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2021-02-15 15:01:51

古风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鸡精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

狐狸精笃悠悠地拈着勺子喝汤,似嗔似怒地横了我一眼。

“不是!”我拍着桌板大声道。

“我是说我!我堂堂雉鸡精,怎么说也是百鸟之王凤凰的后代,跟你们狐狸精比起来差在哪了?”

狐狸精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手绢,优雅地拭了拭嘴角,上上下下打量我。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有点儿不自在。

狐狸精懒洋洋地道,我的傻徒弟小鸡崽啊,你是真的不知道吗?

你们这一族啊,雄的倒是花枝招展,至于雌的嘛。

他颇有深意地在我脸上一转,视线又往下滑。

皮肤不够白嫩,身材不够凹凸,穿着毫无品位。

更糟糕的是,脑瓜子还有点不太灵光,教了你这么久wink,到现在就白眼翻得利落。

“你你你!难道我浑身上下就没一丁点儿优点?”

“嘛……就下厨的手艺马马虎虎吧。”

“你继续每天做饭给我喝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地继续教你。”

他冲我抛了个媚眼,身子一扭,端着着没喝完的鲜菇杂菌汤走了。

我脑袋上几撮羽毛都奓了起来。

这家伙连揣着个碗走路都这么仪态万千,我怎么就学不会呢!

这段时间天天辛苦下厨做汤讨好这只臭狐狸,只求学到些魅惑之术的皮毛,重振我们雉鸡精的威名,现在看来都是白瞎了。

不行,我得另辟蹊径。

我苦思冥想许久,突然之间灵感一闪。

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

那都是因为书里故事里都这么写啊!

容貌姝丽,身段妖娆,回首一笑百媚生,从此君王不早朝。

所以,我该找书生来大写特写我们雉鸡精,让我们变成故事的主角,让世人统统都爱上雉鸡精!

说干就干,我立刻去找了当地最有名最会写故事的书生。

书生看到我半夜出现在房间里的时候,立马扯过被子盖住自己,抖抖索索地问。

“你你你,你是什么妖怪欲污我的清白?”

我瞅了他一眼,一身瘦骨嶙峋,营养不良。

连狐狸精万分之一的美貌都及不上,谁要对你图谋不轨。

再看一眼,屋子里乱糟糟的,书本散落得到处都是,桌子上还搁着没洗的碗筷,散发出可疑的味道。

我摆出了尽可能和蔼可亲的表情。

喂,书生,咱们来聊聊吧。

跟书生达成的协议很简单。

我来洒扫庭除,铺床叠被,洗碗烹饭,搞定后勤工作,保证书生有良好的创作环境。

书生则要负责写出一部惊世大作,并且必须由雉鸡精来担当女主角。

不过,创作毕竟是一件很难的事。

书生好几天都抓耳挠腮,坐立不安,最终哭丧着脸跟我说。

必须出门采采风,找找灵感,同时也要深入群众,搞一搞市场调研,不然怕写了雉鸡精都书卖不出去。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我点了点头。

书生一溜烟地跑出门去了。

我手脚麻利地收拾了卫生,哼着小曲尝了口汤水的咸淡。

不错,不错,汤水清澈,滋味醇厚。

我的厨艺,那绝对是方圆百里妖怪中最强的。

我转身又去端四喜丸子。

咦,不见了。

狐狸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里,正拿筷子往嘴里夹颤巍巍胖乎乎的肉丸子。

“狐狸精你来干嘛!”

我冲上前去。

“我已经不跟你学魅惑术了,你不许蹭东西吃!我这是给书生做的!”

狐狸精在我夺走筷子之前,抢先啊呜一口吞掉了丸子,眯着眼回味了一会。

方才抬头看我,慢悠悠地道。

“酥软紧实,酱汁浓郁,你这么好的丸子,给那书生吃才是浪费。”

你说什么?我有点懵。

“我带你去看,免得你这傻鸡崽子被卖了还帮人做饭。”

狐狸精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腕,使了个追踪的法术。

书生正在城里的一家茶馆里嗑着瓜子,摇头晃脑,唾沫横飞。

身边闹哄哄的围着一群人。

……你们猜怎么着?原来一个仰慕我的女妖,深夜来访!

咋的,是狐狸精吗?兄台艳福不浅呐。其中一个马脸男捧场道。

那倒不是,是只鸡精。书生有些底气不足,随即又昂起了头。

不过,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干活特别勤快,做饭也好吃,当个粗使丫头凑合,等我娶了正房娘子……

好手段!众人纷纷竖起了大拇指。

我听到这里浑身毛都竖了起来,一抬手,筷子就飞了出去,剁的一声戳在了书生手边。

书生吓得一哆嗦,回头看到我和狐狸精,脸刷地白了。

求求求姑娘饶命……

整治完书生,狠狠出了一口白做工的恶气之后,我垂头丧气跟着狐狸精从茶馆出来。

想到壮志未酬,写书的计划夭折,雉鸡精大概是怎么也赶不上了狐狸精了。

脑袋上的几撮羽毛都跟着垮了下来。

狐狸精安抚似地伸手捋了一捋。

小鸡崽儿,你在愁什么。

我闷闷地推开他,别吵吵,烦着呢。

他凑过来,在我的耳边呵气如兰。

还在想你的大业呢?我有个好主意你听不听?

我警惕地看着他。

他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痒痒的,直钻入我的耳朵去。

一个月后,城里新开了一家吉佳酒楼,馔肴丰美,烹治手段了得,价格还颇为实惠,吸引了众多食客。

只不过酒楼有一个古怪的规矩。

若是前来酒楼用餐的人夸一句鸡精胜过狐狸精的话,柜上还会送几道精心烹制的敬菜。

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多饱口腹之欲,这么划算的买卖谁不干。

一时间,来来往往的食客嘴里纷纷都在念叨:

鸡精强过狐狸精,鸡精美过狐狸精,鸡精胜过狐狸精。

“你看,我这主意不错吧,大家是不是都认可了。”

狐狸精吃完我忙活了一整个上午的答谢宴,满足地揉着肚子在我身旁躺了下去。

我看着楼下食客来来往往,心里总有点儿不得劲。

虽然大家在嘴巴上确实承认了,但他们明显就是冲着便宜来的,根本称不上真心实意。

我扭过头看狐狸精。

毕竟,这家伙就算吃饱了瘫着还能散发出令人无可抗拒的魅惑力。

那绝美的脸庞,那撩人的眼眸,那妖娆的身段。

再低头看看自己。

不由得长长叹了口气。

也许雉鸡精跟狐狸精从一开始就没有可比性,这个目标还是放弃算了。

我没精打采地往后一倒,跟狐狸精躺在了一块,拿手捅捅他。

“喂,狐狸精,你的主意也不太灵光啊。”

“谁说的,在我心里,你早就胜过狐狸精了。”

狐狸精侧过脸来,唇角一弯,眼波流转之间释放出无限风情。

什么?我愣住了,一半是狐狸精的话,一半是狐狸精的笑。

“那……你之前说我身材不好?”

“天然的就是最好的。”

“你说我皮肤不好?”

“现在正流行你的蜜色肌肤健康美。”

“你还说我脑子笨!”

“不怕笨,有我罩着你就行。”

“傻鸡崽子,你都让狐狸精爱上你了,你早就比狐狸精更厉害了。”

相关阅读
我在冷宫开赌场

我被沉崎带回了府,身份成了丞相姝烨之女姝绵,兼任他和当今天子沉桉心底的白月光。 我又一次被打入冷宫了。 昨日夜里,我带着点心前往乾宁宫看望勤于政务的沉桉,趁着宋公公不备,一口气冲进偏殿,脱了长衫,爬上龙床,等待侍寝的机会。 为了确保此次能够成功讨好,哦不,勾引上他,我特意花了巨两银子托春儿到红颜坊定制了一套性感镂空的真丝中衣,正努力模仿着沉崎给的画册上那种衣衫半解,眼神迷离的模样,忽地听到一道冰

病娇公主的白切黑太监:阿烬番外

被驸马活活烧死之后,承安公主发现那个从小陪在她身边的太监为她毁了整个王朝。第一次见到殿下的时候,我就觉得,他生得真好看。 唇红齿白,面若冠玉,说话也糯唧唧的,像个女娃娃,怪不得老被人欺负。 他问我叫什么名字的时候,我竟有些害羞,不敢看他那如星子般明亮的眼睛。 我慌忙低下头,小心翼翼地说自己没有名字。 是啊,我无父无母,自记事时就在暗卫营和同伴每日厮杀,和猛兽夺食,哪里会有人为我这种卑贱之人起名。

竹楼

太子景昭的暗卫+竹楼刺客-宗越,刺杀裴放三年皆无果。究竟还能否成功?师傅为我取名宗越,我是个孤儿,十五岁便成为竹楼最年轻的杀手,排名第三,暗中为太子处理过不少的政敌,但我从来没想到这辈子会拿到如此棘手的任务。 大临四十五年,北孟两国开战,战事胶着不下,无奈,两国只好派出使者。议和!休战。 “咳咳咳咳......”殿内全是喘气声,太医默默地把脉开方子,神色凝重。 太子景昭监国,一时间,大臣们议论纷纷

红烛叹,为哪般(上)

静心小道人甚是有趣,与他讲几句话便会脸红。不像赵祯那个色胚子,看都不看我一眼。 烛火摇曳,镜子里的女人一袭素衣,衣着普通,未佩戴任何饰品,我瞧她如此模样,露出了个带着略显嘲讽的轻笑,镜子里的女人也随之轻笑起来。 这一年,青灯古佛常伴,让我时常去回忆、思考过去,往日的种种,几年前,我常要去大娘娘章献皇后跟前听教。 她告诫我的大部分话也记得不太全了,每次她都要与我说一些修身养性的大道理,我不知所云

我穿成了男主的反派师尊(中)

“沈轻姑娘,我意与你结为道侣,不知你可否愿意。”“她不愿意!”苏轻寒把我送到门口,春华听到动静开门出来。 “你先回去吧,明天我们就回蕴灵了,酉时我来寻你。再见。” 苏轻寒笑着说:“师父师叔再见。” 春华被惊的一愣:“再见。” “我没听错吧,他主动跟我说话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走,修炼去。” 和师兄一起去拜别了村长,他对我们带苏轻寒修行的事十分赞成。 走过田埂,远远就看见苏轻寒提着兔子笼等在门外

山河知梦:璧落

三年,我们烹茶煮酒,闲庭看花,吟风弄月,炉前夜话,活成了他人艳羡的神仙眷侣模样。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引 魏子衿攻进东宫时,我正在镜前梳妆。 “长烟,你瞧,好不好看?”我将一支珠钗插入鬓间,道。 “公主……”长烟在一旁小声啜泣。 “无事,”我努力挤出一个自己也觉察到很难看的笑容,“一会你先走……” 话音未落,殿门便被很粗暴地踹开,是个小兵。 我望向他身旁那人,用力握了握手中的玉佩,指

贵妃有点狠

世人只知道她是后宫狠辣第一人,可她的柔情从来只在没有光的地方为萧翊释放。中秋宴上,皇帝萧翊被人暗算中毒。贵妃岚月不到一日就找到了刺客。 天牢。 “来人,把这三种毒药一样一样给她喂下。”岚月语气轻缓地吩咐侍从。 “我知你向来心狠手辣,手段残忍,如此草菅人命,南珈国的国法在你眼里难道可以随意践踏吗?”被下狱的是昨日中秋宴上领舞的舞姬花颜。 岚月不在意她说的话,侍从强行灌下了第一种毒。“说吧,解药是什么

我不想进宫(上)

我以为的别有用心,是你的步步为营。缘来如此,万幸有你。 自古红颜多薄命,所以我不想当红颜。 最是无情帝王家,所以我不想进宫。 可没想到的是,我全占了。听着太监那公鸭嗓宣读赏赐,我还有点回不过神。我实在搞不懂我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是怎样在茫茫选秀大军中被一眼看中。 论背景,我老爹那从五品的官儿实在不算啥;论容貌,那被我故意折腾的脸蛋着实有些拿不出手;论身材,比起前凸后翘的美女,我顶多算是个灵

无怨,亦不悔

刑场上跪着的二位是我父兄,上面的监斩官正是案子的主审,当朝正二品官,我的未婚夫。 楔子 父亲曾经说过,我们名门大家,活,就要活出个贵人的体面。不过后来,莫说体面,我连贵人都不再是。 我穿着曾经京都最时兴的衣裳,梳了我这一年来才学会的发髻,簪着我身上仅剩下的一支蓝色玉簪,用一个捡来的大户人家不用的呈盘和酒壶,盛了方才求来的薄酒,规规矩矩跪在刑场下。 “求大人垂怜,容小女子送父兄一程。” 昔年我从

我和前男友相爱相杀

如果真的有忘川河奈何桥的话,别让我遇到他。做一辈子前男友吧狗东西。我的前男友当了皇帝。 没错,我跟他分手的第二天俩人直接双双穿越,我穿成了一个宰相女儿,他直接九五至尊。 好家伙,同样是穿越,区别就这么大? 我怀疑他有外挂但是我没有证据。 别问我怎么知道他也穿越了,问就是我在面见圣上的时候跟他对上了暗号。 “奇变偶不变。” 当今圣上下意识回答: “……符号看象限。” 两人对视一眼。 是老乡没错了。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