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风物诗(番外)

2021-02-18 15:00:58

青春

美梦风物诗(番外)

编者注:前文请看《美梦风物诗(上)》

如果一定要给今天找一个特殊意义的话,那今天应该是宋未艾研究生在读的第三年纪念日。

于是,当程承迟一脸期待地看着宋未艾时。

宋未艾迟疑了一下,回答他:“今天?纪念日?是我研究生在读第三年的纪念日吗?”

程承迟脸色一僵,觉得宋未艾这种一心扑在写学术论文研究古代汉语的女朋友简直可以洗洗扔掉了。

他和宋未艾谈了七年恋爱了,宋未艾竟然连他们第一次接吻的纪念日都不记得了,哼,这就是七年之痒吗!

宋未艾得知程大小姐程承迟生气的原因后,额头掉下三条黑线:“都七年恋爱了啊拜托!该干的啥都干完了你竟然还惦记着第一次亲嘴?程大小姐平时在床上没见你这么纯情啊?”

他俩都老大不小了,程承迟念完大学后跟着他爸学习如何继承家业,宋未艾是万年不变地念书,一路从本科高歌挺进到研究生。

连双方家长都见过了,只是宋未艾对结婚不感兴趣,所以一直拖着也没领证没摆酒。

程承迟因为这个老是疑神疑鬼,甚至对宋未艾导师门下新来的小师弟十分不友好。

宋未艾:……

在接吻纪念日风波三日后。

宋未艾一睁眼就觉得不太对劲,这天花板不像是学校宿舍,倒像是什么五星级大酒店。

她再低头一看自己,傻了。

这这这明明是程承迟的身体啊?!

宋未艾还没缓过神,手机铃声就响起来了。她下意识一接听:“喂?”

“老板您还没起床呢?快快快咱们今天谈判的客户马上就到了哇快来不及了啊!!”

宋未艾:哦豁这她熟,绝对是程承迟身边那个话痨小助理阿清,人一着急说话就跟连珠炮一样。

经过一阵兵荒马乱,宋未艾还是成功按时地坐到了谈判桌上。

甲方是一个外国团队,小助理汇报完之后,金发碧眼的团队头儿看向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提出一个小要求,希望他来阐述一下这个方案理念。

宋未艾丝毫不慌,作为一个研究生,最熟练的就是对着PPT高谈阔论瞎瘠薄扯汇报工作。

……最后歪果仁团队拜服在宋未艾三句一修辞,一段一用典的瞎扯里了。

不服也不行,因为从宋未艾的话里他们能听懂的内容实在寥寥,她可是货真价实的专攻古代汉语言文学的研究生,绕晕一群汉语不熟练的歪果仁轻而易举。

谈判结束后,小助理阿清怀疑似的盯着程承迟:“老板,您是不是被宋姐上身了?怎么文化素养突然提升了!”

宋未艾笑着拍了一下他的头,回了程承迟办公室。

其实程承迟的办公室她来得并不多。

一般来说,宋未艾忙着参加全国各地的研讨会,忙着协助考古发掘事宜,忙着鉴定各种墓碑的研究价值。

大多数时候,都是程承迟不辞劳苦万水千山地来找她,和她在荒郊野外深山老林里面私会。

宋未艾一直没怎么接触过程承迟身边的环境和人,说不好奇是不可能的。

宋未艾坐在程承迟的电脑椅上转了一圈,心想有钱就是好啊。

她随便一瞥,突然看到了程承迟桌上有一个她很眼熟的本子。

似乎是小学写周记的时候,老师发的那种绿色本子,她当初还嘲笑程承迟把bff写成bbf来着。

宋未艾内心挣扎了一下要不要看本子里的内容,又一想小学她就看过程承迟的周记了,现在随便翻翻好像也没什么嘛。

嗯,没错,反正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的。

宋未艾刚翻开第一页就看见程承迟写的话正是在嘲讽她:

“笨蛋宋未艾!还说什么BBQ,一点悟性都没有!”

宋未艾:……

程承迟写下的第二句话是:“bbf明明是beyondbestfriend,哼,宋未艾连这种意思都想不明白,小爷我才不会告诉她呢!”

宋未艾忍俊不禁,想不到啊幼年期的程大小姐这么可爱。

宋未艾接着饶有兴致地往下翻,却没想到这本子不厚,但是记录了程承迟很长时间里没告诉过她的事情。

比如程承迟把付家和程家之间的生意搅黄了,就是为了让付子月死心,不要再让她打扰宋未艾;比如在程父程母面前承认他就是喜欢宋未艾,这辈子就想娶她,哪怕宋未艾比他精明,哪怕宋未艾就是图他们家的钱;比如她亲爹宋渠那个人渣在听说她们母女俩过得不错后,也来找过她妈妈讹钱,是程承迟找人解决了这事,从头到尾没让她知道后烦心;比如程承迟替她承担了很多压力,明明是她不想订婚不想结婚,程承迟却跟他爸妈说是他自己还年轻,不想这么早结婚生子。

这本子上的内容,程承迟从不懂事的少年写到如今将近而立的成熟男人,然而上面每句话都跟宋未艾有关。

程承迟在本子上写的最后一句话是在发愁:“哎我求婚怎么又被媳妇拒绝了啊?她要是不乐意嫁给我,实在不行,我嫁给她也成啊!”

宋未艾看见这句话之后成功破涕为笑。

她现在用着的是程承迟的身体,想必程承迟也穿到了她的身体上,之前她图着好玩没联系程承迟,但是宋未艾现在立刻马上就想打电话给程承迟,告诉他——她特别、十分、非常愿意嫁给她!

宋未艾一直对婚姻充满恐惧,但是程承迟已经抱着百分百的真心献给她,她也不能总是这么胆小逃避,也应该迈出了勇敢的那一步了。

……

刚想敲门给程承迟送文件的助理阿清惊恐地听见自家老板在电话里大喊了一句:“…我要嫁给你!现在就嫁!咱们明天就去领证!”

完了!阿清想,难不成老板多次求婚不成功打算倒插门去当宋小姐家的上门女婿了?

阿清两眼一黑,心想这可没法给程董事长解释了啊!!!

话说上回说书,正是讲到宋未艾和程承迟莫名灵魂互换。

因为这事儿,两人的生活没少出现磕磕碰碰的新变化。

比如……

“宋未艾!我错了!我再也不怀疑你新来的小师弟对你有想法了!”

程承迟自从穿到宋未艾身上后,一门心思给他自以为是潜在情敌发小师弟宣传他和宋未艾的恩爱事迹。

结果,成功翻车了。

俗话说,说多错多。

程承迟平时一看见这小师弟李一围在宋未艾身边,就以为这家伙在跟自己老婆献殷勤。

现在自个儿真到了宋未艾身上,他对这时不时就要问他古文注释的李一简直头疼到不行。

“……师姐师姐,我想向您请教一下,《韩穆氏列传》里面提到‘帝筵中更衣’,这一句……”

程承迟一抬手示意他闭嘴:“皇帝就是想要在吃饭的时候换身衣服,这还有啥好问的,师弟?”

李一听了他的解释,面色复杂。

程承迟隐约看出他这眼神里透露出三分震惊,三分疑惑,还有四分不敢置信。

良久,李一慢慢说道:“宋师姐,您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没休息好?”

……程承迟分明觉得李一的脸上就写着一句话:

师姐没被鬼上身吧?!!

“事儿就是这么个情况,”程承迟擦了一下自己额头上的汗,“你那师弟简直比导师还不好对付!”

宋未艾在电话那端沉默了半晌,然后问道:“……你当着李一的面,把《韩穆氏列传》里的那句‘更衣’翻译成了换衣服?”

“是啊,有啥问题吗?”程承迟浑然不觉自己犯了错误。

《韩穆氏列传》提到的那个词“更衣”是最典型的避讳语案例,应该翻译成上厕所。

这可是高中生都必须掌握的文化常识啊!

宋未艾两眼一黑,感觉自己在师门里树立的博学和善的人设要崩塌了。

“程承迟,咱俩还是赶紧想办法换回来吧!”宋未艾思考了一下,半个月之后自己还需要在一场重要研讨会发言,如果让程承迟顶替自己上场……她怕导师到时候把她真的逐出师门。

宋未艾仔细回想后叹了一口气:“我是真不知道为啥你和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闻所未闻的事情。我是两天前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到你身体的壳子里了,你呢,也是这样嘛?”

程承迟立刻回答道:“嗯…对、对啊。”

其实不是。

程承迟好像知道一点关于这件事的小细节。

那一天,是他和宋未艾的接吻纪念日。

宋未艾虽然在谈恋爱方面总是大大咧咧,但这一整天还是和他在一起逛商场、看电影、上天台赏月。

程承迟特地订了一个小蛋糕,对着月亮,和宋未艾你一口我一口地吃完了蛋糕。

但是,在吃蛋糕之前,其实程承迟向月亮许了一个小愿望: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想更了解一点宋未艾。

他俩是年少时的青梅竹马,那时程承迟和宋未艾亲密无间。

可是在毕了业之后,程承迟赚钱养家,宋未艾醉心学术,俩人并不能像学生时代一样,可以待在学校里,在想见到对方的任何时刻都能如愿。

虽然程承迟可以打包票说,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宋未艾的人,但是成年人的生活都有着自己的界限和法则。

所以,即使程承迟渴望进入到宋未艾日常的每时每刻,他也不能真跟个变态跟踪狂一样凑在宋未艾身后当小尾巴。

纵使程承迟和宋未艾都在一路跌跌撞撞中成为了二十来岁会被小孩子喊叔叔阿姨的尴尬年纪,程承迟依然像当年十来岁青春期的纯情少年一样,依然非常非常喜欢二十来岁的宋未艾。

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就让他进入到宋未艾的每时每刻里吧,让他更了解一点宋未艾吧!

于是,程承迟在三天后的清晨,一睁眼发现那晚的月亮竟然真的显了灵——他和宋未艾身体互换,这下子可真是让他完全进入了宋未艾的生活里了。

“行啦,身体互换这种听起来这么玄乎的事情既然这么突然地发生了,那指不定也就让咱俩突然地换回来了呢!”程承迟心虚地安慰了宋未艾两句。

“哎,也对,急也没用。”宋未艾又和程承迟随便聊了两句,警告他小心说话,别顶着她的脸干出一些奇怪事情,也就把电话挂掉了。

托了程承迟那张灵得跟开了光似的嘴,没过两天,宋未艾和程承迟竟然又在一个平平无奇的早晨换回了自己的身体。

宋未艾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既然说了要和程承迟扯证,所以在换回身体的那天就回家翻出了户口本,拉着程承迟去民政局领证。

程承迟被宋未艾三言两语这么一撺掇,也跟打了鸡血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带着宋未艾进了民政局。

这么一进一出,钢印一盖,程承迟还没回过神,法律上的夫妻关系已经生效了。

等程承迟攥着这小红本,反应过来它的意义有多么重要之后,话都说不利索了:“宋、宋未艾,你说咱俩这就……结婚了?”

宋未艾点点头。

“哎我这可怎么跟你妈交待啊,都没跟她说一声……完了这么大事我一声不吭地就干了你说我爸会不会打断我的腿,对了你说婚礼在哪里举办比较好啊你喜不喜欢海岛啊婚纱你想要什么样的啊……”

宋未艾脸上漾起了真心实意的笑容,知道程承迟这家伙一紧张就说话不带标点符号还自言自语的毛病又犯了。

她扶着程承迟的脸转向自己,一一说道:“我和你领证虽然是先斩后奏,但是刚刚已经我给我妈发微信奏过了,她很高兴父母失败的婚姻没有影响到我追求幸福的勇气。”

“如果你真担心你爸妈因为这事揍你,我就陪你一起上门,相信叔叔看在我在场的份儿上会给你留点面子。”

“婚礼在哪里举办我都可以,我尊重你的意愿。对于婚纱,我暂时还没具体想法,咱们容后再议。”

“所以,程承迟先生,现在你作为宋未艾小姐的法定丈夫,你要知道哦,无论如何我都会陪你一起面对的,你没必要把所有压力都扛在自己身上。”

程承迟深吸一口气:“还有一句话……”

宋未艾竖起一根手指立在嘴边,示意自己还有话没说完:“最后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咱俩前几天不是身体互换了吗?我后来仔细想了想,可能是我的原因吧?”

“就是接吻纪念日那天晚上啊。我和你一起吃蛋糕之前,其实对着月亮我许了一个愿望,希望能有机会体验能成为你生活里的一部分是什么感觉,比如书桌上的小摆件啊,你最常用的一支钢笔啊都可以。”

“就是能够一直在你身边跟着,一直看着你,多了解你每天每时每刻到底过得是什么样子。”

宋未艾不好意思地笑笑:“但是月亮好像显灵显得过了火,让我直接变成了你。”

“总而言之,虽然我看不懂你的财务报表,你也对我研读的历史文献头疼得厉害,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段经历特别神奇,特别有意义。”

宋未艾笑盈盈地和程承迟对视:“这就是我的呈堂证供啦,你还想说哪句话啊?”

程承迟抿了抿嘴唇,悄悄靠近宋未艾的耳朵:“其实,我和你许的是同一个愿望。还有,我爱你。”

“……你说啥?大声点啊程承迟!”宋未艾被程承迟的突然靠近搞得心跳加速,结果话都没怎么听清。

“那,没听清就算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话。”程承迟看见了宋未艾泛红的耳朵,突然就结巴了。

“喂程承迟你这种不解风情的家伙好不容易说点甜言蜜语,我得让你重复一遍录音纪念一下啊!”

“拜托啊宋未艾,你连接吻纪念日都记不住,竟然想录音我的悄悄话,你的重点是不是有点偏了啊?”

程承迟牵住了宋未艾的手,和她十指相扣:“行啦行啦,回家啦。……你要是想听的话,以后再说给你听也不是不可以。”

宋未艾也攥紧了程承迟的手:“一言为定!”

我以为我对你热烈不灭的爱意是深夜独行的炬火,明亮且孤独。

然而,非常幸运,你也在同样的道路上用尽一切奔赴向我,带着没有分寸的勇敢,让彼此相爱。

幼时的爱慕,年少的追逐,成人的迷恋,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一直喜欢你。

阿four
阿four  VIP会员 我站在夏至的尾巴上向你道好。

美梦风物诗(番外)

相关阅读
择舟而喜

应舟舟,你打赢了世界冠军!你是第一,永远的第一! 钟泽推开那扇玻璃门走进来的时候,悬挂在门后的一串铃铛照例受到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提醒有顾客光临。 应舟舟在擦吧台,听见声响,一抬头就看见了他,一眼就认出了他,连忙低头。 此时钟泽正仰头打量这串铃铛,手工制作的版式,乒乓球对半剪开,从里装有铃铛,几个如是串起,简单但有质感。 他径直走到她面前,说:“一杯美式,谢谢。” 应舟舟转身到咖啡机前,熟练

所念皆所许

“我对你可不是纯洁的友谊……”“那是什么?”“儿砸,叫妈。”傅念笑得极其放肆。 “如果说,这个世界哪种关系最难以解释清楚,我觉得啊,那莫过于男女之间的关系,到底有没有纯洁的友谊。” 傅念跟陆许两人并排站着,傅念突然盯着他,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可是她刚才在图书馆看的一本书,有感而发。陆许低头看着她,有些许失神,过后一个巴掌把她的脸撇开,绕过她,走下楼梯:“你可别跟我说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 傅念

你以为的默契,都是我的精心准备。

我平生最见不得这样的场面,瞌睡虫一上头,我答应了他!一 “真的啊!?云昊喜欢苒苒子?”一股子震惊从宿舍发出,虽然我听不清谁喜欢谁,但隔着一堵墙我都可以想象出舍友们的表情。 难以置信+想吃瓜。 我迫不及待地推开门进去,我这无处安放的八婆,啊呸,关心舍友的心啊! “什么事?什么事?什么喜欢?快说来听听!”我喜气洋洋地眨巴眼睛问到。 可她们一见到我就闭麦了,互相对望了几眼,许姐姐终于还是受不了这该死的安

就不用一起看海啦

我想那天结束的不是我们,而是我的整个青春。 “我说陈希,你为什么要来理科班啊?”祝宇皓搅了搅面前的饭,把为数不多的肉片夹到对面的碗里。“你要是选文科,不就直升培优班了吗?” 确实,陈希的物理差得惨不忍睹,文科类却好的不行,可她破天荒地选了理科,当时班主任还做了几次家访。 “随便选的啦,反正到了高三,在哪都是人间炼狱。”她嘻嘻笑了下答道。 吃完饭两人一起走到学生车库,祝宇皓蹲下解着自行车锁,嘴里嘱

你是栀子味少年(下)

如果我是匹诺曹,那此时我的鼻子一定会变长。八. 阮清又住院了,你说是因为她吃了太多芒果导致严重过敏。你忧心忡忡的皱眉,“她向来对芒果过敏,所以一直不碰的。” 我想我大概知道她的心思,因为上次我的原因所以特意借自己的身体来博取你的同情好让你回心转意。 不过你向来没有把心放在我这里过,又何来转意这一说呢? 我极不情愿的被老鲁催促着提着鲜花果篮去看阮清。路上老鲁说着你有多么好命能有一个像阮清这样的贤内助

叫我一声姐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 爸爸发抖的手握着医生递来的白纸。是死亡通知单。妈妈死掉了。我坐在医院的连排椅上,只是看着爸爸发慌的样子,不说话,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想让爸爸为我担心,因此要保持着心情快乐的样子——尽管现在我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几年了。我已经是小学毕业生了,不再是那时候害怕妈妈的离开的小女孩了。“小松,家里要来一个小弟弟你欢迎吗?”小弟弟?尽管

桃醉

写一写普通他们的故事。 . “孟嘉绦!” 散漫又带了点莫名兴味的声音响起,是许嘉南。 像是为了迎合他,教室里发出几处低声地哄笑,搅开了欲雨般胶着的气氛。孟嘉绦感到班上同学的目光从练习册放到了她身上,来回睃巡着,她白皙的脸皮尴尬地泛了红。 在刚才沉默的拉锯战中,孟嘉绦其实都快睡着了,教室里的冷气不偏不倚地往她座位方向吹,流过前排的同学到她这里的时候,正是个适宜打盹的温度。许嘉南这一声,正好让她一下

嘿!有个恋爱我们谈谈?

第一次遇到是草莓味的水果糖,再见是海底捞的仙女棒…… .水果糖 “高铁G 次列车在本站只停 分钟,不下车的旅客请不要到站台上吸烟……” 眯着眼看一下手机, 点 分,还有 个小时到家。趴在小桌子上的我准备转个方向继续睡。 因为疫情的缘故,今年的高铁站人也少的出奇,坐了几站旁边的B,C位置都依然空着。当淡淡的柑橘味萦绕过来的时候,我想终于迎来了我的“同桌”? 趴在桌子上的我睁开眼,入目是黑

女生在青春期的爱情,喜欢上的是对方的光环

很多女生在学校的时候,都会喜欢上名为校草、班草的男生。他们成绩优异、长相清爽甚至连运动细胞都很好。女生只要远远地看上一眼,就会觉得心潮澎湃。女生甚至没有怎

你不用给我送伞了

“你就送一次伞给我嘛” “不送,你让我送我就送,我不要面子的嘛” “那那你下一次给我送好不好” “下这天傍晚,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可一点都没有影响苏梦的好心情。 第一次,这是这么多天他第一次主动给苏梦发信息哦! 苏梦是从舍友的口中知道他的,知道他叫温泽成,知道他是大二的学长,知道他是舞蹈社团的社长。 也许是因为先入为主吧,苏梦第一次知道他的时候就觉得,他一定是一个很受欢迎的男生。 事实证明,温泽成也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