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影

2021-03-11 21:01:32

世情

童爸、童妈都已经退休在家。在这个四线城市,老两口加起来有近万元的退休金,生活倒也十分的惬意。

三个儿女都在北京打拼。

大儿子是个医学博士。原本在北京的一家公立医院上班,后来辞职下海,开了间私人诊所。生意很是不错。儿媳是名护士,和老公一起打理着诊所。

二女儿和女婿在北京开了家美容美发店,也已经发展到了开连锁店的规模。

小儿子最不省心,三十多的人了,还没个正行,和众多北漂一样,混迹在各大影视基地,跑着龙套,梦想着能够一夜成名。

这一次,老两口决定去北京看望几个孩子,顺便也看看很久没见的乖孙子。

1

听说父母要来,儿女们都很开心。

一大早,二女儿和小儿子就来到了大哥家。忙前忙后地准备着为老人接风。

大哥叮嘱弟弟去火车站接上两位老人,老三也满口答应着。可到最后,却因为老三记错了时间,而让两位老人在车站等了一个多小时。

童爸和童妈等了很久没见孩子们来接,便决定自己打车去大儿子家。童妈拿着大儿子的地址给出租车司机看,并告诉司机该怎么走,而司机瞅了一眼说,车上有导航,不用看地图。把童妈怼得哑口无言。

到了大儿子家,全家人开开心心地欢迎老两口的到来。唯独小孙子脸上露出不快。原来是因为爷爷奶奶来家里,他就必须和妹妹一起挤一张床,让出自己的房子给爷爷奶奶住。

晚饭,一家人围在一起。小儿子没接到人,也回来了。

一家人开开心心聊着过去的事。

童妈坐在小儿子身边,问着小儿子的近况。并说着:家乡的某某和他同龄的人都已经结婚生子了。又是哪个从前的同学又混到了领导的位置。

小儿子脸上应付着,心里一点都不高兴。

晚上,童爸童妈在大儿子家住下了。

第二天,大儿子准备带着老人去北京城的风景名胜转转。老两口也收拾好了,兴高采烈地准备出发。可还没出门,突然大儿子接到电话,原来诊所的一位病人的病情恶化,必须要亲自去看看,只好将出行计划推后。

大儿媳说要不她带着老人去玩,可大儿子说诊所没人怎么行?

小孙子也生气地说:总是这样,说好了去玩,每次都去不成。

童妈安慰小孙子说:要不奶奶陪你去玩?

于是,童妈陪着小孙子在游乐场玩了一天,说白了就是带了一天孩子。

而童爸,则在家看了一天的电视。

2

第三天,老两口决定去女儿家看看。

女儿和女婿开了一家美容美发店,店里生意很好。可他们基本就是把店当成了家。店铺是两层的,楼上就是小两口的家。

望着零乱的家,童妈忍不住帮着女儿收拾了一天。

原本打算在女儿家住几天,看这个样子只好把这个想法放下了。

女儿察觉出父母的心思,于是便打电话给大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大哥:“爸妈来了,住哪都不方便,干脆我们给他们定个酒店吧。费用我们均摊。”大哥选择了同意。

于是,这天晚上,老人住进了酒店。

可到了酒店,两个老人面面相觑,看着电视,望着窗外霓虹灯闪烁,一股悲伤弥漫了整个屋子。

童爸对童妈说:“孩子也看过了,都挺好的。我们明天还是回去吧?也别在这给孩子们添麻烦了吧?”

童妈说:“我也这样想。但就是放心不下小的。想再去看看他。”

童爸说:“那行,明天我们分开行动。我去看看北京的老战友老张,听说他的孩子们都当上大官了,家里的房子很宽裕。”

3

第二天,老两口早早地退了房,他们分开行动。

童爸给老张打了个电话,老张把他约在了一家茶餐厅。

两位老人见了面,童爸发现老张变了很多,显得更加苍老了。老张叹了口气。原来,老张的儿子过得确实不错,但儿子和儿媳经常吵架,最近也正闹离婚呢。老张夹在中间,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童爸说:“你不会去找以前的老战友玩吗?别一天到晚闷在家里啊,眼不见心不烦嘛。”

老张苦笑着说:“也不是没去,可情况并没你想得那么好。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前几年还好,这几年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们活着的,也不好意思去给人家添麻烦吧?人老了,在家就没权利了,都得听儿女的。不想让人家为难了。”

童爸听到这话,也知道话里有话。想想也是,本来老战友见面,怎么也该约到家里见见吧?可在这个茶餐厅算怎么回事呢?

老张略带愧疚,点了几个小菜,要了一瓶二窝头。两位老人便在这小餐厅里,边喝边聊。不惊觉就到了晚上,童爸喝多了点,被老张打车送回了大儿子家。

4

这边,童妈来到了小儿子家。

这是一座小型公寓房。小儿子一人住。

童妈看见家里很乱,边帮着收拾。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女孩来找小儿子。童妈一看,很是喜欢。

原来,女孩和儿子也是刚认识不久,属于刚开始交往,所以并没有带给童妈看。

看见童妈收拾屋子,女孩也赶忙帮着一起收拾。

晚上,童妈把女孩拉到身边说:“我就放心不下这个儿子。如果你能和他交往,我非常开心。”

童妈从身上掏出一个红包,塞给女孩。笑着说:“这本来是给儿子留的钱,现在看见你了,我就把它交给你。将来,你帮我好好照顾他。拜托了!”

5

第二天,童爸的酒劲还没完全醒。童妈从小儿子那回来了。她非常的开心,对童爸说:“这下我放心了,可以回老家去了。”童爸问什么事?

童妈说:“一会告诉你,我先去收拾行李。今天我们就回老家去。”

可没想到,童妈在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晕倒在地。

送到医院后,医生说是急性脑溢血,已经没救了。

童妈走了。

后事料理完了之后,童爸一个人回到了老家。

6

儿女们也想着把老人接来北京住,但老大家必须买更大的房子,现在的房子怎么住得下?老二家生意刚开始有起色,原准备等攒够了钱再买房,如果老人来住,就必须先买房,而生意扩大就只能先搁置了。而老三,自己都还没有家,女朋友刚谈好,落脚在北京也要买套房吧,两个人连首付都还没凑齐呢。

童爸望着老家门前奔流的河水,抽着烟,那份难以言状的悲凉,似暮色一般将他笼罩。

父母辛苦把孩子养大,把能给的全部都给了孩子,到最后,身边没有一个人陪伴,孤独和寂寞成了生活的主旋律。是不是很悲凉?

龙应台说:“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一只犀鸟
一只犀鸟  VIP会员 愿做一位懂你的倾听者。你有故事,我有酒,还等什么?来吧,我一直在这里等你,直到永远!

背影

相关阅读
时光飞逝,你的爱从未变过

春天的雨水润洗着这片干枯的大地,却无法润洗这坐在墙角女孩的心。风飒飒的吹,雨水潇潇的而下,春天的雨水润洗着这片干枯的大地,却无法润洗这坐在墙角女孩的心。有时候她多么希望自己的母亲陪在自己身边,哪怕她有一个像样的节日陪在她的身边。只是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就是希冀,看着外面的雨,她想着妈妈会不会回来,想着妈妈是不是忘记了自己。 她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说话,第一次学会了跳舞,第一次获得了奥赛班数学的冠军,她

养母

“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你不是我生的,但你是我养的,我就是你妈。” 第一次我妈和我说这话的那年我 岁妈 岁,那一天我听隔壁的奶奶说,我是我妈抱回来的,不是亲生的。我难过极了,哭着跑去问妈,妈就告诉了我这句话。我哭的更惨了,却再也不怕别人的闲话。只要有人再说我是野种,我就会大声的告诉那些人,我不是我妈生的,但我是我妈养大的,她就是我妈。 后来,姥姥给妈介绍了一个对象。对方二婚

有一种“尊严”叫吃软饭

我做这些都是为什么呢?报复李美丽?还是糟蹋自己? 李美丽人如其名,走到哪里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 其实她脸蛋一般,但是她的气质非凡,腰板挺得笔直,说话时总是高昂着头,仿佛世界上的人都匍匐在她的脚下。她一出现就自带气场,一般男人见了她都会不自觉的弯下腰,但我却想做那个不一般的男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舞会上。不用说,她凭借一支舞的魅力成功夺走了女主人的光环,并吸引了众多男人的目光,当

懂事的孩子没有糖

我好像一直在操心中健康成长。有人说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其实甜兮早就知道了,在别人无忧无虑的童年里就知道了。 有一天我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回老家了,而且还告诉了我一件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事——他要离婚了!我所谓的嫂子提出的。 至于为什么情理之中吧,我哥上学晚,成绩也不好,因为我爸在老家的一句玩笑话,别人开始介绍,为了大人的面子我哥去相亲了,她长的好看,是小学学历,一开始她就不同意,说和我哥处不来

父亲的后半生

而立之年,我深切的体会到生活的锋利。父亲的后半生 沿着父亲的足迹 那年春天,经营两年多的包包店实在做不下去,望着货架上的一排排包包,不知如何处理,心中滴血般的刺痛。 母亲劝我:“事已至此,不必难过,生意自来起伏难测。桃镇有集会,不行去那摆摊处理了吧,留下也是祸害。” 我将父亲的三轮车开出。试试,无碍。 桃镇在黄河边上,那里无人相识,可免尴尬。早年听父亲说起,那里是个大集镇,三县交界,一条几百年的古

清荷

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夕阳像一抹橘黄色的烟沙,轻轻揉揉的撒在青湖畔上,盘缩伫立在湖水中的白衣女子,不见了往日羞涩的神情,开始静静的含苞待放,多了几分妖娆与抚媚。一位来自江南的女子,伫立在一只木船上,轻轻的划动船桨,轻风吹起她如丝的秀发,渐渐驶出江南的青桥湖畔,天色烟雨朦胧,美景如画。 青荷是一位船女,本生在北方朔城,却有着江南女子一般清秀的眉目与曼妙的身资。像是那朵清荷,

这个女人!

此后二十年,直到周婶子离世,双庆两口子跟周婶子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小瘪犊子,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到我家里来逮鸽子……”隔壁大婶手里拿着鸡毛掸子边追一群小孩,嘴里还骂骂咧咧地。 孩子中为首的是老钱家的三儿子双庆, 岁的时候爹就没了。 原先住在县城最西边的大山上,这里住着的人家全部零散分布在各处,一户与另一户有可能隔着一个长满树的深沟,也有可能隔着一个深水沟,这深水沟的水就是村民的饮水来源。 这里

他回来了

若是我以后发达了,一定回来报答您。年轻人作出了自己的承诺。一间高级的饭店内,某厂的厂长和生产部主管正在吃饭聊天。 “凭什么陈XX一个新人的工资那么高?是同等级别的两倍,我手底下的熬了几年那些班长知道这事后都很生气。”原来生产部主管为自己的手下打抱不平。 “怎么了老李?小陈他技术不行,做的产品不合格?”厂长笑着问。厂长巡视厂子时见到过陈XX干活,对他的表现还算满意。 “陈XX为人勤快,对设备操作也较

无愧于心的抓捕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正理解张旺的心情,他也是一个父亲。“唉!” 黑漆漆的房间里,突然传出沉重的叹息,桌上的台灯随之亮起。 与此同时,一个身穿中国人民警察制服,约莫四十五六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张油漆斑驳的椅子上站了起来。 此刻的他,坐了整整一个小时。 他叫周正,平安市公安局刑警队大队长,一名从警二十年的老警察。 周正是一个性格刚烈、铁骨铮铮的硬汉,二十年的风霜雪雨将他打磨的坚若磐石。 这样一个无坚不摧的

23年后,挥向性侵者的拳头

流言很快传开,村里人都知道程家二丫头做了手术逢人就脱裤衩给人看。 年春节前,我回乡祭祖,狭窄的村道上遇见了程江。 我们两家的车面对面怼在巷子里,老公原本是要退一步的,可我的反应让他吃惊。 原本端坐在副驾驶上的我突然抄起墨镜戴上,一个俯身缩进座椅下狭小的空隙里。 “快走,快走!”我不敢抬头,慌乱地朝他摆手。 “怎么了?是谁?”老公问,“别怕,你就告诉我是谁,我来解决。” 我含着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