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诡怪谈:无常

2021-05-14 00:01:48

悬疑

奇诡怪谈:无常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真是全天下最好的祝福,我向往这样的爱情,也希望和心爱的人白头到老。齐北,你怎么不吭声?你是怎么想的?”

这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题,也是我经常问齐北的问题。好在每一次,他都是一样的回答。

“我怎么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想我就怎么想,保证和你答案一致。”

齐北说的都是真心话,因为他对我的爱从未变过,而我对他亦是无比眷恋。为了他,我什么事都敢做,也什么事都愿意做。

我们彼此深爱着对方,爱的浓情蜜意,爱的难舍难分。为此,我还郑重其事的许诺:“秦小洛一定会和齐北相伴终生”,我相信自己的诺言一定会实现。

我承认我很自信,我也承认计划不如变化快。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齐北分手呢?这可真是太搞笑了,完全意想不到。

对我的诺言来说,它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其实这挺正常,毕竟命里注定的事谁也无法改变。饶是如此,我依然痛苦万分,哪怕此刻想起来,还是泪流满面。

“秦小洛,你有点出息行吗?过去多久的事了你还想着,记忆力也太好了吧!”

说话的功夫,小白走了过来,脸上全都是大写的不可思议。

“谁说我哭了?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还有,我的记忆力的确实不错。”

对于小白的不满,我向来针锋相对,有时候更是言辞激烈,好在他从来都不计较。没办法,谁让我们是好朋友呢?再说我就要走了。

说来也怪,我明明很讨厌这里,巴不得立刻消失,可真要离开了却又舍不得。确切的说,是舍不得小白,因为他对我实在太好了,就像一个疼爱小妹妹的大哥哥。

“大哥哥”,好亲切的称呼,我曾经也这么叫过他。不知不觉间,我又想到了齐北。

说来也怪,也不知道我今天怎么了,总是时不时就想起齐北,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意吧。

只有将尘封已久的往事最后回忆一遍,才是真正的重新开始……

“小洛!”

正在凝神思考,猛不防小白突然开口,我的思绪随之中断。

“怎,怎么了?”

许是刚才那一声太过突兀的缘故,所以我的反应都迟钝了,就连说话也变得不利索了。

“我没什么事,就是希望你以后能好好的,别再像这次一样犯傻。”

话刚说完,小白转身欲走,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我突然叫住了他。

“怎么了?”

对于我猝不及防的喊声,小白明显不知所以然,连带着说话的语气都夹杂着错愕。这一刻,我看着他颇具喜感的表情,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既然要重新开始,就和过去彻底了解。

想到这,我毫不犹豫的说道:“小白,请收听秦小洛的故事。”

小白向来聪明,自然知道“秦小洛的故事”是什么意思,他冲我笑了笑说道:“我早就想听你的故事了,请吧。”

话音刚落,小白就摆好了洗耳恭听的姿势,而我亦是对他会心一笑,缓缓开口。

论的话,我和齐北也是青梅竹马。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玩闹。他在哪我在哪,我在哪他在哪,总之没有分开过。

齐北长得好看,肤色白皙,眉眼俊秀,不像别的男孩那样粗狂。他给人的感觉就像暖阳在身,以致每次看到他,我都笑若春花。

从小学到高中,齐北一直是全校女生思慕的对象。为了能和齐大校草说句话,更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她们总是变着法的送礼物。

不管是价值不菲的手表,还是时尚个性的钱包,又或者五颜六色的折纸幸运星,齐北都收到过。如果是别的男生收到女生送的礼物,不但心里甜如蜜,脸上更是乐开花。

可惜,齐北不是别的男生,面对堆积如山的礼物,他除了瞠目结舌就是无可奈何,最后都转送他人了。

和齐大男神比起来,我简直微不足道。长相既不出众,成绩也不优秀,关键身体还不好,普通的连陪衬都算不上。

不过有一点,我性格挺好,齐北总被我幽默的言语逗得捧腹大笑。

“我,我没事,就是肚子疼。小洛,你,你太严肃了,哈哈……”

“你能不能坐正?东倒西歪的像什么样子?你是校草,不是笑草!”

在欢声笑语中,我俩的感情越来越深。

他喜欢我的性格,更欣赏我的为人,他告诉我:“小洛,你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能得到齐北的赞誉我喜不自禁,饶是如此,我依旧装模做样的说:“谢谢帅哥夸奖,话说我什么时候虚伪过?”

“没没没,你一直都很真实,行了吧?”

“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这句话我就笑个不停,或许齐北太萌了吧。

“秦小洛,你能不能淑女点?当心笑的气喘。”

“不……能……”

你说我笑,我笑你闹,我俩终于走到了一起。

恋爱中的情侣少不了出去玩,我和齐北也不例外,为了照顾彼此的兴趣和爱好,我们完全遵守公平原则。

如果这周我陪他去电玩城,那么下周他就陪我去游乐场,谁都不失望,谁都不生气,谁都很开心。每次出去,齐北都会紧紧牵着我的手,生怕我走丢似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俩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也准备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姻不是儿戏,我们必须要告诉双方父母。

对于我和齐北的婚事,我爸妈并没意见,毕竟他们是看着他长大的,再说我俩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没什么可挑剔的。

得到我父母的肯定,齐北乐不可支,他向我保证:“小洛,我爸妈一定也没意见,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了……”话音未落,我的脸上已经落下一个滚烫的吻。

然而,我俩高兴的太早了,以致于忘了世上从不缺少“事与愿违”。齐北的父母不同意我俩的婚事。与其说是他父母反对,倒不如说是他母亲不接纳我。

齐北的母亲是一个舞蹈老师,人虽然长得漂亮,气质也很出众,但性子太过孤傲,总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其实我也想过她会反对,还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齐北,可他并不以为然。

他拉着我的手轻声安慰:“小洛,你不用担心,我爸妈就我一个孩子,他们肯定没意见,放心吧!”

“齐北,我……”

我本想让他先给父母说一声,试探一下他们的意见,免得谈及此事不欢而散。只是齐北的自信,让我终究没有说出心里的话。

那天晚上,也就是齐北带我去他家,以准儿媳的身份见他父母的时候,他母亲大发雷霆。她喊来吼去都是一个意思,无非嫌弃我条件不够出众,身世不够显赫,非富即贵的家庭怎么配得上她儿子?!

人们常说“生死难料”,此话一点不假。比如有的人早上去上班,晚上却没回来,因为一场车祸让他魂飞魄散;比如有的人因为一口气没上来,被活活气死在世态炎凉的人间,就像我。

那天晚上,我无法承受齐北母亲的肆意辱骂,以致心脏病突然发作,匆匆离开了人世。我和小白也因此认识了,是他叹息着将我领到这里的,也是他帮我抹除了之前的记忆。

这次要不是我开始新的人生,他才不会将之前的记忆还给我。差点忘了,小白不叫小白,他叫白无常……

相关阅读
猫鼠游戏之少女图

画室里悬挂着无数的美术作品和涂鸦,颜料,画布,调色盘……一切宛如平常,除了静物台上作为模特的那具惊悚的少女尸体。 画布上的内容触目惊心,少女穿着美丽的绿纱裙,仰面躺在台上。视线往下,少女被人剖开腹部,烈火在她身上燃烧,每一道笔触都似要撕开画面往外窜出,少女雪白的脖子扭曲到了极致,双目圆睁,脸上保留着她死去时的痛苦神情。作画者的技艺高超,手法纯熟,几乎能使每个看过的人都感觉到切肤之痛,都好像能听到画

恐怖微信

微信大家都在用。自从张野用微信附近的人约炮成功之后,他就爱上了这个程序。每天晚上下班回到自己租的房间,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搜索附近的人,看到觉得不错的女人就和她们打招呼。虽然大部分女人都不会搭理他,但还是有少数风骚的女人会和张野聊些暧昧的东西,直到双方有实际接触,然后大家好聚好散。这天,张野和往常一样打开手机微信搜索附近的人。由于他住的是城中村,所以附近大多都是外来务工的,附近的人里面也就有很多特殊

灵魂出窍

我家在大山深处,很偏僻,从小就听大人讲过妖魔鬼怪的故事,那时候我深信不疑。我家在大山深处,很偏僻,从小就听大人讲过妖魔鬼怪的故事,那时候我深信不疑。大了以后,才知道妖魔鬼怪是人们胡编瞎排的,当不得真。可是,父亲死后出现的一系列蹊跷事儿,让我也闹不清楚人到底有没有灵魂。灵魂能否游离于人的体外,也就是民间所流传的灵魂出窍。父亲是个大好人,爱做一些铺路搭桥的善事,在村里人缘极好,活到 多了依旧精神矍铄

梦中梦:梦醒

梦醒之后,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人们都说人的一生漫长而又短暂,犹如梦一场,梦中之人,有的人会想起来自己是在做梦,哪怕梦里的一切那么的真实可信,他也要挣扎着逃出这个可怕而又柔软美好的梦。而有的人哪怕在那个梦里的有些人连面容都看清,但他依旧愿意去相信那不是梦境。我不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种,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做梦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好像是在高二那年,也是第一次在梦里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而

疾速而来的她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赛车吗?因为速度让车以外的世界变得很慢甚至很假,我不太喜欢这个真实的世界。” “姓名?”“青辰,青天白日的青,日月星辰的辰。”“与王威的关系?”“不认识。”“昨晚为什么会选择走新立路?据我所知,那不是你最佳的路线。”“那警察先生,为什么你不讯问我的车祸事故,反而非要把我和一个猝死的人联系在一起?”青辰动了一下双手,冰冷的手铐仿佛要吸走她所有的热量,使她的心情越来越烦躁。面前的男

三个发生身边的小灵异事件

你明天去亲自把他们的尸骨挖出来,完后埋上,逢年过节就拜一拜。第一个故事:我们家有个山,叫做凤凰山,山上有公园,有部队,山下就是火葬场,当然也有那些没良心的人,把小孩子乱扔,或者把老人的尸体扔到后山。凤凰山前面是景点,后面就可以说成事乱葬岗?我们家长从来不让我们单独上山,每次上山都是和家长一起去。有年夏天,我们实在无聊,没什么玩的,小当说:“要不咱们去上山吧,去探险。”我们小时候很白痴,去没人住的空

他的女人必须死

“丁桥,你记不记得你讲过的‘小手印’那个故事?” 作为电台灵异节目的当红主持,丁桥每天从九点半开始坐在黑暗的录音棚用低沉危险的声音讲灵异故事。但他很清楚,领导的器重不外乎他居高不下的收听率,听众的追捧也不过是一现昙华,过了若干年后谁还记得他一个满嘴鬼话的电台DJ?没有人知道他的压抑与苦闷,过多的脑力透支导致他最近经常出现奇怪的幻觉,仿佛自己讲过的故事都在眼前飘过。而每天的工作时间更是让他连一点私人

询问走阴人

高丽丽瘫倒在地,哭成了泪人。给我小拇指午夜时分,高丽丽怀揣着几张符纸,与好朋友柯瑶急匆匆地出了校门,来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上。“我打听过了,这里徘徊着一个女鬼。丽丽,拿出符纸烧了。”柯瑶说。“希望你的办法真的能找到黄炎。”高丽丽说着,掏出一张符纸和一个打火机,将符纸点燃了。黄炎是高丽丽的男朋友,前些天失踪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高丽丽因此陷入痛苦之中而无法自拔。柯瑶了为帮好朋友排忧解难,去向一个

生日快乐

虽然是喇叭声很大,但我已经确信了三分钟之前听到的声音不是幻听。虽然是喇叭声很大,但我已经确信了三分钟之前听到的声音不是幻听。 就在刚刚,我又听到了后备箱传来一声咳嗽——小孩子的咳嗽。 我碰了碰坐在我旁边的十一,一靠近他,就能听到震耳欲聋的歌声。 他摘下挂在耳边的耳机,看了我一眼,“什么?” 我把食指比在唇边,示意别出声,然后指了指手机。 他随即拿出手机。 我找到他的微信,编辑信息:我觉得我们可能摊

请小心心理医生

我还会回来的,回归之时,血流成河。这是刘鹏第二次看见小女孩,欣妍。 欣妍走进警局的时候还好好的,但是看见穿制服的刘鹏后,神色渐渐紧张起来,然后,毫无征兆的,小女孩发出一声尖锐的尖叫声,人们下意识的堵住耳朵。欣妍的妈妈跪下来,抱住小女孩,痛哭起来…… 好不容易平静下里的母女二人,欣妍被丁艳带走,也许是丁艳那一身给人安静感觉得白大褂,欣妍很平静的和丁艳旁边去喝饮料。 欣妍的母亲,是一位十分年轻的漂亮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