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我竟然成了军阀的姨太太!(上)

2021-03-23 15:01:52

爱情

沈大帅的兵进城的时候,我爹正在三姨太的肚皮上,我就坐在前堂等着他。我甚至有点希望,他能杀了我爹。

我爹遇见我娘之前,是个小混混,在码头上扛大包过活,我娘留洋回来的时候,遇见了我爹。这就是个标准的千金小姐爱上穷小子的故事。我娘的爹自然是不同意的,我爹为了娶我娘,毅然决然的参了军。凭着一股子狠劲,他还真混出了点名堂。

他骑在高头大马上来娶我娘的时候,我娘说他像渡了金身。

我也是过过一段好日子的,在我娘还没被他气死的时候。我娘生我落了病根,不能再生了,他当初虽然嫌我是个丫头,但是也没再说什么。他说,丫头也能带兵。

我要是能带兵,我第一个杀了他

我十二岁那年,他终于露出了本性,带回来一个大肚子的女人,他让下人叫那个大肚子的女人二太太。他说他就要有儿子了。

我娘本来身体就不好,那个女人进门以后我娘差点卧床不起,硬撑着一口气,把我送出了国。

我娘告诉我,这辈子别回来。

我娘给我留了一大笔钱,这笔钱足够我醉生梦死一辈子。但是我不想醉生梦死,我想我爹死。

我到了国外安顿下来以后,便给我娘写信,我想我娘,我想让她离开那个破家,和我在一起,我们娘俩在国外好好的生活。

但是我娘好倔啊,她骄傲了一辈子,她不允许临了一个窑子里的爬到她头顶作威作福。她要留在那个狼窝里跟那个女人斗。

她一个大小姐,怎么可能斗得过一个窑子里出来的姐儿呢。

她被气死了,死在了我十三岁那年。

她托人给我带了封信,她说让我别回去,她说别让我爹得到那笔钱,她说她恨我爹却不恨那个女人,她说那个女人生的孩子,还白白嫩嫩的。

我没想到,她生命里最后的慰藉竟然是那个我从未见过还在牙牙学语的孩子。

我十四岁那年,我爹来亲自接我回去

他说他李家的孩子必须得回家,他说一家人就要在一起。我问他,那我娘呢。我说我娘死了,那里就不再是我的家了。

我知道他来接我根本不是想让我回家,他想要我娘留给我的那笔钱。

我跟他说,要我回去也可以,我要改姓罗他听后暴跳如雷。他说他李家的孩子没有姓外姓的道理

那不是外姓,那是我娘的姓。

他最后还是妥协了,他拗不过我。

我十三岁之前叫李泱泱,我十三岁以后,叫罗泱泱。

沈大帅的兵冲进李家门的时候,我就在前堂喝着红茶。

我万万没想到,名震西北的沈肆丞沈大帅竟然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这个小伙子长得可真好看啊。我在心里默默感慨着。

沈肆丞撇了我一眼,他身边的副官上前一步“劳驾李大小姐请一请李大帅吧。”

“可别,我可不是什么李大小姐,我姓罗。再者,我请不动他。”我抿了口茶。

“大帅请坐吧。”

沈肆丞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盯的我不自在极了。我使了个眼色给我的贴身丫鬟翠喜,翠喜马上领会了我的意思站到了我身边挡住了沈肆丞的视线。

“沈大帅坐吧,我们大帅一会儿就到。”

沈肆丞终于移开了视线,坐在了我旁边的位置上。

翠喜是我回国以后在街边救的,她被她爹卖进了窑子。这个年代卖妻卖女只为了换口粮吃不是什么稀罕事。

她因为不肯接客被打的半死却还挣扎着跑了出来,她看见我的时候眼睛里满是希望,她希望我救她,她跪在我的脚边求我买下她,她说她会当牛做马报答我。

我只花了五块大洋,就买下了她。

沈肆丞的西北军进城的前一晚我撕了她的卖身契,我告诉她,留下来可能会死,但是如果她想离开的话我会给她一笔钱,保证她以后衣食无忧。

翠喜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的求我别赶她走,她说她不在乎生死,她只想跟在我身边照顾我,她说她的命是我救的。我想了想,留下了她,难得这帅府里还能有个这么有心的人。

“罗小姐似乎和大帅的关系不好啊。”沈肆丞抿了口茶说。

“嗯,我恨不得他死。”

我转着左手食指的戒指。

“哦?那我帮罗小姐杀了他怎么样。”沈肆丞似乎对我的回答一点也不惊讶。

我没有回答

其实我也没那么希望他死的,他毕竟是我爹呀。

我爹搂着三姨太走到前堂看见沈肆丞的时候,吓得直哆嗦。

“那么罗小姐,你到底希不希望你的父亲死呢。”沈肆丞转着手里的枪,戏谑地问。

“如果我说我希望,你就真的能杀了他?”

我明白如今军阀混战,倭寇又趁机入侵。沈肆丞要做的不是杀人而是吞并各方势力。他需要我爹手里的兵,也需要我爹。如果我爹死了,那我爹手下的兵就散了,那他废了这么大力气,攻打华北也就毫无意义了。

“你可以亲手杀了他。”沈肆丞把上了膛的手枪放在我手里,枪口对准了我爹。

“罗小姐只要轻轻扣动扳机,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李大帅这个人了。”

我爹哆哆嗦嗦爬到我身边扯着我的衣服“泱泱啊,你,你,你可不能杀了爹啊,我可是你爹啊,你你你。”

我终究是没下得去手。

“如果沈某没记错的话,罗小姐今年刚满十八岁吧。”沈肆丞摸着下巴看着我的时候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小女今年刚满18,沈侄要是中意我这女儿不如……”我爹一下子站了起来,对着沈肆丞满脸谄媚。

我之前只是恨他,虽然他气死了我娘但是心里也还是觉得,他始终是我爹的。但是现在这一刻,我真得不觉得他是我爹了。他也没把我当他女儿,起码这一刻没有。

“罗小姐确实可爱,不如这批德式步枪就当做沈某的聘礼吧。罗小姐意下如何呢。”沈肆丞一下转过身来盯着我的眼睛。

他的眼神让我觉得我是被老虎盯上的猎物。

沈肆丞身边的副官似乎不太明白沈肆丞为什么要把那批令人眼红的德式步枪当做娶我的聘礼,但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决定维护自家大帅。“罗小姐可考虑清楚了,像我们家大帅这么年轻貌美的放眼整个华国可找不出来第二个。”

“小姐!可不能答应他!”翠喜在一旁急得直跺脚“我可听说那沈大帅的府里还有个天仙似的正房呢,您嫁过去这不是,这不是要做他妾吗!”

是了,我听说了,沈肆丞有个如花似玉的大太太,是他从现场上带回来的。

“妾怎么了,能做沈大帅的妾可是你的福分!”我爹到底是安耐不住了,我也理解,他可能是太想活命了。

“好啊,怎么不好呢翠喜,沈大帅英俊潇洒年轻有为。沈大帅都拿了德式步枪做聘礼了那我们李家自然也是不能跌份。”我走到沈肆丞的身边牵着沈肆丞的胳膊“我记得上次我爹缴获了一辆英式坦克,就做我的嫁妆吧,你说呢,爹?”

我爹恨不得杀了我。我太知道那辆坦克的价值了,就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要。我必不会让你痛痛快快卖了我。

“哦?这还真是意外之喜了。”沈肆丞很高兴。

他当然高兴,有了这辆坦克,再配上他的西北军,除非遇到装备精良的全美系装备的师,不然很难输。毕竟整个华国也没有几辆坦克。

“沈大帅,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我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想看看我爹精彩的脸色。

“泱泱叫我什么?”沈肆丞单手撑在桌子上,他比我高出太多了,在我面前像一堵墙一样。油腻至极!

“哈尼,我们什么时候回家?”我偷偷白了他一眼。

“泱泱不收拾收拾行李吗。”沈肆丞说

“没什么好收拾的。”没什么好收拾的,我只想带走我母亲留给我的那件旗袍,她说她想亲眼看见我嫁人。现在我也算是嫁人了吧,不过不是人家的正妻而已。我不太好意思穿,就带着走吧。

“等等我吧,一会儿就好。”我对沈肆丞说。

“泱泱,我们明天再走,部队需要休整一晚。”我老脸一红,怎么显得我好像迫不及待似的。

“小姐,我们真要跟那个沈大帅去西北啊。”晚上的时候翠喜悄咪咪的问我。

“是我去,你不去。”我叹了口气对翠喜继续说,“西北有什么好的都是风沙,我给你一笔钱,你离开这里,去英国找我的同学,我会给他写信托他照顾你的,你拿这钱学点什么手艺,你绣花绣得那么好……”

“小姐!你怎么又说那样的话啊!”翠喜带着哭腔打断了我,“我走了你怎么办啊,你就是一个人了,这世道你一个人怎么活啊,那姓沈的又是个靠不住的,你总撵我走。”翠喜说着说着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

看着翠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也忍不住哭了起来。我到底才十八岁啊,我还没有过十八岁的生日,早早没了母亲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有母亲留下来的钱又怎么样呢。回国以后父亲对我满是利用,现在为了活命可以毫不犹豫地把我卖掉。我没有家了啊。

“这么算来,除了我娘,就只有你对我最好了啊,翠喜。”我摸了摸翠喜的头,她也才是个十五六岁的小丫头啊。“还从来没有人像翠喜这样坚定地选择过我呢。”

翠喜听了我的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翠喜,不哭了,咱们明天还得跟着赶路呢。”我给翠喜擦了擦眼泪。“呜呜呜呜,小姐,我,我也不想哭了,但是,呜呜呜呜我,忍不住。”翠喜哭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好翠喜,乖翠喜,今天晚上和我睡好不好,小姐给你讲故事,不哭了好不好。”我看翠喜哭得吓人,怕她哭坏了,只能好好地哄哄她。

翠喜哭着哭着突然一笑,吹出来了个鼻涕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翠喜你吹鼻涕泡了。”

“哎呀!小姐!你又笑我。”

我们俩叽叽喳喳了半宿,算是冲淡了一些对于未来的不安。

第二天一早,我们走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冲出来一个小炮弹一样的白团子死死抱住了我的腿开始哇哇大哭“姐姐去哪啊姐姐去哪啊。”我低头一看竟然是我那个二娘生的弟弟。

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哭起来也是极可爱的,我回来这么些年待我这个弟弟也算是好的了,我不恨他,我也不恨他娘。他们母子也算是可怜人。我爹的姨太太越纳越多,孩子也越生越多。这个算不上聪明的孩子和他不再貌美的娘自然在府里也就没什么地位了。

“姐姐,要嫁人了,要去别人家了。”我掐了掐小团子的脸蛋。手感那叫一个好。

“辣姐姐能带我去吗。”小团子抱着我的腿,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真可爱啊~

“那你跟姐姐走了,你娘怎么办啊,不想你吗。”

“娘…娘…痛痛。”

我掀起小团子的袖子,白白嫩嫩的胳膊上全是青紫青紫的,被抽出来的印子。

“啊!小姐!这二姨娘怎么打孩子啊!”翠喜看见小团子身上的伤,再加上小团子的话,不难推断小团子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通知你们大帅一声,这孩子我带走了。”我抱起小团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门。从此以后,我和这里,再无半点关系。

“以后就是你和姐姐,还有翠喜姐姐一起生活了,再也见不到爹和你娘了,你愿意吗。”我给小团子擦着眼泪,我得问问他,愿不愿意跟着我过。如果愿意,那今后就是我们仨相依为命了。

小团子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呲着小牙,脆生生地说“姐姐我愿意!”

沈肆丞身边的副官带着我和翠喜还有小团子走水路,自打离开华北,我就没再见过他,不过也无所谓。

五六天的水路走的很难受,我和小团子不晕船,倒还好,就是翠喜吐的昏天黑地。

“我得娘哎小姐,呕!”

“快别说话了,吐成这样嘴你也不闲着”我哭笑不得“翠喜啊,小姐是同情你的,但是小姐忍不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翠喜的包子脸恨不得皱出来十八个褶。

“这船可真不是人坐嘞。”

小团子在一旁咯咯咯地笑。

翠喜吐得脱力,整个人瘫在甲板上“嘿,你个小胖团还笑我嘞!”

“咱们明天就不走水路了,就坐车了,你再忍忍吧翠喜。跟着我你受苦啦。”我忍不住捏了捏翠喜的包子脸,手感和小团子不相上下。针不戳。

“小姐,你又说那样的话!”翠喜撇着嘴,显然是对我说的话非常的不满意。

我笑了笑,抱紧了怀里的小团子。

我真的很感动,我不过是给了翠喜一口饭吃,翠喜却是恨不得把心都掏给我的对我好“傻翠喜。”

小团子有样学样也对翠喜奶声奶气的说“傻翠喜。”

“嘿!你个没良心的小胖团,这一路上谁抱的你!你知不知道你多胖!多重!”

水路的第七天,我们终于踩到了地上,翠喜感动的抱着小团子就要哭了出来,“太好了太好了,可算是到了。”

“是呀,我们终于是到了。”

我这一路上也听到了不少有的没的的闲话,无非就是沈肆丞的兵在讨论我,讨论沈肆丞家里那位大太太,讨论我嫁进沈家以后,那大太太会怎样为难我。翠喜也看出了我的惆怅“小姐,你是不是担心那位大太太会为难咱们。”

“傻翠喜,你放心吧,那坦克他沈肆丞不会白拿的。”我给沈肆丞要来了辆坦克,他就算看在坦克的面子上也不会放任他那如花似玉的太太为难我吧。

绕是我自小锦衣玉食,站在沈府大门口的时候也是吃了不小的惊。沈府不像是一个帅府,更像个书香门第,大的不得了,有假山,有小溪,有池塘,竟然还有一片林子。

“姐姐,真好看。”小团子搂着翠喜的脖子拍着小手。“是姐姐好看,还是宅子好看呀。”

“嗯。。。。姐姐好看,宅子也好看”小团子奶声奶气的给我萌的不行。

沈肆丞把我们仨安排在了竹林旁边的一个小院子里。院子不大,但是特别和我的心意。“小姐,这么看来,这沈大帅的大老婆也没有很难相处的样子,她还给咱们住漂亮院子呢。”翠喜显然也是对院子满意得不得了。

“傻翠喜呦,她就算要为难咱们,也绝对不会在这种明面的事情上给咱们难看的。”

“翠喜傻!”小团子又在旁边笑嘻嘻地接话

“嘿!你个小没良心的!我这一路抱你手都累酸啦!你还说我傻!”

翠喜气的直跳脚又拿小团子没有办法,气呼呼地进到屋子里收拾床铺去了。

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我再没见到过沈肆丞。他身边的副官倒是偶尔过来给我们送点小东西。有时候是桂花糖,有时候是首饰。副官说是沈肆丞送给我的。不论是谁送的礼物,能收到礼物就是很让人开心的事呀。

我想,日子就这么过也不错。我有钱,有翠喜,有团子,有安身之处,有人保我在这战乱的年代平安。

“你就是肆丞带回来的那个?”女声突然在门口响起的时候翠喜正教我绣花。我转头看向门口,那是个极好看的女人,什么柳叶弯眉,明唇皓齿放在她身上似乎都俗气了一些。

“我是”我转头看过去的时候那女人愣了一愣,好像有些慌乱。

“你…你还勉强有几分姿色的!不过照我还是…还是差了一些的!”女人掐着腰。

“你是谁啊你!大清早跑到我们院子里大呼小叫的!”翠喜站起来瞪着眼睛看着门口的女人。

“你确实很好看呀。”我笑了笑,好看的人总是有嚣张的资本的。门口的女人好像没有料到我竟然夸她,突然就红了脸。“脸红了更好看了呀。”

“你…你…你!”女人在门口你了半天,跺跺脚跑了。

“小姐,她怎么神经兮兮的。”翠喜偷偷的凑到我旁边咬耳朵。

“你不觉得她还蛮好看的。”我偷偷小声跟翠喜说。

那天过后,女人没再来过。我和翠喜还有小团子的日子又恢复了一开始的平静,沈肆丞没再送小礼物过来,我想大概是那天他的夫人在我这里吃了憋,为了讨好他的夫人吧。

“姐姐,私塾是什么?”小团子手里拽着一根草,身上也造的脏兮兮的。

“呀!你这是跟谁打架去了呀!”翠喜赶忙端着水过来给小团子洗脸。

“打赢了吗。”小团子向来白白净净的,我还是头一次见他跟个泥猴一样。

“没打架啦姐姐!是和门口的哥哥骑大马啦。姐姐你还没告诉我私塾是什么呢!”小团子仰着头顺便吸了吸大鼻涕。

“私塾就是念书识字的地方,小团子也想去吗。”我摸了摸小团子的头,全是泥。

“算了翠喜,晚上给他洗个澡吧。”

“小姐,这天儿冷了洗澡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呀?”

“可是他实在太脏了,我摸了他一下一手泥。”

“可不是!我刚洗的毛巾都擦黑了。”

小团子瞪着眼睛看着我和翠喜一来一回,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团团不脏的!不脏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小姐我笑出嗝了。”

“没事的!”

“呜哇哇哇,翠喜坏!”

小团子总在帅府这条街上跑着玩,有沈肆丞的亲兵在,我也是放心的。小团子虽然人小反映慢了一些但是和那么多比他大的孩子在一起玩儿没有一回被欺负过。我是总在这小院里憋着,总不能把孩子也圈在院子里,六七岁的孩子是最愿意打闹的。

我之前想过送他去上学,但是想到初见他时他一身伤,我又舍不得。今儿他倒是自己提起来了。

“好啦,姐姐和翠喜错了,姐姐不应该和翠喜说你脏。”

小团子还在啜泣。

“你和姐姐说,你想不想去私塾?”

“是门口的哥哥,我们骑大马,他说他要去念书了,我不想让他去,他说去晚了私塾的先生会打手。”小团子说着说着还缩了缩小手,这是个顶怕疼的孩子了。

“那你也想去私塾吗?去了私塾就可以和那个哥哥继续在一起玩儿了。”

“真的吗!”提起那个哥哥,小团子眼睛一亮。

“当然啦,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你等那个哥哥回来,你带他来见姐姐,姐姐问他一点事情好不好?”

“好!”

不知不觉我来到这儿竟然也有半个月了,我父亲一封信也没给我寄过,是啊,他定是恨死我了,怎么还会托人给我信呢。他是我唯一的父亲,可是,我不是他唯一的孩子啊。

“姐姐!小哥哥下课啦!”

傍晚的时候小团子左手攥着桂花糖,右手牵着一个少年。那少年皮肤黑黑的,瘦瘦高高,白白胖胖的小团子牵着他进来的时候,像个糯米糍旁边沾了根树枝。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的手紧紧地牵着小团子。“我叫,沈良。”

“嗨!瞧你抖得,别怕,我们小姐可温柔了。”翠喜看这孩子手抖得厉害不免出声安慰。“哥哥不要怕,姐姐温柔!”小团子随声附和。

翠喜和小团子的安慰好像并没有对沈良起到什么安慰的作用,他还是抖,还是紧紧地牵着团子的手。

“你今年多大了?”

“十五了。”

“十五了啊…”沈良听见我的话身体僵了一下。

“你怎么这么害怕我呢。”我不由得笑了起来,人人都觉得我好欺负,还是头一次有人怕我呢。“我叫你来就是想问问你在哪里念书,小团子之前跟我说他想跟小哥哥一起去私塾念书,他今年才六岁,正是启蒙的时候,你十五了,应该要去读国中了吧。你们就不能在一起念书了。”

沈良听到我的话松了一口气磕磕绊绊地说“您,您不是要阻止团子和我在一块玩?”

“我阻止你俩玩儿干什么?我看起来这么有病?”

“不…不是的……”少年鼓足了勇气像是把命豁出去了一样“我娘是华国人,但是我爹却是……却是倭国人,他们都骂我杂种。没有人愿意和我…和我一起……”

人们总是这样,无力反抗施暴者,就把莫须有的罪加到无辜的人身上。

我没有说话,但是我的沉默好像让沈良更不安。“这不是你的错,你是个好孩子。”我走到沈良的身边摸了摸他的头,十五岁的孩子,竟然比我还高一点…

没关系!大家不都一米多!但是沈肆丞他可能是个意外,我见他不多,但是我总感觉他有两个我那么高。

“好了,我们说正事,你们在哪里念书?”

“就在府里,竹林那边,请的老师教府里的孩子念书识字,还有师傅会教些拳脚功夫什么的…”沈良终于是不再抖了。

“那,小团子能去吗?和你们一起…”

“可以的!能去!”还没等我话音落地沈良赶忙回答我。

“那明天,你上学的时候来叫我,我跟着你们去看看可以吗?”

沈良点点头

“先生留的书,都背完了吗?”

沈良又点点头

“玩儿去吧。”我冲他们两个摆了摆手,小团子可是呆不住了。

“谢谢姐姐!”小团子头也不回地拉着沈良就往外跑。

“只有你一个人?”沈肆丞好听的声音蓦地在我耳边响起,这是我到了西北以后第一次见到他。他好像黑了,也瘦了,不是我在华北看到他时的模样了。但是好像,我也记不得他之前什么样了。

“嗯,大帅有什么事?”

“啧,夫人这是用完沈某就扔了?”

“嗯?”什么叫用完就扔?搞得我像登徒子一样。

沈肆丞的脸一下凑到我面前“在华北的时候,你还叫我哈尼呢,怎么回了家,夫人就不认账了?”

沈肆丞的脸越凑越近…

“哥哥!羞羞!”小团子的声音突然响起,吓得我一个激灵,往后撤了两步。

沈肆丞脸色不太好,小团子噔噔噔跑到我旁边的时候,沈肆丞揪着小团子的后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你倒是会赶时候。”

“嘿嘿。”小团子冲着沈肆丞一个劲地笑。

我去抱团子,他却不肯松手。“呜呜呜,姐姐救救我呀姐姐救救我呀!”

小团子见沈肆丞不肯松手,吓得哭了起来,小团子虽然比起其他孩子反应迟钝了一点,但是对于人的情绪很敏感,他知道,现在这个揪着他后衣领的人,非常地不高兴。

“大帅,你要是想抱抱我弟弟,请把他放在怀里,他还小,会害怕的,不如还是给我吧。”我又伸手去抱小团子,沈肆丞还是不松手。小团子见求助无望,哇哇大哭。

沈肆丞皱着眉,把小团子送到了门外“吃完晚饭再回来。”

“哎!你干嘛。”我有些急了,这人怎么还欺负小孩!

“夫人别急,他安全得很。我这次来找夫人是有事情要说的。”

我听到沈肆丞的话觉得好笑“你来找我自然是有事的,不然还能干嘛。”

沈肆丞听了我的话抿着唇似乎有些不高兴,气呼呼的好像还有点可爱。

“坦克的事我不知道,燃料问题可能需要你自己解决。”

“不是这件事!”

“哦。”

不是因为坦克的事的话,我和沈肆丞好像也没什么可说的。谈情说爱吗?别逗了,我娘的下场还不够惨么。这个世道,什么都能讲,唯独讲不了情爱。情情爱爱你侬我侬也不耽误到最后相看两生厌。他和我爹不一样,他比我爹更狠更有魄力。

他是优秀的,但是我不能喜欢他,活着要紧。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我娘明明那样好,那样温柔,最后怎么会变得那么疯狂。

对不起了娘,你给我的那件旗袍,我终其这一生,可能也穿不上了。

“你好好休息吧”沈肆丞突然甩出这么一句,转身就要走。

“等等。”

“什么事!”

他好像有点不耐烦了?

“嗯……我想要两个铺子和一个仓库,你有什么推荐吗……”

“………”

沈肆丞沉默

我也沉默,我真是搞不懂这狗男人怎么突然就又不开心了!

“我有两间铺子位置尚可,给你。”

“啊……”我刚想拒绝,但是看着沈肆丞阴恻恻的脸,又把那句不用了咽了回去。

“啊,好,谢谢你。”沈肆丞的脸色还不对劲“你…你真好。”

他好了,狗男人好了。我真是搞不懂…

“我走了,改天带你去吃醉仙楼。”沈肆丞语气明显雀跃。

“不……”我想说不用了,但是我不敢,他好像要吃了我“破费了。”幸好我机灵!

“姐姐,团子得救了”沈肆丞走后,小团子的手紧紧攥着我的衣角。可是给孩子吓得够呛。

我捏了捏团子的小脸蛋“明天就要去和小哥哥一起读书了哦,要乖要听小哥哥的话喔。”

“嗯!”小团子用力地点着头。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和团子被翠喜从床上挖了出来。

“啊~好翠喜现在太早了我们再睡一会儿好吗。”我闭着眼睛直往后仰。

“不可以哦小姐。”翠喜态度坚决。

半刻过后,我和小团子在翠喜的支配下穿好了衣服等着翠喜打水洗脸。

“姐姐,翠喜好可怕。”小团子瘪着嘴巴,眼泪汪汪的向我告状。“对不起团子,姐姐也拿翠喜没有办法。”

“嘘!姐姐,翠喜来了。”

匆匆吃过饭,我和翠喜就带着团子向竹林走去。打远就看见了沈良站在那里等着我们。

“小哥哥!”团子看见沈良就噔噔噔地跑了过去扑到人家的怀里。我突然有一种儿大不由娘的心酸感觉。

沈良带着我们见到了先生,这个先生竟出乎意料的年轻,带着圆框眼镜,温文尔雅。

“先生您好,这是我的弟弟,我想日后把他送到您这来读书认字,您看您收吗?”团子毕竟和其他的孩子还是有些不一样的,他比别的孩子反映要慢上一些。

“哪有先生不收学生的道理,夫人放心吧。”先生说。

啊…这…我不是什么夫人呀!!!!

我咧了咧嘴角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先生怎么称呼?”

“我姓张,张言书。”

“张先生,我叫罗泱泱,这是我的弟弟,叫罗铖樾。”

小团子之前姓李来着,不过不重要。

小团子的大名很久没人叫了,听见自己的名字反映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自己不叫李铖樾了,自己叫罗铖樾了。

“有劳先生了。”我对着先生拜了拜

“夫人客气。”张言书虚扶了我一把。

“以后拜托你照顾团子了。等你们下学了,能帮我把团子带回来吗?”我摸了摸沈良的头。沈良使劲地点头。

“团子,姐姐走了哦。”团子忙着和沈良玩,极其敷衍的对我点血头。又有了又有了,这种儿大不由娘的奇妙感觉!

团子上了好几天的学,我忙着铺子的事也懒得去接,每天都是翠喜去。小团子今天终于生气了“姐姐都不去接我下学!姐姐不爱我!”

终于来了,终于接受来自团子的审判了。

“怎么会呢,姐姐最爱团子了呀。”我随口敷衍到。

“那姐姐怎么都不去接我下学!”团子不依不饶。

“那我接你怎么了吗?你不喜欢我吗?”翠喜捏着团子的小胖脸。

“喜欢翠喜姐姐。也要姐姐去接团子下学。”

“那你看,沈良哥哥下学也从来不用接啊,他都是自己回来的。”我开始哄骗团子。“你看啊,你要是被接有了,就只剩沈良哥哥一个人了呀!他每天都自己回家,好可怜哦。”

“是呀!”团子郑重地点了点头“沈良哥哥好可怜。”

“那可怎么办呀。”我继续骗团子。

“对呀!怎么办!”团子一脸严肃。

“你可以让沈良哥哥送你回来呀,然后你们一起写完先生留的功课,就可以一起出去玩了。还可以一起吃晚饭呐。”翠喜看着我一脸贼笑摇了摇头。

“对!”团子点头。

“去写作业吧。”我挥了挥手把团子打发走。

团子迈着小短腿噔噔噔地跑了出去。

“小姐,你好能骗人呐。”翠喜充满了对团子的同情。

“嗯哼,学着点吧傻翠喜。”

第二天傍晚,沈良牵着哇哇哭的团子回来了。

“呦,怎的哭上了。”我纳闷极了,这是挨欺负了?

沈良挠挠头,为难地开口说“今天先生让他写名字,他写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喂,我得肚子,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实在是没忍住。

“呜呜呜呜姐姐你怎么这样啊!”团子哭的更大声了。一旁的沈良手忙脚乱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哄。

“罗铖樾三个字,他写上哪个了?”我问

“嗯……哪个也没写上。”沈良为难地开口说道,好像没写上名字的是他一样。

我笑够了才去安慰团子“好团子,不哭了,那你告诉姐姐今天出了写自己的名字,你还学会什么了?”

团子抹着眼泪抽抽哒哒的说“还有哥哥的名字。”

“那你不哭了,写给姐姐看看好不好。”我牵着团子进了书房。

团子满是眼泪的小胖手给宣纸印出了个湿手印艰难地攥着笔歪歪扭扭的写着沈良的名字。

“看,团子写的多棒。”

团子还是难过。

“沈良也会写团子的名字对不对?”

沈良点点头,拿起笔在团子歪歪扭扭的字旁边写下了“罗铖樾”三个字。

团子看着纸上的两个名字,又开始没由来地难过。

“你看,哥哥不是会写你的名字吗,你在学会写自己名字之前可以叫哥哥帮你写哦。”

沈良在一旁使劲点头。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罗铖樾三个字,沈良一写就是一辈子。

团子到底是个小孩子,忘性大。一下就忘了自己因为什么难过了,陷入了有人帮自己写名字的喜悦中。

我想着团子的先生教团子也不容易,第二天特意和翠喜去接了团子下学。

“姐姐来啦!”团子高兴地不得了跑过来抱住我的腿。

“今天小胖团没有哭鼻子呀!”翠喜接着他因为不会写名字哇哇大哭的事情可劲地笑话他。

“哼,不跟你好了”团子小脸一扭。

“我错了嘛,你别生气了。”

“哼!不行。”翠喜一戳,团子一耸。

“哎,我今晚本打算做糖醋鱼的。”

“好翠喜,翠喜好,翠喜姐姐翠喜姐姐!”

“哼!”

团子粘着翠喜的功夫,我进去见了张言书。

“先生今日辛苦了。”

“夫人客气了,这是张某的职责。”

“今天来就是为了感谢先生对铖樾的教导的,还请先生接受我的一点心意。”我把一根钢笔递给了张言书。是一支百利金。

张言书看了一眼连忙把钢笔推了回来“夫人,这太贵重了张某不能收。夫人不必送张某这么贵重的礼物张某也会对铖樾悉心教导的。”

“先生误会了。我送这只钢笔不是托您照顾铖樾的,铖樾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您愿意收他我就已经感激不尽了。您打眼一看就知道我们家也没有搞学问的人,这钢笔放在我这不是蒙尘了嘛。”我把钢笔又塞回给了张言书没等他来得及拒绝我转身就朝外走去“先生不用送了,我走了。”

之前向沈肆丞要的铺子我已经开始装修了,一间做成衣,一间做粮油。两间铺子同时装修搞得我手忙脚乱。好在团子跟着沈良玩属实是帮了我大忙。

“你为什么送张言书钢笔?”沈肆丞的声音突然在我背后响起给我吓得够呛。

“你这人怎么随便进人房间呢!”他怎么又来了。

“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送张言书钢笔呢。”一米九高的男人语气可怜巴巴。

我有点心软“团子肯定让他费心不少,那钢笔反正我又不用,做个顺水人情嘛。”

沈肆丞不答话,无奈我只能开口“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又不找我!”

啧,他开始了。

“你都没送过我礼物…”沈肆丞继续可怜巴巴。

说实话,他这样让我有点,招架不住…我就吃这一套!

“那你想要什么礼物呢。”我语气逐渐温柔。

“送礼物哪有问人想要什么的,你送什么我都喜欢。”

啊…这…

“那我给你做一套衣服吧。”我想了想,我也没什么擅长的,唯独做衣服这件事是我感兴趣的。

“好啊。”沈肆丞含着笑看着我。

他逆着光,那一刻我好像突然就明白了我娘说的渡了金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的心砰砰地跳。我好像……有点喜欢这个男人…

不行!我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活着重要活着重要!罗泱泱清醒一点!你想像你娘一样折断一身傲骨究其一生都困在这后宅之中吗!

“嗯,好。那你把你的尺寸告诉我。”我做好了心理建设才又对沈肆丞开口。

“这个,得夫人亲自来量吧。”沈肆丞嘴角含笑。我差点又被美色勾引。

量别的到是好说,就是这个身高嘛…我重重地叹了口气。“你去给我搬个椅子来。”我恶狠狠地对沈肆丞说。

沈肆丞沉默了一瞬间竟然笑出声来。

“辛苦夫人了”我踩上椅子的时候沈肆丞搂着我的腰说。我的脸发烫,不用看我也知道肯定通红。“闭嘴!”我恼羞成怒。

“小姐,之前那个女人又来了,说要见你。”第二天一早我坐在床上正迷糊呢,就听见翠喜来了这么一句。

“女人?什么女人?”我有点懵。

“哎呀!就是之前来耀武扬威的那个!”翠喜急得直跺脚。

“大房?”

“对!”

翠喜要是说这,我可就不迷糊了啊。

“她找我干嘛啊?”

“谁知道呢,我估计是想给你个下马威!”

“还带下两次马的呀?”

“哎呀小姐!这你就别管了,翠喜保准给你打扮地漂漂亮亮地!”

“啊…不用吧…翠喜…”

“必须用!”

翠喜按着我一顿捯饬,给我折腾地够呛。

“好了小姐去吧!去碾压她!”

翠喜斗志昂扬,我身心俱疲。

“翠喜我好累啊。”

“不小姐,你不累。”

我被翠喜半推半搡地赶去赴约。

“你怎么才来?!”那个好看的女人穿着水蓝色的旗袍坐在花园的石凳上。真的很好看。

“我问话呢!你看我干什么?!”

“我看你好看。”我想都没想说了这么一句。

女人突然沉默了,半天才开口说到“你夸我我也不会喜欢你的!”

“没关系,我也不喜欢女子。”

女人又沉默然后说到“我叫陈如。”

“嗯”我点点头说“你好陈如。”

“我都告诉你我叫什么了,你怎么不告诉我你叫什么!”陈如生气。

“你不知道我叫什么呀。”

“我知道!”

“知道你还问我叫什么。”

陈如被我一套操作气的够呛。

“你怎么这么烦人啊!”陈如跳脚。

“美女都不大声喊的。”

“哦。”

“所以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告诉我你叫陈如的?陈如小姐。”

“你能不能别说话了。”

“不能,嘴长在我身上我想说就说。”

我和陈如斗了一早上的嘴,陈如气的够呛。

我想这人还挺有意思的。

日子依旧一天天的过,沈肆丞不断地往我这跑。我明白,他是喜欢我的。可是我不能喜欢他,我害怕,我怕我会像我娘一样。我害怕我没有好下场。感情吃人。

我只好躲着他。借口铺子已经装修好了,我假装忙了起来,我也确实在忙。

“你在害怕什么?”我躲了沈肆丞三天以后,终于还是被他逮住了。

“我没有害怕。”我叹了一口气。

“你撒谎!”沈肆丞眼睛通红“泱泱,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会对你好的,你相信我好不好。你相信我。”

不可一世的男人在我面前红了眼睛,他没有喝酒,他是清醒的。说不心动那是假的,可是啊,空口无凭。我太害怕了,我不想变成我娘。

“泱泱,你说话啊。”沈肆丞摇着我的肩。

我不知道说什么,我说我不相信你那太伤人了。我说我不喜欢你我说不出口。我没办法回答。

从那天以后,沈肆丞没再来找过我。

这是应该的,他不应该再来找我,他那样骄傲的人。我因为喜欢他所以开始患得患失,我因为喜欢他所以开始软弱害怕。你看啊,感情有什么好。

“你到底喜不喜欢肆丞!”陈如面色凝重地看着我。

“你想让我怎么回答。”我转头看向陈如,这个女人一大早来找我喝酒“沈肆丞是你的合法丈夫,你来问另一个女人喜不喜欢你的丈夫?”

这个女人的脑回路我一如既往地不懂。

“害!你就告诉我喜不喜欢他就得了。说实话!”

“…喜欢。”我喜欢他,喜欢上沈肆丞那样的一个人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吗。

“太好了太好了!”陈如开心的手舞足蹈。

我一直知道陈如傻,但是我没想到陈如这么傻……

“我跟你说吧!”陈如拉着我的手。

“你想跟我说什么?”泱泱疑惑。

“我是沈肆丞的小姨!”陈如看我满脸震惊然后继续说“我是沈肆丞的小姨,亲的。”

“那你为什么又成了他太太?”

“哎呀你听我说完啦!”陈如喝了口茶继续说“当时在租界有一个倭寇的兵对我起了歹念,不得已我和张言书杀了那个日本兵。由于是租界,陈家也只是有一些钱。为了保住我,只能把我送到这来。对外就称我是沈肆丞从战场带回来的难民。”

“张言书?”

“对呀,我喜欢张言书。”

我有点难以想象张言书那样安静的人配一个傻了吧唧又吵的陈如,是个什么样的风景。想着想着我就想笑。

“哎呀!你笑什么!我在和你说我悲惨经历呢!”陈如气的站了起来直跳脚。

“哎呀,我错了嘛,你别生气了。我让翠喜给你绣个小人还不行。”我安慰陈如。

“那行,要可爱一点的。”陈如想了想,不气了。“所以啊,罗泱泱,你就跟我那个傻侄子好吧。他可喜欢你了。他会对你好的,他们老沈家一直都对媳妇好。我姐就可幸福了。要不是倭寇……”

我知道,沈肆丞的父亲死在了战场上,他母亲伤心过度也跟着去了。好在那个时候他也已经长大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罗泱泱!”

“听呢听呢。”

“什么呀!你敷衍我!”

我想了很久,我到底应不应该相信沈肆丞。但是其实我明白,当我开始动摇的时候就代表沈肆丞成功了。遇事不决,可问春风,春风不语,即随本心。

只是我没想到,再见沈肆丞竟然是他出征的前一天。

“泱泱,我就要走了。”沈肆丞摸着我的头,眼神温柔又寂寥。我一瞬间竟心疼不已。“可是我问你的问题你都还没有回答我。”

我鼻头一酸

“别急着回答我,泱泱。等我回来你再告诉我,好不好?”他顿了顿“如果我能活着的话···

眼泪一瞬间夺眶而出。我想告诉他好,我想告诉他我想嫁给他,可是他就要走了。

自此一去,生死难料……

编者注:点击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魔法少女程咬金
魔法少女程咬金  VIP会员 永远年轻,永远大盆干饭

惊!我竟然成了军阀的姨太太!(上)

相关阅读
我曾经离你很近

许之瑶当了许素结婚时的伴娘,将她的姑姑亲手交给了当年的白衬衫男孩。写在前面:总以为爱情是不可战胜的我们最后都不得不败给现实。 “姑姑,我以后一定要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 岁的许之瑶情窦初开,穿着粉粉的睡衣,双眼亮晶晶,满是坚定。 许素听见侄女的话,哑然一笑,随后又怔住,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的女孩肯定很幸福啊。 “姑姑,你怎么哭了?”许之瑶看见姑姑脸上的泪痕,担忧道。 许素抬手摸了摸脸颊,一片湿润。

契婚玩家手册之恶人

赵世文嗤笑一声,“那离婚登记我就是陪你去写着玩儿的,你还真以为我会答应离婚啊?” 安小蓉下了下午第一节语文课,从四年级一班教室出来,走向办公楼。 走出教室,她一直勉力支撑的精神慢慢松懈了,肩膀疲惫地垮下来。 刚刚课上她尝试了新的古诗教学方式,同学们互动积极,知识掌握情况也很不错。这说明她的教学创新方向是正确的,安小蓉感到欣慰,阴霾许久的心难得放晴。 路过教导主任的办公室,主任好像叫了哪个犯事学生的

搭戏情缘

“傻子,怎么还不告白?难道要等老娘我开口吗?” 大家好,我是卫天秀,我有表演型人格障碍,这位是我的戏搭子,曹青云。 “咳咳......有点意思啊,你小子。”我摆出一副总司令官的架势。 “哇哦哦!长官好!” “嗯,这个任务至关重要,国家的未来就交给你了,少年!”我顺势摸了摸我并没有怎么长出来的胡须。是啊,为什么我没有胡子呢? “是!长官!” 路过的人一脸迷惑不解的表情看着我俩。天呐!这就是我的观众

我敬爱的周先生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谢谢你来到我身边给我一辈子的爱意。我敬爱的周先生 娱乐圈从来都不缺乏优秀的人,而在第三代奥斯卡提名的导演里面,有这样的一个女性,她叫蒋文熙,年仅三十二岁。 蒋文熙二十五岁的时候活跃在导演界,和苒衡导演一起导演过许多经典的电影和电视剧。 在最火的时候告诉大众自己前期的电影灵感都来自于自己的丈夫,甚至在某一部电影中男女主角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自己和丈夫身上发生过的事情。 导演虽然

蓄谋已久(一)

“阿祝,回家对吗?”祝福望向简陌莞尔一笑“当然,回我们的家。”A市魅夜酒吧 小舞台的rapper把气氛推到了高潮,炫目的灯光下,别说是表情了,甚至脸都看不清。一头红发的女生向吧台走去,吸引不少人的目光“给我一杯牛奶,谢谢。”酒保不可思议的看向她,只见她漫不经心的从远处收回视线和酒保对视略微挑眉“怎么,不可以吗?”“当然,很高兴为您服务。” 坐在吧台侧对的卡座的男人饶有趣味的笑笑,起身向后台走去,眼

金玉未必良缘

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我们总是在开始时毫不在意,在结束时痛彻心扉。 南方的天给人的感觉是霸道而又温柔的。现在正值七月,但这天气却总是阴晴不定,让人难以捉摸的。原本还骄阳似火,在经过层层乌云翻滚之后,瞬间就是倾盆大雨。景墨辰站在几十楼层高的落地窗前,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因雨势的汹猛而不得不停下来。不知怎么的,平时很少抽烟的他,这时手中却夹着一根已经点燃的烟。景墨辰似乎是想到了

朝南慕北

他说是顾朝南照进了他的生活,可是他不知道是他先把顾朝南的生活点亮。 . x市有一家猫咖,店主长得十分吸引顾客。 顾朝南坐在角落,怀里撸着小猫,看着店长秦沐北。 这已经是顾朝南坐在这里的第七天。从她第一天来到这家店的时候,她就突然喜欢看这个店主,毕竟美人养眼谁不喜欢。 秦沐北自小长得就很突出,虽然已经习惯了别人的目光。但是这样赤裸裸的炽热目光,还是第一次见。 看着秦沐北,顾朝南突然之间就有了灵感,在

曼珠沙华

不是说不得,你到底没出嫁!这般说,成何体统!幸好家里没外人,要有外人,该怎么办?梦一样的迷离,徘徊,徘徊在无尽的黑夜。起初,世间纯洁如雪,于她,染了沁人心脾的茶,一圈圈旋转于若即若离的温柔乡。于她,月空下,清冷如水的面庞,触碰着,触碰着,掩埋于金黄色的流光。直至下一秒,梦醒了,花开了,她们的心便如同死灰般的消亡于那片弥漫着死亡气息的曼珠沙华花田中央,再度徘徊,徘徊…疯了?死了?等待着黎明的敲响…

乡村爱情h版分解阅读_乡村爱情h版1一6声

华诤到了安森家,有点意外。他没想到安森和林小河居然是和别人合租的房子。他在安森家客厅坐下来,对安森笑道:“几个人合租?”安森道:“就我们俩,和那个大姐。”华诤点点

专爱一人:如果爱情只是一颗小小的胶囊

一个发誓专爱一人的人,却败在一颗爱情胶囊上。故事发生在 世纪,关于一帅光棍的经历。 “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没女朋友呢?” “是啊,我的确没有谈过。” “要不……我们晚上出去吃个饭你觉得怎么样,毕竟……” “怎么了?” “我们已经认识很长时间了嘛。” “哦,对不起,我晚上有事,可能不行。” 电话那头顿了一顿。 “这样啊,那么以后再联系吧。” “嗯嗯,那就拜拜啦。” “拜拜。” 这已经是我接过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