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个尼姑朋友

2021-03-09 21:03:38

古风

1

郭襄打记事起就不大喜欢自己的名字,难写倒是在次,关键是以襄阳为名,仿佛背上背了一座城,沉甸甸的。

她是真的不喜欢这座城。尽管这座城里刀光剑影、快意恩仇,尽管这座城里群英荟萃、豪杰云集,尽管这座城里,满满的江湖。

她很想出去走走。

可惜郭家的家教很严,拜她娇生惯养的家姐所赐,也拜被家姐一剑卸了胳膊的世兄所赐。而一家人总不能说两家话,这让她想起那位未曾谋面的世兄时,颇有怨怼。

随着年岁渐长,神雕大侠的威名在江湖上散播开来。每每有事迹传入襄阳,父亲总会备一桌酒席,喝几口烈酒,喝到面色泛红也不用内力逼出,由着酒劲上涌,然后对这位世侄推崇备至,像卖瓜的王婆。

说到动情处,也总会把她拎出来,说自家这个二丫头小时候还被大英雄抱着浪迹江湖过呢。

她想要一柄长剑,一只毛驴,自己去浪迹江湖。

2

十五岁那年,郭襄终于逮到机会外出游历,也终于和这位名满江湖的世兄得以一见,谱写了一个个可佐佳酿的好故事。

也许是风陵渡口的水波太过潋滟,也许是黑沼的白狐太过灵俊,也许是襄阳城的烟花太过绚烂,以及一定是,这位世兄摘下面具时,开在她心头的海棠花太美,情起,一往而深。

她问石头,石头啊石头,你说你杵在这动也不动,如何能找见中意的姑娘?

她问飞鸟,飞鸟啊飞鸟,你说你一直飞停也不停,如何能等到心爱的情郎?

她问自己,襄儿啊襄儿,你说你早生个二十几年,在重阳宫旁建好道观,自号大龙女,等小杨过受师父欺辱时收他入门,做一对合刀并剑的侠侣,从此浪迹天涯、逍遥快活,还顺带了结父亲心愿,不就是天作之合的美眷?

怕的不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怕的不是江湖儿女多长情,碧海青天夜夜心;怕的是这树桃花开的烂漫绮丽,根却扎在别人庭院里。

3

打十六岁后,父母越来越不愿她待在身边,她却有点舍不得。终于等到十八岁,郭襄骑着毛驴,挎着宝剑,正大光明的出了襄阳城。

她回头看了一眼像破布袋一样缝缝补补的城墙,心想原来浪迹江湖的心情也是这样沉甸甸的,仿佛身后栓了一座城。

征衣风尘化云烟,江湖落拓不知年。郭襄就这样停停走走、来来回回,游遍了秀丽山岳、壮阔江海,也去过了不少闹市勾栏、山野小店。每到一个地方,总要推说家中父母惦念的殷切,打听打听那位世兄的下落。

她说她一点也不想念自己的杨大哥,一点也不。只是觉得那柄重剑大巧不工,想过过手;只是觉得那只大雕古拙雄奇,想多亲近;只是觉得那位世嫂清冷好看,想再见几面,只是赶巧这些她紧张的物什儿,都在他身边。

说的是不惹相思不念君,那为何衣带渐宽人渐瘦。

4

郭襄是二十岁上的少室山,原本只是不服气那一句“天下武功出少林”的江湖戏言,没成想经历一场江湖事,多了两个落魄人。临别时她望着眼前的少年郎,不禁哑然失笑。郭襄和张君宝,谁看谁,都像在顾影自怜一般的落魄寒酸。

打那以后她时常会想,对于张君宝而言,这年的少室山,是否一如那年的风陵渡;手里的铁罗汉,是否一如自己手里的三根金针;眼里的郭襄,是否一如自己当年眼里的杨过?

他是否也会在好梦留人睡的夜里打趣自己,为何没早生个二十年,自号神龟大侠,在风陵渡口和小郭襄终得一见,从此神龟侠侣的声名遍布江湖。

每次想到这里,她总会被自己逗得乐不可支,抱着肚子在床上打滚,又总是不自觉的哭出来,眼泪像珍珠一样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往后的几十年里,郭襄和张君宝各自站在顶峰俯瞰天下,却始终缘悭一面,兴许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识何必再相逢。

5

郭襄三十岁的生日是在襄阳城过的。彼时城中物资紧张,只草草煮了碗阳春面算是庆生,但父亲送了她天底下最锋利的宝剑做礼物,母亲也连夜赶了两件新衣服,连同贴身的软猬甲叠好,一并装进包裹。

临行的时候,父亲坐在马路牙子上有一把没一把地喂马,母亲进进出出地往车上倒腾行李,都没什么话。

眼前这两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一位出身道家,该修出世之道;一位家学奇门,不该着眼于世俗,可偏偏都要做儒家那套“为天地立心,为万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勾当。

郭襄既觉得好笑,又很想哭。

一年后襄阳城破,她醉身西川山水中。家姐写信骂她不忠不孝,枉为人女,郭襄也懒得争辩。只是觉得城破那天不该是万里无云的好天气,总想着老天欠这群心存死志的人,欠这座心存死志的城一场连天大雪,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郭襄很喜欢自己的名字,哪怕后来出了家,也没取什么像样的法号,世人都叫她郭襄郭女侠。

6

襄阳城破不久,武林中就流传起了倚天屠龙的传说。好友们都劝她须知怀璧有罪,少染江湖风波。她却不当回事儿,反而更加招摇过市,乐得身陷红尘。

身怀利器杀心自起,江湖传言这位自号小东邪的祖宗发了狂入了魔,要倚剑证道,一论天下顶峰。可每每对敌,郭襄也不出剑,单靠拳脚功夫便打的江湖宵小落荒而逃。

江湖又传言郭女侠侠者仁心,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颇有其父风范。这话传出去没足月,就有人被郭襄一剑卸了胳膊,江湖路断。从此武林中人人噤若寒蝉,生怕再传出些什么郭芙第二的风言风语,那就不是一条胳膊的事了。

就这样,江湖这个马蜂窝被捅的乱七八糟,小东邪的名号越来越大,郭襄心里美滋滋,又空落落。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父母遗命里没有江湖风波,没有民族大义,只是单纯愿她过得顺遂,但她不想。襄阳城上父亲说出了“倚天不出,谁与争锋”的豪言,她得做到。

7

半生闲看风云起,一步江湖无尽期。郭襄在江湖上行走了多少年,就闹腾了多少年。从草长莺飞走到杨柳依依,初出茅庐的郭家二小姐长成了天下无敌的郭襄郭女侠;肩上长发褪去了俏皮双鬟,梳成顺眼低髻;唯独身上菩提树,心田明镜台间,依然沾着抹不掉的尘埃。

迷闻经累劫,悟则刹那间。也不知哪个时辰哪番年岁,许是见新燕而知春,许是见荷尖而知夏,许是见一叶而知秋,许是见飘雪而知冬……

在看见新燕啄春泥的那一刻,在看见小荷尖尖角的那一刻,在看见落叶上青枝的那一刻,在看见千树梨花开的那一刻,整个世界从郭襄眼中活了过来。

她开始打量起这个从未正眼瞧过的世界;开始懂了菩提无树,明镜非台的道理;也开始正视她心头的那朵海棠花,由衷地夸一句“好美”。

情起心头,上眉头,又放心头。

8

因为师承金轮法王的缘故,这些年每每游至佛门名胜,郭襄总要替这位便宜师父扫寺拜山、上香礼佛,也免不了与山上大师父攀谈一番。这些个大师父见了她总是连连点头,又不住摇头,喜她佛缘深厚,慧根独具。

叹她我执深种,遇佛难见。她嘴上应承,心里却想这些大师父也不过尔尔,可惜了山上钟灵毓秀的好风景。

所有人都以为她情障难破、三毒难消,可她早已不贪,不嗔,不痴,就像剑客见过了绝世剑招,食客吃过了龙肝凤胆,除了那一剑的风采,那一口的柔情外,了无挂念,这些东西世人没有悟透,大师父未曾经历。

她想,索性自己找块过得去眼的山头,建一个不大的门派,搭几座不差的寺庙,讲一些比大师父要好的佛理。心思落定,郭襄却也不急,整日待在家中足不出户,或是青灯古佛,或是弄花侍草,没一点外出挑挑好山好水的意思。

莫追莫强求,缘来自可有。有什么好急的呢,这江湖上的山山水水都印在郭襄的脑子里,她所等的不过是一个心灵福至,一场当春好雨。

9

四十岁的某天,她忽感心血来潮,起意去峨嵋赏霞,路上见了个粉琢玉雕的女娃,想起自己初遇世兄的经历,觉得此情此景分外相像,就给这个女娃起名叫风凌。

后来她跟这个宝贝徒弟上了山,创了峨眉派。

相关阅读
造神术(上)

世人都说你生来就是克我的,我始终不信。那日剑锋所指,我都不曾想过你真的会杀我。在弨安死后一百年,人世间仙门经过大清洗后也慢慢恢复了正常的秩序。 以岐山幕府,万剑宗为首的势力也正在不断扩大,这都是一百年前被弨安放过的仙门,其余被她血洗过的要么已经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要么正在苟且度日。 一百年前那一战,弨安以一己之力几近覆灭整个仙门,可见其实力强悍到何等的地步。 但最终还是仙门赢了,弨安死于万剑宗宗主

美人心

君王得了个美人,视若珍宝。可惜美人多病,得经常吃人心维持着。君王得了个美人,视若珍宝。可惜美人多病,得经常吃人心维持着。 这不算什么大事,君王嘛,有人,有权,有挖人形的刀。 于是美人换着吃,今天吃将军的心,明天吃太尉的。吃来吃去,大臣们不乐意了,搭帮结伙的找君王提意见:“可不能让美人这么吃了,不然再过半年,咱们可都没发陪您上朝议论谁该杀了。” 君王一听,那不行啊,就我一个人上朝,多没排面啊。 天子

征战四方:秦之我还记得你

姜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极讨人喜欢的女子,以前面对荆轲是,现在面对嬴政也是如此。秦王朝的锦绣山河倒是人间见过最烈的江山了。 姜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极讨人喜欢的女子,以前面对荆轲是,现在面对嬴政也是如此。 不过嬴政似乎和荆轲并不一样,面前这个俾睨天下的秦皇,她也不止一次的想要杀之而后快,不仅是为了恨,更多的是为了爱。 嬴政瞧着姜,看见她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不由得发虚道:“寡人昨日并未多饮酒……” 听到

繁华落尽,唯君入我心

或许这世上比他更优秀的男儿千千万,可在我眼中,世上无人可与他比拟,他就是最好的。 又是一天清晨,落倾从梦魇中挣扎着醒来,惶恐着望了望四周,半晌才缓过神来。 喘息着又躺了下去。 话说如今,落倾历劫归来已半月有余,依然每天晚上都会陷入梦魇,亦是她的心魔。 落倾闭眼静心,到底还是忘不了啊,回想那些时日,实乃可悲。 -------------------------------- 落倾是天上的神女,因到了

世间集•青玉签(上)

九方当然知道这陈楼里有妖,自己此次考核的任务便是抓住一尾私自流窜入城的小鱼妖。 他跪在祭坛的中央,毫不犹豫的用早已准备好的利刃划开食指,借着月华的灵气开始在空中写下一道道血符。 随着符箓阵法的完成,他身前的签筒逐渐发出幽蓝色的光芒,他颤抖着用带有血迹的双指拈起一签。 签上光滑如旧,未有一言。 他愤怒的将手中的玉签砸在地上,然后又把剩余的玉签一一摆出,整整七十一签,签签无言。 把头重重的磕在石板上,

古风bl h生子甜文_bl文h塞

“唔!”公孙赫疼的呜呜混含不清的喊着,泪水毫不受控制的溢出,殷透盖在她脸上的肉粉色丝巾。下身如插入一个火烫的热棒,火辣辣的破处之痛袭遍全身,疼的她全身颤抖不止。

槐花再开时

根据诗经《邶风•击鼓》改编。花落春又开,人去何时还。 那天是顾怀瑾随军出征的日子,他走得匆忙,只留下了一句等我回来,带走了一方念君绣的帕子。 这帕子也不是为他出征才绣的,而是绣好这日恰巧他要走了。帕子上绣了十六个字:“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看着扬尘而去背影,念君就站在门口的槐花树下,望着,直到所有的飞尘都落了地,才依依不舍地回了屋子。 这一夜,念君在窗前坐着,守着那一

大梦三千

刚刚是我的梦么,太真实了。我这是在哪儿? 我记得,我好像是在家里睡觉,但是现在……手不能动!脚不能动!头不能动! 这是什么情况? 不记得我是用了多长时间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一个 世纪的大好青年居然穿越到了一颗树苗上。没办法,在这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情况下我只能厚着脸皮继续默默的生长着,直到有一天…… “这树长得好粗壮呀”,一个像是从杨柳青年画中走出的胖娃娃蹭了过来,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样子。 小子,

九皇子

我大醉三天,醒来后,我的意中人,十里红妆的出嫁了。 我是王朝的九皇子,我的母亲,是出生高门,受尽宠爱的皇后。 我是她唯一的孩子,也是众兄弟中唯一的嫡子。这让我自小便于其他兄弟不同。 母后原本身体就并不好,怀我的时候更是艰难,因此我生下来便得万千照拂,比其他兄弟更加娇生惯养些。 也导致我的身体和心智跟基本同龄的兄弟们相比都要差的许多。 母后是个眼光高远的女子,她不在意我最后是否会成为皇帝,但她在意

古风 男h男图片大全_啊,好大好硬古风

生活再度回到常轨,母亲的信在降了半旗的国庆后送达,这几天返校上课的同学多了,空旷半个教室的景象终于消失,他失眠的疲惫和家中有意外的同学相比好不了多少,这中间甚至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