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吗?我姐派我来追你(一)

2021-02-11 15:01:34

爱情

1

2020年冬天,陈悦搬出那间住了两年多的公寓。

其实,她是被赶走的,起因是某长租平台暴雷,矛盾已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房东通知三天后就要来收房。

那时候,她正在出差,过着看似自由实则007的日子。

“露露,好累啊,再过半个月我才能回去,房东肯定不会宽限这么多天,而且,其他室友都无条件答应了。”陈悦哭诉道。

电话那头是她的好朋友赵白露,A市本地人,两人是大学室友。虽然他们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房子还是有那么两套。

一套位于城西,是父母年轻时打拼买下的,另一套位于城北,当年,老家的房子被拆迁,她爸妈火速用拆迁费凑了首付,在城北买了房。

为什么选在城北呢?提到这点,就不得不夸赵家父母有先见之明。

城北是A市的中心地带,商圈、写字楼、大学城等资源聚集于此。纵有地铁和公交连接起城市的每一边,但对于社畜而言,离公司近能晚点起床,比什么都强。

果不其然,为减少通勤时间,赵白露和她的弟弟赵春风先后搬到城北的房子。

“悦悦不哭,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这样,你把房门密码发过来,我这两天抽空帮你收拾行李,你回来直奔我家就行。”温柔大姐姐的人设一如既往。

“哦对了,我们是两居室,现在我弟偶尔也住这里,大学生实习而已,一周坐班3天。”她补充道。

“太感谢姐妹了!大恩大德以后再报,我...先去搞工作了!”陈悦总算松了一口气。

2

毕业后留在A市三年了,找房、租房、退房仿佛成为每年必经之事,想想也够疲乏了。“总是找不到好房子,就像找不到完美恋人一样。”

和她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个比喻多少带着认真的意味。

至于那些年她受过哪些伤害,早就不重要了,用她自己的话讲:别回头,向前看。

噔~

手机响了一声,是露露发来的微信。“悦悦,你后晚8点落地对吧?出差这么久,肯定累坏了,我让我弟去机场接你。”

“不对啊,怎么不是你来接我?”

“土木人好难...我临时要出差,这个项目原本不是我们组负责,不知咋回事,突然被安排得明明白白。”赵白露一肚子苦水。

“不聊了,我得收拾行李了,明早的飞机。你的情况我告诉他了,别见外,当自家弟弟使唤就行。”

“没记错的话,你们有加微信对吧?”最后,露露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有呀,你弟好听话好有礼貌呢,每年都会发微信和我拜年,说是你让他这么做的。”

“拜年?我有这么教过他吗?完全没印象。”

“哎呀,总之你就别操心了,快去收拾行李吧。”悦悦催促道。

放下手机,陈悦怎么尝试也睡不着。

如果不是提到加微信这件小事,她应该不会联想到那些不愉快的往事。

嗯,三年前的除夕,她是在赵家度过的。

也就是在吃完年夜饭放烟花那会,和赵春风成为微信列表里吃灰的好友。

事情是这样的。

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她早早订好回家的车票,备好年货,迫不及待想加入春运大军。

偏偏在放假前夕,得知了父母离婚的消息,听起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如同这次被房东通知卷铺盖走人一样。

“悦悦,你学业顺利完成了,我和你爸也没必要继续演模范夫妻了,我们离婚了,就在上周。”

“好,知道了。”她挂掉电话,觉得讽刺极了——敢情这么多年,都是演戏给我看?

更心凉的是,她还是最后一个得知的人,整整拖了一周。

“今年过年不回家了,没想好回哪边。”陈悦风轻云淡地说。

“你来我家吃年夜饭吧,然后我们一起去放烟花。”

其实露露也不知怎么安慰,想着大过年的,有人陪伴总比一个人待在出租屋好。

3

那晚,陈悦和这户四口之家坐在一起,敏感如她,总感觉自己是个不该出现的甲乙丙丁。

而赵白露到底是知心朋友,只见她胡乱地夹了几样菜,然后嚷嚷着赶紧上天台放烟花。

“哎呀,忘拿打火机了,我去去就来。”露露匆忙地跑下去等电梯,剩陈悦和赵春风在原地面面相觑。

“姐,听说你读摄影专业,等下能拍出好看的烟花吗?”赵春风试图打破沉默。

“我用手机试试,这次出门没带相机。”

“相信姐的拍照技术,我加你吧,照片也发我一下。”这一口一个姐的,叫得真甜。

那天的赵春风散发着天真烂漫的气息,这令初入职场的陈悦感慨不已,啧啧啧,青春真是超级无敌好啊。

“今天老姐又带朋友回家,放烟花的时候,我瞄到她望着那一束束光,笑得很开心,眼泪却在打转,按理说我应该假装没看见,可我却不合时宜地心动了一下,这个姐姐有点好看。”

赵春风在备忘录敲下这行字,这家伙,少见地细腻了一回。

彼时,他是知道的,陈悦有一个交往四年之久的男朋友,两人既是校友又是老乡。

那个男生刚考上老家的公务员,而陈悦,本来打算明年也回家工作,但显然,父母离婚带来的冲击有点大,她甚至不愿再踏入老家半步。

4

众所周知,赵白露人美心善,往家里带过不少“落魄”朋友,弟弟人在家中坐,却已阅姐无数。

唯独那次带回的姐姐,让他产生一点点印象。

关于陈悦后续的情况,赵春风只是零散地听了一些,比如转正了,升职了,分手了,最重要的是,她一直在城北生活。

而赵白露呢,正式搬到城北之后,几乎没往城西的家带过朋友。

赵家父母第一眼就蛮喜欢陈悦的,偶尔会问:那个孩子最近忙吗?有空喊她来家里吃饭。

有那么几次,赵春风趁机打探:对啊对啊,你俩感情是不是淡了?都不请陈悦来吃饭。

“淡你个大头鬼啊,悦悦工作可忙了,创意部门可没那么好混。”露露回答。

“还有,我警告你啊,不准没大没小,陈悦是你叫的吗?人家大你三岁,你得喊姐。”

“我就说她看起来怎么比你年轻。”赵春风打趣道。

“不会吧,我大她一岁而已,有老得这么明显吗?还是说,你小子胳膊肘往外拐?”

“就事论事而已。”

“那你干脆去认人家当姐,看她要不要收留你。”赵白露反驳道。

“诶,我看挺好哈哈,一个大姐,一个二姐。”赵妈说。

......

看来,陈悦在赵家还挺受欢迎的。

5

时间一晃而过,站在2020年的末端,陈悦依旧有些恍惚——又在忙忙碌碌中度过了一年,但那个心结呢?像是打了死结一样,挂在一面破烂不堪的墙上积灰。

三年了,她没回过一次家,始终在逃避。或许,失去一个完整的家,她的心注定要从此流浪。

好在,往后,有一个叫做赵春风的人再度出现,陪伴她度过一个又一个幸福的、快乐的、悲伤的、失落的时刻。

不得不承认,世界上有许多爱情故事,都是从乱七八糟的重逢开始的。

“航班延误90分钟,你不要太早出门啊。”她嘱咐道。

“好,没关系,那就晚点见。”说这话时,他已经在路上了。

......

“在哪?怎么没看到你?”

“在你左边,一米处。”

“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哈,等我安顿下来,请你吃饭。”她满脸歉意。

“不久,我刚到。”他温柔地说。

“走吧,车停在那边。”说这话时,他从陈悦手里拉走行李箱,又帮她把双肩包取下来,往自己身上背。

“顺利会合!你弟现在好帅!”她跟着后面,望着他的背影激动地告诉露露。

“帅?何以见得?”露露缓缓打了一个问号。

“就冲他帮我拎行李,我就觉得他帅。”

“姐妹,我看你是寡太久了,现在的男生普遍这样绅士。”

“哈哈哈哈这样子的嘛?怪我不了解市场行情。”

说完,陈悦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

“弟弟成熟了很多嘛,差点认不出来。”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看着他说。

“好,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我变丑了?”画风变得真快,和在机场的时候判若两人,没想到,这小子连性格也变了,竟然学会抬杠。

“帅气的您多虑了呢,现在绝对是您颜值的巅峰。”工作之后,陈悦也变得伶牙俐齿。

看到他这么不高冷,她决定就依露露的意思:当自家弟弟使唤。

赵春风领她到姐姐的房间,倚靠在门口和她讲话:“我姐帮你把东西都摆整齐了,她一时半会回不来,有什么需要,随时喊我。”

“好,谢谢帅弟。晚安。”(未完待续)

编者注:点击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纾辞
纾辞  VIP会员 只写平平无奇的小甜文

在吗?我姐派我来追你(一)

相关阅读
俞先生,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介意我的过去2000

其实,真正没有接受唐婉的只是他自己。真正在心里无比介意的人,也是他自己。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唐婉再遇见俞北的时候,是因为俞北在唐婉的母校K大的某个餐厅做了大堂经理,好奇的唐婉说要去见见俞北,于是随便扯了个理由说是好久没回K大了,甚是想念。其实,唐婉的心里却打着小算盘呢。她不知道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瘦削少年,如今成了何许模样? 真真是好奇害死猫,再见到俞北的唐婉在心底吐槽不已,曾经的那个瘦削

三又三分之二

游戏里的cp居然来节目里找她了。 楔子 顾虑拨通了顾沛的电话,“哥,我想参加你们旗下缘分小屋那档综艺。” 顾沛闻言挑眉,“刚拿了冠军就想谈恋爱了?” “Too战队队长昨天找我谈话,似乎有意高薪挖我。” “那可真是难得,你不去就错过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哥!” 顾沛轻笑一声,“行了不逗你了,一会我让小王给你安排。” 郑诗好打开手机,微博下除了催文的读者已尽是些谩骂之语。 一周前,一档名为缘分

他的狗颜(上)

程悠悠万万没想到,这辈子竟然遇到个长得像狗一样的男生!在我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居然去爬墙。 他长得实在是太狗了。 这么说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和林永健、李荣浩、林更新等明星很神似的狗颜?啊对了,还有郭麒麟《庆余年》那群人的。 他那小小单眼皮下的眼睛实在是和小时候咬过我大腿的那条恶狗太像了,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个真人版的真.狗.男人。 所以我付诸行动了,不管前面的高墙有多高,我仍像超市里被放到水

心心向龙

其实,他们早就见过了,不过这个秘密,他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艾丽将有些滑落的兜帽重新戴好,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望无际的深蓝色背景下,一轮弯月静静地与她对视。她低了双眸,视线落在海面上。 已经到了他们的领域了吧? 四周依旧很安静。渐渐的,海面上开始升腾起雾气。她有些害怕,抱膝蹲坐在船头。听说,龙是一种强大却残忍的生物,她手无寸铁之力,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困意

恋爱的surprise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

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感叹,下一秒就听到了老师的反击“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

甜甜柚子夏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文/莫若离 一、齐先生,您的外卖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都快把人汽化了。门外的小姑娘白皙的脸热得通红,头盔大小不合适,歪歪地戴在她头上,帽带把她耳旁沿至下巴勒出红印子。 男人心里不动声色啧了声,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就回屋。 丁柚有些焦急,娇软的声音抬高:“齐先生等等,我在路上摔了一跤,您要不要先检查一下食物是否完好?” 男人顿步

极北以南

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文/陈谌 一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但对我而言,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毕竟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

爱你就是保护你,和你身边的一切

她知道他怕血,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甘愿冒险。 . 夏莉和曹良属早恋。当年学校严抓早恋,他们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到位,路过装作陌生人,晚修回家拿出一部按键早被磨得模糊的手机给对方发短信,不是嘲笑今天对方表现像头猪,就抱怨老师又下发卷子要求第二天写完讲解。 靠着破旧的手机,他们熬过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两人成绩不错,在选填志愿时,别的同学都在为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苦恼,他俩早早决定将要去往何方。夏莉在南

偏爱你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文/林顽 一、你有爱豆吗? “你有男朋友吗?” 对面的人摇头。 “那你有爱豆吗?” 对面的人再摇摇头。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 谭稚坐在学校嘈杂的餐厅里,眼看着这位既有男友又有爱豆的好同学徐灿灿,从言语和眼神中鄙视着她。 “您倒是追星,播一部剧换一个‘老公’的速度咱可赶不上。”虽然谭稚心里认同对方,但嘴上还是不服软。 徐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