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个爱情

2021-03-14 12:02:15 作者:微渺

在十五岁的秋天,我碰上了奇迹的光环,光追随季节在地上延伸,退去,消失。

阳光中只留下翻飞的微尘,幻觉般的光晕使我感到恍惚。

那一年,仍是初中生的我,一点不真实的徐光,直至很久以后才明瞭。

一个払着辫子的女孩,围绕在男孩的身边,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说:‘哥哥’

“嗯”男孩回过头,细长眼睛在蔷薇色的夕阳里泛着莹亮的光。

“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吗?”

男孩愣了一下连忙点头“会的,一定会!

“那你不许骗我”

“不会的,我的妹妹,不信?拉勾”

阳光点缀着黄昏,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小女孩要随她的父母去洛阳,只有每年的除夕和中秋回来,只留下男孩一个人。

男孩每天都会给小女孩写信,但一封都未寄出,思念充满了男孩整个世界……

那年中秋。

男孩骑着单车载着女孩,穿过一片片草地树林,来到一个小山丘,躺在上面女孩说:“哥哥,你想我吗?”

“嗯,很想”

“你不许骗我!”小女孩眼睛微红,又坚定地说道:“我让你每天都想我。”

“嗯,我一定每天都想你。”

“你明天就要走了?”男孩望着发愣的女孩,眼中划过一思悲意……天生的乐观主义让女孩抿嘴笑着说道:“明天你在这等我,我要给你一份特别的礼物”

“是什么啊?”男孩好奇地问道。

“就不告诉你(* ̄m ̄),我的好哥哥,明天你就知道了”微风佛过男孩收起了心中的好奇,看着站在山丘上的女孩,嘴角起一抹弘度,缓缓地闭上了眼。

他睡着了……

阳光洒在大地上泛着微黄,托起一丝淡淡的眷意悄悄隐逝在朦胧的夜幕中……

女孩早早的站在那里等待男孩的出现,微风拂起她的衣群,显得更加温柔。

望着女孩,略显单薄的背影,手掌不禁握了起来男孩悄悄地绕到女孩身后,抱住她,伏在她耳边说道:“想我没有啊?”女孩先是一愣然后连忙点头。

看着女孩那罕见的一丝柔弱,抱的又不知不觉紧了几分男孩伸出手,挽起她的头发,眼睛泛着微红低声道,“马上就要走了,一定要照顾好白己,听到了吗?”

“嗯!”看着男孩认真的样子,女孩嘴角扬起一抹弘度,轻轻的朝男该吻了过去……

男孩愣了一下,一颗幸福的眼泪,须着脸颊滴在了男孩十五岁的年华中……

微渺
微渺  VIP会员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只有一个爱情

相关阅读
桃醉

写一写普通他们的故事。 . “孟嘉绦!” 散漫又带了点莫名兴味的声音响起,是许嘉南。 像是为了迎合他,教室里发出几处低声地哄笑,搅开了欲雨般胶着的气氛。孟嘉绦感到班上同学的目光从练习册放到了她身上,来回睃巡着,她白皙的脸皮尴尬地泛了红。 在刚才沉默的拉锯战中,孟嘉绦其实都快睡着了,教室里的冷气不偏不倚地往她座位方向吹,流过前排的同学到她这里的时候,正是个适宜打盹的温度。许嘉南这一声,正好让她一下

机会难得,郑嘉颖佘诗曼

上天注定,让魔女的人生与某人相连。从此魔女不再是魔女,变得单纯可爱。

是我想要的我

像呼吸一样地热爱,以致我们是如此相似地跨越千山万水,不在乎是我奔月亮而来我没有上大学。 小学和初中因为品学兼优屡屡被评为三好学生,“荣誉”把我装进了荣誉的笼子。我不得不考出好的成绩,不得不最遵守纪律,不得不九年如一日每分每秒专心考题。 你能虚伪多久?我虚伪了一些年。 高中来到新的学校,我才得以做自己,再也没有得过一项奖章和赞美,因此我也不必害怕“你变了”“我对你失望”的评语。我从小立志成为作家二十

橙黄橘绿时

她不明白他为何会舍弃自己的战友去救一个罪大恶极的杀人犯。橙黄橘绿时 文/卷耳白 橙黄橘绿,此时最好——莫说来日方长。 那日接到命令前,江澄原本约了中介看房的。 下过雨,空气湿冷,丰田FJ的车速不紧不慢,一排排光秃秃的枝丫在阴沉的天空下倒退。电话就是那会儿打来的——惠安大厦发生紧急状况,请求救援队支援。 二十分钟之后,江澄到达大厦一层,边换衣服边听下属雷子汇报情况。 惠安大厦是一栋酒店式公寓,隶

三亚人才购房新政 大专及以上学历可购一套房

近几年,“购房”可谓是许多市民头疼的问题,房价不停的上涨,对于很多工薪阶层的人“购房”这两个字真的是遥不可及。我们都知道,现在很多地区的房价都是非常高的,更何况

沈家这王爷

我是王府的小丫头,抠门偷懒且色批。沈竹青是光风霁月的八王爷,穷酸腹黑但能吃。 我是王府的一个小丫头,抠门偷懒且色批。 沈竹青是当今光风霁月的八王爷,穷酸腹黑但能吃。 穷酸王爷X抠门丫头。 我瞎了,王爷弄的。 就昨天晚上,我一个话都没和男人说过几句的黄花大闺女,不慎看了王爷的身子。 虽然挺好看的,但是第二天我就长针眼了。 我气势汹汹地去找王爷兴师问罪。 王爷,昨日大白天你为什么要沉在浴盆子里吓我

忽入脑海的人

所以忽入脑海的这些情景,这些人,这些事,都是我此生在我记忆角落里最纯真美好的星星

血引

江南小镇的早晨是如此宁静,但是三天路50号刺耳的尖叫声打破了这份宁静。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