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敬爱的周先生

2021-03-18 18:00:32

爱情

我敬爱的周先生

娱乐圈从来都不缺乏优秀的人,而在第三代奥斯卡提名的导演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女性,她叫蒋文熙,年仅三十二岁。

蒋文熙二十五岁的时候活跃在导演界,和苒衡导演一起导演过许多经典的电影和电视剧。

在最火的时候告诉大众自己前期的电影灵感都来自于自己的丈夫,甚至在某一部电影中男女主角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自己和丈夫身上发生过的事情。

导演虽然不同演员,但是像蒋文熙这种颜值美貌并存的导演,还是有不少人青睐,不管是演员,导演还是普通人。粉丝群体也是十分的庞大。

在蒋文熙公开自己已婚前还有圈中不少的导演和演员公开追求蒋文熙。

蒋文熙的童年很悲惨,不像其他的人一样那么幸福。她出生在演绎世家,母亲为了保护父亲和家人在当红的时候被逼自杀,父亲随之也在一场车祸中丧生。那个时候的蒋文熙不过十来岁。

亲戚大多因为她母亲而不愿意收留她,值得将她送到福利院。

福利院和家里不一样,她不能耍小性子,也不能动不动就哭闹,害怕被丢出去。她要表现的比其他的孩子都听话,她的年纪最大,她要照顾那些弟弟妹妹。

十五岁的时候有一对老夫妇来孤儿院看上她将她带回家,当做孙女来养。

“文熙你以后有什么想做的吗?爷爷奶奶都会满足你。”她们这样和她说。蒋文熙也从一开始的小心翼翼变得不卑不亢起来,夫妇两人也是不留余地的培养蒋文熙,大学的时候蒋文熙成功考入了宁安大学艺术学院学习导演专业。

“文熙,我们只希望你永远快乐,其他的都不重要”这是夫妇二人临终前对蒋文熙说的话。至此,她再也没有亲人了。

后来出国深造,原本就想着这样就好了,一个人也要活的很好。

可是总是有意外会发生,也许是上天的眷顾。让她遇到了那么一个不可一世却爱她至深的人。

“文熙,周檀又来了哎。你到底是怎么惹上他的?我听说他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同学这么和她说。

怎么惹上的,老套的帮忙给情书,不过周公子倒是没有误会,而是不按套路来,“我想着我们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正式见一面。还怕即将毕业见不到了。”他面对笑意,眼里也是。

蒋文熙不知道他的用意,只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他,等他答疑,“哦,你不认识我。我是周檀,博士生,从你来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注意你了。是个很厉害的姑娘。我决定追求你”

周檀的一本正经让蒋文熙一脸茫然。不由的怀疑面前这个人怕不是有病,又或者是脑子不太好使。

结果他完全不像是开玩笑,天天让室友给她带各种零食,请她们宿舍的人吃饭,室友也从一开始的不高兴变成了兴致勃勃的撮合二人。

蒋文熙走到门口,看着周檀一身西装,“如果我觉得没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在礼堂进行毕业典礼。”

周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平安符给她,“我听说今天是你二十三岁生日,我也没什么可以送你的,就给你一个这个,保佑你顺利。”

他真的是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做,也只是简单的给她送一个平安符过来。

本来那天自己的生日她都已经忘了,也没有告诉过别人。周檀是怎么知道的。

拿着平安符发呆,室友把礼堂的毕业典礼直播拿给她看“看吧,虽然她们都说周檀是花花公子,但是人家就是很帅啊,很好看啊。”

西装革履的,有模有样,和传闻中的吊儿郎当一点儿也不一样。蒋文熙仔细回想她见过周檀很多次都不如传闻中那样的痞样。有时候传闻也是有误的。

蒋文熙去图书馆的路上,意外听见两个外国人在谈论周檀,便驻足站在一边听起来。

“周檀在追那个中国女孩子,我看倒是真的。”

“他昨天可是警告过我们不要再败坏他的形象了啊。一个不去酒吧不去夜总会,甚至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碰过的人居然被传花花公子。要是我我也气”

“周公子这是来真的,前几天他从外面回来就一直翻看制作护身符的视频。周公子哪里干过那些东西,啧啧……”

直到两人远去,蒋文熙才翻出口袋里的护身符,室友说这个东西奇奇怪怪的,哪家的礼品店做的,这么丑。

她喜欢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周檀只是无意间捡到过她的笔记本,就记住了这些东西,记住了她的信仰和习俗。

当初还回来的时候他还和她说“抱歉,捡到的时候就是打开的,看到了一点儿东西。”

当时她因为丢了笔记本还很苦恼,怎么找也找不回来。周檀拿回来给她的时候她也管不了那么多,里面也没有什么不能看的东西。看到了就看到了吧。

她也不止一次听别人提起过周檀现在在创办自己的娱乐公司。很忙本来是不需要来学校的,至于为什么来学校也不得而知。

接下来的好几天都没有再见到周檀,蒋文熙某一天刚从图书馆出来就看见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的树下,穿着驼色的风衣,手里拿着一根点燃的烟。

蒋文熙一惊,跑了过去。周檀看到她的身影,立马将手里的烟熄灭扔进垃圾桶。

周檀背着光,蒋文熙站到他面前的时候,还能清楚的看到他一脸的疲惫,黑眼圈浓重。

“你怎么在这儿?”蒋文熙有些心疼。

周檀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便是满心的欢喜,“无聊,路过。”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可怕。

蒋文熙也愣住了,周檀目光躲闪。“路过,周公子好雅致。”蒋文熙嗤笑。

周檀笑了笑,“来看看你有没有被欺负或者是不开心。”

蒋文熙捏紧自己的手,“周檀,你和我说你到底为什么……”

周檀竖起食指轻轻的放在她的嘴边,微微弯腰直视她,“我一开始真的只是好奇为什么表面上那么要强的一个姑娘会躲在角落里偷偷的哭。是不是不高兴,还是被人欺负了。”

蒋文熙震惊的看着他,那还是她刚来没多久,什么都不太会,气自己没有用,被导师骂了很多次还学不会,下课了才偷偷躲在无人的楼梯间放肆的哭。

“你……怎么会在哪儿”

“我是你们隔壁班的助教,你好像都不知道。”他一直从身边的人嘴里听见对她的评价,也时不时看到她一个人努力到半夜。

“之前还你笔记本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是你的,只是偶然在图书馆捡到。本来打算自己留着,但是看到自然翻开的那一页的时候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之后就听到你说在找笔记本。”我才想起来拿去还给你。这么一想原来我们也是老乡,同样来自宁安。”

都是一件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事。在别人眼里甚至是不值得一提的事情,周檀却知道那对蒋文熙有多么重要。

他看见了,知道了,还是选择去守护她的那一份叫骄傲。

周檀看了看时间,伸出手不受控制的摸了摸她的偷情,“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

蒋文熙点点头,“你也早些回去。”

周檀见她离开,才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着十几个未接电话,离开。

“文熙你怎么才回来啊,shin的老夫人去世了哎,你知不知道?”

“shin?”

“你不知道吗?就是周檀的祖母啊。今天下午走的,周檀可能难过死了。”

蒋文熙一瞬间仿佛受到了什么打击,迅速点开手机,看到下午的消息推送,她一直没有看手机,根本不知道。怪不得周檀那个样子,她要是知道的话……

蒋文熙走到阳台,手抖着给周檀打了个电话。那边很快接通,“怎么了?”语气是掩不住的紧张。

蒋文熙的泪水瞬间在眼眶里面打转,“对不起……”

周檀听着她的声音,心揪在一起,“文熙,你……”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刚刚才看见,对不起。”

周檀听她说了好久才出生安慰,“文熙,没关系,我没事。你别哭,好不好?”

明明应该是她安慰他的,结果变成了他反过来安慰她。

“明天我去看你好不好……”

“那我去接你。”

“好……”

周檀的公司已经步入正轨,蒋文熙做在办公室里,环顾一周,周檀给她泡了杯红茶,“本来我爸是要我回国,但是我没有。”

蒋文熙顿了顿,“因为我?”以前她断然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周檀看着她爽朗的笑起来,“对,因为你。”

蒋文熙无奈的摇摇头,“周檀,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选择我……”

周檀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蒋文熙被看的不自在。“你忙吧,我自己随便看看。”

“好。”

蒋文熙看着书架上摆着的相框,还有几张不知道何时偷拍的她。

“那是随手抓拍的,挺好看就保存下来了。另外的一些是我和我姐还有我父母的照片。”

“你姐姐真好看。”蒋文熙还是第一次知道他有姐姐,和他长的差不多模样,眼睛炯炯有神的。“她在宁安结婚了,有机会的话也许会见面。”

蒋文熙没说什么,轻咳一声,又陆陆续续看了一些,“周檀”

“什么?”

“你可能不是很了解我,我说说我自己。”

“好啊,你说,我听”

“我小时候……后来……”

周檀静静的看着蒋文熙,心里五味杂陈,蒋文熙过的真的太苦了。

“是不是觉得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好。甚至有些不堪。”

“那倒没有,我想的是如果能早点遇到你或许就能早些把你带回家。”周檀满目笑意。

蒋文熙一笑,“谢谢你。”

“口头上的谢谢我不需要,这样吧。明天陪我去和我爸妈吃饭。”

“啊?”这人n变脸这么快吗?

“怎么,不愿意?”周檀挑眉

“那,你爸妈喜欢……”

“蒋文熙”

“什……么?”蒋文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周檀,脸发烫,说话结巴。

周檀伸出手抱住她,将头放在她的颈窝车,“只要是你,就好。”

虽然话是这么说,晚上蒋文熙回学校的时候依旧买了一身得体的衣服。室友知道她要去见周檀的家长的时候,直接惊到说不出话,缓了好一会儿才磕磕绊绊的说“你们都不是男女朋友就直接去见家长了?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蒋文熙倒是并不觉得,至于为什么答应的这么快,她也不知道。可能因为对方是周檀吧。

普普通通的家宴,因为蒋文熙的到来变得不一样,周家二老对蒋文熙都是欣赏有加。

“谢谢阿姨”走的时候周夫人害给了她一只上好的镯子,“我和他爸爸即将回国,他想在这边陪陪你。我就和他说把你先带回家给我们看看,你能来我们很高兴。”

“能获得叔叔阿姨的喜爱,我也很开心。”

“文熙啊,等你们回国让周檀带你回去见见老爷子。”

“好。”老爷子已经去世很多年了,这么一说也就是认可了蒋文熙。

周檀送她回去的路上路过教堂,“要不要去看看。”

蒋文熙还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嘛,看着他问“真的多不会后悔?”

“只要你不后悔,我都可以。”

两个人手牵着手走进教堂,听完祷告,周檀单膝跪下,“蒋文熙,我对你,一见钟情。是每一见,都钟情。”

蒋文熙硕士毕业的那一年在导演界初露头角,也是在那一年,两个人一起回宁安领证结婚。因为蒋文熙要留在国外继续读博,周檀的公司也在国外逐渐壮大起来,父母都没有任何意见。

蒋文熙的名字在导演界响亮起来,二十八岁的蒋文熙就拿下来不少的奖项。

在正当火的时候无名指的戒指显露,告诉所有追求她以及喜欢她的人“我结婚了。在三年前。嫁给了很爱很爱我的人。谢谢大家的喜欢,但是更喜欢大家可以喜欢我的剧。”

美女导演结婚了?!颜值与才华并存的导演居然结婚了,还是三年前,究竟是什么人才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周檀回来的时候,蒋文熙已经准备好了午饭,“怎么又自己下厨?”

“今天爸妈要过来你忘啦?”

“那也不需要你做饭,阿姨呢?”

“阿姨放假回家了,再说了妈妈喜欢我的菜,我做一下怎么了,不可以吗?”

“怕你累着,你啊。好好照顾你肚子里的小生命就好了。”

蒋文熙无奈,明明才几个月就搞的像要生了一样,“还好我不是明星哦,出门会被拍什么的。我也不喜欢出门,恰好今年也没有工作。”

“你呀,好好休息比什么都强。其他的交给我来做。”

二十五岁的蒋文熙和周檀结婚,二十八岁成为知名导演。三十岁有了两个人的爱情结晶。

蒋文熙发微博晒图的时候又惊到一众人

蒋文熙v:我家有女初长成呀。

“我去,蒋导你什么时候偷偷生的孩子?”

“就我想知道蒋导孩子都爸爸是谁吗?”

“楼上你不是一个人”

………………

周慕熙,很俗的名字。却也是周檀深爱蒋文熙的证明。

三十二岁的蒋文熙被奥斯卡提名的时候,被圈内好友提前众人才知道蒋文熙的丈夫。

“我和文熙认识是因为我丈夫的朋友周檀,也就是众合娱乐的创始人,同样,他也是文熙姐的丈夫。”

周檀??蒋文熙??在大众眼里怎么都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不仅结婚了,还有了孩子!!

消息一出,周檀就网友的问题发了微博:我和太太认识很多年,正常流程。不公开也是因为太太想更深的投入工作。还有问为什么太太不在众合,那是因为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分心,毕竟我太爱我的太太。

网友:狗粮来的猝不及防!

蒋文熙出来便看见站在车前的周檀,迅速下楼,“你怎么来了”

“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接自己老婆下班了。开心”

蒋文熙无奈,“回家吧。”

“好”

谢谢尼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光明的未来,谢谢你来到我身边给我一辈子的爱意。

槐庭
槐庭  VIP会员 五里亭中,燕春台处,料峭春风吹醒新春锦上添花,少年眼眸中清辉满洒。一年伊始,全新征途,漫漫长路,与君共度。

我敬爱的周先生

我嗑我自己的cp

平生不心动

时光里的秘密

这样的我

相关阅读
蓄谋已久(一)

“阿祝,回家对吗?”祝福望向简陌莞尔一笑“当然,回我们的家。”A市魅夜酒吧 小舞台的rapper把气氛推到了高潮,炫目的灯光下,别说是表情了,甚至脸都看不清。一头红发的女生向吧台走去,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给我一杯牛奶,谢谢。”酒保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只见她漫不经心的从远处收回视线和酒保对视略微挑眉“怎么,不可以吗?”“当然,很高兴为您服务。” 坐在吧台侧对的卡座的男人饶有趣味的笑笑,起身向后台走去,眼

金玉未必良缘

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 南方的天给人的感觉是霸道而又温柔的。现在正值七月,但这天气却总是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的。原本还骄阳似火,在经过层层乌云翻滚之后,瞬间就是倾盆大雨。景墨辰站在几十楼层高的落地窗前,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因雨势的汹猛而不得不停下来。不知怎么的,平时很少抽烟的他,这时手中却夹着一根已经点燃的烟。景墨辰似乎是想到了

朝南慕北

他说是顾朝南照进了他的生活,可是他不知道是他先把顾朝南的生活点亮。 . x市有一家猫咖,店主长得十分吸引顾客。 顾朝南坐在角落,怀里撸着小猫,看着店长秦沐北。 这已经是顾朝南坐在这里的第七天。从她第一天来到这家店的时候,她就突然喜欢看这个店主,毕竟美人养眼谁不喜欢。 秦沐北自小长得就很突出,虽然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但是这样赤裸裸的炽热目光,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秦沐北,顾朝南突然之间就有了灵感,在

曼珠沙华

不是说不得,你到底没出嫁!这般说,成何体统!幸好家里没外人,要有外人,该怎么办?梦一样的迷离,徘徊,徘徊在无尽的黑夜。起初,世间纯洁如雪,于她,染了沁人心脾的茶,一圈圈旋转于若即若离的温柔乡。于她,月空下,清冷如水的面庞,触碰着,触碰着,掩埋于金黄色的流光。直至下一秒,梦醒了,花开了,她们的心便如同死灰般的消亡于那片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曼珠沙华花田中央,再度徘徊,徘徊…疯了?死了?等待着黎明的敲响…

乡村爱情h版分解阅读_乡村爱情h版1一6声

华诤到了安森家,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安森和林小河居然是和别人合租的房子。他在安森家客厅坐下来,对安森笑道:“几个人合租?”安森道:“就我们俩,和那个大姐。”华诤点点

专爱一人:如果爱情只是一颗小小的胶囊

一个发誓专爱一人的人,却败在一颗爱情胶囊上。故事发生在 世纪,关于一帅光棍的经历。 “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呢?” “是啊,我的确没有谈过。” “要不……我们晚上出去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毕竟……” “怎么了?” “我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嘛。” “哦,对不起,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行。”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 “这样啊,那么以后再联系吧。” “嗯嗯,那就拜拜啦。” “拜拜。” 这已经是我接过的

你是我眼角眉梢的小欢喜

公子的眼睛甚是好看,无风亦无月,无波亦无浪,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苏念倾看着面前的男人,肖翊比她高不少,她需要微微仰头才能够直视他的眼睛。 肖翊突然凑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她有点不太适应,本能地想往后退,但她此时正抵着墙,想退也退不了。 “怎么样,倾倾,考虑好没有?” “抱歉,肖翊,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没事,那就从现在开始打算。” 苏念倾想直接放狠一点的话,但一看着肖翊的那双眼睛,

一日男友(上)

章小鱼站在这个屏障下,愈发强烈的阳光喷洒在男人周身,整个人被金黄色覆盖。 章小鱼想谈恋爱了。 她也想体验一把被男友宠在手心里的感觉。那种被捧上天的感觉一定爽炸了。 她发誓她在长达 年的单身母胎生涯里,这绝对绝对是第一次有这种想法,毕竟她一直觉得恋爱是一种束缚个人自由的事情。只有缺乏安全感和爱的人才会去谈。 像她这种我行我素,老娘我最大的心态是不需要另一半的,一个人乐得自在,干嘛要找一个累赘,这

谢谢你来我身边一遭

相识相伴一场,终没能走到最后,却也没有遗憾了。相识相伴一场,终没能走到最后,却也没有遗憾了。 魅色酒吧里,灯光离迷,觥筹交错。强烈的鼓点,喧嚣的人群,在这个大都市隐秘的角落上演着醉生梦死。 “你和他真的分手了?”小雅坐在吧台小心翼翼地问云舒。 云舒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嗯嗯,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说完笑了笑,只是这笑多少带着一份苦涩。 “你慢点,就算分手了,也别这样对自己……”小雅看着云舒

只有一个爱情

只有一个爱情在十五岁的秋天,我碰上了奇迹的光环,光追随季节在地上延伸,退去,消失。 阳光中只留下翻飞的微尘,幻觉般的光晕使我感到恍惚。 那一年,仍是初中生的我,一点不真实的徐光,直至很久以后才明瞭。 一个払着辫子的女孩,围绕在男孩的身边,脸上洋溢着喜悦的表情说:‘哥哥’ “嗯”男孩回过头,细长眼睛在蔷薇色的夕阳里泛着莹亮的光。 “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吗?” 男孩愣了一下连忙点头“会的,一定会! ” “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