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2021-02-10 18:02:22

古风

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

没错,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俩人直接双双穿越,我穿成了一个宰相女儿,他直接九五至尊。

好家伙,同样是穿越,区别就这么大?

我怀疑他有外挂但是我没有证据。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也穿越了,问就是我在面见圣上的时候跟他对上了暗号。

“奇变偶不变。”

当今圣上下意识回答:

“……符号看象限。”

两人对视一眼。

是老乡没错了。

可是我呆不了多久,两人匆匆告别。

谁知道几天后这狗日的就下召让我进宫??

嗨呀这玩意儿是不是没尝过来自社会主义的毒打,想后宫佳丽三千?想左拥右抱美人入怀?

懂了立马找人揭竿起义掀翻你这个昏君统治。

我被我的便宜老爹齐整地打包扔进宫里,孤身一人,好不可怜。

身旁只有一个丫鬟,还是不会说话的那种。

我跟皇帝的第二次会面如此迅速,像极了特务接头。

他兴奋不安地嘴里叭叭着:

“人民有信仰?”

我无奈开口接暗号,声如洪钟:“国家有力量!”

就此,成功达成认亲活动。

毕竟我俩也不熟,只能先互通姓名,皇帝叫蔺酩,这具身体叫沈初七。

可我们要交换的是彼此的真名。

“林铭。”

“沈琪。”

相顾无言。

我寻思着,这名儿咋跟我前男友一样?

大概……是重名?

林铭挑眉,“大二的时候把教授的试管弄碎还嫁祸给我的,是你吧。”

“……”

淦,还真是我前男友!!

那现在怎么办?等他诛我九族?

反正现场气氛尴尬,前脚提了分手后脚就进宫给他当小老婆。

可是我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举目无亲,思量半晌,做了个手势。

“先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林铭深深看了我一眼,对于我的能屈能伸有了新的理解高度。

“行,不过……你斗得过后宫这些女的吗?”

?是不是瞧不起我?

林铭欲言又止,止言又欲:“陈贵妃的姑母,是上届宫斗冠军宁太后。”

我:……

嫌打击我还不够,他继而补刀:“德妃的父亲是退休后的摄政王,母亲是婕嫣长公主。”

我:……

一个比一个来头大,我悲愤欲绝,“你他妈没事儿娶这么多老婆干什么?!我一个都干不过!!!”

林铭表情无辜,“不关我的事,我穿过来就是这样子了,所以---”

他慈祥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加油吧少女!”

我:……

如何推翻前男友的统治,在线等,挺急的。

林铭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的只有一个瘫成咸鱼的我。

什么时候我那个傻白甜男朋友进化成了这幅白切黑的魔鬼样子,而且我还毫不知情。

我错了,我就不该在那天分手,好歹还能抱一抱他的金大腿。

现在我只怕他一个不舒服就诛我九族,让我亡。

万恶的统治阶级。

身为一个社会主义接班人我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的发生。

还没等我思索大计,陈贵妃就派人请我过去喝茶谈心。

别了吧我怕喝到砒霜。

我现在只是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沈嫔,带着我的丫鬟去赴这一场鸿门宴。

不得不说,陈贵妃住的地方跟我简直不是一个数量级,这地方才是宽敞,坐垫软得一塌糊涂。

瞬间就不想离开了。

陈贵妃在侍女的搀扶下慢悠悠来到高位坐着,眼神觑我,像是打量我的模样。

咽了口水,我挺直胸膛不让自己露怯。

陈贵妃半眯着眼,似笑非笑,眼里仿佛存在一个扇形统计图。

三分讥笑五分惆怅以及两分仅对我可见的俏皮。

嗯??

这个贵妃拿的剧本是不是不太对啊,她不应该给我一个下马威然后再跟我继续“相亲相爱”吗?

陈贵妃清清嗓子,摒退了周围的侍女,连我的可怜丫鬟也被拽了出去。

……挺慌的,怎么看怎么想要杀人灭口了。

难道我的宫斗生涯就要止步于此了吗?

老天啊我不甘心!

陈贵妃拖着她那条看起来就很贵的长裙蹭蹭蹭跑过来,开心得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

“小琪!”

我:……

刚准备好英勇就义的话就这么卡嗓子眼了。

这位贵妃明显套路不对啊。

“我们……认识?”

贵妃翻了个白眼,“我,陈梦啊,非要跟你和林铭像傻缺一样对暗号?”

我:……

大可不必人身攻击。

还没介绍,这个东北大老爷们儿,啊不对,应该是大老娘们,陈梦。

我的闺中密友,嘴欠手也欠,欠了我五十块钱至今未还,常常以打击我取乐。

只是没想到,穿越就算了,一穿穿仨。

怎么的,再来一个就凑一桌麻将了,要不,继续整活?

陈梦甩了甩自己的鎏金头冠,撩起袖子就准备给我来个爱的暴揍。

“眼睛看得见了?”

我有些蒙,还没等我发出疑问,她劈头盖脸得输出着。

“哦我忘了有好人给你捐献眼角膜,这个先不提,你穿越坐过站了?我们都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你他妈才穿过来,听着林铭那家伙天天念叨你,我人都快疯了。”

等等……这情况我有点捋不顺,“穿过来十几年?”

陈梦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你说呢!我刚给你打完电话约饭就被雷劈到了这里,我冤不冤?”

听她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来我是怎么来的这里了,接完陈梦电话紧接着林铭就给我打了电话过来。

事实证明,边走边接电话是会出事的。

刚接通,一辆奔驰朝我飞奔而来,没有任何铺垫。

接前男友电话导致出车祸穿越是什么样的感受?

谢邀,人在后宫,斗地主。

仨憨批坐在陈梦的后庭,裁了一副扑克牌,斗得火热,难分胜负。

主力军是我,我的脸上已经被贴满了白条。

陈梦饶有兴致地又贴了一条,啧啧称奇,“小琪,你不行啊。”

火气蹭蹭蹭就上来了。

我中气十足大手一挥,“再来一把!”

陈梦哈哈大笑,“穿越了还是有好处,最起码你男朋友现在不瞎了,你就可劲儿造吧。”

林铭看着我,无奈又纵容,“都说了不要把地主偷偷换牌,好像你炸我我还能甩你王炸似的。”

我嘁了一声,“不要跟我套近乎,咱俩早就分手了。”

此话一出,三人都沉默了。

陈梦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的,这个狗贼,居然把她好闺蜜留在这个虎狼之地。

要是没穿越之前我肯定很刚,但我还没忘,这里现在是他的天下。

把皇帝得罪了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更何况这家伙还在这里呆了十几年,依据我多年看小说的经验,内里切开绝对是黑得要死。

我想打着哈哈转移话题,他突然开口。

“我一直没想通,你当时为什么要跟我提分手?”

我哽住,不知道怎么说话。

为什么要跟他分手?

好像是因为我们吵了一架。

为什么要吵架?

我竟有点想不起来了。

犹豫出口,“可能是因为……你喜欢吃甜糕我喜欢吃咸糕?”

“……”

林铭扶额,大手摸上我的发髻,“那要是我说,我可以为了你改变口味,你还会不会跟我分手?”

可能还是会,不过我没敢这么老实说,我怕被诛九族。

所以我微笑点头,让他以为我在默认。

我简直是个小机灵鬼。

然后,我们俩就这么莫名其妙和好了,还顺道给我升了位分,我现在是沈妃了,走个路都昂首挺胸,拽得六亲不认。

我没拽太久,德妃派人请我去喝茶了。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德妃画着浓艳的妆,腰肢纤细,弱柳扶风之姿,看见我来,只是温温柔柔一笑,“来了呀?”

我木着脸点头。

没在陈梦那里找到宫斗的快乐,反倒是德妃还在兢兢业业走剧本。

一时不知道该感动谁。

德妃打了个呵欠,在侍女的搀扶下莲步轻移,娇娇弱弱在我耳边吹气。

“小逼崽子,可算是来了?”

瞳孔地震。

我忽然知道她是谁了,可我并不是很想跟她认亲。

旁边的侍女抬头看天,似乎已经习惯了自家娘娘的不对劲,可我还是在拼命颤抖。

因为我在憋笑。

他妈的这不是我那发小吗?

一米八七的纯汉子,变成了一个妙龄美人,任谁都会疯。

我们几个穿越倒还好,这货直接变性。

怕了怕了。

这货还在搔首弄姿,“怎么,不好看吗?”

我忍着嘴角颤抖,“好、好看。”

画面太美我不敢多看。

怕瞎眼。

好的,祸害三巨头成功汇合。

不得不佩服林铭,娶得好啊。

半夜,我睡不着,把熟睡中的林铭给弄醒了,他皱着眉头看我搞事,“怎么了?”

我问他,“怎么想的,娶了三个祸害?”

林铭:“……你这可把自己骂进去了。”

一愣,还没等我输出他就转移话题,“咳,是这样的,我们仨穿越过来的时候刚好一起被绑架,他们又是女的,只能先放进宫,万一你也来了才好聚头。”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理直气壮,“这不是惊喜吗?”

惊喜?呵呵,我谢谢你。

当晚,他被我踹去了外室睡觉,差点没把当值宫女给吓死。

后来他扶我当了皇后,朝臣中许多人反对,被宁太后他们那一支和退休后的摄政王微笑警告,导致我无比顺利上了位。

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对他的感情究竟是如何的,眼前的生活却让我贪恋,我一直逃避着,不肯面对自己的灵魂质问。

五年后西域举兵来犯,守塞士兵节节败退,不得已他御驾亲征。

我在后宫里,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虽然他仍旧三天一封书信,可我内心的不安与日俱增。

退休后的摄政王无奈又扛扛起治理朝政的重任,反正没我什么事,我就连夜溜去了他那里。

我不知道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踏上那片焦黑的土地,到处都是血,战火弥漫,充满着杀戮的气息。

而林铭,他正躺在营帐里,奄奄一息,身上全是伤痕与血迹。

我颤抖着握住他的手,心里揪着痛。

林铭费力睁开眼,看见是我,他扯了扯嘴角,声音沙哑,“……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怎么死的。”

林铭笑了起来,不住咳嗽,我忙不迭给他顺气。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小琪。”

我哎了一声,“怎么了?”

“我错了。”

他说得云里雾里,可我却莫名觉得熟悉,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见过……

对了!

我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要跟他吵架了。

他把他的眼角膜,给了我。

我是个瞎子,一直都是。

我一直以为是遗体捐赠的眼角膜,所以一直心安理得地使用着。

而他,早就已经身处黑暗之中。

我崩溃了。

我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想把眼睛还给他。

记忆纷至沓来,我疯狂颤抖着。

他紧紧握住我的手,两只手交叠,让我鼻头一酸。

他说:“原谅我吧,我们都能看见了,我不该背着你做这种事,好吗?”

他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是因为他瞒着我才生气。

为了一个我,真的不值得。

我忍住哽咽,“活着回到京城,我就不怪你了,不然,你现在还得是我前男友。”

林铭低声笑了出来,“我会好好回去的,在此之前,你得先回京城,这里不适合你。”

“你想丢下我一个人?”

他又摸了摸我的头发,“我怕你受伤,我答应你,我会回来的。”

我撇过头,“不要食言。”

我在几人的护送下回到京城,看着陈梦她们关切的面容,咽下了千言万语。

棽元六年,其真皇帝御驾亲征,于关外驾崩,天下同哀。

同年,皇后从宗室过继一子登基,垂帘听政。

--

林铭他是个骗子,我一直都知道。

他是回来了,却是躺在冰凉的棺椁里。

我没有哭,从陈梦的哥哥那里过继来一个儿子,帮那个狗东西守天下。

他食言了,我不能食言。

如果真的有忘川河奈何桥的话,别让我遇到他。

做一辈子前男友吧狗东西。

御笙歌
御笙歌  VIP会员 唯有热爱能抵岁月漫长

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相关阅读
待到花事了

成全他,便是不渡,渡他,便要伤他,早知情爱伤人,当初应推搪掉才好 洛衡历劫归来前,我就已回了栖无境。 凡世的几十年,也不过神界的几十天罢了。我同他人世无缘,如今复神也是无缘。 我端着茶想着,这个时辰他该是回了天族,天帝说过,待洛衡历劫归来,便要敲定他同凤族小公主的婚期。 天帝本意也是想让洛衡同其他神族寻个合适的神女联姻,之所以是凤族的小公主,则是我向他提议的。 在下凡助洛衡历劫前,我曾启见过天命。

蝉声依旧

一只从未情爱的知了,一条情窦初开的蛇,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做。蝉声嘹亮,这个炎炎夏日,沈家的大公子在一棵茂绿的大树下翻着书,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啊!”一道人影坠落。 小蝉苦着脸揉揉腰背,撑着石桌慢慢爬起。 抬头看到身着青衫的男子,愣了半晌。 凑近了更好看啊! 男子也不急,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夏日难得的凉爽的风吹在两人身上。 “那个……”小蝉吞了口唾沫,扯出一个微笑,先开了口试图解释,“树上凉快

酒殇

他没由来的显得几分失落,就像是孤注一掷的赌徒,拼命抓住最后一丝机会。一. 是夜,冷风刮过寂静夜空,树梢摇晃,隐隐约约间,听得远处诡谲鸟鸣。 无花客栈还未打烊。 客栈门槛上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此刻泛着些许光晕,层层圈圈,落在地上,将暗处黑猫的轮廓渡上几许微妙之色。 寒风过径,猫儿低低的叫了一声,退回了暗处,不消片刻却传来一声细长的嘶吼声。 潋潋月光下,一双白皙透明的手微张,爪状的抓住了黑猫的脖子,暗

血骨花

血骨花是长在人心上的花,它的花瓣是白森森的人骨,开花时沾染着人身体里鲜艳的血。 “听说这乐昌公主是被妖怪缠上了身,死不瞑目啊。”饭后无事的百姓闲聚在茶馆,说起这件事无不感到离奇。 “可不是嘛,公主下嫁那日,我亲眼看见了,那张脸惨白得就像是被吸完了精气。”青年拿着折扇探身,越讲越不可思议,“而且,我还听宫里传出的消息说,公主穿着嫁衣上轿的时候还好好的。没想到这一到丞相府门前,竟然就与那死了许久的

岁岁有今朝(一)

哥们好心奉劝你一句,玩玩得了那小丫头,到时候九月看见了得该不高兴了。 “汝汝,答应阿娘,好好活下去……”阿娘附在她耳边,用尽了最后的一丝气力告诉贺汝汝她要好好活下去,可她或许是没有来得及想到,那对于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孩子而言会有多难。 也就在她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那些原本藏匿在黑暗的角落里,虽然渴望但还有些忌惮的那些饿极了的人再也没有了顾忌,几乎是一窝蜂的,就朝着贺汝汝的方向狂奔过来就要撕咬她。

将门废后(上)

我是他结发十年的太子妃,他登基后却只封我为贵妃。 我收到皇上的旨意时,正坐在骄阳殿里的暖阁内绣着一幅迟日江山图。 绣花时我一向不喜欢很多人在身旁伺候,只留下在潜邸中就服侍我的侍女凌冬在旁。 刚绣完碧霄山的顶峰,我和凌冬比对完丝线的各个颜色,就听见门外的小宫女在门外通报道,何公公求见。 我理了理身上的衣饰,一身半旧不新的黛色襦裙,正是这个节骨眼上我该穿的。 凌冬扶着我走到院内,院内正是明胤身边的传

公主不约

毕竟上辈子,他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师父亲手把我推下了诛仙台,仅仅因为我想杀一头鹿。 清隽白衣仙人铁青着脸问可有悔意,我拖着沉重的镣铐抬眸,粲然一笑。“不悔,他日若有命归来,弟子定当将师父寝殿里的那只畜生宰了来,烹肉煮血作下酒菜。” 许是被这话刺到了,下一刻铺天盖地的威压降下直将我碾进地面,喉中的腥甜涌过几个来回,最后还是自牙间口缝溢出,身体骨骼嘎吱作响,碎的清脆。 他急了他急了。 我嗬嗬发出两声不

玲珑骰子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阿姐,你等等我好不好。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阿姐阿姐,你快瞧我带了什么好东西来” 还没有见到人,就听见洛尚咋咋呼呼的声音传来,黎舒和身后的丫鬟对视一眼,眼里都是无奈的笑。 门帘拉开,一个少年迎着阳光走进来,脸上挂着明媚的笑意,让人不自觉的跟着笑起来。 “阿姐,你猜我带了什么回来。” “我猜啊,嗯~既然是去打猎那应该是小动物吧,小兔子?” 洛尚不情不愿的

白云观

他只是嘱咐我今天一定来。别的没说了,对了今天是你哪个师弟继任主持。从前有座山,山下有个庵。半山腰有个寺,山顶上有个观。春风常常念叨:“师父,为什么我们的道观会在山顶上?如果我们在山脚下,来烧香的人肯定很多,你看风穴寺和影梅庵的香火多旺!我们这里一年不上来几个人!”小小年纪如此忧心本观的前景,有志气,长大定是一个好观主。六月初九,黄道吉日,诸事皆宜,一大早,春风在门口喊:“师傅,师傅,今天是山下风穴

负荆行

陆家数年来苦战沙场一寸一寸打下的土地如今失尽,叫她如何甘心? 毒日当空,闹哄哄的人市里,满身污秽的下等奴隶和牛羊骡马挤在一处,酝出不堪入鼻的恶臭气味,引得蚊蝇胡飞乱撞。 陈佑垂着头跪坐在其中,日头像是浸了把盐水,火辣辣地刺射在他后背的伤口上,疼痛直钻入心。忽有马蹄声自远而来,似乎有什么人停在了他们面前。陈佑迟疑着正要抬头,牙人的一掌便先他一步响亮地掴在他背上,正好是未愈的伤口处。接着脖颈被人一把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