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

2021-04-07 15:01:55 作者:下山吃饭

我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三魂六魄终于归位。

你情我愿的一场情爱大戏落幕,我逼着自己抽身离开,即使卑微,也想在我熟悉的地方度过余生。

可是,当我真的回了狐村,我才知道,仙界一日,凡间早已过了一个春秋。

一个春秋,足以发生很多事,改变很多人。

从叶青口中得知,自我跟白圭走后,阿娘思女心切,又不知我在天界过的如何,终日郁郁寡欢,没多久就撒手人寰。

阿爹一夜苍老了很多,他怒我不争,哀我不幸,身为狐村长老,却无法管束其女,村里的闲言碎语也逐渐多了起来,阿爹一辈子是个要面子的人,独我这个幺女成了他在同族之前难以言说的避讳,阿娘去世后,他逐渐心灰意冷,不再管理村里事务,只是守在狐狸洞,守着阿娘的尸身,风烛残年。

大哥天资一向聪颖,婚后收心学习,终于在魁考中一举中的进了天界,不过因我的原因,他在天界并没有受到天君重用,毕竟他的长子被我迷得五迷三道,执意要娶我,让他这个老父亲对于九尾狐族都没甚好印象。

大哥在天界当官并不得志,没过多久,又莫名卷入到一场文字狱中,被罚受天雷之刑,后虽经阿爹四处奔走求人,大哥这才得了个出路,被贬至蓬莱,终身不得回归祖籍,独留大嫂一人带着孩子留在狐村,守着一份活着的念想。

二哥见此,立志余生不再参加魁考,他本性洒脱,向来独来独往,后为了家族,留在村里承袭了阿爹的位置,执掌了狐村中馈,每日尽是管的村里些东家长西家短,渐渐也没了往日那份云野仙踪的情怀,行尸走肉般活着罢了。

物是人非的这一刻,我才知,我的一意孤行远远不止伤了我,更伤害了我的整个家族。

这一刻,我真的理解了,什么是一个家族的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我静默许久,在叶青的牵引下,回了狐狸洞。

我无颜面对逝去的阿娘,她去世之际,我还一位沉浸在自己的情爱大戏中,甚至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

我痛心疾首的自责懊悔,当初我脑子是怎么就鬼迷心窍,置生我养我的阿娘于不顾,飞蛾扑火一段没有退路的爱情?如今当我终于幡然醒悟抽身离开时,我的阿娘却早已不在人世。

伴侣的爱能保持多久?

阿娘对女儿的爱是一辈子!

我真是个混蛋!应该千刀万剐!

我沉沉跪在狐狸洞口的青石板上,默然垂泪。

狐狸洞里许久没有动静。

叶青本站在我身后不远处,终是叹了一口气,缓步走进了狐狸洞。

一会儿工夫,洞里传出些响动,洞口的栅栏响了一声,有人出来。

熟悉的脚步声,只是比印象中动作缓慢许多。

我抿了抿嘴,满目含泪,“阿爹,不孝女回来了。”说罢,循着声音的方向,以头重重磕地,蜷在地面上。

我只乞盼能获得阿爹哪怕一丝一毫的原谅。

过了许久,阿爹终于开了口,语气冰冷,“你可知错?”

我哽咽答道,“阿爹,我错了,是我一意孤行连累家族受此折辱,我罪孽深重,求阿爹责罚。”

阿爹虽然动作迟缓,但修为还在,掌心灵力逐渐凝聚,他挥手劈下之际,我丝毫没有闪躲,这一切都因我而起,死在阿爹手下,也是我得偿所愿罢了。

只是想象中元神俱灭的撕扯感并没有到来,眼前乌黑的世界反而变得开始模糊起来,我甚至仿佛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直沉默不语的叶青挥手拦下了阿爹。

“老狐狸,我费了心神救的瑞雪丫头,可不是让你这当爹的如此折腾的。”

阿爹一甩衣袖,看向拦下他的好友,“叶青,我管教自己女儿,你作甚?”

他们俩人说话间,我愣在了原地,翻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竟能模糊看出轮廓,我竟然能看见了?

我猛然抬头,看向叶青,他却没有看我,只是淡淡的和阿爹面对面站着,僵持着。

“若她不仅仅是你的女儿,还是我的娘子,我自然要管。”

一语惊醒所有人。

阿爹定定看向叶青。

叶青继续缓缓说道,“凡事皆有两面性,瑞雪心性未稳,为了爱情孤注一掷,不过遇人不淑罢了,她是有错,但如今已被外人所伤,你作为阿爹,也不必咄咄相逼,如她以死谢罪,你夫人想必九泉之下也不会原谅你的。”

阿爹怔了怔,阿娘临死前对他说的话还历历在目,虎毒不食子,他当真也下不了手。

过了许久,他长叹一口气,冲着跪在地上的我说,“罢了,你终究是我的儿,以后的人生好自为之吧。”说罢,又看向叶青,“叶青,你我多年好友,你我同为妖族出身,也算门当户对,你如真有意愿娶了我这幺女,我只有一件事相嘱托。”

叶青拱手作揖,深深掬了一躬,“何事?”

“盼你能好好待她。”

叶青淡淡一笑,“一定不负所托。”

……

那么多轰轰烈烈的爱恨情仇,都抵不过星河斗转,桑海苍天,所有的惊世骇俗,在日复一日中,都将归于平静。

我的故事曾经在狐村传的沸沸扬扬,连累阿爹和整个家族都抬不起头,后来日子一天天的过,我的故事也不再新鲜,村里老少妇孺饭后有了新的谈资。

我就这样,熬过了初时的被人指指点点,活了下来。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我后来曾经问过叶青,为什么那时阿爹要毁我元神之际,他应下娶我,是不是缓兵之计?

叶青轻笑,“你猜。”

我不语。

叶青抚了抚我的头发,笑得眉眼温柔,“瑞雪,我其实很羡慕你。你为了心中所爱一腔孤勇,我却不曾有你这般勇气,我只会在暗处悄悄远观你的娇俏可爱。那时把你让给白圭,本以为你会得到幸福,但是,他却负了你。”

静了一瞬,叶青又灿烂一笑,心满意足,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说,“我把你弄丢了,幸好又找了回来,这次,我怎么还能在错失这个机会?”

我虽然隐隐约约感觉到些,但叶青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我还是一时呆愣在原地,“你,真的喜欢我?”

叶青失笑出声,“竹精元神乃这世上稀有珍宝,能治百伤,如果不是它的功效,你又怎能恢复五感?”说着,他伸手抚上了我的眼睛,“这等珍宝,若非给了心上之人,我岂会随意舍去?”

我真挚的说,“谢谢。”

谢谢你叶青,谢谢你还喜欢着我,一身千疮百孔之后,我还能又找到你,何其幸运,何其有幸。

叶青温柔一笑,“娘子,客气。”

……

我以为,往事似乎已经淡去,生活依旧能继续。

可我没想到的是,世事无常最喜的就是命运弄人。

狐村不算是世外桃源,但也算避世而居,相较于仙界的富丽堂皇,这里真的算是穷乡僻壤,无人关注。

但是在十年后的魁考中,一个在册精怪数目不足五十户的狐村,竟然同时上榜数十人之多,那年狐村成了远近闻名的魁考大户,甚至在仙界都声闻远播,仙界特派天官巡视狐村,而这个天官竟是白圭。

那是一个春风丽日,狐村村口的大牌楼下,二哥带着全村男女老少在此等候天官。

白圭一行人御云降落,仙气飘飘,他不愧是仙界龙凤,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依旧那么骄傲,那么耀眼。

但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我了。

前尘往事不过是过眼云烟,剥皮抽骨的情伤愈合后,就变成了锋利的铠甲,不再是别人给我一颗糖,我就要倾其所有去回报。

一同前来巡查的文曲星正和二哥寒暄着,站在旁边的白圭也肃然听着他们在交谈,忽然,他在人群中应该发现了我,愣了愣。

我想他应该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我,我淡淡的看他一眼,面无表情。

以前的我,断不会来这里迎接天官,也不会还在此待着,现下多半应该早已甩了袖子离开了。

但现在的我会安安静静站在原地,因为我的二哥还在这里,叶青也在这里,我不能丢了他们的人。

叶青长身玉立站在我旁边,大约是看到我微微发抖的肩膀,于是他微微牵起我的手,像是安抚似的。

我顺杆爬上,把自己的手攒成了一个拳头,塞进了他的大手中。

叶青微微一愣,侧头看我,我也仰头看他,过了一瞬,他宠溺对我笑笑,然后又目视前方,只是攥着我的手更紧了些。

文曲星是个话唠,与二哥颇为投缘,一阵寒暄后,他侧身向二哥介绍身边的白圭。

二哥突然一改刚才的热情,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拉着文曲星的手,就开始介绍狐村魁堂先生叶青。

狐村魁堂自上任教书先生请辞后,便一直空缺着,后来二哥见叶青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便本着都是一家人,不用白不用的原则,生拉硬拽把这个妹夫拉去冲了“壮丁”。

叶青一向是好脾气,便应允了二哥的要求,去魁堂代课,谁知这一代上课,就一直没有脱了手,便一直带着,结果谁曾想,今年魁考,他带的学生一举成名,他也因此被推到了前面。

二哥刚给文曲星介绍完叶青,转头一看,却见文曲星愣在原地,叶青不急不缓,双手作揖,深深鞠了一躬,“先生好。”

文曲星迟疑的问,“战神?”

叶青微笑点头。

“当初你请辞战神,就来这儿了啊?”

叶青微微一笑,颔首致歉,“是的,让先生担忧了,学生在这里过的一切安好。”说罢,转头给我介绍,“娘子,这是我曾经的先生。”

文曲星看到我时,脸色一变。

当初我在仙界时,文曲星曾经见过我,也是他,极力劝阻白圭要以前程为重,不要被儿女情长蒙了双眼。

我不以为意,当做没看见似的,万福作了一揖,故人相见,不管前尘如何,当下他是叶青曾经的老师,我得尊重他。

文曲星看了看旁边的白圭,眼神有些古怪,白圭脸色苍白,从看到我那时,就一直没有说话。

相关阅读
正太少爷与夜猫(一)

当夜猫的手指就要接触到蜡像的脸蛋时,蜡像却有了反应,他睁开了眼睛… 深夜,吴城一套高档别院中,一个矫健的黑影在其中穿梭着。 这里的主人是一个有钱人,四周警备极其森严,但这个黑影对着这些视而不见,利用别墅中地形和阴影巧妙的躲开了一批又一批的守卫,终于她到达了目的地别院中间的一座阁楼前。 黑影摘下了脸上的黑沙,露出了娇美的面容。这是一个少女,看上去年龄只有 岁左右,但眼中却流露出与她年龄不符的成熟

小白回来了 大象蕉视频在线观看75

现在回来的秦钰,居然是唐婉走丢了的那只狐狸小白……

心灵鸡汤经典语录励志 属于你的一定要积极争取 又一知名歌手吸毒被抓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又一知名歌手吸毒被抓 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国家三令五申严禁吸毒贩毒。尤其是针对娱乐圈吸毒明星更是严厉打击,终生禁止其演艺生涯。但是就是有人禁不住毒品诱惑

愿世界美好,愿你安好

妈,我们都考上了大学,我们现在很幸福,您在那个地方安心吧!

大唐祸水红颜情

盛世需要美人点缀,乱世需要美人顶罪,真是可惜了红颜薄命。

美国多人做人爱的视频 尘埃落定

蒹墨与封城青梅竹马,约定上一所好的大学,谁知一场金融风暴带走了封城父母的生命。

我被农民工大jb插,教你发财

十年不见,我真是没想到,那个当年跟在我屁股后面甩也甩不脱的梁子居然阔起来了。

罂粟

他是第一个中了她的毒之后还能保持清醒的人!从前一座深山里被传有可怕的猛兽,一旦踏足,便再也无法生还! 人总是好奇,如此惊险的地方,闻道而来之人竟是骆驿不绝! 大多数人都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强大,争先恐后的扬言要将猛兽的首级献给皇上从而赢得公主的芳心! 力量,美人,江山,都是人们渴求的芬芳! 那日,阳光正暖,山脚下,仍有一群壮汉整装待发,跃跃欲试,一袭白衣,手握折扇的翩翩公子在一群凶神恶煞中引人侧目!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