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公主的白切黑太监:阿烬番外

2021-02-13 15:02:03

古风

第一次见到殿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生得真好看。

唇红齿白,面若冠玉,说话也糯唧唧的,像个女娃娃,怪不得老被人欺负。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竟有些害羞,不敢看他那如星子般明亮的眼睛。

我慌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自己没有名字。

是啊,我无父无母,自记事时就在暗卫营和同伴每日厮杀,和猛兽夺食,哪里会有人为我这种卑贱之人起名。

殿下笑了,说我为你起个名字可好,那就叫阿烬吧,灰烬的烬,你喜不喜欢?

他是第一个为我起名字的人,

也是第一个在乎我喜不喜欢的人。

我当然喜欢,喜欢这个名字,也喜欢眼前的这个人。

殿下对我真好,亲手教我写字,每日还偷偷从小厨房给我带点心吃,这么好的殿下,那些皇子们是瞎了眼吗?为什么还欺负他?

阿烬好气,但阿烬也不能去揍他们,只能挡在殿下前面替他挨打。

殿下真是个爱哭鬼,他们这点欺凌对我来说不过小打小闹罢了,殿下居然还为我难过,有什么好难过的,我的职责就是保护殿下啊……

殿下平时挺聪明,有的时候也挺傻。

我就像殿下的影子,如影随形地在暗处陪伴着殿下,在殿下陷入危险之际再挺身而出。

一年又一年,我整个少年时光里,目光所及之处仅仅殿下一人。

看殿下晨起而睡眼朦胧的双眼,

看殿下斯斯文文地用着一日三餐,

看殿下一板一眼地听先生讲学。

殿下真厉害,文学策论样样都好。

不像阿烬,光是躲在暗处旁听就困得颠三倒四了嘿嘿嘿......

不过阿烬也不用听懂先生的课,阿烬保护好殿下就好了啊。

一个阴雨天,那些讨厌的皇子又欺负殿下了,还把殿下最喜欢的白衣溅上了泥点子,好气气!!!

我赶紧从天而降,夹着殿下的身子就往远处跑,躲到了花园的假山洞里。

雨越下越大了,我和殿下挤在窄小的洞穴里,衣角贴着,靠得很近。

糟糕,我这身衣服穿了两天没有洗了,会不会有怪味道?

我偷偷地红了脸,鬼鬼祟祟地嗅了嗅,却只闻到了殿下身上的青叶香。

殿下是抹香粉了吗?怎么身上这么好闻?

正当我神游之际,脸畔突然印上了一个温热的吻,我转过头去,正对上殿下惊慌失措的双眼。

“阿烬,我喜欢你啊……”

我如晴天霹雳,大脑一片空白,同手同脚地蹿出了山洞。

正当我想要找个地方冷静冷静时,天生灵敏的听觉让我听到了殿下伤心的啜泣声。

殿下哭什么嘛?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我的脚步停了下来,索性隐到假山旁的大树上默默地守护着殿下,直到看到雨停后他一个人回到寝宫。

我虽然笨,但也知道亲吻和喜欢意味着什么。

可我想不明白,我和殿下是两个男子啊,且地位也千差万别,殿下怎会喜欢上如淤泥般卑贱的我呢?

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我索性叫醒了睡得昏天黑地的暗卫小九。

小九的女人缘一向最好,问他准没错。

“你有病啊,半夜把我叫起来干啥?”小九揉揉惺忪的双眼嚷到。

“小九,你说,两个男子,如果相爱了会如何?”

“你问这个问题干啥,嘿嘿嘿你是不是背着我看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小九挑眉坏笑。

“别闹,我说认真的!”

“唉那种东西下三滥的话本里看看就行了,断袖之癖在旁人看来就是变态啊,那种啊臢的东西,想一想就恶心的要死啊……”小九撇撇嘴说。

我低下头去,心情变得无比沉重。

“而且,你看那些养着面首的贵人们,哪一个不是王室的弃子?断袖之癖,就是王室最大的耻辱……”

小九喋喋不休说着,我的心思却已经变成了一团乱麻。

不行!殿下那么聪明,那么优秀的一个人,怎么能变成王室的耻辱?

殿下幼时已经受过那么多苦了,好不容易要到及冠之年,大展拳脚之际,怎么能再受人践踏?

从那天起,我开始渐渐地疏远与殿下的距离,一本正经地履行暗卫的职责,再也不跃雷池一步。

我们都默契地没有去提那个雨天意外的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那只是个意外,也只能是意外。

百般讨好我无果后,殿下的性子变得沉稳下来,一个劲儿地努力学习。

策论、文言、骑射,殿下个个都拔得头筹。

终于,殿下站到了高处,掌握了兵权,再也不用受人欺凌。

我如释重负,跪在地上向殿下请辞。

我想回到久别的故乡,种几亩薄地,或者开个练武班子,收几个徒弟。

但我不想娶妻了,不是因为殿下。

我说不是就不是。

可殿下只是冷冷笑着,问我难道不知道他的心意。

我知道,当然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所以才要远离。

可我逃不掉了,殿下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总是哭鼻子的小男孩了。

我成为了他的执念,和爱而不得。

我不止一次地对他说,属下只喜欢女人,希望殿下迷途知返。

可殿下却变得更加疯狂,甚至不惜扮作女子博我开心。

他甚至收养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婴儿,只是因为那孩子的眉眼和我很像。

民间开始流传流言蜚语,说殿下还未成婚就有了私生子,可见行为放荡,难堪重任。

我不能再让殿下错下去了。

我偷偷将那婴儿抱出,特意将其放在了一对年轻男女的必经之路。

殿下像疯了一样地问我将孩子扔到哪里了,我抿着唇一言不发,任凭殿下将鞭子一下下抽到我身上。

“那是我们的孩子,你不能扔了他......”

殿下像一个无助的孩子,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清醒一点吧,我们不会有孩子的!我们也不会有未来的,永远不会的!!!”

我抓住殿下的领子,大逆不道地企图将他骂醒。

他却扯唇一笑,

“我说是,他就是。”

后来,那孩子竟然又找到了,殿下继续大梦不醒。

一日,殿下兴冲冲地朝我奔来,对我说:

“阿烬,等我站到了那最高处,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不用管任何人的流言蜚语,没有什么可以阻碍我们。”

真的吗?

我有一丝期待,也有万分不安。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的话,那就向殿下表白我的心意吧。

我要亲口告诉他,这不是他的一厢情愿。

那天真的来了,殿下当了皇帝,他穿龙袍的样子真好看。

我们的未来要来了吗?

可那老皇帝点醒了我,原来我们的关系早已不是秘密,已经成为了众臣私下的谈资。

他们称我们恶心、变态、有违人伦。

那一刻,我就知道,是我错了。

身为殿下的暗卫,我应是殿下的铠甲,而绝不能变成刺向殿下的刀。

我早该死了,在那个混乱的雨天,我就该死。

可我自私,我妄念,幻想着我们还有未来。

现在还不算晚,我要迷途知返。

和殿下一起用完饭后,我回到了自己的寝殿。

我提起笔想写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开始是错,步步是错,哪里都是错。

还是什么都不要留下了吧,省得殿下对我还有惦念。

刀剑刺向腹中的那一刻,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好疼啊。

我是因为疼痛才哭的,而不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

死后的灵魂由两个鬼差领着下了地狱,奈何桥上,孟婆递给我一碗血红色的汤。

“喝了它吧,你就能忘了一切前尘因果。”

我颤抖着端起汤碗,闭上眼睛的一刹所有的记忆扑面而来。

初见时殿下面若冠玉的笑脸,

受伤时殿下心疼自责的眉眼,

接吻时殿下小心翼翼的笑魇。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叫阿烬,你可喜欢?”

“阿烬,你疼吗?都怪我,害你受伤......”

“阿烬,我喜欢你啊……”

“阿烬,别不理我。”

“阿烬,你说我们如果有孩子的话,是不是就长这样呢?”

“阿烬,我当上皇帝了,我们永远在一起。”

“阿烬,阿烬,阿烬。”

我猛地睁开双眼,一把将那汤碗摔碎在地。

我不甘心,我的一生暗淡无光,只剩那么一点美好的回忆了,如果这些都被剥夺,那我还剩下什么呢?

我被几个鬼差团团围住,押到了阎王殿。

“阿烬,你可知罪?”

阎王靠在软塌上抬起眼皮睥着我。

“我这一生尽职尽责,杀的全为不忠不义陷害殿下的奸人,敢问阎王老爷,我何罪之有?”

“你何罪之有?爱上不该爱的人,就是你最大的罪孽。”

阎王直起身子瞪着我。

“可世上哪条王法写着男子只能和女子相爱?我和殿下互相相爱,只是我们自己的事,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为何就不能给我们一条生路?”

我梗着脖子声嘶力竭。

阎王捏了捏眉心,翻遍了这人世的王法,竟真没找到一条禁止相爱的戒律。

“那个,不好意思,可能是我们弄错了,你别激动,我给你安排一个尽享荣华富贵的下一世如何?”

“不!我不要什么下一世,我要回去,我要去见殿下!”

“行吧行吧,别喊了,我把你再送回去,只是时间节点不受掌握,你自求多福吧……”

阎王挥了挥手,一道白光闪过,我就消失在了地府。

“哎?等等,不是这小子自己自杀的吗?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阎王反应过来,突然感觉自己被骗了。

算了算了,就当积德行善吧……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殿下哭得通红的双眼。

雨声,泥土,假山洞。

我摸了摸还有余温的唇角,知道自己又回到了那一天,被殿下亲吻的那刻。

在殿下欲低下头时,我勾起他的下巴,凑上前去,用唇封住了他细碎的呜咽。

攻城略地,抵死缠绵。

吻毕,我望着殿下湿漉漉的如小鹿般清澈的双眼,突然感到有些羞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为了防止自己失去理智,我慌忙地从山洞里出来,打算淋淋大雨清醒一点。

等等,

我顿住了脚步。

上一世,明明是我离开山洞以后,殿下才开始哭的啊……

我望着山洞里那个同样一脸疑惑的身影,忽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全文完结,感谢支持!

相关阅读
竹楼

太子景昭的暗卫+竹楼刺客-宗越,刺杀裴放三年皆无果。究竟还能否成功?师傅为我取名宗越,我是个孤儿,十五岁便成为竹楼最年轻的杀手,排名第三,暗中为太子处理过不少的政敌,但我从来没想到这辈子会拿到如此棘手的任务。 大临四十五年,北孟两国开战,战事胶着不下,无奈,两国只好派出使者。议和!休战。 “咳咳咳咳......”殿内全是喘气声,太医默默地把脉开方子,神色凝重。 太子景昭监国,一时间,大臣们议论纷纷

红烛叹,为哪般(上)

静心小道人甚是有趣,与他讲几句话便会脸红。不像赵祯那个色胚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烛火摇曳,镜子里的女人一袭素衣,衣着普通,未佩戴任何饰品,我瞧她如此模样,露出了个带着略显嘲讽的轻笑,镜子里的女人也随之轻笑起来。 这一年,青灯古佛常伴,让我时常去回忆、思考过去,往日的种种,几年前,我常要去大娘娘章献皇后跟前听教。 她告诫我的大部分话也记得不太全了,每次她都要与我说一些修身养性的大道理,我不知所云

我穿成了男主的反派师尊(中)

“沈轻姑娘,我意与你结为道侣,不知你可否愿意。”“她不愿意!”苏轻寒把我送到门口,春华听到动静开门出来。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就回蕴灵了,酉时我来寻你。再见。” 苏轻寒笑着说:“师父师叔再见。” 春华被惊的一愣:“再见。” “我没听错吧,他主动跟我说话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走,修炼去。” 和师兄一起去拜别了村长,他对我们带苏轻寒修行的事十分赞成。 走过田埂,远远就看见苏轻寒提着兔子笼等在门外

山河知梦:璧落

三年,我们烹茶煮酒,闲庭看花,吟风弄月,炉前夜话,活成了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引 魏子衿攻进东宫时,我正在镜前梳妆。 “长烟,你瞧,好不好看?”我将一支珠钗插入鬓间,道。 “公主……”长烟在一旁小声啜泣。 “无事,”我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也觉察到很难看的笑容,“一会你先走……” 话音未落,殿门便被很粗暴地踹开,是个小兵。 我望向他身旁那人,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玉佩,指

贵妃有点狠

世人只知道她是后宫狠辣第一人,可她的柔情从来只在没有光的地方为萧翊释放。中秋宴上,皇帝萧翊被人暗算中毒。贵妃岚月不到一日就找到了刺客。 天牢。 “来人,把这三种毒药一样一样给她喂下。”岚月语气轻缓地吩咐侍从。 “我知你向来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如此草菅人命,南珈国的国法在你眼里难道可以随意践踏吗?”被下狱的是昨日中秋宴上领舞的舞姬花颜。 岚月不在意她说的话,侍从强行灌下了第一种毒。“说吧,解药是什么

我不想进宫(上)

我以为的别有用心,是你的步步为营。缘来如此,万幸有你。 自古红颜多薄命,所以我不想当红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我不想进宫。 可没想到的是,我全占了。听着太监那公鸭嗓宣读赏赐,我还有点回不过神。我实在搞不懂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怎样在茫茫选秀大军中被一眼看中。 论背景,我老爹那从五品的官儿实在不算啥;论容貌,那被我故意折腾的脸蛋着实有些拿不出手;论身材,比起前凸后翘的美女,我顶多算是个灵

无怨,亦不悔

刑场上跪着的二位是我父兄,上面的监斩官正是案子的主审,当朝正二品官,我的未婚夫。 楔子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名门大家,活,就要活出个贵人的体面。不过后来,莫说体面,我连贵人都不再是。 我穿着曾经京都最时兴的衣裳,梳了我这一年来才学会的发髻,簪着我身上仅剩下的一支蓝色玉簪,用一个捡来的大户人家不用的呈盘和酒壶,盛了方才求来的薄酒,规规矩矩跪在刑场下。 “求大人垂怜,容小女子送父兄一程。” 昔年我从

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如果真的有忘川河奈何桥的话,别让我遇到他。做一辈子前男友吧狗东西。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 没错,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俩人直接双双穿越,我穿成了一个宰相女儿,他直接九五至尊。 好家伙,同样是穿越,区别就这么大? 我怀疑他有外挂但是我没有证据。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也穿越了,问就是我在面见圣上的时候跟他对上了暗号。 “奇变偶不变。” 当今圣上下意识回答: “……符号看象限。” 两人对视一眼。 是老乡没错了。

待到花事了

成全他,便是不渡,渡他,便要伤他,早知情爱伤人,当初应推搪掉才好 洛衡历劫归来前,我就已回了栖无境。 凡世的几十年,也不过神界的几十天罢了。我同他人世无缘,如今复神也是无缘。 我端着茶想着,这个时辰他该是回了天族,天帝说过,待洛衡历劫归来,便要敲定他同凤族小公主的婚期。 天帝本意也是想让洛衡同其他神族寻个合适的神女联姻,之所以是凤族的小公主,则是我向他提议的。 在下凡助洛衡历劫前,我曾启见过天命。

蝉声依旧

一只从未情爱的知了,一条情窦初开的蛇,还真是一个敢说,一个敢做。蝉声嘹亮,这个炎炎夏日,沈家的大公子在一棵茂绿的大树下翻着书,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啊!”一道人影坠落。 小蝉苦着脸揉揉腰背,撑着石桌慢慢爬起。 抬头看到身着青衫的男子,愣了半晌。 凑近了更好看啊! 男子也不急,两人就这样对视着,夏日难得的凉爽的风吹在两人身上。 “那个……”小蝉吞了口唾沫,扯出一个微笑,先开了口试图解释,“树上凉快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