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里,一花一叶,尘世间,至此一生

2021-02-13 12:01:31

青春

1

每天翻看美食博主芙蕖庄主的微博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21天的习惯养成期过后,我每天无论多晚都要翻看他的微博。那些形形色色的食物,我是无法抗拒的,即便只是过过眼瘾。豉汁凤爪、芝士排骨、南瓜派、贵妃鸡翅、杨枝甘露、百香果乌龙茶……隔着手机屏幕,我都能感受到食物分子浓烈的气味和芙蕖庄主的热情款待。那些与众不同的美食和暖心的只言片语,给我并不多彩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生机。

芙蕖庄主是我最喜欢的美食博主,没有之一,除了视频中做菜时偶尔露出的修长的手指和系着绿色围裙的下半身,此人从没有露过面,没有自拍,很少追热点,博眼球,每日一更的菜谱和美食背后的故事还是令他拥有了不少粉丝。我常常弹着曲子幻想他的样子,也许其实是一枚可爱的吃货小妹妹,或许是阳光开朗的暖男一个,或者是个喜欢和食物打交道的大叔或者大妈?奈何,我的脑补能力实在太差,只得放弃。每次弹奏曲子的时候想起芙蕖庄主,无论多么悲伤的曲子都会被我弹得柳暗花明又一村。

一曲下来,老师在一旁数落我,“尤越,你是个不会悲伤的乐天派吗?要带着感情去弹曲子,你看,这首,讲的是作曲家失去了挚爱的伴侣的事情,可是,我从你的曲子里听不出一丁点悲伤!你应该去酒吧谈曲子,让那里的人都开心开心……”

我是不是乐天派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把悲伤的曲子弹得如此明快我也不知道,不过老师的话点醒了我,我记得那是个周六,我在墨墨的帮助下,来到一家餐厅找做兼职,做钢琴师,赚一些零花钱,满足自己的穿衣打扮,还有那拼命想要被别人认可的心。和那个年龄的女孩子一样却又不一样,那个时候的我,敏感又孤独,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想要体验自食其力的感觉,想要证明些什么给某些人看,想法真实却执拗。

和餐厅经理洽谈完,走出餐厅的时候,手机震了一下,收到一条微博新消息,芙蕖庄主写到:“每一道菜肴承载的是做菜的人对吃这道菜的人的爱。”

嗯,的确是这样,奶奶做的饭格外香,虽然保姆做的更加美观好看,但是总觉得缺点什么,芙蕖庄主的话说到了我的心坎里,轻轻触动着我的心弦。

那天晚上,我失眠了,我一条条翻看芙蕖庄主的微博,从零散着的信息中,我似乎可以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芙蕖庄主,可是,第二天,我起床看到芙蕖庄主发的充满阳光的140个字,伸个懒腰,告诉自己,想多了。

入夏了,天气开始变得热起来,往年的这个时候,我总是胃口不太好,对于吃,并没有什么欲望,不知道是不是被芙蕖庄主每天发布的各种美食感染,入夏以来,我的胃口一直都很好,每天除了上学、利用晚自习的时间去练琴、就是和墨墨吃遍各种新开的店,一切按部就班。

那天放学,下起了雨,我撑伞路过校园里的荷塘,雨滴在平静的湖面寥寥几点,便泛起一丝丝波痕,满池荷花碧叶,还有圆滚滚的莲蓬,风一吹,摇晃了出水的芙蓉,碧叶一浪又一浪。

2

我看着荷塘里娇羞的荷花,看一看时间还早,便来到附近的鲜花店,买来一捧荷花还有莲蓬,至于要怎么安置它们,我还没有想法。我抱着一大捧荷花走出店门,发现雨下得更大了,没办法,只好打电话给何伯,何伯是爸爸请的司机,人很好,憨厚老实,我记得我刚被爸爸接回来的时候,他总是会叮嘱我一些事情,我做错事情,他会护着我,每次来不及吃早饭,他会帮我准备好便当。太过冰冷的地方不能称作“家”,只是一个房子,而那个房子里,何伯是我最信得过的人。

虽然何伯每次很快就能来到我所在的地方,但是这次这么快我还是第一次遇见,看着越下越大的雨,我抱着一大捧荷花坐进停在我身边的银色车子里。

“何伯,我要去上钢琴课了,这些花你帮我带回家吧,如果那个女人问起,你甭理她。”我一边低头擦拭裙角上的泥点,一边叮嘱何伯。

我明显感觉到车内的气氛有些不对,于是抬头,却看到一张带着口罩的陌生的脸,手指触摸到座椅,我恍然大悟,赶忙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下车。

“喂!等等!”

我没有理会后面喊我的男生,因为坐错车这种事情实在是太丢人了,还有就是那个男生看起来有些不正常,开车居然带着口罩,虽然我坚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但是,万一……我不敢多想,后来和墨墨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墨墨说“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课间,我沉浸在前一天坐错车的事情中,当时匆匆瞥了一眼,那个男生的眼睛还是蛮好看的,墨墨凑到我身边“尤越,那发什么呆呢,你有没有看昨天芙蕖庄主发的荷花冰粥,真的超赞哎!你不是买了荷花吗?刚好我们试着做做看,我看挺简单的。”

“好啊,我记得芙蕖庄主说过,新鲜的食材配上明朗的心情,才是最真的美味。”

墨墨拍着我的肩膀,“哎哟,不错嘛,记得这么清楚,看来你是芙蕖庄主铁粉呀,在下自叹不如啊。”

墨墨端着一锅散发着糊味的不明流体站在我面前,自言自语“我发现芙蕖庄主真的是个高人,这最新鲜的食材配上明朗的心情,还真的就是最真实的美味,你闻,这糊味真实不?”

我忽然就想起那个女人,那年冬天,在那个破旧的出租屋里,她烧菜,不小心糊了锅,也是这个味道,鼻子酸酸的。

我撅噘嘴,冲着墨墨喊:“你还我的荷花!”

我们仔细研究芙蕖庄主的荷花冰粥视频,没有研究出所以然,退出视频,看到芙蕖庄主所配的文字:“细雨里,一花一叶回眸中,荷花冰粥献上,希望大家遇见中意的TA”

看着配图的玻璃碗里的荷花冰粥,上面散落着细碎的荷花,我想起那个戴口罩的奇怪男生,那双好看的双眸,还有他车里淡淡的柚子的香气,我依然记忆犹新,于是灵感乍泄,大手一挥,在下面留言:“尘世间,梦一生,念一生,至此一生。”

我的那条留言在凌晨来临之际获得了520个赞,位居首位,连我自己都感觉到惊讶。

“尤越!你的留言被点了那么多赞,是不是超有存在感。”墨墨兴奋地说。

我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存在感。即使是虚拟世界的存在感还是让我很开心,从来没有过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以前,没有父亲,现在,没有母亲,每次看芙蕖庄主发的美食,总是在想,什么时候可以给爸爸妈妈亲手做上一顿可口的饭菜,却也只能是想想罢了。

日子飞快地过着,日历翻过一页又一页,爸爸擅自帮我辞去了餐厅的兼职,他说,那是为我好,不想让我成为我的妈妈那样的人。我叹口气,关上自己的房门,想要学习,却不自觉拿起手机,打开了微博,芙蕖庄主又有更新了,这次没有美食,是一片翻滚着的沙涛,芙蕖庄主说:今天不做菜,看无尽的黄沙漫漫,想猜不透的人世繁华,辨尝不出的酸甜苦辣。

我在下面评论:“无垠沙漠何必望,纷繁人世何必猜,酸甜苦辣不尝也罢。何必为难自己,开心最重要。”

虽然我对芙蕖庄主不是特别了解,但是我想,他可能是遇到了事情,墨墨经常说我没心没肺,其实也不是,只是有些事情,既然拼尽全力去挽回,也丝毫不能撼动,所以,不如让自己开心一些,只是,想起来的时候,终究是一道没有愈合的伤疤。

3

天气越来越热,在那个下着倾盆大雨的下午,我彻底结束了中学生涯。我们欢呼,雀跃,却又各怀心事。我如释重负,对未来也不是很担心,我报考的是本市的一所普通音乐学院,从考场走出来,我便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胜券在握”。微博上铺天盖地刷着关于高考的一切,而我,点开芙蕖庄主的头像,给他发私信:“谢谢你陪我走过艰难的时光。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是你每天的一道菜让我好好享受每一顿饭,每次学习累的时候翻看你的微博真的是一种享受,真的谢谢你!还有,你也记得要开心哦,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那是我第一次见芙蕖庄主追热点,他在高考结束那一天的微博中写到:“作为一个美食博主,没想到我做的美食会变成疗伤佳品,高考只是人生中的小浪花,感谢各位小吃货的支持,我也会坚持做下去,无论结局怎样。”

我盯着那幅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配图看了良久,想起仿佛是很久之前那个傍晚,一叶一叶的碧浪和出水的芙蓉,还有那张陌生的脸。我沉沉睡去,梦中清风徐来,清香扑鼻,少年手捧荷花与莲蓬,站在小桥上,我远望他模糊的脸。

很快就要开学了,墨墨即将离开这座她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城市,我们约好去吃饭,餐厅就定在我即将要去的大学旁边,据墨墨说,这家餐厅很有特色。

那天,来到和墨墨约好的餐厅,果然名不虚传,餐厅的设计风格以绿色为基调,点缀着金色,清新和奢华毫无违和感地融合在一起,餐厅的中央有一台钢琴,悠扬婉转的旋律从钢琴师的手指尖溢出,我忽然来了兴致,和店长沟通后,即兴来了一段钢琴曲,引得大家注目,那一瞬间,我很喜欢这种被别人欣赏的感觉。

我和墨墨坐定,拿来菜单,在甜品一栏,我发现了荷花冰粥,我俩对视一眼,点了两份。服务生是一个男生,绿色条纹的工作服,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那双好看的手。

点餐的时候,路过一对小情侣,女生手捧大大的一束鲜花,“阿嚏!”帮我们点餐的男生打了个响亮的喷嚏,他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我花粉过敏。”

我摆摆手,示意他快一点上菜。我被端上桌的荷花冰粥惊艳到了,水晶器皿里,雪白的糯米上点缀着乳白色的莲子,粉红色的荷花切成丝,像绸缎般静静地躺在糯米上。我尝一口,满嘴清香。我和墨墨聊起来以前的事情,笑着和旧时光说再见。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是芙蕖庄主的微博更新了,这次,TA没有发菜谱,只有一行文字:作为一个不合格的厨师,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看着食客们望着食物欣喜的眼神和酒足饭饱之后的杯盘狼藉。

我随手拍了一张我吃了一半的荷花冰粥私信给芙蕖庄主:“吃到了可以和你做的荷花冰粥媲美的荷花冰粥,很好吃,这里环境也很好,推荐你来吃哦。”

没想到芙蕖庄主几乎是秒回,“是嘛,可是你又没有吃过我做的荷花冰粥。”

“我隔着屏幕品尝过了,喜欢你做的每道菜,高颜值,还好吃。”……

于是,在这个夏季的尾巴上,我和芙蕖庄主成了网友,交流各种关于吃,关于心情,关于理想。

墨墨比我们早一些开学,送走了墨墨,我闲来无事,在家研究芙蕖庄主之前发的菜谱,请教他各种做菜的小技巧,芙蕖庄主很热情地帮助了我,偶尔,我告诉他一些自己的小心事。我很喜欢这样的交流,除了那小小的窗格,两人再无交集,不用担心心事会被说出去,那是一种放荡不羁的安全感。

在我和芙蕖庄主正式成为网友的第二周,我迎来了我的大学生活,之前在餐厅遇见的服务生是我的同班同学,叫顾鸣。

晚上回到宿舍,我便和墨墨还有芙蕖庄主吐槽,这个世界好小。

墨墨的回复依旧没正经,而芙蕖庄主说:“有些人,注定会遇见。”

4

我不理解芙蕖庄主所说的“注定”,我和顾鸣一学期下来也没有什么交集。顾鸣长得好看,又独立,听说他在餐厅不仅仅是服务生,后厨都离不开他,要说起交集就是墨墨每次回来都要去顾鸣所在的餐厅吃饭,她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熟悉感我倒是没有,只是那个阳关灿烂的冬日,托顾鸣的福,他打篮球不小心砸住我的脑袋后,我把店里的甜点挨个儿品尝了一遍,墨墨和芙蕖庄主高度默契,他俩说,这叫因祸得福。

和顾鸣接触多了以后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我想象中的他成熟。独立,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沧桑,一个男生,如果不是生活所迫怎么会小小年纪就跑去餐厅做兼职,我好几次看到餐厅的女老板在数落顾鸣。

可是,和顾鸣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和我撒娇,像小朋友一样,固执,敏感,脆弱。明明做的一手好菜,却偏偏愿意做一个服务生,有一次,我去餐厅找他,看到他被一位女顾客训斥:“你这个孩子怎么回事?我要的是糖,你给我加这么多盐我怎么吃?你们老板呢?你还想不想干了?”

“不好意思,我马上给您换一份。”

“呵,换一份?我的心情麻烦你也帮我换一份?我今天必须让老板开除你!”

我看见顾鸣站在一旁,拿着托盘不知所措的样子,想起爸爸曾经和那个女人说过,钱可以解决一些你以为解决不了的事情,于是,我从钱包里拿出来爸爸刚给我发的这个月的零花钱,甩给那个女人,拉着顾鸣大摇大摆地走出餐厅。

“尤越,其实没事的,老板不会……”

“你闭嘴!你知不知道,你那个样子真的像个懦夫!你为什么不告诉她这根本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味觉很丢人吗?如果今天她要老板开除你怎么办?你拿什么养活你自己!”

得知顾鸣没有味觉是个意外,那天,我和墨墨像往常一样去顾鸣所在的中餐店吃晚饭,顾鸣在摆弄果盘,一位衣着时尚的中年女人站在他的身后,我听到她说:“顾鸣,你要知道,你是一个没有味觉的人,你不配在这里,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要么出国治疗,要么离开这里,放弃你所谓的理想!”

那一刻,我很震惊,我想起和顾鸣一起经历的点滴,原来他的敏感,他的脆弱源自他和别人不一样,我决定小心地呵护这个秘密。

我记得我和顾鸣争吵的那个晚上,星星很亮,基本是我在朝着顾鸣喊,喊累了,我们坐在操场的看台上,彼此不说一句话,静静地望着星空。

晚上,打开芙蕖庄主的微博,芙蕖庄主第一次断更了,我私信他:“没有味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没有味觉可以分两种,一种是天生没有,还有一种是后天失去了,比起天生就没有,后天失去更为痛苦。”

“为什么?我觉得后天失去味觉的人,起码还感受过食物的美味。”

“曾经拥有并不美好,失去的时候,你会无时无刻想念着美好,却不能拥有。”

漆黑的夜里,我躺在被窝里久久地盯着小小屏幕上的字。

猝不及防地,芙蕖庄主发过来“我喜欢你。”没等我反应过来,消息被撤了回去,接着又进来一条新的消息“我喜欢你这个问题,早些睡吧,明天还要上课。”

也许是白天的事情让我筋疲力尽,我很快进入了梦乡,梦中,是小小的手机屏幕,上面是蓝色,白色的对话框,芙蕖庄主说:“尤越,我喜欢你。”我回道:“可是我喜欢顾鸣。”

第二天一早,我拖拖拉拉不想去上课,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鸣,毕竟以前爸爸带着那个女人甩给我和妈妈钱的时候,我心里很想冲上去揍他们一顿,可是后来,我想明白了,既然我还没有成年,我爸爸是有义务给予我生活费的,可是顾鸣呢,他会不会以为我是一个只知道用钱来解决问题的人,还有我竟然把我要守护的秘密当着他的面说出来了,他会不会怪我。

我拖沓着来到教室,同学们说说笑笑,一切如旧。好不容易挨到下课,我在人群里寻找顾鸣,却被一只手拉住:“尤越,你跟我来。”

我被顾鸣拉着来到操场上,顾鸣递给我一只信封,他说:“你记住,钱不是万能的,有些事情,钱是解决不了的,你说的没错,我是个懦夫。这辈子,我只能是个懦夫,你说的话,我会记得,管他什么酸甜苦辣。只是,我的味觉并不是生来就没有,这些,你不会懂。”

曾经拥有并不美好,失去的时候,你会无时无刻想念着美好,却不能拥有。

“我懂。顾鸣,你知道吗?我爸妈离婚了,我以前跟着妈妈生活,现在妈妈不要我了,我跟着爸爸和后妈生活,很久之前,我也有一个幸福的家,物质条件不好,但足够温馨,我有一个特别喜欢的美食博主,叫做芙蕖庄主,我每次难过的时候,都会把心事说给他听,你是第一个面对面倾听我故事的人。所以,没有什么完美的人生,我上次听你的老板说,你的这个病可以治疗的,如果你经费不足的话,我可以……”

“噗嗤!”顾鸣忽然笑了。“傻丫头。”

“你笑什么!”

“好了,回去上课吧,我还不至于让一个女孩来承担我的治疗费用。”他顿一顿,说:“尤越,那我可以做你心中的博主吗?”

“啊?”我望着顾鸣离开的背影,仔细琢磨着他的话。

5

虽然顾鸣和我说了那番话,可是他似乎如从前一样,会去餐厅兼职,会帮我带各种甜点。

“顾鸣,其实我脑袋上的伤已经没事了,你不用帮我带甜点了。”

顾鸣用他好看的手敲敲我的脑袋,“吃还堵不住你的嘴,再说了,我给你带甜点是请你帮我品尝我的手艺,给我建议。”

“嗯?”

“你没发现餐厅里的甜点每次上新之前你就已经吃到了吗?”

我咬着勺子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顾鸣笑着,眼睛弯弯的,很好看,“每次,我研制出新的甜品,先拿过来让你尝,我根据你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这款甜品的销路,然后再逐渐改良配方。”

“哦。”我盯着面前的果奶,原来我在一款甜品上市的过程中起到了这么重要的作用。

我走神的时候,顾鸣又敲敲我的脑袋:“下周六下午三点半,首都机场,你要没事可以来送我。”

我抬头看着顾鸣,倔强的眼神,像极了小时候的我。

“还有,好好地和你的家人相处,你要记住,家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财富,当有一天,把你失去他们的时候,你就永远没有机会去做一个女儿,一个姐姐,或者一个妹妹应该做的事情了。”

我机械地点点头,不知道顾鸣为什么要给我说这些话。

回到家,我把这些年写小说,做兼职的积蓄都拿出来,放在礼物盒里,盒子里还有我写的日记,关于他的每一个瞬间。

然后,我出门买了些食材,打算好好地做一顿荷花冰粥。张婶见我在厨房里忙碌,惊讶地都合不拢嘴,我照着芙蕖庄主的菜谱,试着做一道有温度的甜点。

我端着做好的荷花冰粥来到餐厅的时候,我看到了爸爸眼角笑着的细纹,还有我妹妹的妈妈的惊讶的表情,吃完饭,她还向我请教荷花冰粥的做法,我一步一步告诉她。

那一刻,我埋藏在心里很多年的怨恨与不满慢慢融化了,融化在爸爸满足的笑容和那个女人优雅的动作里,不得不承认,她其实很漂亮,专注做菜的时候,让旁观的人很是享受。之前和芙蕖庄主聊过一些关于我的家庭的事情,我把我做菜给家人吃,家人的变化告诉他,不过,这次,他没有回复我。

我打开被撕掉几页的日记本,继续记录着生活的点滴,想起那天在机场的时候,脸上有些烫。

那天,顾鸣在前面推着行李,我看着脚尖跟在他后面,他忽然停下,猝不及防地,我就撞上了他坚实的后背,一股清新的柚子香味扑鼻而来,他松开行李,转身抱住我:“尤越,等我回来。我会告诉你一个故事。”说完,我的头被他托住,一个吻,轻轻地落在我的额头。

他松开我,“就到这里吧,记住我说的话,好好和你的家人相处,等我回来!”

顾鸣去治疗的日子里,我来到他以前在的餐厅,也做起了兼职,老板娘是之前数落顾鸣的那个时尚的中年女人,她接纳了毛手毛脚的我,闲暇的时候,她会教给我做一些甜品,然后叫我品尝,每次吃完,她都会看我的表情,以前,顾鸣也是这样让我品尝新的甜品。

“尤越,阿姨待你好不好?”

“嗯。”我嘴里塞满椰果,“阿姨,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想着我那个儿子也老大不小了,想让你做我的儿媳妇。”

“噗!”

我尴尬地望着阿姨满脸的椰果,不知所措。

“阿姨,我帮您擦一擦。”我手忙脚乱地擦着老板娘脸上的奶渍,:“其实,阿姨,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是顾鸣?”

“嗯。”

“哈哈哈,那好啊。”餐厅里回荡着还没有擦干净脸的老板娘爽朗的笑声。

我被老板娘弄得摸不着头脑。

恰巧这个时候,妈妈的电话打进来了,她好久没有给我打电话了。

回到家,我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爸爸和妈妈,妈妈说,她要带我走,之前把送回爸爸这里,是因为她身体出了问题,现在痊愈了,要带我走。

其实妈妈的性格我知道,喜欢买彩票,总想着一夜暴富,三思后,我还是决定留在爸爸身边。我和她商量,她看我和家人相处的很好,竟然也同意了。我留她吃饭,没想到她对我的厨艺很是赞叹,说要我教她,那个母女一起准备饭菜的中午,让我心底升腾起一股热气。

后来,在我的建议下,由爸爸出资,帮助妈妈开了一家餐厅,我有空的时候,会上那里坐坐,弹上几首曲子。

和顾鸣联系,他的情况一次比一次好,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告诉他,我和家人相处的很好,我很幸福。只是,芙蕖庄主像消失了一样,没有了消息。

终于,芙蕖庄主的微博有更新了,却不是美食视频,我点开视频一看,那张脸再熟悉不过,是顾鸣,他说,他恢复了味觉,他说,他想请一个人喝荷花冰粥,他说,一个人分饰两角很累,他说,他喜欢那个大雨滂沱的傍晚,那个雨中抱着荷花的女孩。他说,感谢尘世间的相遇。

我还沉静在顾鸣就是芙蕖庄主的事情中,电话进来了,是顾鸣,他请我到中餐厅,他搂着餐厅的老板娘,原来,她是顾鸣的妈妈。她告诉我,原本,顾鸣还有一个妹妹,只是,那次顾鸣不小心烧了厨房,让自己失去了味觉,他失去了妹妹。所以他才会一直不去治疗,他要赎罪。后来,他遇见了我,我所谓的“乐观”感染了他,还“倾家荡产”为他治理准备经费。

我笑着锤一拳顾鸣“原来这个餐厅是你家的,我以为你生活拮据的很,才会在这里兼职。还有,你居然就是芙蕖庄主,你早就知道我喜欢你了,还和我玩分饰两角,哼!”

顾鸣从背后拿出来一把伞,是很久之前那个下雨天,我丢掉的伞,是妈妈送我的。

“原来,我们早就见过!顾鸣,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没有告诉我!”

“没有啦,保证没有,就是我有点花粉过敏。”

“顾鸣!你给我站住!”

芙蕖庄主说的对,有些人,注定会遇见。墨墨说的也对,芙蕖不就是荷花吗,你注定因荷花结缘,谁给你做了第一碗荷花冰粥,谁就是你的真命天子喽。

相关阅读
美好的青春

又是新的一天,我和好友的青春故事开始了新的一页,在沟通交流中得知好友得了抑郁症为了帮助他重新找到爱与早上 . 分我早早的起了床,饭“终于放假了,可以和好兄弟愉快的玩耍了。”我快步走向客厅。看着桌上的美食,“啊,感谢上帝!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心理学告诉我们早上心情好,一天的心情就会很愉快。我美滋滋的享受完美食,惬意极了,开始拥抱这美好的一天。 上午十点 “嘟嘟……” “喂,小清去哪耍啊?” “额

苔藓上的光影

阿清想不明白,笔下都没有写过的人,怎么会写在心里?阿清认识文俊,是在一个落日将近时分,那时候没有那么多变扭,也可以说单单是陌生孩子们的相识场面。 他邀请在一旁侯着的阿清一起凑人数跳绳游戏,她同意了 三三两两的朋友们在一起玩,有大有小,没有姓名年龄的介绍,也不会去打探别人家庭背景,男男女女没有羞涩的,就这么玩,只顾游戏的输赢替换 阿清记得前几年寄托在姑妈家里,一个村的小孩都是一起玩,听着主要几个大孩

到底该起个什么名字好

我怀着一颗要感化你的心,一步步靠近你,可你却用你手中的小铁锤一下一下敲击它。高考的脚步日益迫近,有些话再不对你说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百天倒计时刚挂出来的时候你忽然很慌乱,扎起了一头披肩长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收起了平日热衷的唇膏香水,信誓旦旦的要在百天之内从学渣逆袭成学霸。 我就笑笑不说话,学习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长年累月的积累沉淀。况且你这种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丫头最多就积极两天。 墙上的数字变成

不是流星是你

“如果可以获得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什么?”“读心!”文/林顽 一、如果可以拥有超能力 秋末,窗外枫叶堆满。 “如果可以获得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什么?” “读心!”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少女孟希原率先高举起手来。 台上讲课的老师有些不耐烦:“先举手再回答。” 孟希原疑惑:“我举手了啊。” 前排的班长金樾带头讥笑她:“你是先回答再举手的,笨蛋。” 众人的笑声从西北角传达到东南角,整间教室的气氛都建立在嘲笑

王嘉艺同学,你是天使吧

那样一个帅气多金、桀骜不驯的男生,怎么会偏偏听王嘉艺的话。文/格物 一、那样一个帅气多金、桀骜不驯的男生,怎么会偏偏听王嘉艺的话 伍经纬是一中高中部有名的混世魔王。 周一早上,同学们整齐列队,正在庄重肃穆地升国旗,伍经纬踩着滑板悠悠然地躲过门卫进了校园。 他穿着肥肥大大的阔腿裤,裤子后面印了一个白色骷髅头,上身是件红黑交织的大卫衣,帽子扣在头上,将脑袋遮得严严实实。 伍经纬见语文老师正在前方弯腰系

许你情深共白首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原来她也不曾忘记,原来他们都在一起期待。 “我不许你嫁给他!”许深气急败坏的将话吼出来,那一张生得引人注目的脸上黑得可以滴出墨汁来。 站在许深对立面距离他两步远的李守情见许深如此小气,也赌气的朝他喊出:“我偏就是要嫁,你能耐我何?” “你怕是酒喝多了喝断片了!”许深无奈扶额,遇到李守情这人,是他拿自己的青春去换来的。怎么办?只能自己宠着呗! “什么?”李守情一边瞪大眼睛摇摇晃

椰果奶茶

时间的钟声敲至零点,二人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笑容灿烂,是青春幸福的模样……“我去,体育生啊?怪不得长那么帅,练什么的啊?” “听说是练武术的,哎呀,等武安回来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武术生啊,那更帅了。” 武安一回到寝室,就看见自己舍友一脸花痴的样子,“怎么了这是?又在谈论哪个帅哥呢?”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女生推门进了 的宿舍。女生长得很漂亮,一米七的高个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栗色的

十年一生(上)

想到我们就要真正开始属于我们俩的生活,既兴奋又期待,珠海,我们来了!这不是一篇小说,我也只有初中文化,之所以写这些,起因只是想用一种方式寄托思念,奢望以此让自己的心能得以平静。思来想去就用文字吧,趁我还没完全忘记。如果多年后回想起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也找不出一丝曾经的痕迹,那应该会很遗憾吧。 记录的中途有幸在网络上认识了一群在我这个年纪看来还是小屁孩的朋友,看着他们诉说自己的初恋故事,出于朋友的立

雪花落下时

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这是黎枳忆最喜欢的天气,也是二零一八年的初雪。“黎枳忆,没想到我们还是情敌呢。”舒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叫了一声,幸好他们都用被子捂着头,不然就该吵醒熟睡的室友了。 黎枳忆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嘘,原来我们这么有缘呀,尽然会喜欢着同一个男孩。”黎枳忆确实没有想到,最好的闺蜜舒栀也曾喜欢过他——向梓皓。 “快快快,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呗!”舒栀摇着她的胳膊,丝毫不放。黎枳忆

款款之愚

徐帆知道自己是彻底跟魏巍是不可能了。 .最初的开始 年,盛夏 月,苦逼的高中生,陆续开学。 深市第一中学高三三班教室里。 平凡的男高中生徐帆,抱着自己的书走到了三班的教室。 这是高三的第一天开学,一中呢,有个惯例就是一个学年分一次班。所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当然也有许多以前就认识的同学。 徐帆热烈的跟以前的同学们打招呼。徐帆扫视了周围一圈,开始整理书本。又时不时的往教室的两个大门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