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牙与卷发

2021-04-21 12:06:50

青春

这是小卷的故事,至于为什么叫她小卷呢,后面就知道啦~

高中时的小卷瘦瘦小小的,箍着牙套,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甚至还因为牙套有些自卑。

班里总要好事的男生叫她钢牙妹,小卷开始还回嘴骂他,可换来的是对方越叫越凶,还带着别的男生一起给她起外号。

小卷无力还击,渐渐地她开始说话用手掌挡着嘴,笑的时候头埋得低低的。

除了和同桌女生关系还不错,整个班的人她几乎屏蔽在外了。

那段时间,老师换座位都是以成绩换座位的,因为每个班人也不是很多,老师尽可能的照顾每一个学生的成绩,以互补的方式调换座位。

得知自己小姐妹被换走以后,新同桌又是一个从来没有说过话的男生的时候。小卷可难过了,她鼓起勇气在放学的时候拦住老师,她说,新同桌和自己的数学都不太好,自己内向又不敢问问题……

总之,她非常迂回的表达了自己想换个同桌,最好能互相监督,或者把她原来的小姐妹换回来也行呀!

老师听了半天,摆摆手说:好好,我看着安排…数学是吧!行…数学数学。

小卷严重怀疑老师没理解自己的意思,迫于威严,她又不敢去再说一遍。于是,她就忐忐忑忑的回家了。

男生就这样来到了她面前。他是班上的理科代表,成绩排前三。成为同桌之前,小卷对他的印象就是唱歌好听,还喜欢踢球,体育课总是满头汗水的样子。

小卷对他印象不差,加之对方成绩又好,人也话少,小卷对这个同桌没有拒绝。

和男生相处很舒服,而且这个男生不会去嘲笑她的牙套。如果忽略他偶尔把她气的涨红了脸以外。

同桌坐久了,两人渐渐熟悉了。小卷发觉男生很聪明,上课的时候总能秒懂,解题也很有一套,小卷虽然和他熟多了,但还是不习惯和男生走太近,有时候问他题,她还是会手捂着嘴巴,声音小小的。

他是喜欢分享的人,喜欢给前后左右的同学讲题,只是每次给她讲题,他总是听不清她说什么,他总是用笔推开她的手,他说我听不清啊,你把手拿开。

她低低地埋着头,说不到几句,手掌又捂回来了。

他说戴牙套的人很多,你不用总躲着。

被他戳中心事,她就更不好意思了,该问的题也不问了,整个人就缩回到自己位置了。

可能是觉得自己伤到了她,男生就把自己做完的题册推到她那边,和她说:先自己看,不懂就来问我。

其实她心里知道,男生不是要取笑她,只是想让她在大方一点,自信一点。

他说人要多说话多笑,才能活得痛快,不然是会自闭的。

他总说:小卷啊,你要是觉得我说的不对,或者做的不对,你也可以骂我打我呀,我都接着。

小卷说我又打不过你。

他说:那我不还手,我发誓,我看你就要自闭了。

小卷受了鼓励,就拿书敲了他脑袋一下,男生震惊地看着她,说从小到大没人敢碰我头,我妈都不打我头。

她以为自己完蛋了,赶紧道歉。

男生却笑眯眯看着她,眼底全是光,他说可是被你打了,我怎么还有点开心?

小卷没怎么和男孩子聊过天,更没听过这么过火的话,人都有点不安了。

后来每逢课间男生都拉着小卷聊天,他总是有好多问题,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你早上几点醒的?你和隔壁那个人是怎么认识的?有个网剧你看了吗?你卷子做完了吗给我看看。

后来连总一起玩的好朋友都下课不来找她了,她们都知道,小卷没空,小卷的时间都被男生抢占了。

后来发现,男生一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喜欢抖腿!抖着抖着,她那边的桌子就坐不住了,字也写不了,连注意力都没有办法集中了!

她悄悄戳一戳男生的胳膊:别抖腿了,跟地震似的!

男生还偏不:抖腿抖的更起劲儿了!

结果,她写的字飘的很过分,像是边打瞌睡边完成的作业一样,简直没眼看。

可能是因为和男生越来越熟了,也可能是她早就把男生当成自己人了。总之,她最后!竟然一巴掌拍到男生的大腿上!企图让男生停下来。

好巧不巧,被前排几个女生看见了。那几个女生扭头对着他们笑,眼神里全是惊讶和鄙夷。

男生痛心疾首地抱着自己的大腿卖力的演出:快…不行了…医院…救救我。

班级里顿时就哄堂大笑。

小卷窘迫到快要昏过去了,再也不敢说话,也不敢理他。

小卷喜欢男生的流言就这么散播出来了。甚至有男生女生专门跑来问她:你是不是对男生有想法呀?

她戴上耳塞假装听不见,他们起哄的也就更厉害了。最后还是男生胳膊一挥,把看热闹的人散开。

初高中的生活就是这样,除了学习以外,其余一丁点的八卦,都能成为他们消磨时间的乐趣。

那几天,只要下课她就第一个冲出教室,那些流言和白眼,她快要承受不住了。

是啊,这样的她,喜欢那样优秀的人,她自己都觉得是个笑话。

她还是决定以写小纸条的方式和男生划清界限。

小白递给他纸条:咱们还是保持距离吧。

男生收到纸条后脸色立马晴转阴,写上:你确定吗?

小白:我确定。

男生一把揉烂纸条,大声的说:如你所愿!

老师惊呆了,同学惊呆了,她也惊呆了。

没过多久,月考检测出来了,男生第一,她也挤进前十。数学老师为了给大家做标榜,特意让他俩上讲台分别解析两道不一样的题。

他俩被叫到的时候,班级里齐声发出戏谑的声音,这让小卷特别难堪,特别不适应。反观男生,一脸坦荡。

男生很快就写完了。边磨叽着最后一个解题步骤,边望向她的黑板。

她慌了,乱写越乱,越解越绕。男生也急的不行,悄悄提醒她正确答案。

背后是同学们的轻笑,耳边是男生的提醒。

连老师的表情都越来越阴沉的说了句:怎么回事,这题都不会了吗?

全班哄笑。

她急的不行,扭头冲着男生喊了一句:我会做!你闭嘴!

她擦掉了答案,几乎是哭着把题做完了,答案对了,她回到位置。

老师却还不甘心,划上对勾的同时说:你同桌教得真好。

小卷趴在桌上无声痛哭。

隔天调座位,他俩分开了。

她每每抬头便能看到他的身影。而他只有每次传递作业和卷子的时候,才能回头看她。

很多次,她看到他转过身来,一边传卷子一边目光望向她,她都假装做其它的,把目光错开。

她不知道他对自己是什么想法,也不敢想下去,她总会想起自己冲他歇息底里的喊那句:我会做,你闭嘴。

她有她的尊严,他也有他的骄傲,她知道自私地伤害了他,然而她不知道如何致歉,更不知道如何面对他。

时间会带走一切吧。正如他和她的流言已悄然消失,也正好她和他从前的回忆,也总会淡漠吧。

没有交集的日子就这么过到了高考。

小卷也早摘了牙套,没了钢牙妹这个外号的纠缠,她重新变得自信了很多。她交了几个不错的朋友,有男生也有女生,周末也会约着一起做功课,假期也会一起去郊游。

也有男生向她表白过,她说不是学霸不要,长得不帅不要。

有人就问她喜欢什么类型。

她说真的没考虑过。

心里却明明白白有个人影立在那里。只是不敢想,只是不敢说,只是恍惚想起某个片段,心都会扯着疼。

小卷考了本地的一所大学,拿到录取书的几天后,她绕着弯子打听到了男生的成绩和大学。

他考到了沿海城市,好远。

她所在城市很小,因为她总听到有人说起见到了他。

她所在的城市也很大,然而她一次都没有遇见他。

春节,她和同学在商场烫头发,她顶着一头的卷发杠去楼下买奶茶,遇到了正在排队的他。

她想也没想!第一秒就叫了他名字,下一秒想到自己的形象又想逃。

他一脸惊喜的样子,伸手一把就拉住了她。

她说:你等一下,我去整理一下,一会再来!

他说:我们这算不算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她想推开他的手,一边推一边笑,他却也笑着抓得更紧,她努力想挣脱他,她头上的卷发杠都要散了,她护着头说你先放开我啊。

男生却死拽着她问:你什么时候取下的牙套?

她:哎,早取了。先放开我!!

他:你都没有经过我的允许!

屁嘞……

此话一出,两人间的别扭和隔阂好像都消失了一样!两个人在奶茶店门口笑的像个傻子!

男生:别急,别急。手机拿出来!来来,微信我们没有加过对吧,来来!你扫我!还有微博!我帮你增加一个粉丝咋样!对了对了,还有抖音!以后我就负责给你点赞好嘛!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小卷一下子得到了这么多一手信息。感觉,兴奋到起飞!

小卷重新回去烫头的时候,发现微信有一条系统提示:对方拒绝你加好友。

原因为:异地恋敢试试吗?不敢请扭头走,敢请重新发送申请。

小卷鼻子一阵酸,她再次发送了好友申请。

很迅速的系统提示:您已添加了某某,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她打完一行字发过去:欠你一句对不起。

他回:没关系。

她又打字:还欠你一句,喜欢你。

她看着反复提示,对方正在输入……

过了一分钟左右。

他回:少装了,明明是我先喜欢你。

祝小卷和男生久久久久呀!

东南西北疯红中
东南西北疯红中  VIP会员 九筒最大

钢牙与卷发

相关阅读
陈二丫,我要超越你!

姜初浔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高中篇 姜初浔是林杨高中的"江湖人士",手下有 多个小弟。小弟们同他一样,四处干坏事,今天向这个同学收保护费,明天见哪个不顺眼,放学便堵门口打了。 这不,他的一个黄毛小弟又盯上了一个尖子班的小胖子,仅仅因为在食堂打饭时,那个小胖子没让他插队。于是黄毛小弟及几个长头发少年便埋伏在小胖子经常走的巷子里等他。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今天小胖子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

橘子味的夏天

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生活不止猫嘴里的咸鱼刺青

之后小院被我租下,一路没灯,我患上夜盲,吃上了药。“别跑啊,我让它很害怕吗。” “傻了吧,对个厕所你在说什么。”“靠,被你吓跑了,傻X。” “干嘛,我吓跑了傻X,我还有这用。” 等待是无聊的,所以我会尽眼注意到周围让我感兴趣的事。而等待着更无聊的事,是一群人在深夜车站睡觉。 半夜两点,朋友将坐上去北方的火车。生在南方的小镇,去北方的站点只在夜里,这样的行程看不清前方路的方向。摸黑,就随意的让大雨、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