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

2021-02-28 15:01:12

纯爱

林堂/栾堂

现实向

大林第一视角

灵感来自于之前做了一个大林和孟孟的梦

磕cp使我快乐,我想怎么磕就怎么磕!

我是带着怨恨来到北京的。

我出生在天津,爷爷奶奶和天津的大街小巷就是我的整个童年。那时候我以为也会是我的整个人生,直到我被接去北京和父母生活。

我知道我爸是说相声的郭德纲,也知道他开了个班子培养说相声的,只是没想到这个班子这么热闹,热闹的我融入不进去。

我失去了上学的资格,失去了哭闹撒娇的资格,也失去了我曾以为整个人生。哦对,我好像还失去了父爱,我爸把它给了另外一个人。

那个人叫栾云平,我爸的爱徒,打我爸跟前儿长起来的,甚至比我来我们家还早。我爸提起他总是带着骄傲的笑意,然后转头严肃的对我说“你得努力,不然你连栾云平的尾巴都追不上。”

不知道是我爸提起栾云平的笑意太耀眼还是对我说话时太严厉,我的怨恨又深了几分。

都说会哭会闹的孩子有人疼,可我是个聪明孩子,聪明的孩子知道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做什么样的事。于是我更加听话懂事,更努力的学相声,和德云社里的人一起疯一起闹,还会故意惹事让栾云平善后,亲切的叫他平儿哥哥。

后来我没少给社里添乱,以至于让栾云平平白背了许多骂。即便栾云平丝毫不为所动,我却也乐此不疲。

那时候我正跟着我师父于谦学相声,所作所为他都看在眼里,见劝阻无效之后只能摇摇头半无奈半玩笑的说“你小心着吧,总得遭报应哦。”

我笑着应下,心里却嗤笑,还能有度不过去的事儿?没成想师父一语成谶。

我那时候啊,也才十来岁,是个小胖墩,第一眼看见那个人是在我师父那里。我一抬头,正对上那双清浅的温柔的眸子缓缓看过来,只这一眼,冰融雪消,岁月悠然。师父说他姓孟,是刚认的干儿子,以后都会住在家里。

那时候我想,可能我的报应来了。

那时候年纪太小,不知道什么叫一见钟情,更不懂什么叫怦然心动,愣神过后只觉得自己没出息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儿,面对着那人伸过来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本以为不会再和对方有过多交集,没想到初次见面的不愉快对方好像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总是爱拉着我各种玩闹。

我一开始是不乐意的,聪明的孩子容易早熟防范心也强,总觉得他对师父好对自己好是别有用心,总是处处刁难他,想着他总得暴露本性。

只是我没想到原来真的会有人可以被怎么捉弄都不生气,原来真的有人可以温柔如水。

没过多久他拜了我爸为师,分在鹤字科,有了个好听的名字,孟鹤堂。

拜师那天我爸说后台没有人不喜欢孟鹤堂的,都喜欢叫他小孟儿。看着他有些害羞的低头笑,我的手指动了动,只觉得指尖有些发热。

后来我也叫他小孟儿,他一开始还不乐意,说我可比你大了好几岁。可我了解他,只要我一撒娇他就没辙,只能看着我得意的笑无奈的嘟囔怎么可以这样。

师父很疼小孟儿,经常去玫瑰园也会带着他。我家里经常来一些相声高人,平时就好爱聊天,什么事从相声演员嘴里出来总能带些魅力。他也插不上话,就安安静静听着,好奇的大眼睛一眨一眨仿佛眨到了我心里。

那个时候我们年纪都不大,正是喜欢疯闹的时候,其中就数我和他还有张云雷闹的最厉害,不知道嚯嚯了多少师兄弟,每次在对方生气的时候一起上去撒个娇就没事了。

只有在面对栾云平的时候谁的撒娇都没有用,他只会一脸严肃的把我和张云雷拎到我妈面前,然后再把小孟儿带走。

后来小孟儿调到了五队,那段时间恰好烧饼减肥成功,他馋人家的肌肉整天围着打转,对着烧饼眼里都冒光。我问他是不是有肌肉更好看,他说当然了可酷了,说完又看着我说“大林你不用减,小朋友还是圆乎乎的可爱。”

不知道怎么的,小朋友三个字让我心里难受,虽然我在他面前的确算小朋友。于是我跑去请教烧饼,每天和他一起运动健身。

当我减肥成功后到小孟儿面前的时候,他盯着我看了好久,最后露出了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灿烂的笑容冲过来抱紧了我说“大林,我真的好开心。”

我没想到我瘦下来会让他这么开心,不禁也咧开嘴笑了,暗自想着得再长点儿肌肉才行。

那时候的我们还有人护着,还在放肆的大笑,什么都刚刚好,什么都来得及。

那之后他在小园子里有了许多自己的观众,我也有了专场,我们开始聚少离多。我也没有很想他,只是梦里时常梦见。

17年我们策划了我的全国性巡演的专场“少帅出征”,当他们商量给我助演人员的时候我说“我想自己挑”。

我选了小孟儿和张云雷给我助演。他演出的时候我在后台偷看,看着他在舞台上一颦一笑的逗观众乐,都没发觉自己已经乐开了花。返场的时候他们问我合唱什么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挑了《恋人未满》,只是在看到歌名的时候就心里一跳。

专场演出很成功,我们约着一起聚餐,大家都玩的很开心。小孟儿的酒量不好,没喝几杯就醉了,借着送他回家的功夫,我也推掉了后面的酒。

小孟儿喝醉之后很乖,大眼睛懵懵的盯着我,坐在沙发上抱着我的胳膊撒娇。我低下头正好撞进他漂亮的双眸里,明亮的眼里倒映着我的身影,我咽了咽口水,明明没喝多少却觉得自己醉了。

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小孟儿也清醒了。我望向他红肿的唇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我们接吻了。

我们突然就沉默了,小孟儿没说话,只是眼睛亮亮的盯着我。我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可是大脑一片混乱,不断跳动的心脏仿佛在提醒我什么。我突然觉得有些窒息,只想赶紧出去透透气。

我逃似的离开了小孟儿的家,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我。

再见面是一周以后我爸召集这次参加巡演的了解事宜。小孟儿坐在我对面,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我不敢看他,只能东张西望。一旁的张云雷看见了不禁开起玩笑“怎么这么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在想心上人啊?”

我心头猛地一跳,下意识否认“没有!”然后我仿佛看到对面的人放杯子的手一顿,一直在我身上的目光没有了。我抬头望去,只见小孟儿侧着身子与栾云平在说话,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们仿佛心照不宣的都没有联系彼此,每次翻开通讯录我都感觉心乱如麻。正好经纪人有意让我试一试娱乐圈,我借着这个由头从家里搬了出去。

我本来想着只是试一试水就可以了,没想到通告比想象中的多,工作也比想象中的累。以至于让我没时间去理清那些慌乱的回忆。

再次回家是我爸的生日,距离离家已经过了大半年了。生日会上我一眼就看到了小孟儿,他和烧饼他们一桌,穿着件薄荷绿的毛衣,留着乖乖的妹妹头,他好像瘦了,更显得人小小一只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注视,他回头看向了我,四目相对我想叫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半年不见好像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不变的只有自己那颗依旧剧烈跳动的心。最后倒是他先开了口。

“好久不见。”

生日会后面他们不敢灌我爸就将矛头对准了我,其他桌的人陆续开始散场,我望向四周,小孟儿已经又到了出口的位置,脖子上比刚刚多了一条灰色的围巾。

生日会后我又投入到了工作当中,甚至连相声都很少说了。生日会的见面让我隐隐有些不安,只能用工作去麻木自己。

只是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情人节的那天晚上,烧饼给我打了个电话。

“小孟儿和栾云平在一起了”

我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仿佛一下子世界都变成了空白,然后开始渲染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愤怒的,失落的,难过的,不甘的,然后演变成一个黑洞,仿佛要把人吸进去。

等我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我就这样恍惚了一个月,每天靠着高强度的工作放空自己,直到晕倒在片场。

我醒的时候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张云雷坐在我旁边。见我醒了给我倒了杯水然后让我听他讲故事。

这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故事里我忽略了很多东西。

我忽略了小孟儿总是迁就我陪我疯陪我闹。

我忽略了小孟儿看我欣喜的眼神。

忽略了我减肥成功后他以为的我的在意。

忽略了那晚那个没有被拒绝的吻。

忽略了我否认之后他转过身面对着栾云平哭。

忽略了栾云平抓人总是只带小孟儿走。

忽略了栾云平总是去五队查作业。

忽略了生日会小孟儿走的时候戴的围巾是栾云平戴来的。

其实我没有忽略,我只是不敢承认,承认自己是个胆小鬼。承认自己失去了他。

“郭老师,郭老师?”耳边传来了呼唤声。

“请问是哪里不舒服吗?”主持人关心的问。

“没事,您请继续”郭麒麟回过神。

“最后一个问题,您最近因为拍戏和很多明星都有cp,粉丝也很关心您的感情问题,那么请问您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呢?”

郭麒麟突然沉默了,他又想起了那年坐在他对面的人和那双明亮的双眼。想了想,突然笑了起来。

“我有喜欢的人了。”

在网络和粉丝都在猜测郭麒麟喜欢的人是谁的时候他已经和张云雷吃着火锅了。

“啧啧啧,我没想到你这么勇敢啊”张云雷指着采访视频点评。

“只可惜勇敢的不是时候。”郭麒麟喝了口酒。

“唉,说老实话,你现在还想小孟儿吗?”

“关你屁事,吃饭!”郭麒麟看了一眼屏保,默默熄掉了手机。

我偶尔想你多一点,偶尔少一点,但不会停止。

小兔仙儿
小兔仙儿  VIP会员 磕cp爱好者,想怎么磕就怎么磕!

入骨

相关阅读
伯牙绝弦

钟子期:我在哪里?这是个很简单而且很俗套的故事。 俞伯牙的自白。 是的,我叫俞伯牙,就是你们课本上熟悉的伯牙绝弦的伯牙。 是的,我爱上了一个人。 可是他总是不出现。 事实上,我很无奈。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办法。 你们都知道的,我喜欢弹琴。 看见高山,就忍不住弹一曲来歌颂高山的壮丽。 看见大河,就忍不住谈一曲来歌颂大河的壮阔。 可惜我想要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愿意来赞美我的琴声。 直到…… 钟子期

男女双处第一次h文_h文男女纯爱

感受到周围空气的温度似是骤降,利喜妹这才抬起眼眸,发现凌霄正盯着自己手上的书看,她这才想起来,凌霄说过不能乱动东西,她站了起来,把书放回到原来的地方。也许是她有些

陌上人如玉

时伴读,时伴读,阿霖到底要如何做,才能留住你呢?“臣请求辞官。” “时停云,朕不准。” 天和十六年,时家公子时停云任大理寺少卿不满四年,彼时新皇才登基不久,正是用人之际。奈何时少卿太过坚持,皇帝遂允。此后时停云江湖浪迹,无人知其行踪。 百姓惋惜天纵英才,民间流传了多个时少卿的奇闻异事。其中说的最多的,便是新皇,当年的三皇子,和丞相家小公子时停云的逸闻。 “三皇子,时家公子到了。” 三皇子闻言抬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 民国某年 月 号,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打在了手上。 主任见到了吓坏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也是,现在局势紧张,救人救错了,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而且看上去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穿的很普通,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就算救活了,也估计掏不出医药费。

非正式合租番外

他们正值青春,来日方长。编者注:正文请看《非正式合租》 沈知元在公司混的比较开,旁人见了周暮深要规规矩矩地称一声:“周总。”到了沈知元这里,就变成了嬉皮笑脸的“沈哥。” 新员工填入职申请表那天,沈知元闲着没事,从自己的办公室晃到了人事部,自己拿了一张入职表,沈知元道:“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填这个呢?” “周总说,沈哥是大功臣,沈哥是咱公司的金主,有特例。” 特例个鬼,沈知元咬碎了口中的糖:“给我个

总裁也痴情——许你一世到白首

小白说,总裁哥哥我爱你。尚玄日:好,领证。女追男,追妻火葬场。我有一个小白朋友,说话声音软软的,脸白白的,眼睛滴溜转一下几分古灵精怪。上学的时候,小白一直占据我们高中白月光女神榜首,我一直占据白月光女神的同桌——这个女生尴尬,男生羡慕的座位。所以和她结下了牢不可破的一起逃课,补作业的革命友谊。高中毕业后又一起考入了本地的老牌大学,也算是孽缘深深了。 前几天抖音流行一首歌,白月光与朱砂痣,我突然就想

我与仙君一二事

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幸亏我机灵再加上跑得快,要不然现在皮可能已经被被她扒掉拿去做靴子了! 切,还想扒我的皮,我还没嫌它难吃呢! 其实吧,这仙丹也不是我存心想吃的。它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路上,而且哪玩意儿看起来像麦丽素,闻起来还有股香香的味道。。。。。这个一个不留神就跑到我嘴里去

小皇帝

我是摄政王,受先皇所托,我为小皇帝披荆斩棘,扫除障碍,可我不是把我送给他啊... 我有个不省心的侄儿。 要不是他老爹临终前再三托付,再加上我这人就是菩萨心肠,对这小太子起了恻隐之心,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我渴望寄情山水,纵游四方,心不在此啊。 呜呼哀哉,我又愤恨的敲了敲小皇帝的脑袋。小皇帝不过 、 岁,小脸粉雕玉琢,肉呼呼的。我严重怀疑我哥哥,就是先皇,是按颜值选的皇上。小皇帝捂头,小鹿眼滴溜的转

桃花

许易云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无辜得直眨眼睛,连结结巴巴的一声哥都喊不出来。 “哥,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 许易云说出这话的时候的确没过脑子,或者说,在决定说这话之前就下定了一番不要面子的决心。 结果就是站在他对面的顾瓷直接愣在原地。这位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喜剧演员手里还抱着导演刚递给他的杀青花束,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易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脸也刷一下红了,磕磕巴巴解释道

你嗑的cp是真的

内娱顶流和过气影帝拍耽改假戏真做?电影不是爱情,我们才是。 我,陆星昀,国民选秀c位出身,唱跳rap全能爱豆,千万粉丝量级,内娱新晋顶流。 最近,我想转型。 粉丝说,我既生了这张脸,就应该在偶像剧里当男一。 华姐说,咱们这人气,小制作、低片酬肯定不去。 知名导演看完我的表演说,演员是什么最低级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一来二去,我迅速登上业内选角男明星黑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原本也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