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螺大爷

2021-03-14 15:01:06

纯爱

他想要的是个田螺姑娘,不是姑娘也行,但至少能给他收拾一下家里的东西、让他忙完工作回家有口热水喝,而不是还要他伺候的大爷吧?

1

“饭还没煮好吗?手脚利索点,别拖拖拉拉的,我都饿很久了。”

他在厨房这边汗如雨下地煮饭做菜,油烟味熏得他只想咳嗽,那边那位田螺大爷玩电脑玩得不亦乐乎,头也不抬地催促着。

他气得都忘记放下手里的菜刀,冲出去就对着田螺大爷吼道:“有本事你自己煮,你吃我的住我的,还想把我当工人使唤,你想的也太美了。”

他不止一次后悔许那个愿,他是脑袋抽了才说想要个田螺姑娘,结果田螺姑娘没来,倒来了个田螺大爷。

田螺大爷看到那明晃晃的刀光,吓得从懒人沙发上弹出来:“你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他本来不想好好说的,但一对上田螺大爷的脸,他连自己气什么都忘记了。

2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是个颜控,他只是对好看的人抵抗力有点不够而已。

他一边吃着热腾腾的饭菜,一边嫌弃自己。

突然,他的碗里多了块鱼肉,那是他最爱吃的鱼脸肉。

“我最讨厌吃这个了,才那么一丁点,还不够我塞牙缝。”

看到他望过来,田螺大爷还哼了一声,用尽所有的表情表达自己对这两块鱼脸肉的不屑。

他看破不说破,这位田螺大爷明明也喜欢吃鱼脸肉喜欢得紧,以前吃得可多了,也就是他之前说漏嘴说自己也喜欢,从那以后,田螺大爷就再也没吃过鱼脸肉,全被田螺大爷傲娇地塞到他碗里了。

3

田螺大爷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大爷的。

“你死心吧,爷是不可能给你干家务活的。”

“我这个金贵的头脑和手,是为了干大事存在的,小事别来烦我。”

田螺大爷刚来到他家的时候,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着,但身体却很诚实,一脸兴致勃勃地要给他煮饭扫地擦玻璃。

结果,田螺大爷擦玻璃擦得窗玻璃掉到楼下,煮饭煮得把消防找上门,扫地扫得他的地板要重新安装。

看到田螺大爷做错事后,跟腌菜似得闷闷不乐,他就不禁心软。

不心软不行啊,田螺大爷的杀伤力太大了,要是再让田螺大爷继续做家务下去,不是他被邻居骂死,就是因为钱包没钱饿死。

俗话说得好,一失足成千古恨,自从看到他做家务活的能力后,田螺大爷就再也没碰过抹布一下。

此后,田螺大爷就坐等他下班回来伺候了。

4

“那个老板太过分了,好想辞职不干啊。”

在一千零一回工作被找茬式的打回重做,以至于加班到半夜才回到家,饿得受不了的他发起牢骚。

这已经是他的日常了,但这个日常今天出现了不一样。

“不想干就不干,你辞职,我养你。”

他正吃着田螺大爷给他定的外卖,听到如此霸气的话,反射性地怼上一句:“你有钱吗,还想养我?我养你还差不多。”

怼完后,他才突然想起来,提示付款的手机铃声很久没响了。

难怪最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田螺大爷没用他的钱,害得他都没挣钱的动力了。

不过,田螺大爷没用他的钱,那田螺大爷天天给他定的宵夜外卖用了哪里来的钱?

“你哪来的钱?”没有牺牲色相吧?

“我写的小说挣钱了。”

后面那句他也想问来着,但还未说出口,就被田螺大爷抢先回答了。

原来田螺大爷天天抱着电脑不是在玩,而是在写小说,而且田螺大爷写的小说还火了。

5

田螺大爷是个傲娇,越是喜欢的人事物,就越难把喜欢说出口,对喜欢做的家务活是这样,对喜欢的人也是这样。

田螺大爷曾经也是以田螺姑娘为目标努力过很多年,奈何自己好像天生和家务活犯冲一样,每次干家务活,身边的人都会受累。

看着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搞得灰头哭脸的他,田螺大爷一开始是过意不去,后面是因为心疼他受累,所以田螺大爷才会远离自己最爱的行业,另寻出路。

不过,田螺大爷要专业技能没专业技能,要学历没学历,想在人类社会找份工作太难了。

无意之间,田螺大爷开始写起了小说,因其细腻的感情描写,华丽的文笔,田螺大爷一炮而红。

钱包鼓鼓的田螺大爷于是开始胆肥,扬言要养他。

6

才刚看了田螺大爷的几章小说,他就受不了了,因为田螺大爷笔下的主角都是以他为原型,里面的每一句喜欢,都是写给他的。

田螺大爷的喜欢说不出口,写出来的时候倒是一点都不害臊,看得别人脸红耳赤、欲罢不能。

对于要不要给田螺大爷养这个问题,他已经有答案了,但他现在不说,因为他还想再看看田螺大爷为了他焦急难耐的模样。

等明天睡醒了,再去炒老板鱿鱼吧。

7

田螺大爷虽然不会洗衣煮饭做家务,嘴还欠,经常气得他火冒三丈,但是,他喜欢的,就是这个会一直陪着他、关心他,熬着夜等他下班给他点热乎乎外卖,一直默默努力让自己成为他坚实后盾的田螺大爷。

至于田螺大爷为什么这么大爷,还不是他惯出来的,所以他可没打算退货,毕竟,这可是他专属的田螺大爷。

大颂鼠
大颂鼠  VIP会员

田螺大爷

相关阅读
神明的迷魂药

神明的迷魂药。因为该死的好奇心,我被撞死了 我叫顾墨,男,那天因为有个人出了车祸,我该死的好奇心作祟,就去围观了,现在我非常后悔去围观那场车祸 因为我穿越了,穿进一本书里,是我妹妹看的那本《豪门小娇夫》,攻叫顾凉晟,受叫沈萩 我看过这本书,大概就是说攻把受当做替身,然后一顿狗血虐受的套路,最后火葬场追妻,很狗血的一本书,我看完了,被我妹妹逼的。 而我既没穿成顾凉晟,也没穿成沈萩,我穿成了一个只出场

飞云之下

鲜花规规矩矩的摆放在墓碑前,以寄哀思,墓里安稳沉睡,墓外悲伤似海。春天又来了这个普通的小镇,催弯了河堤的柳条子,一树的碧绿。与水中的倒影,像是双生子一般。 镇子上有两家房子相邻,特别近,只隔了一个篱笆栅栏。阳光透过院前的大梧桐树,地上光影斑驳,见证了一场光与树叶的纠缠。 两墙相对,各有一扇窗户,相对而开,隐约能看见写字台和墙边立着的书架。 林宸飞和南云就是在这里,从小一起长大的。朝夕与四季,他们都

有我喜欢的一切

后来他在一本书上看到了一句话,“男人在喜欢的人面前都会变得幼稚。” 火力仙其实不是叫火力仙,他本来是管四季水果的,水淋淋、甜丝丝的水果并没有让这个仙人修身养性,相反他暴躁得很。 以前就是一个喷火龙,见谁怼谁,一言不合就开打,谁的面子都不给,很是“威风”。 但是据近期的天界小报报道,这个火力仙还真有向小甜心转变的趋势。 前段时间,火力仙府进去了一个不明男子,此人英俊潇洒,很是养眼。 火力仙亲自出来

今生不再遥遥

顾微遥怕他摔下去,只好搂着他的腰,杂绪涌上心头,终于来了,他等了一千多年的解释。by莦月 久别重逢,祝你生活愉快。 序 我向前跑着,身后是那张看似温润如玉的脸,他提着刀,精致的五官因愤怒而扭曲。 “我要杀了你,林悠柍,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不去死!”他暴怒的声音近在耳畔。 冰冷的刀刃已经贴上我的皮肤,似乎下一秒就会捅入我的身体,似当年那般溅出暗红色的血。 我绝望地闭上了眼睛,顾微遥,这一世,我还是没

入骨

我那时候啊,也才十来岁,是个小胖墩,第一眼看见那个人是在我师父那里。林堂/栾堂 现实向 大林第一视角 灵感来自于之前做了一个大林和孟孟的梦 磕cp使我快乐,我想怎么磕就怎么磕! 我是带着怨恨来到北京的。 我出生在天津,爷爷奶奶和天津的大街小巷就是我的整个童年。那时候我以为也会是我的整个人生,直到我被接去北京和父母生活。 我知道我爸是说相声的郭德纲,也知道他开了个班子培养说相声的,只是没想到这个班子

伯牙绝弦

钟子期:我在哪里?这是个很简单而且很俗套的故事。 俞伯牙的自白。 是的,我叫俞伯牙,就是你们课本上熟悉的伯牙绝弦的伯牙。 是的,我爱上了一个人。 可是他总是不出现。 事实上,我很无奈。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办法。 你们都知道的,我喜欢弹琴。 看见高山,就忍不住弹一曲来歌颂高山的壮丽。 看见大河,就忍不住谈一曲来歌颂大河的壮阔。 可惜我想要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愿意来赞美我的琴声。 直到…… 钟子期

男女双处第一次h文_h文男女纯爱

感受到周围空气的温度似是骤降,利喜妹这才抬起眼眸,发现凌霄正盯着自己手上的书看,她这才想起来,凌霄说过不能乱动东西,她站了起来,把书放回到原来的地方。也许是她有些

陌上人如玉

时伴读,时伴读,阿霖到底要如何做,才能留住你呢?“臣请求辞官。” “时停云,朕不准。” 天和十六年,时家公子时停云任大理寺少卿不满四年,彼时新皇才登基不久,正是用人之际。奈何时少卿太过坚持,皇帝遂允。此后时停云江湖浪迹,无人知其行踪。 百姓惋惜天纵英才,民间流传了多个时少卿的奇闻异事。其中说的最多的,便是新皇,当年的三皇子,和丞相家小公子时停云的逸闻。 “三皇子,时家公子到了。” 三皇子闻言抬

【新春小剧场】我在红楼当掌柜:周云官民国日记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 民国某年 月 号,晴。 今天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捡到了一个病人,这个病人奇怪就奇怪在他居然受的是枪伤,打在了手上。 主任见到了吓坏了,说什么都不肯收。 也是,现在局势紧张,救人救错了,搞不好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而且看上去虽然长得很好看,但是穿的很普通,也不像有钱的样子。 就算救活了,也估计掏不出医药费。

非正式合租番外

他们正值青春,来日方长。编者注:正文请看《非正式合租》 沈知元在公司混的比较开,旁人见了周暮深要规规矩矩地称一声:“周总。”到了沈知元这里,就变成了嬉皮笑脸的“沈哥。” 新员工填入职申请表那天,沈知元闲着没事,从自己的办公室晃到了人事部,自己拿了一张入职表,沈知元道:“为什么我当时没有填这个呢?” “周总说,沈哥是大功臣,沈哥是咱公司的金主,有特例。” 特例个鬼,沈知元咬碎了口中的糖:“给我个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