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愧于心的抓捕

2021-03-01 15:04:41

世情

“唉!”

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沉重的叹息,桌上的台灯随之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中国人民警察制服,约莫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张油漆斑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叫周正,平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一名从警二十年的老警察。

周正是一个性格刚烈、铁骨铮铮的硬汉,二十年的风霜雪雨将他打磨的坚若磐石。

这样一个无坚不摧的汉子,眼下却在忧伤的自语。

“张叔,您老人家对我的恩情,我不会忘记……”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那盏陈旧的老式台灯,倏地一下,两行眼泪竟然流了下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能让警界赫赫有名的“周铁人”落泪,肯定是遇到非同寻常的大事了。

这件事怎么会是小事呢?这个人又怎么能不让他伤心呢?如果没有张叔,就没有周正的现在。

慢慢踱步窗前,抬头望向远方,往事浮上心头。

张叔名叫张旺,和周正的父亲周民是一个部队的战友,因为性格相投,两人亲如兄弟。从部队转业后,两人又机缘巧合的分到同一个单位成为同事,这可真不是一般的缘分。

天有不测风云,周正五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夺走了周民的生命,从此剩下周正和母亲相依为命。

周正的母亲患有严重贫血,因为身体的原因她一直没有工作。没有工作自然没有收入,没有收入又怎么买药呢?

周民活着的时候虽然工资不高,可好歹还能应个急,现在人死了,每月为数不少的药费愁坏了这个苦命的女人。

就在周正的母亲愁断肠之际,张旺买了一大堆药物和营养品送了过来,周正永远也忘不了张旺那天说的话。

“慧芹,周民和我情同兄弟,你就是我的嫂子,周正就是我的亲侄子。周民虽然不在了,但我一定会替他照顾好你们,一定会让周正长大成材。”

质朴的话语并非随口一说,张旺真的按照自己说的去做了。他不但每月给周正的母亲送去药品,对周正更是悉心照顾,他给周正的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在张旺的帮助下,周正顺利考上了警校,并以优异的成绩被平安市公安局破格录用。做一名保护人民的警察是周正从小的心愿,周民就是死于一个抢劫犯的刀下。

“我宣誓:我志愿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献身于崇高的人民公安事业。坚决做到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矢志不渝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捍卫者。为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保障人民安居乐业而努力奋斗!”

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的入警誓词,也是周政每天早上起来必定默念的话,二十年从未间断。即使因为抓捕罪犯重伤昏迷,在潜意识的作用下,他依旧念出了入警誓词。

二十年的从警生涯,无数次的抓捕行动,生死一线的斗智斗勇,不但没有让周正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丝毫动摇,反而更加坚定他要成为一名尽职尽责警察的决心。

为此,他用自己的行动兑现了诺言;为此,他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不知不觉间,回忆戛然而止,思绪却并未停止,周正眼前出现了一张老泪纵横的脸。

“周正,我这辈子从来没向任何人低过头,这次为了张扬,我,我求求你了……”

这是张旺在替自己的独子,平安市最大的贩毒团伙成员张扬求情。一个多小时前,在这间办公室内,张旺跪在了周正面前。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正理解张旺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更何况,这位老人是对他有着大恩的“张叔”啊!

周正是一名警察,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情与法面前,他犹豫了。

“张叔,您老人家对我的恩情我铭记在心,从此以后,您就是我亲爹,对不起!”

思忖片刻,周正拿出手机摁下几个数字,很快,话筒那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周……”

一声“周队”尚未说完,已经被周正斩钉截铁的打断了。

“我是周正,立刻抓捕张扬!”

相关阅读
23年后,挥向性侵者的拳头

流言很快传开,村里人都知道程家二丫头做了手术逢人就脱裤衩给人看。 年春节前,我回乡祭祖,狭窄的村道上遇见了程江。 我们两家的车面对面怼在巷子里,老公原本是要退一步的,可我的反应让他吃惊。 原本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突然抄起墨镜戴上,一个俯身缩进座椅下狭小的空隙里。 “快走,快走!”我不敢抬头,慌乱地朝他摆手。 “怎么了?是谁?”老公问,“别怕,你就告诉我是谁,我来解决。” 我含着

睡前小故事:寄生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而有的人,如他一般,一直索取从不知感恩。 你知道人肤蝇吗?那是一种寄生生物,成年肤蝇会抓住一只蚊子,把卵产在它的身上,当蚊子你的身上吸血时,肤蝇的卵会掉在你的身上,迅速钻进你的毛孔,吸取你的献血,藏在你的肌肤下。靠着人体的组织来吸收营养,然后疯狂成长,直到成蛹破茧。从出生到结束,一直在索取,从不知感恩。 李莹快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本村大户的儿子,可是李莹一点都不高

残疾老人,天天和小狗吵架,小狗却救了他的命

夕阳西下,老俞挑了挑最像二货的狗回家了……老俞是个高位截瘫患者,残疾三十多年,摊在床上一直都是由老母亲照顾。老母亲去世后,他也失去了生的希望,脾气越来越差,整天骂骂咧咧,对谁都没个好脸。 直到这一天,一只陌生小狗溜进了他的房间,看着狗狗,老俞又开骂了:“干啥,叫什么叫!”没想到,狗子还挺有骨气,当场就骂回去了。舅舅弟弟弟媳一看这狗不招大哥待见,于是就把他关进了鹅圈。农村的大鹅战斗力过人,小狗被碾得

父母资格认证考试

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不是所有大人都有资格为人父母。 早上七点整。 手机的闹钟只响了一声,李慧娟就从被窝里飞速伸出手把它摁掉。她醒了。准确点说两个小时以前,天光逐渐变亮时,她就已经醒了。 人到中年,睡眠简直是不可多得的礼物。入睡难,睡好更难。微弱光线,细碎声响,对于李慧娟来说都是睡眠的致命杀手。 尤其是第二天有重要事情的时候,神经不可避免的处于紧绷,头天晚上享受一觉酣眠几乎成了不可能的

凤兰,一个女人的悲剧故事

“一会儿见到我儿媳妇,你就说给她检查检查的,别的话我来说。”春节刚过,天下起了一场大雪。春旺从地里看完庄稼往回走,远远的看到有一个人影走来。等走近了一看,是个女人,穿着暗红色的棉衣裤,头顶扎着红色头巾,埋着头只顾走。春旺在路边站住,半蹲下身子探着脑袋瞅,不禁哎哟一声,“这不是李响家的媳妇凤兰吗!” 女人没有搭理他,仍然低着头走。雪没到了脚脖子,女人趟着雪走,春旺一开始没看清,等女人走过去,这才看到

当贵人出事后

一个做梦想过富贵生活的大帅哥,遇到了一对赫赫有名的姐妹花,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妻子打来电话时,马亮正和几个“老板”假惺惺分析着“ G”股票,那头电话还未说完,他便“啊”得叫出了声。 马亮的脸瞬间凝成了厚重的秋霜,没向周围人告辞,他就像马蜂般直冲医院。 “姐呢?怎么就突然被车撞了?”他将手伏在医院墙面,弯着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跳频率不输百米赛跑。 “警察说是她开车恍惚、走岔了道,不小心撞到了

柳家沟杀人案件(二)

人穷志不短,命短。编者注:前文请看《柳家沟杀人事件(一)》。 腊八这天,有警察到了柳家沟赵三春家,说他儿子赵秧苗涉嫌一桩失踪案件,问赵三春有没有他儿子的踪迹。 赵三春指了指堂屋大红柜子上的罐子,说:那儿,我儿子在那儿呢。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凡是有把子力气、还能走动的人都出去打工了。 赵秧苗听招工的人说什么上工的地方包吃包住,一个月底薪 ,做够一个月还有奖金

双生花

花都枯萎了,早就不需要感情来浇灌了,因为根本不需要。楔子 传说有一种花名叫双生花,一株二艳,并蒂双花。它们在一枝梗子上互相爱,却也互相争抢,斗争不止。它们用最深刻的伤害来表达最深刻的爱,直至死之。直到最后,它们甚至愿意杀死对方,因为任何一方死之的时候,另一方也悄然腐烂。 双生花一蒂双花,同时开放,一朵必须不断吸取另一朵的精魂,否则两朵都会败落。因此,其中一朵必须湮灭,以换取另一朵的生存。双生的花朵

姻缘:春桃1994

我勾引你儿子?我原先从来没和他搭话,他就给我送鸡蛋又送牛奶。九十年代的南山村,或许有人不知道村长叫啥,却没有人不知道林月琴,因为林月琴,林春桃她娘,是一只“破鞋”。可是林月琴不在乎,她还是扬起拔得细细的眉毛,穿着水红丝缎小袄,一步三摇去粮油店打高粱烧。闲话说给不在意的人听,终归少些趣儿。 于是人们说,林春桃和她妈一模一样。村头婆姨们有意无意地省略“长得”两个字,目光在林春桃的腰背臀腿上巡睃。十四岁

柳家沟杀人事件

“少年凶杀父亲,毒杀姐姐”的事情一度登上了镇上的报纸版首。 年 月,柳家沟最西边陈家的小儿子,陈青禾,从城里打工回老家过年。 他人刚到村口,有老人认出他是谁后,道:青禾小子呀,你回来迟了,你爹叫人给杀了。 柳家沟穷。这是十里八乡公认的事情。 因为穷,村里不少有力气的青壮年轻人都会去镇上打工,有的走地远,遇上外地招工的,广州、上海等地方也是不错的选择。 走得远点,给的钱也多,唯一的缺点就是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