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债,终于还完了

2021-04-09 00:01:50

世情

我记忆中有太多灰落血滴的画面,一想起来就使我瑟瑟发抖,让我在无数个夜晚痛苦压抑,在噩梦里奔走呼救。但我,从不与人说。

这次,我想写下来,写给自己,写给我的母亲。写给天下万千的母女。

母亲20岁的时候嫁给了父亲。一辆自行车,几千块钱,一套红衣裳。她就由张家女变成了李家妇。

婚后守着几亩地,养了猪,养了羊,父亲又在窑厂上干活。忙忙碌碌勉强填饱肚子。

但她性格软弱,经常被别人从家里偷拿了几个碗碟,顺走了几颗菜。她忍气吞声,低眉顺眼,从不与人争执。

日子就那样不紧不慢的过着。我奶奶生病一直都不怎么好,她要干活,还要照顾婆婆。后来我奶奶病死了。

我出生的时候,家里依旧贫困。落后的小镇,人们没啥文化,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在泥土里忙来忙去,大家都习以为常。

我不知道母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有怨言的,也许是有我的时候,也许是更早的时候。穷苦人家的孩子,有几个能真的称心如意呢!

她没人给她带孩子,只能自己带。那个年代,女人本来赚钱的机会就少,更何况她还带着一个淘气的孩子。所以别人家都是两个人挣钱,我们家所有的重担都压在我父亲身上。

三岁那年我爷爷死了。我并没有太多的记忆。只记得自己拿着一个棒棒糖在人来人往中,望着跪在火盆前的父亲和母亲,我不知所措。

那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是在一个根本不知道死为何物的年纪。

八月中秋月正圆,中秋节后,母亲给我生了一个弟弟。她又开始像抱我一样,手不离孩子的抱着弟弟。

三岁的我被放养了,与其说是放养,其实是母亲顾不了,她有太多事情要做了,家里,地里,孩子,一个也不能松,一个也松不了。

三岁的我和同村的一个六岁的姐姐一起玩,我们拉手拉散步,我们一起吃蛋黄派,我们一起喝牛奶,一起捏泥娃娃,一起在草地上打滚,度过了一段很快乐的时光。

再长大一些我变得顽皮恶劣,我会翻墙头跑出去玩,我带弟弟玩水搞得一身都是,我哭闹着不去上学,母亲打我,咒骂我。她说我是吸血鬼,上天派我来就是吃她的肉,喝的血。

我天生性格就极其敏感,还带一些忧郁。我总是不分场合的嚎啕大哭,我一哭,母亲就来气,她手里的棍棒噼里啪啦,劈天盖地的打向我瘦弱的身体,我身上红肿一片。

我就是那样被打着打着长大的。但我依然不听话。有一年她和父亲去宁波打工,把我和弟弟留在家里。

那个时候我总是吃不饱,我到处偷东西吃,我跑到梨园里偷人家的梨,我用褂子兜着装了好多,后面别人追着我,我就一边跑一边吃。

我不讨喜,至今我都没有弟弟讨人喜欢。有一次我偷拿了叔叔家的二十块钱,我跑到大街上请小伙伴吃粉皮,花了精光。

我不敢回去,下雨了,我就躲在人家没盖好的房子里,躲了好久。

童年的时候我总是哭,饿了会哭,难受了会哭,想要什么也哭。

我不会表达,但哭明显不是一种好的表达方式。它只是让我更加被人厌烦。

没过多久,我父母就回来了。没办法,小孩太闹腾了。母亲回来的第一晚,我就跪在地上,等待她的审判。

那时我才八岁,我小小的膝盖跪在冰凉的地板上,我低头着,等待着她发火。

她问我家里放在某个地方的钱是不是也被我偷了。我直摇头。

她说你就承认吧。承认我就只打你一下。我知道挨打是必不可少的了,我又点了点头。

她说你不要发出声音,现在太晚了,吵到人家也不好。如果你敢叫,我就打你二十下。

我看着她手里的木棍,又点了点头。然后钻心的疼痛就让我差点喊出来,我终究没敢喊出来,我把嘴巴咬的直流血,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直到我在一个亲戚家里看到了,我妈妈说的那个塑料袋,那个装着几十块钱的塑料袋,那个害我挨打的塑料袋。我竟觉得荒诞诡异。

我再大一点的时候就独自在院子里玩,我总能听到她在堂屋里跟别人絮絮叨叨的聊天,她埋怨家庭贫困,她埋怨没有公婆帮忙带孩子,她埋怨孩子不懂事。

她总是喜欢诉苦,从别人里得到几句安慰。她总是在说这些事的时候,一下子就红了眼,然后开始忍不住的掉泪。

我想,我的母亲也是一个极爱哭的人,可为什么她见不得我哭?

我不喜欢我的母亲,正如她不喜欢我一样。她嗓门很大,一说话,一个村庄都能听见。她没读过什么书,也不爱打扮。常年劳累更加速了她的衰老。

别人的父母有最好的东西,都是第一个时间给自己的孩子。我的父母却教我要学会谦让。

母亲坐桌的时候,只吃面前的菜,吃一些别人不吃的菜,我不喜欢这样的她,小心翼翼,小家子气。

她教导我在学校里不要打架惹事,不然回来,会更加厉害的打我。也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知道的,我父母不会为我撑腰的事,越来越多的人,肆意欺负我,但我从来都没和他们说。因为我知道,不管谁对谁错,错的只能是我。

渐渐懂事后,我很多次在她面前说有的亲戚对我不好,她都置若罔闻。她总是语重深长的对我说,做人要善良,吃亏是福。

我不喜欢她的这种善良。除了善良,一无用处。就会哭,还有细数痛苦。

我越来越叛逆,我总是幻想长出一对翅膀,带我逃离这个地方。我想去远方,那个时候总有这样那样的期待,以为远方的一切都如童话里美好。

我曾经看到邻居两口子打架,那个男的一砖头拍在他老婆头上,顿时鲜血直流。我恐惧的不能自己。

我的父母也经常吵架,母亲啰嗦,父亲暴脾气,每天争吵声,摔碎碗的哗啦声,人重重摔在地上的扑通声,让我害怕。

长大后,我发现自己极度自卑,我喜欢躲在角落,我喜欢躲在暗处,我怕有存在感。我总是恍恍惚惚,发呆,走神。

那个时候,我会时不时的想到死。我本能的厌恶这个世界,厌恶所有人。

我想,可能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我缺钙严重,经常扭到脚。高中时候,有一次跑操我就摔倒了,我躺在地上,看好多人从我身边跑过去。

幸好,躲开了。但总因自己腿脚不利索痛苦。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是因为缺钙。有个同学说等到我二十岁的时候有可能会坐在轮椅上。我感到愤怒和绝望。

但到了大学的时候,我的身体慢慢好起来,大一的时候还会经常扭到脚,也会有人嘲笑我走路像鸭子一样。

后来,我遇到了现在的男朋友,我们总在一起吃好多好吃的,营养补足了,就再也没有动不动摔跤了。

原来我深深在意的不足,只是因为贫穷,没有让自己吃好。

我和男朋友相遇有点像偶像剧,他长得高大帅气,而我相貌平平。一开始我总是各种作,比起患得患失,我想失去会好过一点吧。

我之前也谈过几次恋爱,他们都觉得我敏感神经质,觉得我忧郁太文艺,觉得我没安全感太粘人。可能还有其他的吧。

总之,我很难相信,会有一个人喜欢我,并且一直喜欢我。

我折磨了自己好久,也差点把他逼疯。有一天他就说,你不要一发消息不回就使劲发好吗?你不要一打电话不接是打到爆好吗?你不要一点小事就神经兮兮好吗?你不要总觉得自己不值得爱好吗?

好吗?我也想问自己,什么时候放过自己,什么时候把自己当个正常人,不用害怕关灯,不用害怕人多,不用害怕去争取自己喜欢的。

曾经我偷偷的看过一年半的心理医生,我每天对那个心理老师倒苦水。我说我自己,我说我的家庭,我说别人都不喜欢我,我说我的恨。

那个心理老师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头小象被主人买回来,用一条绳子栓在一根圆柱上。起初小象每天都会不停得挣扎,想要扯断绳子。

因为自己力气太小,每次都是白费力气。渐渐地,小象偶尔挣扎一次,还是没能逃脱这个束缚。再后来,它就放弃了。

直到小象变成了大象,它的内心已经潜意识的告诉自己,我不能,我不会,我没办法挣断这条绳子。

最后他看着我说,其实你是可以挣脱的。

我给母亲发消息也跟她说了一个故事。我说我的朋友,她父母一直吵架,今年她还亲眼看到她爸爸出轨了。她比我大几岁,到现在都没有谈过恋爱。她说她不敢相信,她父母的婚姻都不幸福,她要怎么去相信自己会幸福呢?

母亲说家庭对一个孩子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在屏幕这边哭的不能自己。

曾经有次我声嘶力竭的质问他们,为什么要让我在一个压抑的环境里长大?那样还不如让我去死。

我说你们不要吵了,早晚把家吵毁了。别人都不知道,别人都觉得我小题大做,别人都觉得是我和弟弟不好,可是他们有谁,长期的在这个环境里呆过呢?他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

直到有一次,甚至好几次,我和我男朋友吵的凶的时候,我们也动手了。我突然意识到,我在走我父母的老路。

我不能,我不愿,我站在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想跳下去,掉下去,埋了自己。

男朋友看到我站在阳台上,身体一大半都贴在护栏上。他猛的过来紧紧抱着我,我哭,他也哭。我们曾经那样相爱,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想到有一次,母亲跟我说她和父亲吵架,生气上头的时候喝了半瓶白酒,酒精中毒晕了过去,幸好及时发现,送到医院抢救。不然就没有后来的故事,也就不会有我。

我开始低头审视自己身上,原生家庭遗留下来的病毒,我想办法一点一点去治疗,我不停的读书,读书是我唯一的救赎。

我尝试着和母亲沟通。不再是一味地逃避,经常性不回家,从前哪怕回家也和她说不了几句话。

我一直知道她是爱我的,只是她爱的方式可能并不对。我哭的时候,她明明可以静下心来问我为什么哭?或者哄哄我。

高中每次放假,母亲都会站在路口,遥遥地张望着,期盼着我回家。

大学每次回家,她都会不停的发消息,在第一时间赶到车站接我。有一次我生病了,她骑车让我打着伞,带我去医院看病。医生说我病情严重的时候,我看到她抹眼泪。

母亲就是那般爱哭,但她瘦弱的肩膀挑起了重担。

至今我仍不能忘怀,我从小就又蠢又笨,又生在重男轻女的封建村落。身边所有的人都劝我的父母不要让我读书,说女孩子读书浪费钱,将来也是要给别人的。

母亲固执己见。她只读到三年级,就下学帮哥哥带小孩。那个时候一家好几个小孩,年龄差距挺大。大的都结婚生子,小的可能才10多岁。母亲吃够了没文化的苦,她不愿再让我们吃。

我和母亲的关系,就像嘴巴和牙齿,不能分割,却总是会互相伤害。见面时我俩会争吵,我总是能轻易把她气哭。分开时,她经常给我发消息问我的日常。

我总是在忙着吃饭,玩,赚钱,看书,很少想她。她的世界里却只有赚钱,孩子。有时候我觉得她挺可悲的,一辈子都没有为自己而活。

但就是那个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的女人,养活了我,在我羽翼未丰时让我免受疾苦,她和父亲却吃了太多,我所不能理解的苦。

虽然她还有很多做的不够好的地方,但我如何能要求一个每天辛苦劳作的人,去了解我当时的心情呢?她能把我养活,已经够不容易了。

我想清楚这些后,又去读了很多的书。慢慢的,慢慢的,我的心就开阔了。眼睛也明亮起来,微笑着,走进新的生活。

我读过一个故事,一个女孩谈了恋爱,男友家暴她,她身上有着各种各样的伤口。每次她准备分手的时候,男的就苦苦哀求,哭着道歉。

后来还是会打她,踢她,掐她,扯她头发,她报警,警察也协调不了私人恩怨。她自杀多次未遂,在苦难里浸泡,挣扎,后来她的亲友让她逃离那个城市。

她们告诉她,向前跑,一直跑,不要停。她去了另一座城,开始工作,生活。很久都不敢谈恋爱。

某天突然有个男的请她吃饭,她想了想还是去了。她和他说了自己的故事。男的承诺会爱护她一辈子。

他们约定结婚,见家长的时候却受到了阻碍。男方家长对男孩说,你不要和她在一起,她一脸苦相,不知道经历过什么事。内心也不会有爱。你们在一起会很累的。故事的最后,他们分开了。

生活是很苦的,但人不能一直纵容自己苦。一定不要把苦摆在脸上,不然你很难遇到好运。

没有男人,会因为一个女人经历过太多苦难,而爱上她。他们只会爱上让他们感到舒服,内心安静的人。

我一直记得男朋友跟我说,他喜欢我是因为我纯粹单纯,让他觉得世间的美好不一定都存在想象中,也可能会出现在身边。

我要感谢读书,让我不断清空自己,不断的换上新鲜的血液,我可以一直保持善良,拥有一个有趣的灵魂。读书让我充满了力量,不管是面对过去,还是未知,我都坦然自若。

陈小洛
陈小洛  VIP会员 保持热爱,奔赴山海。

母亲的债,终于还完了

相关阅读
姐姐的丛林

姐姐的手在发颤,“我只有女友,没有男友。” 母亲总和我说,别学你姐姐。学什么呢?我不该问,不该打破砂锅般追问究竟,好奇心作祟起来,犹如一阵妖风,挡不住。我问母亲,“不学她什么呀?”母亲没有明确的答案,叹了口气,那口气原来暖暖的,后来升入空中,变冷了。 我们家离市区有些距离,坏处是出门不方便,公交车到这里的次数是少之又少,母亲干脆自学骑摩托,这样就算没有公交车,她也可以随意出门。好处是这里安静,树

流浪狗

它痛苦的呻吟了几声,最后在这恶臭的垃圾桶旁死了去。繁华的街道,人群总是熙熙攘攘的。天气有些放晴,是外出游春的大好时机,却有太多生活的繁琐,让人身在曹营心在汉。 门口的几个大垃圾箱总是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比不上那些大城市有专门的人及时清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混在一起生出恶臭。 时不时你会看见几个穿着漂亮裙子,挎着名牌包包,打扮精致的女子从这里走过,捂着口鼻满脸的嫌弃,还能听到几句抱怨。 如果你喜欢她

老照片

几张老照片,牵出一个女人不平凡的一生。秦阿姨早上起来发现外面下起了雨。 她出屋门望了望天,阴沉沉的。这雨恐怕要下大半天吧?她心想着,儿媳妇的服装店逢下雨就歇店,今天应该会领着孙女儿去姥姥家呢,这下好了,不用看那一岁的小祖宗,可算能歇上一天半天的了。老头子也不用上班了,他在回收站打杂,下雨也是要停工的。 她心里有了底,返身回去准备着早饭。熬粥得多加一碗水,佐粥小菜也不能像往常一样咸菜剩菜含糊了事。儿

她带来的黑暗

我也明白当初的我是多么的可笑,被她的一个吻迷的晕头转向。如果说,一场好的,正面的爱,可以拂去迷雾让一个人的轮廓清晰显现,那么,她的夹杂了虚荣,欲望和谎言的爱,虽说是爱,却令我的内心越来越迷惘了。 可以称她为娜——与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女主人公的名字玛莲娜是同一个娜。 以此可证,我对娜的爱是有缘由的。青春期里少年总是会对年龄比他大的多的成熟女性产生悸动与痴迷。也许这个理由能予我安慰,减少我的罪恶

雨夜的泪

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太阳不知躲到哪里去了……都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可是那一年的秋天,太阳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整日阴霾密布,灰蒙蒙的一片。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个多月,仍没有停的意思。乡亲们都说老天遇到伤心事了,泪水滴个没完没了,怕是要等到心情好了才能见晴。 地里,棉桃霉烂了,裂开皮的玉米已经变黑,辣椒落了一地,红红的一层。成熟的庄稼打了水漂,大家伙心里难受,时不时仰头望天,不断地

复仇:爱杀

徐正青这个名字是个禁忌。 他是个温柔的人,不该就这样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一 “又胡闹了。” 我笑着看他,全然不顾手腕鲜明的痛感与地板流淌的血迹: “不知道你是来迟了,还是来早了。” 他不说话,嘴唇抿成一条薄线。 夕阳曛暖的光透过大理石地板,反射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汗水微微浸湿他的头发。不得不说,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打开药箱,消毒,止血,缠绷带,一丝不苟,手上力道轻重适中,连剪除

17岁嫁人的她

她曾是个明媚爱笑的姑娘,却因年少冲动,嫁给一个妈宝男,差点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她曾是个明媚爱笑的姑娘,却因年少冲动,嫁给一个妈宝男,差点葬送掉自己一生的幸福。 ——楔子 我跟徐传芳曾是高中同桌,那时的她热情和善,乐观积极,和班里许多人都合得来。因为容貌姣好,性格活泼,也颇受年级上一些男同学的喜欢。 但俗话说得好,近水楼台先得月,作为同桌的我始终是她高一那年最亲近的存在,亲近到几乎形影不离的地

被中介卖了还得给他数钱

原来进了社会却没学会维护自己的权利,当个苦力还能被资本欺负。一 李约下火车的时候,已经三点钟了,凌晨三点,火车站却很是热闹。 她刚走出车站,好几个人便围了上来,“美女,要住宿吗?” 李约摸了摸兜,还没取钱,八十多块零钱怕是不够,她摇摇头,打量着A市这个陌生的地方。 其实火车是晚上十点到站的,无奈天气原因,硬是晚点了五个小时。从读书的B省到A市,十三个小时,她都乖乖坐着,无疑,现在很是不舒服。先把行

回乡记

他们不过是芸芸重生里最普通的一家人,再努力,最后也不过是普通人。 抢票软件是提前下载好的,网络偏偏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早知道就在单位抢票了。” 看着永远显示载入的页面,何遇不禁嘟哝,不断按F 刷新。 小区太老旧,何遇入住的时候,就被通知随时可能拆迁,所以网线扯了很多年,也没什么人来更新换代。 当然,与其他相比,网线的老旧根本无关紧要——比如小区老旧到路灯时亮时不亮,监控探头分布极少。有时候加

锁麟囊

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这才是今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柳暗花明休啼笑,善果心花可自豪。种福得福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广德楼里,挂着猩红的帷帐。三丈见方的戏台上,伴着两侧打着点儿的板胡三弦,戏里的薛湘灵一个回身,抖出几尺长的水袖,抖着音念出唱词。 二楼的雅座里,大先生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右手枕在脑后,左手拿折扇在面前的八仙桌上点着拍子。 大先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