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抵不过七年之痒

2021-03-26 21:01:48 作者:咸咸的咸鱼

大学宿舍的第一次卧谈会,室长张梦琪就告诉我们她有男朋友了,昵称胖子,已经谈了三年了,高二相识一年,高三相恋一年,高四异地一年(复读班),她在老家复读,而胖子去了沈阳复读。

复读的日子很苦,即使隔了几百里,他们每天晚上也会偷偷打电话,听听彼此的声音,和许多异地的小情侣一样,会吵吵闹闹,但感情还是很稳定的。

由于复读,张梦琪比我们宿舍里的其他人普遍大一岁,比起室友这个身份,她更像是一个大姐姐,但一提到胖子,张梦琪的声音里满是掩盖不住的幸福,秒变小女人,这大概就是爱情的魔力吧,即使在外面再怎么坚强,在心爱的人面前也会露出小孩子的一面。

张梦琪的第二次高考还是失利了,没勇气再来一年,最后坐着绿皮火车哐当哐当的来到了我们学校,一个只在本省拥有姓名的学校。而胖子则去了山东,有大海的地方。于是他们继续异地了。

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异地也没什么,大一大二这两年,他们只要一有时间就出去玩,去海边拍照,去济南的夜市,看午夜的电影。见不到的时候,每晚都会煲电话粥,一口一个“宝贝”“想你了”“么么”,整个宿舍都是粉红泡泡,酸得人牙疼。

但神奇的是,我们从来没有正式的见过胖子本人,晓琪解释说:“他害羞,不好意思见你们。”

大二上学期,下初雪那天,胖子来了我们学校,还是没来见我们,我们宿舍到楼下偷偷看,那个场景我到现在还记得:路灯下,初雪里,带着围巾的女孩仰头看着她的男孩,笑得很开心。我们没去打扰他们,看完后兴奋的回了宿舍,讨论着胖子。

大学宿舍的关系有时候还挺塑料的,具体体现在一放假就失联,等到开学一边吃各地特产,一边分享假期里干了什么。

金秋九月,大三开学,回校的第一晚宿舍卧谈会,黑暗中,晓琪平静的宣布:“我跟胖子分手了。”

“卧槽!为什么!你们为什么分手?”宿舍里一个脾气很暴躁的妹子问。

“没什么,他说要去当兵,我阻止不了。”

“就因为当兵?”显然,这个理由不足以让我们信服。

都说恋爱中的女生智商为负数,但女生的第六感准的可怕,尤其是自己男朋友和别的女生暧昧的时候。

晓琪说:“他复读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生,那个女生总是找他聊天,我很不舒服。我跟他说过很多次,我不喜欢这样,让他考虑一下我的感受,他回答说就是普通朋友,是我想太多。呵!普通朋友会半夜三更发消息给异性吗?普通朋友会在明明知道他有女朋友的情况下撒娇吗?他当我是傻子吗?”

我们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一个劲的批判渣男,但同时我们也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还爱,就不会这么生气,生气就代表着还在乎。

胖子后来打过很多次电话解释求和,也加了我们宿舍某个妹子的微信求我们帮忙劝和,最后发誓不再理那个女生,并且赶来我们学校当着晓琪的面把那个女生删了。

然后他们和好了,那个秋天,胖子正式入伍,去了隔壁省,很远,高铁三个小时才到。

大三的课程非常多,同时我们又忙着准备教师资格证考试,每天忙的脚不沾地,教室,图书馆,宿舍,食堂,四点一线的奔波。

某个周三的中午,午睡起来准备去上课,宿舍里人仰马翻,穿衣的穿衣,穿鞋的穿鞋。

晓琪坐在床上,没换衣服,就那么呆呆的坐着,她看着我,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愣愣的说:“宝,怎么办,我撑不住了。”

我第一次看见她这么脆弱,脸色苍白,眼泪刷刷的往下流,我慌忙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怎么了,是太累了吗?太累了咱就翘课,我们不去上课了,好好在宿舍休息。”

她抽泣的说:“他当兵两年,回来继续上学还有两年,这就四年了,我现在已经23了,我要等他到27岁吗?他值得我等这么久吗?”

晓琪情绪彻底崩溃了:“以前想他,我还能给他打电话,开视频,我还可以去他学校找他。现在呢,我有手机我都找不到他,我不知道我他妈到底谈了个什么恋爱!我心情不好时他没法安慰我,我姨妈痛他也没法哄我,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那天下午我们翘了课,也没去图书馆,一起去了最近的KTV,陪她唱歌发泄情绪,一直唱到声音嘶哑。

晚上,宿舍没开卧谈会,拉好窗帘,屋里一片黑暗,没人说话,我们尝试联系胖子,但没有回信,他们平时手机是没收的,只有特定的时间才能使用手机。

沉默了几天后,胖子打来了电话,我们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晓琪没有那么悲观了,她总是会拿起手机发消息,像以前一样。有一天她给我看手机,跟胖子的聊天界面全是她发的消息,有时是语音,有时是文字,无一例外都没有回复。

大四中秋节,我们本来约好了一起出去玩,梦琪拒绝了:“部队放了一天假,我想去找胖子,给他一个惊喜。中秋节,本来是团圆的日子,既然他来不了,那我就去找他。”

这可是我们宿舍最后一次一起过中秋节,人不齐的话会有遗憾的。最后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白天她去找胖子,我们先去逛街,晚上再一起吃饭娱乐。

中秋节早上,晓琪背着双肩包,一个人坐上了去隔壁省的高铁,开始了她的惊喜之旅。

晚上九点多,我们在海底捞等到了奔波了一天的晓琪,眼神明亮,是恋爱中的小女人没错了。一边涮菜一边听她讲自己的心酸历程:“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人去陌生的城市,一个人坐地铁,一个人坐出租,要不是因为这座城有想见的人,我才不受这罪呢。”

“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瞧瞧你那微信步数,妥妥的朋友圈第一啊!”我调侃道,随后略带猥琐的问:“你们有没有亲亲?”我承认,我还挺好奇的,我的室友肯定也一样,看看那一个个八卦的小眼神。

晓琪挑了挑眉:“你说呢?这不肯定的嘛!你现在还不懂,等你有了男朋友你就懂了。”后来即使我有了男朋友,我也没懂。

接着我们又去看了一场午夜电影,是一部喜剧,电影院里的人还挺多的吧,散场时已经快两点了,再怎么着也不能继续在外面浪了。

大街上空无一人,中秋节的月亮格外的圆,清冷的月光撒在胳膊上还真有点瘆人,我们几个一边大声说话壮胆,一边快步朝宾馆走去。

卧谈会的传统即使是在外面过夜也不能丢,这次我们聊了很多,大都是些伤感的话题,毕业,离别,未来,充满了迷茫和伤感,明明感觉才认识不久,怎么突然就要到说再见的时候了呢?

我们喝着啤酒,继续说着话,各种八卦,从班里谁跟谁分手了,谁跟谁是情敌,到班里谁结婚了,谁又有小孩了,八卦之魂熊熊燃烧。

我狠狠的灌了一口酒,说:“晓琪,要是以后你跟胖子结婚了,我一定过去参加婚礼,如果不是他,你就别喊我了。”大家跟着起哄:“姐妹,宿舍还能不能聚齐就全靠你们了!到时候我们组团送你出嫁!”

大四上学期期末,正好赶上了元旦,我们点了肯德基,一边吃,一边赶论文,终于在零点前交完了全部的作业。第二天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说好了下学期会校带煎饼和香肠。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该怎么结束自己的大学生活,我们应该穿着学士服,去操场,去教室,去这个学校的每一个角落,拍美美的照;我们应该来一次彻夜狂欢,等到第二天,作为本地人的我给她们一个拥抱,然后挨个送她们离开,最后对这个空荡荡的寝室说一句:再见。

但疫情爆发了,一切都按下了暂停键,论文,会议,答辩,都是线上进行,没有毕业照,没有散伙饭,甚至连面都没见。大学生涯就这样匆忙的结束了。

再次见面是七月份,疫情好转,我们回学校收拾行李,拿毕业证和学位证,只有一天的时间,宿舍没法住人,我们去了附近的宾馆。

我们再一次谈到了胖子:“胖子要退伍了吧,你以后不用再这么辛苦的去找他了,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这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终于可以常见面了。

晓琪穿着碎花裙坐在床上,淡淡的说:“没以后了,分了。对了,你们想来参加婚礼的想法也泡汤了。”

没有歇斯底里的哭泣,就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

“啊,真分了,为什么啊?”我们面面相觑,不敢相信。那么多苦都熬过来了,怎么就分了呢。

她自嘲道:“他跟那个复读时遇见的女生在一起了。呵,以后再也不谈恋爱了,真可怕。就当这些年喂狗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出轨,没什么可原谅的,也不可能再劝和了。哲学里面有一句话:内因决定外因。如果分手了,就是因为不爱了。现在也只觉得有些唏嘘,七年的感情,竟然真的不堪一击。

离别的时候,我们没有哭,互相抱了抱,像以前一样说了句:再见。只是后来某个夜深人静时,听张震岳的《再见》,才恍惚意识到,真的毕业了。

九月份时,另一个室友给我发消息,是胖子朋友圈截图,连着十条朋友圈都和那个女生有关,我这才意识到,他跟晓琪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发过朋友圈,我们还以为他不喜欢玩朋友圈,现在看来,还真是讽刺的可以。

不是不喜欢秀恩爱,只不过这个人不是你罢了,她用了七年才明白。

毕业一年了,晓琪每天在忙碌的工作,考试,一刻都不停息。其他人也都在各自的领域忙碌着,宿舍群里除了节日祝福,再没发过消息,我们好像真的长大了。

后记:真实故事。

相关阅读
“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为什么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爱狐狸精,是我鸡精不配吗?” “鸡精不配什么?鸡精放什么汤都好喝。” 狐狸精笃悠悠地拈着勺子喝汤,似嗔似怒地横了我一眼。 “不是!”我拍着桌板大声道。 “我是说我!我堂堂雉鸡精,怎么说也是百鸟之王凤凰的后代,跟你们狐狸精比起来差在哪了?” 狐狸精停了下来,慢条斯理地从口袋里掏出手绢,优雅地拭了拭嘴角,上上

即使与你相伴白头,我仍觉此生太短

即使与你相伴白头仍觉此生太短,希望下辈子相见的时候,你会说我是上天派给你的妻子。那一年,我十八岁,生活在湖南一个偏远的山区,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也很贫穷。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这里相当于一个世外桃源,与外界的唯一的联系就是一条蜿蜒的盘山公路,而公路尽头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的远方。我的家中还有一个弟弟小我五岁,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生活就像每天就能抬头看到的天空一样,纯净没有杂质,也很单薄苍白没有波

杀死不开心

他们放任抑郁这只黑狗无情地吞噬生命,亦或是他们就是饲养黑狗的人?

王晨艺怼机场代拍怎么回事 发文翻白眼表态度够真

如今的时代不同以往,追星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此也衍生出更多的赚钱方式。最近王晨艺怼机场代拍发文表态度更是引起很多人的讨论,代拍者为了能够抢到最好的位置

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的故事(二)

“我有一憾,便是没与你死在一块。”“还不快滚!”大师闻声扔下桃木剑连滚带爬地摔门而去。 我发了疯似的尖叫着:“不要走!求你救救我!” 浑身无力,我除了能缩在沙发上流泪连爬都爬不起来。脑子里居然魔性地循环播放着一句歌词: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艾妃。”躺在地上的外套饱含深情地叫我。 我哇的一下哭出声来,“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呜呜呜,我只是想好好的生活,不是有意要害你,你别杀我啊啊啊……”

耽美短篇:大哥,这是你马仔?

盛霖:校草宝座被老婆抢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鸠羽刚转学来的第一天,学校的校草排名榜就更新了,起因是他去交作业的时候被偷拍到了一张模糊的照片,精致的五官,周身透出几分清冷矜贵的气息。 盛霖就是那个曾经的校草,看着校园论坛里面同学们对鸠羽的花痴和自己的同情言论,颇有种无语望苍天的感觉。再看刚出炉新班级的座位排班表,自己的名字和鸠羽明晃晃地并列在一排,就有些不淡定了。 文理分班的第一天,盛霖破天荒地

无名(上)

有他在就好,她只需要靠着他就好,靠着他给她自己的全部。 .起始 无名,一个上古时期就存在的人,他自从出身到现在为止,每天过得都非常的滋润,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潇洒了,每天吃喝不少,还有时候能分到一块肉,可以这样讲,无名现在简直就是部落里过的最幸福的那一撮人。 无名的老大是一个非常厉害的人,通常他一出现就是被所有人围攻的对象,而这个围攻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十来个,但无名的老大那是谁啊,那家伙,那场面,

vivo终止NBA合作 NBA大是大非面前犯糊涂自食恶果

vivo终止NBA合作?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近日NBA对于火箭的总经理发布关于香港问题的不当言论表示纵容态度,这彻底让众多国民寒心,我们中国球迷那么喜欢NBA,可是它在大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