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信仰

2021-04-08 21:03:27

志异

从记事起,家里就供奉着两个香炉碗。

在我们那儿,几乎每家每户都会供奉这些“保家仙”,祈求一家人安康顺遂。所以我从小听到了太多关于“它们”的邪乎事。

第一件事是妈妈讲给我们听的,直到现在妈妈还是会经常提起。我记忆以来的第一个房子是一间全部用土造的土坯房,只有两间屋子,一间住着我们一家六口。另一间就用来堆放杂物和粮食,粮食用大袋子一袋一袋的装好,像叠罗汉一样靠着墙跺的高高的,家里一年的口粮和花销全靠这些粮食。

因为孩子越来越大了,经常打闹,妈妈就把原来供奉在柜子上的“保家仙”搬到了另外一间房子。还专门在墙上钉了两个钉子放了一块木板摆放着。那年秋天收成很好,粮食越跺越高,超过了墙上的“保家仙”,竟把它们隐藏在高高的粮食背后。

那间房子杂物多,灰尘大,加上粮食向一堵墙一样在横在那里,让本应该受人拜敬的“保家仙”整天暗无天日,很是幽闭。

爸爸在煤矿经常上夜班,晚上只有妈妈带着我们几个在家睡。有一天晚上,刚刚关灯睡觉,8岁的大姐,就躲进被窝自言自语:“你出来,出来我就能摸到你了”。妈妈没听懂是什么意思,以为是姐姐白天玩的太累说梦话,就没理会。

第二天晚上依旧如此,姐姐还是关了灯就朝着被子里自己说着话。妈妈听着不对劲就大声呵斥着姐姐“一天天竟想没用的,不知道你们这些死孩子白天都玩着啥,大晚上的吓唬人”。姐姐被妈妈一顿吼也不敢说话了。

到了第三天晚上,爸爸也在家,尽管如此,妈妈还是早早的把大门关起来,天一黑就关灯睡觉了。虽然妈妈胆子大,但大姐接连两天的异常举动还是让她发毛。开始没什么异常,姐姐也没发出什么声音,看着姐姐睡熟的面孔,妈妈终于放心了。谁想睡到半夜,妈妈突然又听到姐姐说话

“来,进来,我们等会在捉迷藏,你叫什么名字?”

妈妈浑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一脚把我爸揣起,顺手就打开了灯。我爸被揣的一愣,傻傻的看着妈妈。妈妈死死的扯着爸爸的胳膊看向姐姐,只见刚刚还手舞足蹈的姐姐突然蒙起了被子,一动不动的。妈妈掀开被子,看着假装睡着的姐姐小心的问

“你和谁说话”

“没谁”

“没事儿,妈不训你,你说吧”

姐姐一下子坐了起来,开心的说

“妈,这几天一直有个小姐姐跟我玩,刚刚她还在门口和我躲猫猫来着,你一开灯她就藏起来了”

妈妈和爸爸听的出了一身冷汗,妈妈赶紧抱起姐姐问

“谁家的小姐姐,你见过吗”

“没见过,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长得很好看,像小莲”

小莲是舅舅家的姐姐,10岁,长的白净秀气,很惹人喜爱。

那一夜,我妈和我爸一宿都没敢关灯。

第二天,妈妈赶紧找到“出马仙”帮忙看看。那人香一点着就跟我妈说,“哎呀,你们这个位置供奉的太不好了,一点阳光都见不到,它们实在是憋屈”。还问我妈最近身体怎么样。我妈说,就是觉得憋屈,有时候心烦意乱的,但没当回事,以为是孩子闹得。

“看吧,人家提示你好几次了,你都没当回事,这次是真真切切给你显灵了,你赶紧给挪个位置吧,不然以后还会有更吓人的事发生”

我妈赶紧把它们擦洗干净重新供奉在柜子上。还叮嘱我们几个千万不要碰到。从此姐姐再也没提过她口中的这个“朋友”。

我上小学六年级那年,村子里开始流行信“耶稣”

,说是不用烧香磕头,就能保平安。好多人劝我妈信,我妈都拒绝了。后来四姨带着一大堆人经过一天的游说,终于把我妈“拿下了”。然后四姨还带着一个专业人士来把我妈从结婚以来供奉的香炉碗全部砸了。一边砸还一边叨咕着“你再大大不过神,哪里来哪里好好修行去吧”等等一类的话。从此我们家开始长达11年的信耶稣的日子。

以前供奉“保家仙”,烧香拜佛的事早已被祷告代替,就像妈妈说的只要能让一家平安健康,信啥都行。

直到那年爸爸突发脑血栓,妈妈四处求医问药,才终于又把保家仙请了回来。因为当时是被人砸了,所以妈妈找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出马仙来安排。出马仙告诉妈妈,我们家的保家仙是一条蛇。妈妈还是小姑娘的时候有一次上厕所不小心冲撞了它,它就开始跟着妈妈,直到她出嫁生子,后来妈妈要供奉保家仙,它也刚好得道,就顺理成章的做了我们家保家仙。哪怕后来信耶稣被砸了香火,它也从没离开过我们,一直在大门外徘徊。到现在年纪已经非常大了,而且道行也很高。

按照交代,除了原来的保家仙还让妈妈请了一尊菩萨,又给写了张黄纸贴在墙上。妈妈开始郑重其事的供奉起来。每到初一十五都要烧香上供,平日里吃什么稀罕东西也都要拿给他们先尝尝。

去年夏天,妹妹带着2岁的外甥女回来。回来的第二天,外甥女就开始整宿整宿的哭。一开始以为是生病了就带着她去医院检查,结果显示都是正常的。而且白天像没事一样,吃的好玩的好,就是晚上11点之后就开始哭闹的不行。妹妹熬不住了,就打电话给妹夫让他在城里面的寺庙找人看看。妹夫花了200多也没看出结果,还是一到夜里就哭闹不止。妈妈没有办法,就找当地的出马仙看,出马仙说是因为妹夫家里人从不上坟,“底下”的人都很穷,所以才上来找人要钱。妹妹打电话给她婆婆才知道别说是上坟就连祖宗坟地在哪都不知道。按照出马仙的说法要找一个属相大的人在晚上8点到9点之间到十字路口烧纸送走,还要写上他们祖先的名字。本来属相最大的是我,但我胆子小,光听就吓得不行,更别说漆黑夜里去烧纸还要边烧边念叨“不要再来了,给你送钱了之类的话”。所以这件事就交在了姐夫身上。果然那一夜外甥女睡得很好。就在我们以为事情解决了的时候,谁知道第二天夜里孩子哭的更厉害了,妹妹被折腾的没有办法,只好打算回沈阳找更好的医院检查。

就在妹妹要走的前几天晚上,妈妈和周围的邻居聊起这件事。其中有一个也是出马仙,只是她一般不给人看虚病,听我妈这么一说,她就笑了起来

“那么多年不上坟,肯定是太穷了,你们烧那点纸根本不够用,现在好了,都知道这里有钱拿,都来要了”

我妈一听急了。赶忙问问怎么办

“好说啊,现在光烧纸是没用的,而且人也是撵不走鬼的,你回去和你们家保家仙说说,让它们给往外撵撵就好了”

“还有,以后逢年过节还是要让他们家找找坟地,该上坟还是得上坟的,不然对后辈也不好”

果真自从妈妈当晚和保家仙说了以后,外甥女再也没有哭过,每天都是一觉睡到天亮。

以前我听到这些事总觉得邪乎,亲身经历以后才相信有些东西看不到摸不到不一定不存在,就像空气,像wifi信号,无处不在。我妈一般不找出马仙看虚病,她经常说“出马仙也像医生一样,有的能找到病因看好了,有的也不能看的好,有时候全靠运气”。但无论什么时候看,找谁看,他们都会说我们家的保家仙道行很高,菩萨也非常好,特别保佑我们一家。

这些都是关于我们家保家仙显灵的事。下面讲一个村子里谁都知道也都害怕的事。

大概是几年前了吧,村子姓沈的一位老太太去世了,70多岁,按照我们当地习俗,去世的第二天才能去火化。看似很正常的事,可就在他们家人第二天准备去火化的时候老太太竟然活了过来。家人虽然不知道原因但都很高兴。后来越来越不对劲,老太太不仅不会说话,眼神游离。白天东躲西藏,见不得人,晚上更是不肯回屋睡觉,偏偏要睡在外面柴火堆里。完全不像一个人的样子。

以前老人家吃东西总是细嚼慢咽,现在恨不得连碗筷都一起吃掉。更恐怖的是喝水,锅里滚烫的开水舀起来就喝,嘴里立刻烫起大泡,她却丝毫不见疼痛。有时候晚上还会到处敲门,吓得村里人躲他们家躲的远远的,邻里街坊都纷纷搬走了。生怕哪个不注意就在家里的某个角落看到这个诡异的老太太。

后来照顾她的儿子和媳妇也受不了了,就把她关在了一间房子里,每天除了给她送饭,再也不让她出来吓人。听说一开始里面经常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声。没过多久,送的饭也不吃了,哭声也没有了,儿子打开门才发现老太太像干尸一样躺在地上,像死了几年一样。

他们家人连夜拉去火化,生怕老太太又活过来。后来听村里人说,老太太原来住的那间房子里经常能看到三五成群的兔子出没,有的甚至能站着走路,老太太八成是被成了精的兔子附体了。

这样子故事还有很多。俗话说举头三尺有神明,只要我们认真工作,孝敬父母,善待他人,行得正,站得直,自然有神仙庇佑。

相关阅读
钓鱼者:死亡的预演

救救我,以后我不再钓鱼了,再也不吃鱼了……虽然北方的冬季寒风刺骨,但抵挡不住张爱钓四处钓鱼的兴致。一年四季不管刮风下雨,只要是有时间,张爱钓都会去找地方钓鱼去。有时是成群结伙,有时是独自一个人。 其实他本名叫张善财,但因为他是在太爱钓鱼了,于是别人就给他起了一个小小的绰号:张爱钓。他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褒奖,这不但能体现出自己钓鱼技术的高超,还能证明自己在钓鱼这块儿还能有一号。 何止是有一号呢,简直是

遇鬼:古曼童

我是个早产儿,从小体质不好,所以很经常可以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 鬼神之说,自古有之。 即使如今科学界认为世界上没有鬼神,称那些都只是迷信,一切都能够用科学解释。 可世上有很多人都声称自己遇见鬼了,也有很多被鬼宅鬼村的地方。 我是个早产儿,从小体质不好,所以很经常可以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或是在我身边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 以下为我所经历过的一个事情。 我有一个大伯,六十多岁,身体很是健朗。 他的儿

虚拟男友

被手机纠缠是一种什么体验?深夜的城市已经陷入了睡眠,深蓝色的天空里,无数星星被云藏了起来。 女孩身上穿着轻薄的睡衣,赤着脚冲到了楼下的电话亭。 她抹去眼泪,从衣服里掏出了硬币,颤颤巍巍地把它嵌进了那条缝里,再拿起话筒一个个地按。 一声接一声,时间被拉得那么长。 “你只属于我,你是无法逃离我的,死了这条心,乖乖陪在我身边吧。” “你是我的女朋友,我的,你看你现在这个鬼样子,谁会要你呢?” “除了我没

算命先生

我叫陈玲,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了 年了,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在少数。我叫陈玲,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活了 年了,遇到的灵异事件不在少数。 可能是因为我好巧不巧刚好出生在鬼节—— 月 ,所以我就会经常遇到许多灵异现象吧。 我小时候总是会说一些他们看不见的东西,大人们感觉害怕,觉得我很晦气经常骂我,叫我不要说这些东西。 在他们质疑和嫌弃的眼光下,我从小就变得性格孤僻不爱说话,以至于到现在一个能说话的朋友都没

我的阴阳录(一)

我叫楚云飞,我出生在一个农村,我一出生就和别人不一样,我可以看见鬼。第一章不同寻常的经历 我叫楚云飞,我出生在一个农村,我一出生就和别人不一样,我可以看见鬼,或许有人会羡慕,但我真心不喜欢这个“特殊能力”它会给你带来许多麻烦...... 我的故事要从那天误入乱葬岗开始说起,我们村子后山有一个乱葬岗,据说那里恶鬼成群,那里是我们村的禁地,大人从不允许我们去那里玩,时间一久我们就对那里产生了一种严重的

诡事:街角小店

世界一切早已冥冥之间自有注定,莫强求……小艺一直是个漂亮女人,从小就围绕着各种赞美声长大。她却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漂亮,甚至还觉得丑!原因无二,在这个以瘦为美的年代,她却是微胖身材,往好了说是丰满,往坏里说那就是壮!镜子照了一遍又一遍,镜中人皮肤白皙,面容娇美,小艺眼睛微闪嘴角微微翘起,数十年来一直看着自己这张脸,倒也还是中看,可惜脸小身胖,看上去就不太协调。 “唉!脸长得好看又有什么用?这副胖身子真

惊悚鬼故事:半夜不要照镜子

娟猛地转头冲向王姗,她的头发飘了起来,昏暗灯光里,娟的脸惨白两只眼睛不停滴着血。 点了,同学们都走了,试验楼只剩下了王姗。 王姗看见地上有本杂志,顺手捡起来,杂志里掉出一张纸条:“半夜,千万不要照镜子,否则会招来鬼魂……” 这是一本鬼魂网游杂志,里面的图片看得王姗心惊肉跳。这时,门外走廊传来一阵阵脚步声,王姗哆嗦了一下,捡起那张纸条和杂志跑出了试验楼。 王姗清纯靓丽,能歌善舞,班上的女同学出于

惊悚鬼故事:班长快跑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楔子 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 传说里,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 现在,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孔老师是个活体阴,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 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他对我说,虽然他们是鬼,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他们对他无可奈何。所以,他要我也加入

老楼

每当有人靠近老楼的时候,它就摇摇晃晃,摆出要倒的姿势,把人吓跑了,它也就不倒了。镇上有一座老楼,早已荒废,楼身有些残破,还有点微微倾斜,年代已不可考。但观全楼,挑角飞檐,渐高渐收,垂脊有瑞兽,翘角嵌鸱尾,想来早时也是一处名楼。 镇上流传着一个关于老楼的故事,大家都认为那是老人怕孩童去老楼里玩发生危险而编出来吓唬他们的。 说很久以前,老楼还是一处风景名胜,时有文人墨客到此登高望远,吟诗作对,也有错过

婴儿塔

来的是个死婴,不哭不闹,应该是在来的时候或者是在来的路上已经断气了。深夜,陈丫又被吵醒了。迷迷糊糊间往下一看,果然又有人来了。 又有人送来了一个婴儿。该是今天的第一个,这个月的第三个了吧。 还赶了个大早,更深露重的凌晨,整个村落都还在沉睡中。 是个死婴,不哭不闹,应该是在来的时候或者是在来的路上已经断气了。 陈丫歪着头看着树下那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盯着那个矮个子男人瞧,有点眼熟,陈丫见过他,去年才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