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幸福

2021-02-25 15:02:14 作者:诡语娜娜

若说什么是永恒的热点话题?我想除了“爱情”再无其他。

之所以这么笃定,不是因为那些缠绵悱恻的传说,而是因为一个无法更改的现实。

虽然现实已经达成所愿,但这其中的爱情故事,是我永远“麻辣”的幸福。

那一年的九月十五日,我正式步入了大学生的行列,成为一名妥妥滴大一新生。

我相信每一个走进校门的大学新生,都是既欢喜雀跃又好奇探究,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忐忑和紧张。

有这样复杂的心情并不奇怪,毕竟新的环境让人遐想不断,新的环境又让人捉摸不透。最关键的就是,大学校园总是与浪漫爱情紧密相连。

许是复杂的心情让我过于紧张,许是全新的环境让我过于好奇,又许是两种状况同时影响了我,总之一次邂逅,我遇到了萧然。

原本遇到了也没什么,大学校园这么大,学生又这么多,和某位同学相遇相识很正常。再说了,萧然还是我的老乡,距离非常近的那种。

既是同学又是老乡,如此牢固的关系想让我俩疏离都不行。自然而然的,我俩走到了一起,成为这所大学的第N对情侣。

说句实在话,萧然的口头表达能力很一般,就算告白也丝毫不生动。饶是如此,我依然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之所以答应的这么爽快,不是因为没男生追我,而是因为萧然的坦诚。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当时的情景。

那天是周末,又恰逢我二十岁生日,萧然早早就打电话给我。

“小可,今天是你的生日,咱们晚上去吃火锅,我有话对你说。”

“好!你要……”

一句“你要说什么”还没问完整,萧然已经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当一阵阵清晰的忙音传入我耳中时,我才恍然大悟般合上了手机。

老天,还有这样请人吃饭的?太搞笑了吧……

想起刚才那个严肃的口吻,以及口吻的主人萧然,我禁不住笑出了声。

那天晚上,我们要了一大份“酸菜鱼”火锅,翻滚的朝天椒辣的我直抹眼泪。就在我不顾形象的大吃特吃之际,萧然脱口而出的话差点呛死我。

“小可,你吃饭的样子真爷们,我喜欢,你!”

“你,你说,咳咳,咳咳咳……”

这一次,我依然没能完整的说出问题,更让我难堪的是,一根鱼刺很没眼色的卡住了我。等到好不容易取出鱼刺,已是夜深人静的后半夜了。

走出医院大门的那一刻,我和萧然同时笑出了声。在愉快的笑声中,我俩的手紧紧牵住了彼此,久久都未松开。

从那以后,我和萧然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大学刚毕业,我们就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2019年9月30日,是我和萧然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我俩又一次去了那家火锅店,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酸菜鱼”没能让我大快朵颐,因为他和我抢着吃。

“爸爸,我要那块大的,妈妈,你不许吃……”

相关阅读
女律师系列:欢喜冤家,宝贝把腿张开好深一点h

从被石铭辰怼得毫无招架之力之时,她的人生信条上,便有了防火、防盗、防石铭辰一说。

凄凉的爱情

酒过三巡,我问凯辉因为什么事儿请假,凯辉长叹一口气,讲述这两天的经历。下班了,哥几个打算小酌两杯。前几天没上班的凯辉今天也来了,凯辉歇了大概有三天了终于上班了。我们找了一家经常去烧烤店名叫“辣椒炒肉”,老板也认识我们,三人先要了两瓶白酒,若干烤串,一盘凉菜。 酒过三巡,我问凯辉因为什么事儿请假,凯辉长叹一口气,喝了一口酒,带着微醺的语气讲起了这两天经历。 “我一哥们去世了,过去参加葬礼,也顺便帮帮

草稿2020-08-25 18:49

成长 焦虑 搞笑 我七岁的时候第一次体会到文明的威力,彼时刚念小学,已能双手巴拉着画上百个常用汉字。虽然拉丁字母依旧狡猾如黑泥鳅,令同伴们畏之入虎,但我信心不减,破庙改造的学堂古色古香,烟熏火燎的椽棒檩条散发着神秘的气息,破碎不平的黑板上方贴着蒙尘的领袖像,领袖慈祥亲切光芒万丈,我幼小疲弱的心田顿时被注入了浩荡清流,我开始像匹发情的青蛙那样刮刮乱叫,四处蹦跶。 我先在骡圈里找到清理粪便的父亲

隔壁楼林妹妹(一)

她不明所以,想看着我又不敢抬头,活活把自己逼疯,像一只发涨的红番茄。隔壁楼林妹妹 小学的时候,某天隔壁楼搬来个妹妹,妈妈拉着我上门去拜访,手里提了很多好吃的水果还有牛奶。 我心里难受,想着她还是背着我给我报了钢琴补习班就趴在床上说什么也不肯放开我的被子,之后还是爸爸从厨房挑了扫地用的扫帚过来,我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她过去。 妹妹住的家里很破又小,地上没有瓷砖全是水泥,连用来招呼客人坐的沙发也是掉了

妈妈出差的夏天 白蛇奇遇

少年血勇,莽撞而戮蛇。

上面和下面同时喂饱你 浮玉无尘染霖铃(上)

云起云灭,我为你争得一朝繁华,你却黯然伤神,我等你三百春秋,你却前尘往事皆忘。

六耳猴

“悟空,前面是什么地方?”“师傅,此地妖气慎重,待俺老孙去瞧一瞧” “悟空,前面是什么地方?” “师傅,此地妖气慎重,待俺老孙去瞧一瞧” 说话间,悟空翻到了山的另一边。 只见一行宫兀的出现在山谷里。 悟空突然觉得脚腕奇痒无比,便飞下来瘙痒。 这手一挠,发现脚腕上多了一条红绳。 伸手扽绳,却发现此绳就像头上的紧箍咒,越扽越紧。 正烦躁间,忽然眼前一亮,空中现出一个老人,对行者作揖。 “大圣为何

吃奶揉胸叫床床戏百度,田螺姑娘

苏然陷入了沉思,难道是有人暗恋他,不仅帮他打扫卫生,还做出这么丰盛的食物来?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