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玉(上)

2021-04-07 12:01:37

古风

楔子

“当年我对一个姑娘一见倾心,本想带她入红尘试试人生百年的滋味,可却不曾想给她带来了无妄之灾。”

“有个人说要带我见识见识人间繁华,我随他去了,可迎接我的竟然是一群道士的打杀,最后竟让我失了妖力失了他。”

1

乌玉是一只老妖怪,活了已经上千年了,头千年里就在荒芜人烟的大漠上,天天在那欣赏“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象,这景象虽说美归美矣,天天看也怪没意思的。

但是这也不能怪她,大漠深处人迹罕至,她也不曾知道人间的乐趣,日子就那么日复一日的过着。可世上总有意外发生……

约莫几日前,乌玉照旧在那平平无奇的一天里看日出,哦,忘了说了,她是一个带刺的仙人掌,她旁边都是围着一群未化形的小仙人掌,却也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好生热闹。

突然,乌玉察觉到有东西在慢慢逼近,立即让这些个小仙人掌们闭了嘴。原来是一个迷失在荒漠中的人,看起来很狼狈,还未走近,便已昏倒。

乌玉虽然见人少,但是她这千八百年也不是白活的,当即隐匿在仙人掌群中,妖怪本性不坏,也不愿见这人死在他们身边,乌玉安排一小妖给他遮遮阳,并给他喂了一些水。

在这常年干旱的地方,乌玉寻得这处水源较为旺盛的风水宝地实属不易。却也很大方的给了这人几口水,至于之后如何,就看他个人造化了。

也就过了一个晌午的功夫,这人便醒了,左右看了看,庆幸自己命大的同时,转眼间看到乌玉一席绿衣正合眸而憩,心内大惊,早就听说这荒漠间有妖怪出没,可助人寻得回家的方向,亦可将人永远留在大漠。看着这女子在这竟如此舒服的睡觉,恐怕今日是遇上了。

他知定是这女子救了他,怕是也无恶意,虽然害怕,但是为了生存,为了主上交给他的任务,他只得硬着头皮走近乌玉。

一步一步挪动,小心翼翼地问“姑娘,姑娘,你醒醒,你可知如何出得了这大漠,我有要紧的事。”

乌玉迷迷瞪瞪睁开眼,撇了他一眼,道“为何要出这大漠,这大漠不好吗?”

乌玉见这人弯下腰来,眉眼低垂,双手抱拳,“大漠固好,可我实在有要事要办,小生冒昧问一句,您是人是妖?不管您是人是妖,您一定有办法让我出得这大漠,还请您能助我,拿什么作为回报都行!”

乌玉仔细瞧了瞧这人,穿的破破烂烂,大抵是在这大漠时间久了,被风沙锤炼,身材健壮,个子高大,皮肤黝黑,眼睛到是囧囧有神,像是能一汪深谭,能把人吸进去。

“我可以带你出去,可我们妖怪从不做亏本的事,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作为交换,正好我近日无事,就带你出这大漠,顺带到人间走一走。”

“好,好,好,只要能让我出去,什么条件我都答应。”这人激动的扑通一声跪下。

“我要你替我寻一人,名为慕华,我好像听别人喊他将军,三年前他与你一样,迷失在荒漠里,是我助他出了这荒漠,可是他答应我的条件还未做到,我就寻不到他的踪迹了,就算是死了,也得有个信不是?”

这人猛一抬头,“难道您说的是北肆国的慕华将军!姑娘,那位慕华将军三年前不知因何受了重伤,现在好像是在休养。”

“哦?受伤?”乌玉眉头紧锁,眼睛一眯,觉得甚是可笑。

“怎么了?”这人心里嘀咕,也不知道该不该透露慕华将军的住处。

“你叫什么名字?”

“回姑娘,您叫我阿樊就好了。”

“助你回去不难,今天晚上便可。但是我的条件。只给你三个月时间,如若不然,你就永远留在大漠为我守着这吧!”

”是!“

2

三日后,乌玉跟随阿樊来到北肆国都城长兴,才知阿樊是南庆国某位王爷的一个手下,此番来北肆是来传递重要情报的。这几天也听他说了不少故事。

原来阿樊自小被那位王爷收养,陪他家小儿子练武读书,可他那小儿子不久前来北肆游玩,被劫匪所劫,阿樊当时有事未能跟随左右,此番前来受老王爷所托请北肆国好友于瑞救儿子出来。

于家在北肆国是个大家族,早年经商,后发展壮大,慢慢子孙从政,于瑞的儿子已经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之位了。救出那小王爷应不是难事。

一人一妖来到于府,得知两人来意,于老爷赶忙将人请了进去,当年他在南庆国做生意时与那时闲散的王爷相谈甚欢,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此番定是要下大力气的。

于老爷先安排两人住到后院的客房里。立即派人打探小王爷的消息。

到了晚上,乌玉准备出去走走,刚到拐角处,模模糊糊看到一个背影。“慕华!”乌玉急忙喊到。

那背影连停也没停,乌玉一愣,接着追过去,可惜这次连人影也没看到。

“慕华,你是故意躲我的罢,是觉得你对不起我吗,可是当年的事你不说清楚只要我不死我们两个就没完!”乌玉气愤难耐,当即到房间把阿樊叫醒“我刚才好像看到慕华了,我不可能认错,既然离得那么近,你现在就给我去找!”

“姑娘,你饶了我吧,这几天一直在赶路,明天,明天一早我就去,就算不找我们家小王爷也给你先去把慕华将军找到!”阿樊睡眼惺忪,说完倒头就睡。

“行,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乌玉现在妖力连一成都不到,只能依靠阿樊,也强求不得。但是她心里盘算着,要是真的见到慕华她非得把他大卸八块才能解心头之恨。

第二日他们便四处去打听消息。

“据说三年前慕华将军与一群道士合谋,共同击杀了一妖孽,那时皇帝知道这件事,大力赏赐了将军和那群道士们,可是那妖孽太过厉害,将军受了重伤,到现在也没好呢。

还有那群道士,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后来一段时间死的死,伤的伤,那叫一个惨啊。这件事一直都是个忌讳,那妖孽伤我国运,举国上下早都不让提了。真是造孽!我劝你们也少打听。”

多翻打听,阿樊和乌玉听到的都是这样的版本。

”慕华啊慕华,看来你是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留了我一命罢,还将我送回大漠,真是太谢谢你了!”乌玉恨得咬牙切齿。

“姑娘,他们口中的妖孽不会就是您吧。”阿樊猜测到。

“是啊,所以我要找慕华问个清楚,别什么罪名都往我身上安。”

有个小厮模样的人小跑过来跟阿樊说了句什么,阿樊兴奋的就差跳起来了,“小王爷找到了,哈哈哈,姑娘,我们快回于府吧。”阿樊迫不及待的要回去。

“看把你高兴的,你最好马上给我找到慕华。”嘴上那么说,乌玉却是加紧了脚步同阿樊一同回去。

于府大堂。

“小王爷,阿樊拜见小王爷,您没事吧。”阿樊左瞧瞧右瞧瞧生怕这小王爷少一根汗毛。

“阿樊,我没事,多亏这位恩人相救。”

阿樊抬头,看见一袭绿衣、容貌竟比乌玉姑娘还好看的翩翩公子,脸色苍白,竟有种病美人的姿态。一时看呆了眼。

同样看呆了的还有乌玉。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乌玉,好久不见,你还是回来了。”

乌玉回神,“慕华……”她没想到找了好久的人就这么突然出现在她面前,也没想到慕华和以前比那么羸弱不堪。那是说带她享人生百年的少年将军啊。

“听说你在找我。乌玉,三年前我将你送回大漠,是不想你再出来的,今天把话放在这,人世不适合你,大漠才是你的归处。”慕华不顾乌玉眼角要溢出的泪水,自顾自说到。

“慕华,你告诉我,三年前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才不相信你是和他们合起伙来欺负我。”

“乌玉,你是妖,我没杀你,也是看在你救我的份上,何必再问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我如今手不能提肩不能抗,你要想报仇,随时可以。”慕华无所谓的说到。

“慕华,休要这样说。”屋子门后走出一三十左右的年轻人,正是于瑞之子于晚,北肆国当今的丞相。

“慕华,我又不傻,猜也能猜的出几分,当年你是为了保护我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吧。”乌玉呐呐的问道。

“乌玉,你今天站在这,我依旧可以集结势力来杀你,我已经放你一马,一命还一命,你是妖,很有可能会危害到北肆百姓的安全,这次你又出现在我面前,你说这次,我会不会为了北肆百姓再次杀你。”慕华眼神逐渐变冷。

“乌玉姑娘,北肆不欢迎你,而且我一点也不赞同你们在我府上大开杀戒。”于晚开口。

乌玉看着慕华一脸决绝,好似看着陌生人一样,她忽然觉得追究下去没有意思了,三年前的她动了凡心,爱上了慕华,随他来了北肆,三年对于妖怪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可这三年她日日夜夜盼着能有一人带她出大漠,带她找到慕华。慕华是人,他等不起百年。

“慕华,照你说的,那年你是想甩掉我,安心做你的将军吧,原来是我一厢情愿了。”乌玉有些不知所措,这个结论让她无法接受。

“是,你早该知道的。我是人,是将军,应将百姓安危放在最高处。”慕华盯着乌玉,一字一句的说道。“乌玉,你从未伤人,我也不必追究你,我们之间,也不必有任何情谊存在。三年前我说过的话不过是权宜之计,仅此而已。”

编者注:点击关注作者,及时收看后续更新。

相关阅读
红衣邪情

曾经写过的故事突然想写的故事未来遇见的故事。【红衣】 我打丛林过,一片枝叶挂住了衣衫,烟雨辽阔,蒸蒸雾气似要遮住视线,回眸,却摄人心魄。 何时树上有人,她丝毫不觉。红衣,说不出的妖孽,他很美,妖艳的美。她手一挥,衣服从树枝间脱落,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纯净的眸子不含一丝杂质,也无一丝波澜。手中的剑轻轻颤动,她淡漠的眼中终于划过一丝情愫,那是,不忍。 她一生杀过无数妖,没有一次会如这次一般。红衣男子

我和太子定了亲,正被太子表妹制在怀里(下)

太子表妹红唇妖冶,“不许嫁!” 我呆住了,“为什么?”我一阵眩晕,强撑着身子瘫软在桌前,誓言犹在耳边,良人又在何方,我不敢相信,上天为什么对我一次又一次的不公。 我焦急的向父亲求助,父亲只连连叹气,“那是皇子,皇上又怎会不放在心上,定会多加派人寻找,你莫要太过担忧,二皇子,吉人自有天相。” 眼看着一天一天过去,还是不见二皇子的踪影,二皇子衣物的碎片被人捡到,众人都在说二皇子定是凶多吉少,我心越来越

穿越之我是第一美人女配

我就随手打开了一本小说,看了眼简介就走了,就这?也值得让我穿越?!我穿成了修仙文中的第一美人女配,可是为什么? 我一没刷恶评大骂作者无良,二没仰天哭泣为女配鸣不平。我就随手打开了一本小说,看了眼简介就走了,就这?也值得让我穿越?! 现在的作者都这么随心所欲了吗?看你简介不阅读,也不行了吗? 你opm不行,又不是我的错,至少我贡献了ctr了啊! 我现在是第一美人女配,但我不甘心靠脸吃饭。 虽然我只看

我想做回妖(番外—墨染)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编者注:前文请看《我想做回妖》。 为了稳固皇位,我杀了自己的五个兄弟;为了平衡朝中势力,任由他们往后宫塞进无数女子;为了繁衍子嗣,娶了出身相貌皆为最佳的皇后。 我不在意亲情、爱情,也无需什么友情,一心只想做出功绩,流芳百世。 纵然我如此小心谨慎,却还是着了歹人的道,中了慢性又无药可医的剧毒。 在绝望之时,清歌出现了。 她懵懂单纯,干净

有龙戏凤(上)

与饕餮结下娃娃亲是怎样的体验?孔雀对此表示,只要你的下限比对方还要低,你就赢了。 我和饕餮自幼便被订下了娃娃亲,只不过,彼时的他还不是恶名昭著的凶兽。 初见他那时,我才只是个懵懂的奶娃娃。 那天我牵着母亲的手,被四周陌生的大人包围着,穿过重重大殿,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通身青黑、额头长角的“哥哥”。他看起来仅仅长我几岁,却天生自带了龙族的威严与气派。不过他虽背着手、小大人一般端立着,眼睛却时不时偷偷

却情当

“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奴家住十里莲铺,却情当。”檐间滴着水,我望向他。 “小姐住址好生奇怪,若说十里莲铺算是寻常,可不知却情当为何物?”那位递过伞来的好看公子言笑晏晏,眼色如一涧春水。 “却情..你若想知道,随奴家来便是。”我含羞低下头,等他的答复。 “可惜今日已与友人相约,改日定当造访。” 他拱了拱手,眼里笑意荡漾开来:“在下柳载梦。” 我从同样的梦中醒来,日日

早知道夫人喜欢野的就不装了

爱上一个谢昭,好像在同时和几个人谈恋爱。 我现在不是很想死,也不是很想活。 别的姐姐们睡的都是自家师兄自家师尊,自产自销,肥水不流外人田。不管暗地里闹得再怎么凶,明儿面上还是不会往死里下手。 可我睡的是别人家的师弟。 好家伙,若是遇上的是别的心地善良(好忽悠)的师弟,我可能还能卷铺盖爬爬爬保下一条狗命,但这个师弟,我很熟,熟的可以直接上餐桌的那种熟…… 他是我中二时期写的修仙玄幻花里胡哨爽文的男

惊艳年少的梦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楔子: 我与她本就立场不同,但即使过程凄惨,于我来说也是惊艳的。 我带着北粱士兵,在初冬时攻破南洛的柳城,一路直逼利州。 说起来南洛并不如何,不过占着天时地利,才能五谷富足,百姓安乐。 近两年的征战,我赢多败少,攻下南洛四座城池。陛下甚是心悦,所给的赏赐也是一次多过一次。 府中的父亲对母亲越发和善,母亲从宠妾手里夺回了中馈,下人们伺候的

给皇帝泡一碗方便面会怎么样?

“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爱卿,上次的方便面可还有?” “回皇上,方便面只有那一碗了。” “胡说八道,我泱泱大国皇帝,怎的连一碗面条都吃不上了!” 眼看皇帝震怒,我依然不慌不忙,当然,跪还是要跪的。 于是我“惶恐”跪下,道:“皇上,面倒是有许多,但调味料没有,此料只有美洲才有。” “哦?” 皇上有些好奇,问道:“朕只听过扬州,苏州,常州,庐州,池州…

沉沉往昔(上)

亡了国的她被送上了去往敌国的路,可为何那敌国皇帝,总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殿下,臣女要去和亲了。” 死牢内安静得只能听到萧衍的鲜血一滴一滴落下来的声音,他被绑在墙上,垂头丧气,落魄得如同街边人人喊打的流浪犬。 我又重复了一声,“殿下,臣女要去和亲了。” 萧衍冷哼一声,“与我何干?” 我低头笑了笑,心头不知为何酸涩起来,“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臣女在此与殿下长别,愿殿下能云开雾散。” 萧衍抬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