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再勇敢一次

2021-02-17 21:01:13

爱情

第1章重逢

近来总是多梦,梦里的场景有些是大学时候曾经发生过的事,有些却是从未发生过的,但梦里出现的一帧帧的画面都是关于同一个人——江淼。

江淼,江淼,想到这个名字,想到这个名字便揪心般的疼痛。我惊醒了过来,掀开被子起身,冲到卫生间,拧开水龙头,让冰冷的水冲刷我的脸,心里才得以慢慢平静下来。

看着镜子里满脸的水痕的自己,想起前几天班级群里讨论的内容。是啦,是江淼回来了。

冷静下来,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去上班了。这几天手上跟了半年的项目到了最后的阶段,整个小组的人每天都加班到半夜,早上六七点便又开始忙碌。

身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我只好更加尽心尽责,为了最后的冲刺,已经做好了吃住在公司不回家的准备。熬了几个通宵,等到最后项目通过,人已经筋疲力尽。

给小组的人放了两天假,自己也赶忙回家休息。刚进门,毛毛便冲我叫个不停,我赶紧走过去抱起它摸摸它。

毛毛是一只加菲猫,浑身毛绒绒圆滚滚的,下班后的生活都是它在给我作伴。这几天没回来,毛毛有点小脾气了,刚开始叫它还扭过头去不理我,我只好好声好气的安抚它,它这才作罢。

想着这几天工作忙,都没有好好照顾它,往它小窝里一看,果然没有猫食了,起身找了找发现没有了存粮,也顾不上休息稍微整理了一下抱起毛毛便出门了。

来到常去的那家宠物店,刚进门人便僵在了原地。我想过无数次重逢的画面,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景:

——我满脸憔悴,邋里邋遢,而你却丰神俊朗,身姿挺拔修长,迎面朝我而来。

我强自镇定心神,弯起嘴角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装作淡定地说了一句“好久不见”。然后逃似的拿起猫粮,买单,开车而去。进门,倒猫粮出来给毛毛,最后没有一点力气的倒在了床上……

我不知道为何六年未见我还是这么胆怯,是啦,正是浓情蜜意时的无疾而终,才让我至今如此念念不忘吧?

如果我们像一对正常情侣一样走下去,最后结婚或是和平分手,那么你对我来说或许只是漫长人生旅途中一个普通的过客罢了。

我不知道睡了有多久,迷迷糊糊中又进了梦里……

第2章往事1

我和江淼是在大学里认识的。那时我们刚刚步入校园,刚好学的是一个专业—金融。

江淼成绩优异,相貌出众,我很快便注意到了他。从和他慢慢相识到相恋的过程我花了半年时间。

少年不识愁滋味。那时候的我们简单快乐,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吃饭形影不离,每天恨不得黏在一起。

周末时常约会,也就是简单的逛街吃饭看电影。吃饭时,我会撒娇的把我不吃的都放到他碗里去;看电影时,我会挽着他的手把头靠在他的肩上;每次回学校时,我会耍赖地说好累走不动要他背。

而他每次都是宠溺的看着我,满足我任性的小要求。虽然偶尔也会有争吵,但他都会来哄我,要是他真生气了就会换我去哄他。

时间就这样悠悠流逝,转眼便到了大四。毕业季分手季,很多大学情侣毕业时总会遇到各种现实问题而不得不分手。

而我和江淼早已规划好,我们一同找好了实习公司只等年后便可上班,想着等工作几年攒了钱便结婚。

到那时候要去海边拍婚纱照,要在教堂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要去巴厘岛度蜜月。

对啦,我们的婚房要有一个大大的落地窗,那样可以透进来很多阳光;阳台要放两把摇椅,那样下午无事的时候,可以晒着太阳看书;还要养一只宠物,养什么好呢?养猫吧,我喜欢猫。

我缠着江淼问他喜欢什么宠物,他宠溺的刮刮下我的鼻子,说道:“养猫好,和你一样活泼可爱”

我极力地幻想着描绘着未来的美好生活,那时的我天真的以为我和江淼会一直在一起,平平淡淡的相守到白头。

第3章往事2

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可生活偏偏不随人意。

江淼回老家过年,原本约定好元宵过后便回到北京上班,可到了日子他却迟迟未出现,我打电话过去无人接听。

我满心焦虑的等了几天,这期间想了无数能联系他的方法,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过往与我那么亲密的一个人,竟然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又过了几天,手机来了一条短信,写着“我们分手吧”没有解释,没有前因后果,只有这短短的五个字,再回拨过去已又是关机。

我顿时怒火中烧,又是气又是急又是痛,眼泪一颗颗的掉下来。我决定去找他,亲自问明白。

转又踟蹰,江淼只告诉过我他家在*省*市却没有具体地址,后来还是宋凌帮我找到同乡群,又从那里面辗转找到了江淼的高中同学,才有了他家的具体地址。这又耽误了两天。

我立马飞了去*市,在路上我心里想着分手可能只是个误会他万一打错了字或者是在开玩笑呢,到了他家门口我却怕了,迟迟不敢向前敲门。

不知等了多久,门从里面开了。印象中意气风发的他现在满脸胡子拉碴、疲惫消瘦,我注意到却也没心思多想,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还未开口眼泪便簌簌直流。

他看到我有些意外,一丝错愕的脸立即变得冷漠。我哭着问他为什么,他烦躁地说:“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不爱你了,满意了吧”

我还想再说,他厌恶的把我赶了出来,看着他决绝的样子,我终是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到此结束了。

我一个人在这陌生的街头游游荡荡,脑海里不断闪过关于他的画面——他蹙眉的样子、他低头认真的样子、他眉目含笑的样子、他佯装发怒的样子……

原来不知何时他的一举一动已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了。

过了很久,直到夜色渐浓,我才叫了出租车到机场,飞回了家。

起初,我天天睡,睡醒了就哭,哭累了就坐着发呆,常常就是这样一整天。

后来看着父母和宋凌担心的神色,才慢慢把悲痛放在了心里,渐渐恢复到了正常生活。

江淼最终留在了老家,连毕业证都没有亲自来拿。我没有再联系过他,也不愿再知道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就这样,我的初恋结束了。

第4章吃醋

醒来已是另天下午,举手抹掉眼角未干的泪痕,起身拉开窗帘,房间顿时明亮起来,我怔怔地望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站立良久。

过几天去上班,在公司楼下电梯里碰见江淼。虽然惊愕但已做好了心里准备不至于太慌乱,在一个工作圈子而今又在同一个城市,见面只是早晚的事情。

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到了公司便急急出了电梯。后来上下班,总能在电梯里碰见他,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也在这栋写字楼里上班。

后来碰面多了,他竟话多了起来。问起我的近况,我总是冷淡地三言两语敷衍过去。

江淼啊江淼,为何这么多年过去,你能像个老同学一般平静地面对我?难道过去的一切都不存在吗?

今天宋凌打电话给我,说来这边办事顺便邀我一起吃午饭,我答应了。

宋凌和我,两家是世交,因此从小我们的关系便很好。因为中午休息时间比较少,便约在了公司楼下餐厅吃饭。

饭桌上他和我说起这几天忙的工作,又讲了今天早上他闹出的一个笑话。我乐不可支的哈哈大笑起来,他看我笑得开怀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我笑得抬起了头,越过宋凌竟看到江淼坐在前面不远的餐桌上,他那双眼睛喜怒难辨的正盯着我,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悠悠地转过了头。

晚上江淼竟喝的酩酊大醉的敲我房门,我把他扶进来躺在沙发上,倒了杯温水给他。

我一时不知该拿他怎么办。他喝了温水复又躺下,我起身准备去拿个毛毯给他盖上,他竟拉着我的手不放,眼里五分痛苦五分忧伤的望着我,说:“可欣,可欣,我是特意为你回来的。”

一时心里乱如麻,用力挣开他的手,走进房间锁好门,躺在床上什么都不愿去想,但过去的画面却不停的从脑海中闪过。

一夜终无眠,早上起来来到客厅,他早已走了。我长呼出了口气,这样也好,省得碰面彼此尴尬。

第5章告白

自从醉酒那晚以后,江淼竟开始重新追求起我来。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每天早上我的办公室里,都会准时收到一大束鲜花,里面有时会夹着一张小卡片,有时却是些包装精美的小礼物。

同事们八卦地打听,我含糊其词地打发了他们。但时间久了,他们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对此我深感无奈,不知道他到底想要怎样。把花扔了,可礼物却不好丢。想着等哪天有空了找他出来说清楚,把礼物顺便也还给他。

有天,快要下班的时候,同事甲神秘地对我眨了眨眼。“奇怪,不管了,先把手头工作完成吧。”我心想着。

今天晚上我和宋凌两家要聚餐,等下他会来接我,我可不想被长辈唠叨完以后还要回来加班。我心里诽腹地想。

过了一会,女同事们纷纷被窗外事物吸引,发出了此起彼伏的羡慕惊叹声。

我也抬头向窗外看去,只见外面升起了一连串的各色气球,很快眼前便满是气球,下面还有气球在接连不断的升起,就像是用气球铺成的空中海洋。

每个气球的绳子上都固定着一张薄薄的卡纸,那上面有的是写给我的情话,有的是画着我各种样子的简笔画——或生气、或沉思、或微笑……

我早已过了幻想浪漫的年纪,还是被眼前这花了不少心思和时间的气球海打动。

我回过身,江淼捧着鲜花站在我面前,深情缓缓的说道:“我爱你,和我重新在一起吧,好吗?”

他深情又带着几分期待的看着我,周围同事起哄的说道:“答应他,在一起”

我心绪烦杂,痛苦矛盾,看到刚到门口的宋凌,走过去牵着他的手,内心疼痛说出口的声音却无比冷静:“不好意思,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再也无法眼睁睁看着他顿时变得落寞的眼神,孤寂的身影,牵着宋凌的手转身毅然离开了。

心不在焉的和长辈们吃完饭后,和宋凌来到酒吧,借酒消愁的买醉。

宋凌不忍心看到我一瓶瓶的不要命般的灌酒,夺过我手中的酒瓶,劝道:“你这是何必呢?明明还在乎他,为什么又要拿我做挡箭牌伤他呢?”

“你不懂”我抢过酒瓶,边喝边说:“当初他那么决绝的说分手,可如今他又回头说爱我”

“我害怕,我真的害怕,我不知道他是真是假,我再也承受不了那样的一次伤害了”

我边喝边说,边说边哭,最后哭累了喝醉了趴倒在了酒桌上。

宋凌摆正酒瓶,擦干我的眼泪,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6章生日1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冬去春来,在这个城市难得见的几抹绿中,迎来了我28岁的生日。

我并不想隆重地过这个生日,好提醒我又老了一岁。可宋凌非说,要好好地庆祝一番。

下班后回父母家,一家人一起吃了顿简单的饭,然后便和宋凌以及几个要好的朋友奔去了常去的那家酒吧。

酒吧里热闹非凡,朋友们给我唱生日歌、吃蛋糕、下舞池跳舞,宋凌还亲自为我唱了一首歌。一群人热热闹闹的,直到半夜才尽兴而归。

我住在四楼,楼层不高,想着散下酒气便没有坐电梯转而走楼梯上去,快到家时看到门口有一个站立着的身影。走廊的灯坏了一闪一闪的看不清楚。

待到走近一看,才发现是江淼。自从上次告白事件以后,我们之间恢复到了原来客气疏离的关系,偶尔碰到也是礼貌性地微笑。

他怎么在这?正疑惑间他已表明来意。

“今天是你的生日,想着来给你过生日,幸好还来的及”说着提了提手边的蛋糕盒给我看。

看了眼手机,已经11点55分。我看他眼角下拉,满脸疲惫。听同事间八卦,说他已经出差一周,是和GM公司的合作问题。

GM公司之前也打过交道,是个难啃的硬骨头。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刚下飞机匆匆赶过来的。

终是心软,拒绝的话含在嘴边又咽了回去,边用钥匙开门边请他进去。他坐在沙发上拿出蛋糕点好蜡烛,我进房间放了东西又倒了两杯水关了灯坐了下来。

客厅很暗,只有两盏蜡烛的光微弱的亮着,我看着他的脸,一边在光亮中,一边隐在黑暗里,周围静悄悄的。

我想起大学四年里每一个他给我过的生日,每一年都换着花样给我惊喜。有一次也是这样,和学生会外联部去了外地拉赞助,因为碰上我的生日下午坐车溜回来半夜又辛苦赶车回去。

他的声音让我飘离的思绪收了回来。他催促着我赶紧许愿,我却忽的向前一倾,吻上了他的嘴唇。他微微有些僵硬,随后更猛烈的回应着我。

午夜钟声响起,我暂时丢掉了理智,只愿沉浮在这暗夜中,什么都不再去想。

凌晨5点多,我悠悠转醒,看着眼前这荒唐一幕——满室旖旎,一片春光。

我依偎在江淼怀里,我伸出左手用食指慢慢抚摸过眼前人的眼、鼻子、嘴巴、脸颊……一遍又一遍轻柔地重复着,这六年里我在心中勾勒过无数次的脸庞。

我看着他的睡颜,感到好久未曾有过的温暖舒适。

因为是你,我才愿意再勇敢一次。

时间还很早,我沉沉睡去。再次醒来,天已大亮。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样,醒来就不见了。

第7章生日2

我来到客厅,江淼已经做好了早餐在等我。互道了声“早安”后都未开口说话,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我坐下来默默的舀着粥喝,良久他开口说道:“我们?”我低着头轻轻“嗯”了声,算是默认我们之间的新关系。

他很开心转瞬脸色又黯然下去,小心翼翼的问道:“你和宋凌?”

“他不是我男朋友,我之前故意用他来拒绝你的”

听到我的回答他开怀的笑起来,走到我身边饶我痒痒,边饶边说“好啊,竟然骗我,说以后敢不敢了”

我一边笑一边躲着,忙说道再也不敢了。尴尬消失了,彼此笑闹着,一顿早饭吃了很久。

我和江淼算是重新在一起了。我们每天一起上下班,下班后大部分时间他都会在我这里。

有时候他工作没有完成会带回来继续做,这时候他守在电脑旁,我会拿本书坐在他身边默默的看。要是我先睡着了,他会温柔的抱起我到卧室,帮我盖好被子。

有时候我们都忙完了工作,会一起去逛超市买菜,回到家里一起做一顿普通的晚餐,饭后在小区里散散步,回到家一起看电视,然后洗漱睡觉;

有时候在家我逗着毛毛玩,他却跑过逗我。学着我对毛毛的样子,觉得我做得好呢给我一颗糖,觉得我做得不好呢捏我两下,我是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日子过得简单而幸福,有时候我会恍惚觉得彼此缺席的那六年不曾存在过,我和江淼一起实习、一起毕业、一起牵手走到了现在。

宋凌知道了我和江淼重新在一起的消息后,衷心地祝福我们,叹到我终于苦尽甘来。

毕竟这段感情他一直是见证者,见证着我和江淼恋爱、分手、分手后我的难过、六年里陆续交往又很快结束的仅有的两个男朋友、直到现在我们重新在一起。我也由衷地庆幸身边能有这样一个朋友。

我躺在江淼怀里和他说起宋凌对我们的祝福,他理着我头发的手顿了一下,又接着一缕一缕的梳下去。

“幸好有他一直陪着你”他的声音涩涩的哑哑的,我面背着他看不到他的样子,但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好想抱一抱他。

身体先于想法行动了,我坐了起来,用力的抱住了他,他也用力的回抱住我,两具孤独的身体因为彼此的拥抱慢慢温暖了起来。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想着这六年来他应该也不好过的吧。

第8章原来

幸福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转眼便到了年末。

我的母亲大人为了我这个大龄单身女儿的归宿问题操碎了心,一天好几通电话催促着我回家,见一见她给我物色的几个相亲对象,听那意思恨不得立马把我给嫁出去。

我坐在沙发上刚刚听完母亲大人的絮叨,抬眼便看到江淼在厨房收拾碗筷,我怔怔的看着这一幕。

他洗完手走过来,看我一直盯着他问怎么啦?我脑子一热,便说道:“今年过年和我回家见我爸妈吧”

大年三十带江淼回去,我妈看见他嘴角都笑得咧开了。

之前打电话告诉她,我有男朋友并且会带回来过年,她还一直以为是我为了躲避相亲故意诓她的。

如今看到真人别提有多高兴了。又是端茶又是倒果子的,江淼自从坐下来问话就没有停过。

一会问做什么工作的,一会问多大了,一会又问和我是怎么认识的……活像个查户口的,但江淼一直温和有礼的回答着。

待到晚上吃完饭,爸妈出去外面散步,家里终于只剩我和江淼的时候。

我有点担忧的问他:“我是不是不应该带你回来的?我知道我爸妈有点太过热情给你压力了,但他们都是为了我好。”

我担心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他看出了我的担忧,握住了我的手,安慰地说道:“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我想得到你爸妈的认可”他的话让我安下心来。

在家里住了两天,爸妈对江淼可谓相当满意。临走时,我妈私下叮嘱我这么好的人可要抓住了,我只好满口答应。

年后上班我和江淼都各自忙了一阵子,待空闲下来后,江淼说带我到我们新家看看,我一脸懵的跟着他。

房子位于北京三环的一个小区内,环境还不错。整个房间是欧式风格的装修,看起来很舒适。

但最吸引我的是整个客厅南面都是落地窗,落地窗连接着阳台,阳台上放着两把摇椅和一个小茶几。

我走到阳台上,从这里可以俯瞰到整个小区,抬起头看到北京难得一见的万里无云的湛蓝天空,心情变得格外的愉悦。

他回来北京不过一年多的时间,我诧异地问他什么时候买的房子,他挑了挑眉说:“三年前就买好了,一直空着等着它的主人来”

说完进了客厅不知从哪拿了一大束玫瑰和戒指出来,单膝下跪,深情缓缓地看着我说,“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又惊又喜的看着他,我喜于眼前的浪漫求婚,更惊于这精心装饰多年的房子,还有上次过生日他那么匆忙,却仍记得买我最喜欢吃的慕斯蛋糕。

原来过去的一切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念念不忘,我含着泪,点了点头。

~完~

番外江淼

父亲去世的早,从小我便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这一生辛苦都是为了我,幸好我没有辜负她的期望,考上了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也算给了她一点宽慰。

在学校里我遇见了可欣。每次看见她,她总是笑脸盈盈的,一双眼睛笑得弯成了两个小月牙。她的快乐感染着我,让我也不由得开怀起来。

我和可欣很快的在一起了,因为有她的陪伴,大学生活在我的记忆里是很快乐的。

大四那年快放寒假的时候,可欣和我描绘着幻想着未来的生活,我看着她叽叽喳喳的开心的说个不停,觉得未来无论怎样,只要她仍然在我身边便已足够。

上天可能觉得对我太好了,所以偏偏要从我生命中拿走一些东西来折磨我。

那个寒假回到家,身体一向不好的母亲咳出了血痰,我连忙带她去医院检查,却拿到了肺癌早期的诊断书。

那是我过得最难过的一个年。病房外烟花爆竹喧闹声不断,病房内只有我和母亲凄凉独坐。

在化疗、放疗中母亲一日日消瘦下去,病痛不仅折磨着母亲也折磨着我。

母亲这边要人照顾,北京我是不准备回去了。那可欣呢?要怎么办?

冷静下来想一想,久病床前尚无孝子,我何必拖累她呢。难道要她放弃北京光明的前程来这里陪我一起熬着吗?

可这样突然消失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未免太混账了。可我跟可欣能说什么呢?

是啦。只有分手好啦。对她好对我也好。既然决定要分手,那就什么都不必多说,省得她多担一层的难受。

手机屏幕明明灭灭,还是没勇气亲口和她说,打了五个字发送了过去。

一切都结束了,可是我没想到两天后在家门口竟然能看到可欣。她满脸是泪的质问我,我好想好想什么都不管的过去抱住她,可最终说出口的却是伤人的话。

她哭着跑开了,我不放心的在后面悄悄跟着她,直到夜色渐浓华灯初上,直到她不再哭泣坐上出租车扬尘而去。在夜色中我明白,我和可欣真的结束了。

经过半年多的治疗,母亲渐渐好转出院了。我也放下心来,在本市一家公司找了工作开始上班,一边工作一边照顾母亲。

过了半年母亲的病又开始反复,不到两年的时间便急剧恶化成晚期,最后熬了几个月就走了。

巨大的悲伤痛苦覆盖了我,可又突然觉得死亡对母亲来说未必不是一种解脱。

这世间只剩我一人踽踽独行,我拼了命的工作,只有忙碌才能让我暂时忘记孤单。

但当午夜梦回的时候,我总是想起那张有着月牙般笑颜的女子,她银铃似的笑声一直回荡在我心间。

我偷偷去了北京,偷偷看了她一眼又偷偷回来了。我在北京买了一套房,装修成我和她梦想中家的模样。

以后每年休假我都会去北京住一段时间,又这样过了两年。

公司里有一个调到北京总部的机会,我毅然申请了。

可欣,我回来了。

相关阅读
1999让我们依旧不辞而别

小宁,好久不见。你看这冬霜不会迟到,春光不必趁早,一切都来的刚刚好。 作为一个插班生,她从前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人知晓。 第一次遇见她那天,她穿一条长长的碎花棉裙,栗色的及腰长发垂到纤细的腰际,用一条亮晶晶的发链别住耳后细碎的发丝,清晨慵懒的阳光打在低着头的女孩身上,投出长长的阴影。 在她提着裙子轻轻踏进教室的那一瞬,原本人声鼎沸像菜市场的教室,顿时鸦雀无声,每一个人都抬起头望着讲台上看起来略微有些紧

女生在青春期的爱情,喜欢上的是对方的光环

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名为校草、班草的男生。他们成绩优异、长相清爽甚至连运动细胞都很好。女生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心潮澎湃。女生甚至没有怎

被快递小哥跟踪后……

爱不是牺牲,不是强求,更不能随意代替。爱是天上星,虽遥远繁多,每颗都有自己的名字 搬到渡口花墅不满一个月,李蓓蓓就倒霉遇见了个跟踪狂。 一连三天,李蓓蓓下班回家路上,总觉得背后有人鬼鬼祟祟跟着她,一回头,却什么都没有。李蓓蓓拍着胸脯二两肉想:还有人敢惦记老娘?真当她空手道黑带白练的吗? 渡口花墅是当地有名的富人社区,能住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李蓓蓓不太一样,她是被大学同学田浩然“高薪抢聘”来的,这个

我是否应该推翻二十年的婚姻,重新追求爱情?

情感咨询:我和我老婆结婚快要二十年了,刚结婚的时候,她的脚部有残疾,也许在外人看来我俩的条件比较不对等,现在那时候我的家境不是很好,而我的岳父能对我有工作上的帮助

在吗?我姐派我来追你(一)

总是找不到好房子,就像找不到完美恋人一样。 年冬天,陈悦搬出那间住了两年多的公寓。 其实,她是被赶走的,起因是某长租平台暴雷,矛盾已到不可调和的地步,房东通知三天后就要来收房。 那时候,她正在出差,过着看似自由实则 的日子。 “露露,好累啊,再过半个月我才能回去,房东肯定不会宽限这么多天,而且,其他室友都无条件答应了。”陈悦哭诉道。 电话那头是她的好朋友赵白露,A市本地人,两人是大学

俞先生,其实你比任何人都要介意我的过去2000

其实,真正没有接受唐婉的只是他自己。真正在心里无比介意的人,也是他自己。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唐婉再遇见俞北的时候,是因为俞北在唐婉的母校K大的某个餐厅做了大堂经理,好奇的唐婉说要去见见俞北,于是随便扯了个理由说是好久没回K大了,甚是想念。其实,唐婉的心里却打着小算盘呢。她不知道曾经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瘦削少年,如今成了何许模样? 真真是好奇害死猫,再见到俞北的唐婉在心底吐槽不已,曾经的那个瘦削

三又三分之二

游戏里的cp居然来节目里找她了。 楔子 顾虑拨通了顾沛的电话,“哥,我想参加你们旗下缘分小屋那档综艺。” 顾沛闻言挑眉,“刚拿了冠军就想谈恋爱了?” “Too战队队长昨天找我谈话,似乎有意高薪挖我。” “那可真是难得,你不去就错过了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哥!” 顾沛轻笑一声,“行了不逗你了,一会我让小王给你安排。” 郑诗好打开手机,微博下除了催文的读者已尽是些谩骂之语。 一周前,一档名为缘分

他的狗颜(上)

程悠悠万万没想到,这辈子竟然遇到个长得像狗一样的男生!在我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居然去爬墙。 他长得实在是太狗了。 这么说吧,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和林永健、李荣浩、林更新等明星很神似的狗颜?啊对了,还有郭麒麟《庆余年》那群人的。 他那小小单眼皮下的眼睛实在是和小时候咬过我大腿的那条恶狗太像了,我万万没想到这辈子能见到个真人版的真.狗.男人。 所以我付诸行动了,不管前面的高墙有多高,我仍像超市里被放到水

心心向龙

其实,他们早就见过了,不过这个秘密,他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艾丽将有些滑落的兜帽重新戴好,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望无际的深蓝色背景下,一轮弯月静静地与她对视。她低了双眸,视线落在海面上。 已经到了他们的领域了吧? 四周依旧很安静。渐渐的,海面上开始升腾起雾气。她有些害怕,抱膝蹲坐在船头。听说,龙是一种强大却残忍的生物,她手无寸铁之力,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困意

恋爱的surprise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