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离你很近

2021-03-23 12:03:22

爱情

写在前面:总以为爱情是不可战胜的我们最后都不得不败给现实。

“姑姑,我以后一定要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14岁的许之瑶情窦初开,穿着粉粉的睡衣,双眼亮晶晶,满是坚定。

许素听见侄女的话,哑然一笑,随后又怔住,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女孩肯定很幸福啊。

“姑姑,你怎么哭了?”许之瑶看见姑姑脸上的泪痕,担忧道。

许素抬手摸了摸脸颊,一片湿润。

“没事,姑姑只是有点困,我们瑶瑶长大后肯定会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

“现在,瑶瑶小朋友,你要乖乖的去睡觉了,不然会长不高的。”

“咦~,姑姑,我都多大了,你这招骗小孩还行,骗不了我了。”瑶瑶吐槽到,但还是乖乖的闭上眼睛睡觉了,毕竟梦里有男神。

许素回到房间,坐在床上,脑海里想着侄女说的话,怎么也睡不着。

自己今年已经27了,爸爸妈妈也老了,要不然就去相亲吧,反正不是他,嫁谁都可以。

许之瑶的梦里没有梦到自己的男神,却梦见了小时候的一件事,以及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大男孩。

14岁的许之瑶记不太清6岁的事情,却依然记得19岁的许素和她的白色衬衫男孩。

那个年代,农村里的家长对教育看的还没那么重,有的是没钱上学,有的是自己不想上,大多数小孩的选择是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干几年活就出去打工。

17岁的许素鲜活明亮,最美的年纪里,少女对世界充满了好奇,热爱生活,大胆,热烈,对异性也有着说不明道不出的情愫。

怀揣着对外界的好奇,17岁的许素背着一个双肩包,在爸妈不舍的叮嘱中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没有文凭,许素就去工厂打工,遇见了一群同样鲜活的朋友。许素用工资买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翻盖手机,兴奋了好几天。后来又跟朋友们去了天安门看升国旗,还拍了很多照片。

照片现在还在家里的老相册里,但照片只剩一半了。

在外两年,许素几乎没回过家,但总是跟家里打电话,日子依旧慢悠悠的过着。

19岁的许素见过了世面,依旧漂亮,身上多了些沉稳的气质,陆陆续续有人上门说亲,但都被婉拒了。

那年夏天,许素带回家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并且说普通话的男孩,许素幸福且坚定的对父母说:“我要嫁给他。”

天真的少女从没想过疼爱自己的父母会不同意。

整整一个星期,家里谁都不敢大声说话。

许之瑶的印象里,那年夏天的雨可真大,天还总是阴着。

6岁的许之瑶看见疼爱自己的姑姑泣不成声的跪在地上祈求父母同意:“爸妈,我求求你们了,没有他我活不下去,我这辈子就只想嫁给他!”

一向沉稳的爷爷在地上撒泼打滚,涕泗横流,嘴里还念叨着:“你个死丫头要是敢嫁,我就死给你看!”

奶奶一边抹泪一边说:“你怎么那么倔呢?你为什么非要嫁他?他家在陕西,那么远,你要是嫁过去,一年都不见得能回来一次,我们老了,你算算还能见你几次,你要是受了委屈,我们都赶不过去!你让我们怎么活!”

小小的许之瑶心里想着:原来江苏和陕西很远。后来,长大后的许之瑶去了陕西西安上大学,坐飞机不到四个小时。

许之瑶看见那个喜欢穿白色衬衫的大哥哥跪在爷爷奶奶面前,哭着说:“大姨,求你了,我真心喜欢许素,我发誓我以后会对她好,求你同意我们!我以后会常带她来看你们的!我求求你们了!”爷爷奶奶只是沉默着,无声的反抗着。

19岁的许素没法抛弃疼爱自己的父母,没有成熟的心智处理好这一切。

许之瑶透过门缝看到姑姑和衬衫哥哥坐在床上,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泪痕,姑姑一边哭一边替男生擦泪,嘴里还说着什么,时间太久远了,许之瑶也不记得他们到底说了什么。

再后来,衬衫哥哥走了,许之瑶甚至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家里也没人再提起,就像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

小小的许之瑶知道衬衫哥哥来过,因为自他走后,姑姑再没笑过,经常半夜看着照片哭,爷爷知道后,把所有的照片全部撕掉了一半,扔在火里烧掉。

许之瑶不知道姑姑有没有再跟她的衬衫男孩见过面。从那往后的每一年,姑姑依旧在外面打工,过年带一些新衣服营养品回来,但却拒绝了每一次相亲。

27岁的许素不再那么有活力,不再喜爱新鲜事物,手机早就换成触屏的了,但却不爱拍照了。

从19岁到27岁,许素妥协了,自己的开心已经不重要了,只是不想让父母再跟着操心了。

一次次是相亲,像是买东西一样明码标价,微笑僵在嘴角。

28岁的许素依旧没有相亲成功,成了大家眼里的老姑娘,爷爷奶奶急了,但这事急不来。

大门被敲响,是许之瑶开的门,门外停着一辆白色的车,车旁站着捧花的男人,穿着白衬衫,瞬间跟记忆力的男孩重叠。

“瑶瑶,你好,长这么大了!”男人感概着,“你姑姑在家吗?”

询问声唤回了许之瑶的思绪,她激动的朝屋里喊:“爷爷!奶奶!姑姑!你们快来,你们看谁来了!”

屋里的人闻声出来,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许素眼泪刷的一下子下来了,哭到哽咽,男人走向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我没来晚吧!”

接着朝着爷爷奶奶说:“大姨,我来娶许素了,我已经在这边买房了,开车一个小时就能到,现在我恳求你们把女儿交给我。”

爷爷吸了口烟,顿了顿道“进屋说。”

再后来,许之瑶当了许素结婚时的伴娘,将她的姑姑亲手交给了当年的白衬衫男孩。

后记:

故事是真实发生的,但结局不是,现实里的结局是:

28的许素再没见过她的衬衫男孩,而是嫁给了相亲时遇见的男人,生了两个孩子,但离家近,开电瓶车20分钟就到,经常会娘家看望父母。现在已经23岁的许之瑶也弄丢了曾经最喜欢她的男孩。

相关阅读
契婚玩家手册之恶人

赵世文嗤笑一声,“那离婚登记我就是陪你去写着玩儿的,你还真以为我会答应离婚啊?” 安小蓉下了下午第一节语文课,从四年级一班教室出来,走向办公楼。 走出教室,她一直勉力支撑的精神慢慢松懈了,肩膀疲惫地垮下来。 刚刚课上她尝试了新的古诗教学方式,同学们互动积极,知识掌握情况也很不错。这说明她的教学创新方向是正确的,安小蓉感到欣慰,阴霾许久的心难得放晴。 路过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主任好像叫了哪个犯事学生的

搭戏情缘

“傻子,怎么还不告白?难道要等老娘我开口吗?” 大家好,我是卫天秀,我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这位是我的戏搭子,曹青云。 “咳咳......有点意思啊,你小子。”我摆出一副总司令官的架势。 “哇哦哦!长官好!” “嗯,这个任务至关重要,国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少年!”我顺势摸了摸我并没有怎么长出来的胡须。是啊,为什么我没有胡子呢? “是!长官!” 路过的人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俩。天呐!这就是我的观众

我敬爱的周先生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来到我身边给我一辈子的爱意。我敬爱的周先生 娱乐圈从来都不缺乏优秀的人,而在第三代奥斯卡提名的导演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女性,她叫蒋文熙,年仅三十二岁。 蒋文熙二十五岁的时候活跃在导演界,和苒衡导演一起导演过许多经典的电影和电视剧。 在最火的时候告诉大众自己前期的电影灵感都来自于自己的丈夫,甚至在某一部电影中男女主角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自己和丈夫身上发生过的事情。 导演虽然

蓄谋已久(一)

“阿祝,回家对吗?”祝福望向简陌莞尔一笑“当然,回我们的家。”A市魅夜酒吧 小舞台的rapper把气氛推到了高潮,炫目的灯光下,别说是表情了,甚至脸都看不清。一头红发的女生向吧台走去,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给我一杯牛奶,谢谢。”酒保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只见她漫不经心的从远处收回视线和酒保对视略微挑眉“怎么,不可以吗?”“当然,很高兴为您服务。” 坐在吧台侧对的卡座的男人饶有趣味的笑笑,起身向后台走去,眼

金玉未必良缘

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 南方的天给人的感觉是霸道而又温柔的。现在正值七月,但这天气却总是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的。原本还骄阳似火,在经过层层乌云翻滚之后,瞬间就是倾盆大雨。景墨辰站在几十楼层高的落地窗前,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因雨势的汹猛而不得不停下来。不知怎么的,平时很少抽烟的他,这时手中却夹着一根已经点燃的烟。景墨辰似乎是想到了

朝南慕北

他说是顾朝南照进了他的生活,可是他不知道是他先把顾朝南的生活点亮。 . x市有一家猫咖,店主长得十分吸引顾客。 顾朝南坐在角落,怀里撸着小猫,看着店长秦沐北。 这已经是顾朝南坐在这里的第七天。从她第一天来到这家店的时候,她就突然喜欢看这个店主,毕竟美人养眼谁不喜欢。 秦沐北自小长得就很突出,虽然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但是这样赤裸裸的炽热目光,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秦沐北,顾朝南突然之间就有了灵感,在

曼珠沙华

不是说不得,你到底没出嫁!这般说,成何体统!幸好家里没外人,要有外人,该怎么办?梦一样的迷离,徘徊,徘徊在无尽的黑夜。起初,世间纯洁如雪,于她,染了沁人心脾的茶,一圈圈旋转于若即若离的温柔乡。于她,月空下,清冷如水的面庞,触碰着,触碰着,掩埋于金黄色的流光。直至下一秒,梦醒了,花开了,她们的心便如同死灰般的消亡于那片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曼珠沙华花田中央,再度徘徊,徘徊…疯了?死了?等待着黎明的敲响…

乡村爱情h版分解阅读_乡村爱情h版1一6声

华诤到了安森家,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安森和林小河居然是和别人合租的房子。他在安森家客厅坐下来,对安森笑道:“几个人合租?”安森道:“就我们俩,和那个大姐。”华诤点点

专爱一人:如果爱情只是一颗小小的胶囊

一个发誓专爱一人的人,却败在一颗爱情胶囊上。故事发生在 世纪,关于一帅光棍的经历。 “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呢?” “是啊,我的确没有谈过。” “要不……我们晚上出去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毕竟……” “怎么了?” “我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嘛。” “哦,对不起,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行。”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 “这样啊,那么以后再联系吧。” “嗯嗯,那就拜拜啦。” “拜拜。” 这已经是我接过的

你是我眼角眉梢的小欢喜

公子的眼睛甚是好看,无风亦无月,无波亦无浪,只有我一个人的倒影。苏念倾看着面前的男人,肖翊比她高不少,她需要微微仰头才能够直视他的眼睛。 肖翊突然凑到她耳边,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耳边,她有点不太适应,本能地想往后退,但她此时正抵着墙,想退也退不了。 “怎么样,倾倾,考虑好没有?” “抱歉,肖翊,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没事,那就从现在开始打算。” 苏念倾想直接放狠一点的话,但一看着肖翊的那双眼睛,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