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那些事:天价彩礼

2021-04-12 15:01:06

婚姻

婚恋那些事:天价彩礼

相恋三年,临到谈婚论嫁,我妈却问他要三十万彩礼。

1

蒋瑶快要结婚了。

谈婚论嫁的对象是和她相恋三年的男友何元。

蒋瑶和何元两个人是高中校友,大学同学,一路走过来算是有缘有分,两相扶持,一直都是同学眼里的模范情侣。

现在这两个人要谈婚论嫁,身边无论熟识不熟识的朋友都发来祝贺短信,调侃着这对准新人的婚礼。

能和何元结婚,蒋瑶自己也很高兴。

何元啊,不高不富也不帅,但是他在蒋瑶心里就是绝顶好男人,当时在学校里耍帅的男生那么多,她一个也没看上,就唯独看中了何元,事实上到最后也只有他们的感情最长久,爱情这回事,谁说得准呢?

眼看着婚期将近,蒋瑶心里甜的蜜一样,忙着选婚纱约造型,每天跟何元煲电话粥,就连看自己家里也顺眼的多了。

就比如说原先蒋瑶妈喊她做事总是得三催四请的,这两天蒋瑶干起活儿来却利索的很。

……

2

“蒋瑶啊。”蒋瑶妈妈在卧室里喊着,“你把衣服洗了去。”

“唉,这就去。”

蒋瑶一边应着,一边把手上刚做好的饭菜往桌上端。

说是要洗衣服,其实就是让把衣服送进洗衣机里,已经到了饭点儿了,蒋瑶手脚麻利的按下洗衣键,就打算拿筷子招呼大家吃饭。

蒋瑶拿了筷子出来,刚想招呼,没成想先看见一家人已经坐上桌了。

自己的弟弟蒋毅坐在椅子上,刚炖好的排骨塞在嘴里,吃的满嘴流油,瞧见蒋瑶从厨房里出来,头也没抬一下。

蒋瑶眼尖的看见桌上只有蒋毅的一双筷子,她一边把自己手里的筷子递给蒋爸蒋妈,一边皱着眉头教训蒋毅:“你既然都能给自己拿筷子,就不能顺手给我和爸妈也拿了?”

蒋妈听见了不以为意,接了筷子又给蒋毅夹了一块排骨,转头对蒋瑶道:“你弟没拿,你拿就是了,坐下吃饭吧。”

蒋家门第不高,家规挺大。

蒋瑶从小就被立下各种各样的规矩,比如家里有客不能上桌吃饭啊,爸妈没动筷子自己不准先吃饭啊,女孩子要学着主动收拾餐桌啊,要主动学着做饭啊,不能主动吵着要玩具啊……诸如此类。

然而这些林林总总的规矩都是给这家的女儿也就是蒋瑶立的,没有一条是给他们的儿子蒋毅立的,所有的规矩在“儿子”这两个字面前都得让步。

蒋瑶上小学的时候,蒋毅就出生了,从此蒋瑶的规矩清单里加了最至高无上的一条,那就是要让着弟弟。

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有蒋毅的存在,蒋瑶才知道其实自己家里是没有绝对的规矩的。

蒋毅可以和客人一桌吃饭,蒋毅可以在爸妈之前动筷子,蒋毅可以不做饭不收拾餐桌,蒋毅可以吵着要玩具……

不患寡而患不均,蒋瑶小时候为这种不公平待遇而哭闹过,那时候蒋爸蒋妈非但没有安慰她,还用轻飘飘一句“你弟还小,你得让着他”给打发了。

蒋瑶有一段时间是真的相信“年纪小”就是蒋毅能够在这个家里肆意妄为的主要原因,甚至一度自作多情的以为爸妈是觉得小时候对她太严厉,所以吸取教训找补在蒋毅身上。

这当然是自作多情,后来蒋毅一天天长大,直到长成现在将近一米八的高中生,他还是能够肆无忌惮的仗着爸妈的宠爱,一边坐在椅子上啃她炖的排骨,一边头也不抬的无视她的存在。

这些年蒋瑶早就渐渐明白过来,什么规矩,什么年纪小,都见鬼去吧,他们家就是重男轻女,儿子是块宝,女儿是根草。

一直到现在,她心里虽然对爸妈有怨言,但也从没当面指责过什么,而对蒋毅这个弟弟也算是掏心掏肺,工作以来给他买的衣服鞋子多的数也数不清。

她现在已经是个快要结婚的人了,早就不会对爸妈偏疼蒋毅有什么不满,只是觉得爸妈这样溺爱蒋毅似乎有点过分,瞧他在家里这个不懂礼貌目中无人的样子,难道出门在外别人也会宠着他吗?

因此她语重心长的跟蒋妈说:“妈,蒋毅也快十八了,老是这样不成。”

蒋妈一脸的不明所以:“哪里不成?”

“都十八了,不会做饭也就算了,不能连个盘子都不端,筷子都不拿吧!”蒋瑶看了一脸事不关己啃着排骨的蒋毅道,“他这样儿的,能给你领回个儿媳妇儿来吗?”

平常在家蒋妈就惯爱和蒋爸两个人合计将来给蒋毅找个什么样的儿媳妇儿,蒋瑶偶尔听见过几回,也不知道自己爸妈是哪里来的自信,又是要模样俊,又是要体格好,又是要女方孝顺听话又贤惠,还得要亲家有钱又大方。

蒋瑶只当个笑话听,而现在故意拿儿媳妇说事儿提醒爸妈管管蒋毅,改改他的毛病。

蒋毅听见这话嗤笑了一声。

蒋瑶一下子就怒了,“你笑什么?”

蒋妈替儿子说话道:“你管他笑什么?本来就是你说的不对,你弟弟领媳妇儿进门还得会做饭,会端盘子会洗碗不成?”

蒋爸也一脸赞同的插嘴道:“本来就是女人家干的事儿。”

什么叫本来就是女人家干的事儿?蒋瑶听了一下子就生气了,爸这么大男子主义也就算了,没想到妈也这么说。

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家里思想还这么陈旧,蒋瑶在心里愤愤的想,就你们这样想,蒋毅能找到个好媳妇儿才怪呢。

3

像是以前的蒋瑶听了这话肯定要和爸妈大吵一架。

然而快要结婚的蒋瑶就不这样想了,能嫁给爱情,和心爱的人结婚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更何况蒋瑶还隐隐有种自己很快就要逃出这个令人窒息牢笼的快感,到时候就不用整天待在家里给他们的宝贝儿子当佣人了,让他们另请高明去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蒋瑶这两天在家里和爸妈说话都是能忍能忍,对蒋毅也是能让则让,颇有种万事随心的洒脱。

眼看着万事俱备,昨晚男友何元还打电话来和她商量彩礼的事。

两家的长辈早就见过,当时定下的彩礼是八万八。

这个数字的彩礼放在生活富裕一点的人家眼里或许不算什么,但这已经是蒋瑶附近人家的中上水平。

蒋瑶他们家早先住在乡下,是后来蒋毅出生之后才搬去小城里的,就是在小城里买这套房子的钱,还得靠蒋爸蒋妈两个三四十的人各自回家啃老才凑齐,而且蒋爸蒋妈的工作都是普普通通,家里没有什么特别的进项,也就勉强算是小康之家,没给中国人民脱贫拖后腿而已。

相较而言,男友何元家里的条件要比蒋瑶家好上不少,但也远远没到大富大贵的程度,能拿出这个数量的彩礼,已经让蒋瑶心里暗暗点头了。

昨晚男友提及彩礼、酒店等等流程的激动心情被完美传达给了蒋瑶,那种即将结婚的感觉刺激着蒋瑶的神经,使她激动的一整夜没睡好觉。

然而没想到第二天蒋妈的一席话就打乱了她和男友的婚礼计划。

……

“什么?”蒋瑶瞪大了眼睛问道:“你再说一遍?”

一大清早,蒋瑶刚刚洗漱完从房间里出来,人还没完全清醒,就被蒋妈说的话给吓走了困意。

蒋妈站在蒋瑶对面,理直气壮的说:“我说我改变主意了,彩礼八万八不行。”

蒋瑶气得想笑,当初和人家坐在饭店里吃饭喝酒的时候怎么不说彩礼八万八不行呢?她头一回把何元带回来给他们看的时候怎么不说彩礼八万八不行呢?非要等到现在尘埃落定,酒店都订好了,就等着到了日子办婚礼的时候,说彩礼八万八不行啊!

“怎么啦,八万八怎么啦?”蒋瑶别过脸去,说:“嫌八万八太多了啊?”

“你这个死孩子怎么还胳膊肘往外拐呢?”蒋妈闻言狠狠瞪了她一眼,“果然是个闺女家的,养不熟!”

蒋瑶不愿意和她争执,因此直接问道:“那妈你说,打算改成多少?”

蒋瑶这些年在外面工作总还有些存款,她想,蒋妈要是想加点儿,她自己出钱补上就是了,反正临近结婚突然要求加彩礼这么丢脸的事儿她可一点不想跟何元家里提。

说得不好听些,这不就是看准了婚期在即不好改,想要坐地起价吗?

蒋妈听蒋瑶问多少钱,还以为她妥协了,因此说:“要三十万。”

“多少钱?”蒋瑶难以置信问道,“三十万?”

蒋瑶的视线逐渐从蒋妈身上转移到蒋爸身上,“爸,你也是这么想的?现在突然要跟人家要三十万彩礼?”

蒋爸见状神色闪躲,蒋妈直接挪动几步站在蒋瑶和蒋爸中间,堵住了蒋瑶的视线,“要三十万彩礼怎么了?你陈阿姨家的闺女刚结婚,要的彩礼就是三十万,你陈阿姨都说了,现在女孩子嫁人都是这个价儿。”

什么叫女孩子嫁人都是这个价儿?蒋瑶只觉得蒋妈一句一句说的就像往她心上插刀子,眼前天旋地转的,几乎要站不住,她想问问自己爸妈,他们到底是在嫁闺女还是在卖货啊?

至于陈阿姨的女儿,呵,陈阿姨是蒋妈的闺蜜,但是陈阿姨人家嫁得好啊,她家里的条件不知道要比蒋瑶家好上多少,人家说嫁女儿彩礼都要三十万,这个“都”字很显然不应该包括蒋瑶家。

“是,陈阿姨的女儿出嫁是要了三十万彩礼。”蒋瑶看着蒋妈说,“但是人家嫁妆多啊。”

蒋瑶的眼泪都流下来了,“他们家闺女出嫁的嫁妆光现金就有十万,还陪嫁了一辆奥迪!”

每个人的家庭条件都不一样,蒋瑶他们家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她原本从没想跟指责父母,可是现在却步步紧追逼问蒋爸蒋妈。

“爸,妈,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根本就没正经给我准备嫁妆。”蒋瑶抽噎了两下,强忍住眼泪,“婚服首饰,值钱的东西要么是我自己买的,要么就是能省则省。”

“咱们家虽然不富,也不至于连给闺女置办嫁妆的钱都拿不出来。”

“我知道,你们是在给蒋毅攒着钱呢!”

“现在你们又想跟何元要三十万的彩礼,也是为了蒋毅攒着,是不是?”

蒋瑶的心里悲痛几乎悲痛到麻木,脸上的神色却很平静,她怎么也没想明白,闺女就这么比不上儿子吗?

4

当天吵架的时候,蒋爸蒋妈的脸色都不好看,被蒋瑶给说中了,他们确实要为蒋毅攒钱。

敷衍蒋瑶的嫁妆是为了给蒋毅攒钱,现在跟何元要三十万的彩礼也是为了给蒋毅攒钱。

现在城里的房价飞涨,他们再不多想想办法,到时候怎么给儿子买房?

“瑶啊,爸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你嫁出去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能帮我们家里的就少了。”晚上即将吃饭的时候,蒋爸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劝说,“你就不能体谅体谅爸妈吗?”

蒋瑶都不知道蒋爸是怎么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的,原来自己爸妈就是这么想的,她嫁出去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人,她家和他们家划得泾渭分明,她结婚之前工作的工资都交给父母用来备用弟弟买房,结婚之后她就一分钱也不会给他们……原来他们就是这么想的吗?

“我体谅体谅你们?谁来体谅体谅我啊?”蒋瑶心里一阵阵的发冷,“我不过就是你们为了哄儿子顺便养的佣人,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在我身上花过三十万块钱吗?就敢问人家要三十万的彩礼?”

“蒋瑶你怎么跟爸妈说话呢?”蒋妈吼道。

“你们就没想过将来蒋毅中意的姑娘也问你们要三十万的彩礼?”蒋瑶没理会蒋妈的怒吼,只是问道。

“咱家哪里拿的出这么多钱做彩礼?”听了这话,蒋爸支支吾吾道。

“咱家拿不出来,何元他家就能拿的出来吗?”蒋瑶问。

“拿不出来就去借。”蒋妈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恶狠狠道:“现在都知道他们家儿子要结婚,难道还能因为拿不出彩礼不结了吗?他们家丢得起这个人吗?”

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自己的儿子娶媳妇就要求亲家有钱又大方,别人家的儿子要结婚,就问人家要三十万的彩礼,蒋瑶盯着蒋妈的脸,一瞬间竟觉得有些陌生。

这婚如果因为他们家临时要求加到三十万的彩礼而结不成,丢人的真的会是何元家吗?难道他们家就不会丢人吗?蒋瑶有些疲惫的想。

“你们要是一定问人家要三十万的彩礼,这婚我就不结了。”

蒋瑶一把甩了筷子,“这饭我也不吃了,你们自己吃吧。”

“不吃就不吃。”蒋妈见状瞪了蒋瑶一眼,“死丫头要嫁人了,脾气就大起来,不吃就饿着,谁求着你吃呢。”

……

兴许是怕蒋瑶一怒之下真的不结婚了吧,吃过饭后,蒋爸敲了蒋瑶的房门。

“瑶啊,出去吃点儿饭吧,厨房里还给你留着呢。”

“你也别怨我和你妈,我们彩礼要的贵点儿,男方家里不也就更看重你嘛!”

“你妈她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了解她吗?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蒋瑶听着蒋爸一套一套的说,只觉得他说的都是歪理,彩礼要的多就更得男方家看重,那还要三十万干什么?怎么不要一百万呢?

还有蒋妈的刀子嘴豆腐心,大家都是豆腐心,凭什么她就得是刀子嘴?既然她对蒋瑶和蒋毅都是豆腐心,那凭什么对蒋毅是豆腐嘴,对她蒋瑶就得是刀子嘴?

蒋瑶越想越委屈,哪里有什么嘴硬心软,其实还不是言由心生?

她只说“不饿,不吃了”把蒋爸给劝了出去。

……

蒋瑶原本以为有她这个准新娘这么一吵一闹,蒋爸蒋妈多少也得顾及她的意思。

没想到蒋爸蒋妈直接先斩后奏,越过蒋瑶,给何元家里打了电话,说了三十万彩礼的事。

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是团团转,觉得何元家里肯定要为了面子凑够这三十万,就算有个万一,何元家真的说不结了,那么他们家也没损失什么,蒋瑶今年才二十五,再等两年也未必等不到一个拿的出三十万的女婿。

当然这些话他们都没跟蒋瑶说,蒋瑶是接着何元妈妈的电话才知道这回事儿的。

何元妈妈算是明事理的人,她在听了亲家突然要求三十万彩礼的这件事之后,并没有当场发作,没有恼羞成怒的指责蒋瑶父母,也没有立马勒令何元跟蒋瑶分手。

只是私下里跟蒋瑶打电话问了她的意思。

“瑶瑶啊,你是个好孩子,我和阿元爸爸都很喜欢你。”何元妈妈的声音亲切温柔,“这三十万的彩礼呢,虽然是难了点儿,但家里也未必就肯定拿不出来。”

“我打电话来就是想问问,你家里有没有出什么事儿?”

何元妈妈问得委婉,其实蒋瑶哪里听不出来,人家这是在担心自己家里生了变故,借不着钱,自己爸妈这才病急乱投医呢!

蒋瑶只觉面上一阵火辣辣的羞耻感。

5

多可笑啊,家里加了彩礼没经蒋瑶的口。

还是对方的妈妈告诉她的。

蒋瑶挂了何元妈妈的电话之后,推开房门去找蒋爸蒋妈,两个人正讨论着何元家里的态度。

“这个女人滑不溜秋的,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蒋妈抱怨着。

“要我说啊,这事儿还得让蒋瑶去跟何元说。只要何元答应了,这事儿就没跑了。”

蒋爸听了蒋妈的话,没说好不好,只是说:“瑶她不是不答应嘛。”

“你傻啊,彩礼是给咱们的,哪里轮的上她答应不答应,我养她这么多年,就让她跟对象要个彩礼都这么麻烦,哪里还能指望她干别的?”蒋妈说,“闺女就是比不上儿子。”

正说着,两个人看见站在门口的蒋瑶。

蒋瑶听了自己爸妈这诛心的话也没说什么,她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道,“明天我就和何元去领证,婚礼等领完证再办。”

“彩礼八万八,爱要不要,不要给我。”

蒋瑶似乎就为了说这两句话似的,说完转身就走,留下目瞪口呆的蒋爸蒋妈在身后。

然而蒋瑶走到门口到底没忍住,转身说:“就算我嫁出去了,也是你们的女儿啊,难道不是吗?”

经年的委屈一朝发泄出来就不可收拾,蒋瑶的眼泪哗哗哗的哭的比前几次都凶,像是下一秒就要哭的昏厥过去似的。

不同于前几次的默默抽泣,印象里蒋瑶似乎从未在蒋妈蒋妈面前哭得如此声嘶力竭过。

蒋妈看着闺女的眼泪也有些恍惚,记忆里蒋瑶从小就乖巧听话,后来有了蒋毅这个弟弟之后就更加懂事,大姐姐做的像模像样,让她这个妈妈当的省了不少事。

蒋毅是男孩儿,性子又凶,他要什么东西如果没得到,就会把家里搅个天翻地覆,蒋爸蒋妈被他吵的没办法,总是叫蒋瑶让着弟弟,宠着弟弟。

一开始看见蒋瑶默默委屈的时候,蒋爸蒋妈两个人心里也会暗自愧疚,可是,蒋妈忍不住想到,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就把蒋瑶的退让当作是理所当然了呢?

而蒋爸也被女儿哭的心里一阵抽痛,他自己也是有姐姐的人,正所谓长姐如母,姐姐大他十几岁,对自己也是百般疼宠,当年自家姐姐,也就是蒋瑶和蒋毅的姑姑出嫁的时候,那时候全家人就属他最舍不得姐姐,还扬言姐夫如果敢对姐姐不好自己就去给她撑腰!

转头再看看现在蒋毅和蒋瑶两个人生疏冷淡的姐弟关系,再看看自己对即将出嫁闺女婚事的磋磨,心里突然一阵愧疚。

“好孩子,你别哭了。”蒋爸一边安慰蒋瑶,一边转头对蒋妈说,“孩子她妈,彩礼就要八万八,过两天你再帮着把孩子的嫁妆规整规整,咱们闺女得风风光光的出嫁!”

蒋妈一边应着蒋爸的话,一边走过去把蒋瑶抱在怀里,“好好好,儿子闺女都是妈的孩子,都是妈的宝贝。瑶瑶,别哭了,妈的心都给你哭碎了。”

蒋瑶回抱住蒋妈,小声抽噎起来。

相关阅读
出轨的边缘

她为这样的荡漾感到羞耻。 . 张玥正在上妆,老袁蹭过来说:“今天什么鬼,范冰冰和李晨分手了,宋慧乔和宋仲基也离婚了,啧啧啧”。 张玥慢条斯理地打着粉底,没接茬,一个男人一旦对别人的不幸眉飞色舞,说明他已经活得没啥心气儿了,她不记得老袁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她把粉饼放下,看见老袁脸上挤着笑,靠在门边眼巴巴地等着她搭个话,似乎只要她一搭腔,就能证明他俩仍是有说有笑的夫妻。 这样的戏码张玥已经烦透了,

谋杀丑小鸭

谁也没想到,那个一直躲在别人背后的丑小鸭,傲然成长为陈氏新一代的掌门人。谋杀丑小鸭 故事梗概:容城豪门陈氏制衣的老板陈翰林车祸身亡,公司上下乱作一团,隐忍多年的女婿赵雷乘机上任总裁,联手小三洗黑钱掏空公司财产,又遭遇金融风暴双重打击,几欲破产之际,强悍小三疯狂逼宫,柔弱原配无路可退之下绝地反击,最终牵扯出一桩惊天涉黑大案。 序 已是深夜,捷豹车雪亮的大灯仿佛一道光剑,在黑暗中斩开一条通天大道。 陈

向儒和文珺的故事

只要心中充满光芒,美好的生活就会向你招手!一百,二百,三百…五百,向儒用力捏着手上的钞票,每数一张,就要捏两三下,在他的眼睛里,也许多捏这么几下,就可以多捏出几张一样的百元大钞来。可是数来数去,手上的钞票还是五百元。 “老板,不可以再少了吗?”向儒做着最后的挣扎。 “不行,一千块能够买到这种几乎成新的电动车已经非常少了,这可是最后一辆了。”卖二手车的老板用嫌弃的目光看着这位已经跟他讲了很久价格的年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

爱情是浪漫,婚姻是将就。可我选择了婚姻,于是也不可避免的选择了将就。“顾源,你知道我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吗?”我率先发难。 顾源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但还是尝试回答“红烧肉?白切鸡?还是……鱼?”他皱眉,“你不会就为了这个和我吵架吧?” “对!就是为了这个!” 他猜了三样东西,竟然没有一样猜对。其实这也在我意料之中。肉、鸡、鱼,这些都是他这个无肉不欢的人喜欢的,而我,因为胃病,从来不会吃这么油

陌生女人的头发

如果我没有在他的衬衫上发现那根头发的话,我还是可以继续幸福下去的。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的婚姻挺幸福的,如果我没有发现那根头发的话。 欧阳是我前夫,准确来说,我和他还没有彻底离婚,可是我现在却躺在我上司汤觅的怀里。汤觅愣住了,他只是默默地把我抱上床,替我盖好了被子。 其实在此之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我和欧阳结婚三年了,他一直很疼我,也很宠我。 只不过,这三年来,我的肚子一直不见动静,面对催

此恨绵绵无绝期

涣散的目光里,天边一抹孤傲的残月亦被染成了和血一样的猩红,慢慢渗入浓稠的夜色里。 “陶屹然!你敢出这个门,你信不信我马上从这里跳下去!” 顾芊芊趴在落地窗上歇斯底里的赌咒不过换来陶屹然片刻的停顿,他稍稍偏过头,拿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睨了她一眼,然后又从鼻子里发出“哼”地一声冷笑,说:“随便。” “嘭”地一下关门声干脆利落,玄关处,陶屹然的两只拖鞋一上一下胡乱的交叠在一块儿,就跟他们两个一样,纠缠不休

疑神疑鬼的男人

一句温暖的情话,一个用力的拥抱,一份柔情缱绻,逐渐驱散了他心中的阴霾。 “咚咚咚……”听见有人敲门,安安立刻跑来告诉正在洗澡的王晓蔓。 “那你先去问问他是谁。”王晓蔓跟女儿安安说道。 安安又屁颠屁颠地跑到门口问:“你好,你是谁呀?” “宝贝,是我。” 安安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马上给程磊开了门,并一把抱住了他的双腿,奶声奶气地叫爸爸。 程磊放下行李箱,将安安抱起来,在她脸蛋上亲了一下,随即问:“妈

一个离婚女人的一生

我只是叙述了一个我见过的故事,一个真实的离婚女人的故事。如果你阅读这篇文章,我想告诉你,这是一个真实的事情,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没有渲染也没有转折,没有逆袭也没有复仇,我只是叙述了一个我见过的故事,一个真实的离婚女人的故事。 她和老公结婚 几年,后来被扫地出门了。是的,扫地出门,为了小三和小三的儿子。 她和老公刘伟军认识的时候,她是一个饭店的服务员,刘伟军是一个小厨师,那天她碰到了一条狗,她怕狗

亲密关系:做点准备,再“过招”

话虽说的轻松,但当时的奚凌霜觉得要是再不打麻药,自己真要一头撞死在医院里了。网恋奔现还不错。 可能因为照片没有任何的修饰,见了面竟然本人比照片还要好一些,个子高高的,不瘦也不胖。整个见面的过程,做事也显得沉稳。 奚凌霜对这个男孩很满意。之所以说男孩,是因为他们也才十八九岁。奚凌霜十九,男孩十八。他们都是大学生,严格来说奚凌霜是大学生,男孩是即将上大学的“大学生”。 对,男孩今年高三,而现在距离高考

他和她的日子

陈晏冷笑着捉住了她裸露的双臂俯身吻她的唇,她却没有像那些出轨了的妇人一般躲开。 一粒一粒的珠子洒在地上的声音很好听。她从小就喜欢。 林月珉仰着头躺在沙发上,窗外雾蒙蒙的,石英表在此刻没有停留。或许是做梦。很烦。她只能静静的躺在那里,像毫无生气的木偶,有头狮子困在心里。 在路上看到一只狗从车下着急慌忙的闪过,她不可抑制的笑。 “接到派出所的电话是夜里一点,那天下雨了,我本来睡的就浅,铃声一响我便醒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