-07 15:02:00

纯爱

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幸亏我机灵再加上跑得快,要不然现在皮可能已经被被她扒掉拿去做靴子了!

切,还想扒我的皮,我还没嫌它难吃呢!

其实吧,这仙丹也不是我存心想吃的。它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路上,而且哪玩意儿看起来像麦丽素,闻起来还有股香香的味道。。。。。这个一个不留神就跑到我嘴里去了。

如果我要说是它自己跑到我嘴里的,估计也没人信吧?

好吧,开了灵智总归是件好事。以后说不定修炼修炼化个人形啥的,再然后就跑到人间去,再然后碰到一位才子佳人。。。。。。

啊哈哈,不能想不能想了,哈喇子都要流出来了!

为了躲避老虎大王的追杀,我离开了苍梧山。几番辗转,千辛万苦,不远万里——来到了隔壁山头。至于这座山叫啥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这里最有名的山是苍梧山,那就暂且给它取名叫无名山吧。

话说这座山委实有些贫瘠,当然我说的贫瘠不是指的啥也没有,只有一堆石头,而是灵气稀少。现如今对于我这种开了灵智的半只小妖怪来说灵气是最重要的啦。有了充足的灵气,修炼可以像坐了火箭一样噌噌往上窜,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苍梧山灵气充裕,山上奇珍异果繁多,各种飞起走兽,又位于还有一处仙界灵泉,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吸引了许多小妖修炼者。

罢了罢了,现在是不敢回去了,小命要紧,等过个几十年她消气了再说吧。

无名山上无名花,无名小妖顶呱呱。小妖食丹开灵智,取个名字叫江夏。啧,念起来还蛮顺口的。这一路上也没看见个同类啥的,这片山头松鼠那么稀少的吗?岂不是以后都不知道去哪儿串门了?不过野果子野花倒是蛮多的,吃喝是不愁了。

当务之急就是找个安身之所,给自己做个窝。窝一定要建在最硕大繁茂的松树上,而且旁边要有水,以便我洗漱,照镜子臭美。当然如果周围草地上开满了花那就再好不过了。

生活不易,当然能对自己好一点就不要给自己找罪受啊。

我从这棵树上纵身一跃跳到哪一棵,就这样一路跳了过来。唉,真累啊!

这棵树不行,歪脖子,一看就不吉利

这棵也不行,住了一家啄木鸟,哪整天叨叨叨叨,扰人清梦。

这棵嘛勉勉强强,就是长得磕磕巴,有碍观瞻。

这棵嘛,离池塘也太远了撒,喝口水都得腿都跑翻。

……

这棵!就非常好!树干挺拔,枝叶茂盛,紧邻池塘,野花遍地,满林飘香。风景优美,清幽雅静,独享山水风光。不愧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容身之所。

我决定了,以后就在这里歇脚啦。这棵树就给它取名为松仙居吧。

咦?不对。

池塘那边怎么还有个小木屋?莫不是这里还有人居住?

这荒郊野岭的,谁啊,这是。半夜不怕狼叼走啊!

唉!

想了想还是算了,大家出门在外也不容易,我就勉强让他做我的邻居吧。

太阳就快落山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得去找点软和的干草,再拾点小木棍弄个简单舒适的小窝。

……

松果可真好吃呀!咔擦咔擦——

这里的松果好大啊,比我的双手都大,我得两只手捧着吃才行。以前在苍梧山上,松鼠太多啦,以至于每次我都没有吃好。现在整片森林都被我承包了,我想吃多少吃多少!

坐在树上,嘴里吃着松果,两条腿晃悠晃悠,再看看远处夕阳——此时此景让我不由得想吟诗一首: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咔擦咔擦,松果真香!

远处渐渐一个身影走近,我定睛一看:明眸皓齿,剑眉俊秀,身长八尺,白衣飘飘~是哪家小郎君呀?

不对不对,这小郎君咋还往我这边走来了呢?我我我——有点紧张,毕竟也是第一次看见人!

屏住呼吸,保持不动,只要我不动,他就看不见我。啧!你这不听话的腿,你莫要抖啊!气得!我捶了拳大腿,嘶——有点痛,忘了这是自己的腿了。

哎哎!我的果!我的松果!

完了完了,一个不留神,手滑了。你说好巧不巧,他刚好走到了我的松仙居下,完了,这松果还险些砸到他头上。好在,这小郎君反应灵敏,用手接住了。坏的是,他一抬头看见了,满嘴松果屑的我——

我我我要不要装住一尊雕像,敌不动我不动,敌动我比他动得快。

咱俩大眼瞪小眼互相瞪了片刻

“小松鼠,你的松果掉了?”他伸手朝我挥了挥手里的送果,还附赠一个微笑。

我大脑死机了,吓得我一溜烟跑到了窝里。趴着一动不动,但我此刻的内心是非常丰富的:

他笑得可真好看呀,三月桃花开也不过如此!声音也真好听,宛如山泉清澈叮铃!真是哪哪都好看,有这个邻居可真好。

他身上还有很浓郁的灵气!说不定是九重天上的哪位小仙君!

这样一想来,以后要是修炼的时候还可以跑到他身边去蹭蹭灵气……

我可真是一只聪明伶俐的小松鼠……

哎?!小郎君咋回去了,不多待会的吗?这次我不跑啦!

今天小郎君对我笑了,还准备还我松果,我却没理他,还怂得一溜烟跑了,险些砸到别人也没有道歉……

怎么一来就给邻居留下个坏印象啊!

那他会不会以为我是只坏松鼠,以后不让我蹭灵气,呸,不对,以后不跟我一起玩啊!

手里的松果都不香呢!

JulyA
JulyA  VIP会员 ~没有什么文笔啊,逻辑上可能也有不恰当的地方。见谅见谅 满纸荒唐啊-

我与仙君一二事

相关阅读
小皇帝

我是摄政王,受先皇所托,我为小皇帝披荆斩棘,扫除障碍,可我不是把我送给他啊... 我有个不省心的侄儿。 要不是他老爹临终前再三托付,再加上我这人就是菩萨心肠,对这小太子起了恻隐之心,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我渴望寄情山水,纵游四方,心不在此啊。 呜呼哀哉,我又愤恨的敲了敲小皇帝的脑袋。小皇帝不过 、 岁,小脸粉雕玉琢,肉呼呼的。我严重怀疑我哥哥,就是先皇,是按颜值选的皇上。小皇帝捂头,小鹿眼滴溜的转

桃花

许易云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无辜得直眨眼睛,连结结巴巴的一声哥都喊不出来。 “哥,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 许易云说出这话的时候的确没过脑子,或者说,在决定说这话之前就下定了一番不要面子的决心。 结果就是站在他对面的顾瓷直接愣在原地。这位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喜剧演员手里还抱着导演刚递给他的杀青花束,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易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脸也刷一下红了,磕磕巴巴解释道

你嗑的cp是真的

内娱顶流和过气影帝拍耽改假戏真做?电影不是爱情,我们才是。 我,陆星昀,国民选秀c位出身,唱跳rap全能爱豆,千万粉丝量级,内娱新晋顶流。 最近,我想转型。 粉丝说,我既生了这张脸,就应该在偶像剧里当男一。 华姐说,咱们这人气,小制作、低片酬肯定不去。 知名导演看完我的表演说,演员是什么最低级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一来二去,我迅速登上业内选角男明星黑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原本也

捞月亮的人(三)

我弯腰掬起一捧,捞到了我的月亮。 星昀(三) 我没想到青亭会哭。 这人从小就是个硬脾气,死倔死倔的,哪怕小时候闷不吭声那阵,也是“要打要骂随你,哭一声算我输”。为此吴阿姨没少担心,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自闭,差点就要去找医生。 这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见青亭哭,还是他跟顾笑分手的时候。那天我吊威亚受了点伤,他的电话打过来时我正在医院包扎,他应该喝了酒,有点吐词不清,乱七八糟说了些矫情话,就开始伤心地抽泣

白首山上共余生

目光相撞,都是百感交集。两人相视一笑,这十几年的风景,可以很彼此好好讲讲了。 白首山是陈国的仙山,山上云雾缭绕,四季花开不断,美不胜收。 年少时候的青崖和楚楼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青崖是白首山上最具潜力的弟子,楚楼却是皇帝陛下最喜爱的皇子。皇帝派了楚楼来,他是唯一有机会上仙山学习的皇子。 为了体现对皇室的重视,楚楼成了青崖的师弟,与他同吃同住。 青崖调皮,总是害的楚楼跟着他一起受罚。楚楼虽是

对不起啊

你说你啊,是不是傻,总是不相信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白夺偏过头,极力忽视祁深的注视,那目光太过灼热,里头盛的感情太多,他要不起,也……不敢要。 “知道,知道,你他妈知道个屁……老子为了跟你在一起,连工作都丢了,家也不要了,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 “我会给你一笔钱……”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我他妈是为了钱吗?姓白的,我告诉你,你祁大爷就是看上你这个人,才跟你在一起的,懂吗?” 白

无题

“江公子,希望你明白,御儿与我是朝廷重犯,若牵扯到江家,江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才是小妹妹!我是男儿,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小瞎子!” 当江允南对苏御吼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御就后悔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长相秀气还穿着一身粉红袄子的人居然是位小公子,他有点懊恼自己刚才说的话,正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却听到“啪”地一声,只见那位小公子的父亲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南儿,不得无礼,赶紧给

千帆历尽他归来

他不觉得同性在一起有什么羞耻的,只是觉得有情人一定要成眷属。年岁流转,时光荏苒。三年时光匆匆流逝,赫君南在这三年再也没有见过有人带着包含期待和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曾有人说过,有的人遇见了就是注定的,但是世事难料,有的人遇见了还是会被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分开,就像他和他一样。 没有联系,没有见面,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在他的世界消失,在别的地方里经历着他不曾参与过的事情。赫君南停下打字的手,将目光

后悔喜欢过你

喜欢你半生,耗尽了我所有的余力。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杨威打开房门,看见两个男人在沙发上衣不遮体的紧紧纠缠着,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的他弯下了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关上了门,从结婚到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 外边下着大雨,杨威不想站在门口听见门里边的两个人恶心的声音,就站在了院子的凉亭里,雨夹杂着风疯狂的招呼在杨威的身上,杨威冻得瑟瑟发抖,偏偏胃又疼的直不起腰来,只能将身体蜷缩在一

亲朋勿友

他单方面把他喊作小孩,很多很多年。 . “陈智霆刚刚在推特上宣布退出娱乐圈,请问你知道其中的内情吗?” “其实他是一位很敬业、很有自己打算的哥哥,所以我相信他的决定,也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略微停顿的间隙,另几家媒体的话筒很快又涌上来,群访环节的时间有限,他们有比陈智霆事件更想了解的八卦。 毕竟尽管退出娱乐圈足够轰动,但陈智霆只是陈瑞书五年前的营业合作对象,而已。 他们曾经倚着一个夏天走完四季,抓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