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物语(一)

2021-04-24 12:05:15

青春

“您好,请问学生会现任的会长是?”很久没关注学生会的林星出现在学生会办公室门口脆生生的开口。

“顾哥,有人找!”

“顾哥?”不会是?林星一阵怀疑,顾辰那家伙学习成绩挺好的,样貌也没啥可以挑的,做学生会会长也不奇怪。

“哟,学姐吗这不是?”出现在面前的顾辰笑嘻嘻道。

“你说的我有求于你就是这个?”

“是啊,我的批准对学姐来说挺重要吧?”

“是啊。”林星一阵头疼。

“要我批准也可以,学姐帮我们完成一场关于天文系创建的占星社团招新就行。”

“占星社?”

“是的。南大的天文系人数式微,创建的社团也鲜有人参加,求助于学生会,所以我们想求天文系的学姐帮帮忙。”

“可以,只要顾会长及时帮我批了退会就行。”

“那是自然。”

“平时想请学姐看个球赛都这么难,这次怎么答应的那么草率?”

“我那不叫草率。真的喜欢就不会拒绝。”

“所以学姐还想尝尝星星的味道?星星不好吃?”

“想吃星星了?是你?”

“是啊,和我谈谈吧,我真的还挺好奇天文系会研究什么?”

“是计算机系和金融系学业太简单了?顾少还会对天文有兴趣?”

“南大有校训:学无边际。学姐不愿将专业知识,可不可以给我讲讲你为什么喜欢星空?”

林星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些,摸摸开口道:“没什么特别的。主要是我有个热爱星空的父母。从小就给我灌输了太多星空的美丽,可是从小城市来到大城市,我就很少再看见过星空,就更有执念了,就报了天文系。我又不喜欢理科那些数字,文科又太麻烦了,就挑了个最自在的。”

“如果不是要管家里的公司我肯定不会选金融和计算机。星空,也是我喜欢的东西……”

“嗯?”

“学姐你知道吗我真的见过太多女生喜欢所谓的星空了,她们都不了解星空到底代表什么,你是唯一一个真正热爱星空的人。”

“我和你并不是很熟,你为什么要这么认为?而且抱歉我还想问问什么叫真正热爱?”

“夏教授那次特殊地理勘察我死皮赖脸央求他把我带上,那时的我才高三,因为家里父母都不支持我学习天文,最爱我的爷爷为了满足我,把我送去认识了南大的天文学教授也就是你父亲,当时我和他聊得很开心,他告诉我自己的女儿也在南大学习天文学,自己后继有人,我从他的眼里就知道你一定很爱星空让一个父亲如此自豪。无数个在我身边徘徊的女孩为了迎合我说自己喜欢星空,而你是第一个为了星空写下一篇篇论文,为天文馆作解说的女孩子。在那次外出观星中,在路上我爷爷因为疾病意外去世。教授安慰我,失去亲人时,星星就会多一颗,你头顶上最亮的那颗就是他的灵魂。那晚我答应过教授,见见他的女儿,见更多热爱星空的人,保持对生活的热爱。他说都是因为你自己才能一直一直这么爱星空下去。可惜,第二天我再次失去了一个同样热爱星空的好老师。回到家后,我努力考到南大,父母都以为我是不想让爷爷在天之灵痛心,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教授和你。虽然我没呢如愿选择天文系,但学姐我还是见到了你。”

“我大二你大三,在南大的观星台,一个白裙的女孩子十点多静静在望远镜旁观星的场景让我毕生难忘。可是那时你的心思被你母亲的疾病牢牢牵住,我不想我突然的打扰让你再想起教授的去世,徒添苦恼。这份情感搁置了一年。”

“所以顾辰我可不可以理解为你一年前就喜欢我了?这些日子我要离开学校了所以你抓住了最后的机会?”

“是。我其实一直在想着该如何告诉你这些事情。本来我的高三就是复读,不是因为遇到你父亲,可能永远进不了南大,也就错过了你。林星我敢保证,站在你面前的顾辰喜欢你,不只是因为星空而是因为你这个人。”

“顾辰,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其实很欠揍。所有追女孩的方式你都要在我身上试过了。如果你一开始就老老实实给我交代了,我还能多给你一点希望。现在吗~”

“现在怎么样?”

“有待考察。毕竟你和我闺蜜狼狈为奸,我这个单枪匹马的不好控制。你待定吧~”

“那我就说我顾辰是林星待定的男朋友了?”

“好~”此刻的林星没想到自己这么早就会被一个学弟盯上。一样是热爱星空的人,甚至他还见到了自己父亲的最后一面,可能就是缘分,骨子里她很爱喜欢星空的男生,同意也喜欢星辰cp的名字。

“小星,你知道冥王星和卡戎的故事吗?”

“小星?你……”

“你要抓紧适应了,现在你身边除了闺蜜还能站我了。”顾辰摸了摸林星的头。

“你想说的是不是卡戎是冥王的卫星?”

“它们是有故事的:冥王星是太阳系中离太阳最遥远的星星,几乎没有阳光能穿越59亿公里的旅程找他。有颗同力矮行星叫做卡戎,和他距离只有地球和月球距离的十五分之一,她一直陪着冥王星走着这一段冷清的旅程。每一个Pluto都有他的Charon。在我高三复习的阶段,教授嘴里的你让我这个冥王星想看看以后会陪着自己的卡戎星了。”

“从那个时候你就打我主意了?”

“是啊,我蓄谋已久。想接着教授的太阳光看清会属于自己的卫星。”

“我觉得你有必要告诉我妈林教授了,不知道我爸给我挑的未来女婿能不能过丈母娘那关。”

“看来我的地位提升了,都是未来女婿了。”

“也不知道我爸怎么会同意带上你的。”

“冥冥之中,星空告诉我们答案了。天文研究者我愿意用占星师这个浪漫的名字称呼。我可爱的小占星师,我找到我的卡戎了。”

“我或许找到了我的冥王星。”

顾辰拉过林星的手,慢慢地十指紧扣,校园里又多了一队被磕了很久的情侣,仲春的相机将美好全部记录,学校论坛再次不淡定了。

“我没看错吧?这是磕到真的了?”

“天文系最后的希望被学计算机金融的叼走了。”

“这个画面,狗粮吃到屏幕外了好吧?”

…………

校园里的两人自然自然不知道早已挂再来论坛热搜上而是轻轻讨论着属于他们的占星物语。

大家对不起,我的粗心和失误竟然打错了星星的名字。此章已经改正是冥王星和卡戎,对不起>人<

阙兮玥
阙兮玥  VIP会员 愿你天真不散,浪漫至死……

占星物语(一)

少年似阳不敢忘(三)

相关阅读
钢牙与卷发

青春里最好的结局大概就是“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吧!这是小卷的故事,至于为什么叫她小卷呢,后面就知道啦~ 高中时的小卷瘦瘦小小的,箍着牙套,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甚至还因为牙套有些自卑。 班里总要好事的男生叫她钢牙妹,小卷开始还回嘴骂他,可换来的是对方越叫越凶,还带着别的男生一起给她起外号。 小卷无力还击,渐渐地她开始说话用手掌挡着嘴,笑的时候头埋得低低的。 除了和同桌女生关系还不错,整个班

陈二丫,我要超越你!

姜初浔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她。 .高中篇 姜初浔是林杨高中的"江湖人士",手下有 多个小弟。小弟们同他一样,四处干坏事,今天向这个同学收保护费,明天见哪个不顺眼,放学便堵门口打了。 这不,他的一个黄毛小弟又盯上了一个尖子班的小胖子,仅仅因为在食堂打饭时,那个小胖子没让他插队。于是黄毛小弟及几个长头发少年便埋伏在小胖子经常走的巷子里等他。 只是他们没有预料到今天小胖子同一个漂亮的女生走在一起。

橘子味的夏天

陆希恬很幸运,过了六年,她又遇到了张梓安。愿你终有一天能与你重要之人相逢。窗外的天已经暗下来了,路上的街灯一盏盏亮起,陆希恬盯着手表,秒针一点一点转动,空气也静止了似的,陆希恬憋得难受。也是,坐那儿俩小时一动不动,不难受才怪! 半响,陆希恬动了动早已压麻的腿,走到窗边,看了看外面的天,心想明天应该会是个好天气。又坐回桌子前,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画稿,这是她无聊时随手画的,重重叠叠间大致能看出个男孩子模

我的一个朋友

一个年少遇见的人,你们从青春正好,走到岁月白头,真的很好。应思思是在酒吧认识的许婴,漂亮的女孩子摔碎了酒瓶就往旁边男人的头上抡。那时候单纯觉得这个女生长的格外的漂亮,打起人来也格外的狠。 后来,开学的时候遇见了许婴,而且,她们分到了一个寝室。 许婴只在开学来过一面,其他时间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应思思和其他几个室友相处还算可以,聊天的时候不可避免聊到许婴。 “那个”,一个室友拿下巴指了指许婴的床铺,

谁懂伪海王的委屈(一)

“海王”这个称呼,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到我头上。难道是因为我拒绝过很多女生?“哇,你看那个人好帅啊。” “对啊,而且是素人,天呐,好帅。真的好帅,赶紧拍一张。”拿出手机偷拍。 没错,她们说的就是我。当然,曾经我也怀疑说的不是我。但是这样的称赞我听过太多。而且,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希望她们说的不是我。但是直到现在,我仍无力改变,我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实。 我叫陈研与,人称“海王”。 “海王”这个称

我的青梅有点甜

我和周末默算是青梅竹马。他就是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而我只能仰望他…… 我和周末默应该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我们打小开始就是一个班,最重要的是在他初一那年,他还搬到了我家对面,这也让我们见面的次数更加频繁。 我和周末默不同的地方在于他这家伙从小就是众人瞩目,长大了也还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而我只能和其他人一样埋没在人群中,仰视着他的星光,瞩目着他的荣耀。 小的时候我就觉得周末默这家伙就是下凡历练,

从一而终

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从一开始周双双就知道陈奕不喜欢她。 她喜欢那种像时光那样温柔的女生,而她不会撒娇,不会温柔,甚至不会说话讨他欢心。 双双唯一会做的只有细心的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即使他应酬再晚回来都有暖暖的灯光,宿醉过后会有解酒汤,早上起得再晚也会有早餐。 可是这样依旧没有留住陈奕的心,双双不知道该可悲还是开心,她还年轻会有人要,还没成黄

仓促人生

快进结束了,剩下一个墓碑:罗晓萍,享年五十九岁。盛夏,城市湿热的气候撕扯着活物,那些活物想尽快脱离这双手步伐却愈来愈小。他们重重的踩在柏油路上,有些黏脚,也许是因为早上刚下过雨亦或是因为柏油有些融化了。四条腿的毛茸茸的流浪者们躺在他们用双腿刨开的土凹里。两条腿的有家者们晃动着上肢摩肩接踵,朝别人的地盘涌去。 也有的有家者躺在上床下桌的宿舍里,紧咬双齿,使劲儿晃动着双手朝枕边的某样东西拍去,她在拍什

天空下天使的幽蓝记忆

你是天使一定不想看我如此难受,如此撕心裂肺。羽毛被树叶划过,像雨像雪般撒落在地。 布满绿叶的石灰墙壁上,爬山虎环绕在窗户的四周。 窗户里坐着一名长发女子。 她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前面的头发遮住了她的眼睛。 看不见她任何的表情。 她的手里总是拿着一副相框,反复的用纸巾摩擦。相框被摩擦得泛了白,在灯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她用手指轻触照片中人,莫名其妙的发笑大哭。 她也许会听见外面有什么声响,一瞬间的开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