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情缘

2021-09-09 15:01:10

萌宠

1

从小我就比较喜欢小动物,尤其是狗。

在90年代,养狗的家庭少之又少,宠物店也不像如今遍地都是。

所以,在那个年代,能在马路上看到狗的概率是很低的,唯有一次,爸妈带着我去农家乐的时候在村里看到了几只狗,但那也都是体型精干、眼神锐利,看上去并不容易亲近的,和我想象的那些可以抱在怀里的小型犬不太一样。

那时候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只有10平米的小房子里,养狗是不可能的,所以,那份对狗的明晃晃的喜欢,也被我压了下去。

这个喜欢狗的念头一直持续到我十多岁的时候,我们的住所也变成了两房一厅,有了养狗的条件,那时候的我蠢蠢欲动,和妈妈提过两次,但妈妈以没精力照顾为由拒绝。

后来,妈妈的同事搬了新家,邀请妈妈去玩,爸爸出差了,妈妈便带着我一起同行。

刚进她们家,两只狗子就朝着我们奔了过来,小小的身子灵活便捷。

它们可能感觉到了我的喜欢,两小只就围着我的脚边转来转去。

我蹲下身,小心翼翼的伸手抚摸着它们。

妈妈的同事看我对狗兴趣很大,告诉我,这两只狗的品种是吉娃娃,现在已经成年了。

我惊讶着问,“这么小呀?”

她笑说,“这就是小型犬的品种,最多也就长到6斤。”

我的目光深深被它们吸引,抱起一只有眼缘的,另一只没被我抱起来的,急的上蹿下跳,我也不想伤了它的心。

无奈,只能一边夹一只,走到沙发前坐下,一下下的抚摸着它们。

大家在招呼我可以吃午饭了,我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它们身上,两个小家伙兴冲冲的就跑到了我脚边坐下。

妈妈的同事跟我说,平时她们吃饭的时候是不允许狗进入餐厅的,今天,它们是沾了我的光,但其实我心里知道,是我沾了它们的光,今天之后,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摸到心心念念的狗。

想到这里,我有些兴趣乏乏,晚上回家的时候也有些垂头丧气,这两个小家伙倒是热情,它们和主人一起送我们下楼,目送我们离去。

等我回头的时候,它们已经进了楼道。

路灯昏暗,仿佛映衬着我此刻失落的心情。

2

后来的那几年,马路上遛狗的人多了起来,看到人家牵着狗和狗一起互动,我很是羡慕。

我也和妈妈旁敲侧击的说过几次,再次将想养狗的念头提了出来,但妈妈对此依然是反对的。

我跟她拍胸脯保证,狗子领回家后我会每天坚持早晚遛狗,家里只需要管它吃就行。

那段时间,正好是我下午3点就能放学,满打满算4点也能到家了。

在我提出了多次之后,妈妈耐不了我的软磨硬泡,终于还是点头同意了。

爸爸本就知道,不管养狗是谁管,都不可能是他这个大忙人管,再加上妈妈也同意了,他更加不会有什么意见。

期末考试后,妈妈告诉我,同事家的狗在上两个月生了3个小狗,等暑假里我们挑一天,可以去她们家领小狗回家了,听到这个消息,我欢呼雀跃。

暑假里的一个周末,难得爸爸也不加班,妈妈已经和同事说好了,去她们家领狗。

这一天,我起了个清早,兴冲冲的出去买了早饭,只是为了能让爸妈早点出门,我好早点见到你。

那天的记忆,我到现在依然历历在目。

在3个小奶狗当中,我一眼就看中了你,是一个姑娘。

那时候的你虽然是它们中间个子最大的,但品种就是小型犬的你目测也就比我的手掌大不了多少,通体都是黄褐色的,皮肤上还有一层黑色的胎毛没有褪去。

我将你提溜起来抱在怀里,离开了妈妈的怀抱,你微微睁开了眼睛,歪头看了看我,继续毫不在意的趴在我胸口呼呼大睡。

那软糯的触感让我看着你的眼神更加柔和。

我的手轻轻的抚摸着你的脑袋,你也没有要醒的样子,想来是已经习惯了被抚摸的感觉。

抱着你离开前,主人又将一个小铃铛挂在你的脖子上,关照了我们注意事项。

回去的路上,你还在睡着,没有要醒的样子。

从没有养过狗的爸爸看着后视镜疑惑着,“它怎么一直睡觉?”

“人家说幼犬就是要睡觉的,让它睡吧,反正也没什么事。”

“我们给它取个名字吧?”

“我们也时髦一回,叫她珍妮或者琳达,怎么样?”妈妈提议。

“叫珍珠,好不好?”

妈妈斜了我一眼,“就知道吃!”

当下,我也不敢得罪家庭地位超群的妈妈,嘀咕着,“主人早上给它吃过一点毛豆。”

话音未落,爸爸就提议,“那就叫毛豆。”

妈妈依然觉得不好,我弱弱的说了句,“要不,叫宝宝吧,寓意着它是我们家的宝宝。”

这时,你倒是破天荒的抬起了头,乌溜溜的眼睛,好像在告诉我,你对这个名字很满意,

这个名字,在狗子本狗的同意下,生成了。

3

在我们家两周后,你已经3个多月了,给你打了疫苗,办了狗证,我就开启了早晚各一次的遛弯模式。

在带你遛弯的日子里,我也结识了不少狗友。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个主人在和自己家的狗互动,它身形小巧,动作灵敏,在主人的发号施令下顺利的做出坐下、握手、趴下等一系列动作。

我拉着你在边上看了好一会儿,等他们结束了互动,我上前跟人家套近乎,对方告诉我,这个只要花点心思,自己在家也能训练,一方面是让狗更听话,另一方面是也可以和狗做互动,增进感情。

对方看我对此颇有兴趣,便和我说了许多,告诉了我注意事项还有要准备一些零食作为奖励。

回到家之后,我想着,反正在家也没事,不如试一下人家说的方法,反正家里的零食都是现成的。

于是,我先尝试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的“坐”这个指令。

我招呼着你,你一听马上奔了过来,在我面前站定,歪头看着我。

“宝宝,坐!”

闻言,你歪着头看看我,不为所动。

我一手摸着你的头,一手按着你的尾椎,轻轻用力,你被我按的坐了下来。

但我手一松,你马上就起来了,就在这时,我又加了一把力,按着你继续坐了下来,另一只手马上塞了一小块零食给你,然后松手,你又站了起来。

眼见已经有一些成效了,我继续发出指令,继续道,“宝宝,坐!”

你看了看我,有些不太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伸手强制让你坐下,等你坐下后,我就奖励一个小零食。

接着,我继续叫你的名字,让你坐下。

你算是资质不错的,只是花了半个多小时,“坐”这个指令已经被你学的差不多了,接下去的几天,你可以做到我不叫你起来,你就不起来,一直坐着。

当然我也不可能一直让你坐,毕竟这样一直坐着会让你觉得不舒适。

教会了你这一项技能,我沾沾自喜。

双休日的时候,我指挥你展示刚刚学会的技能给爸妈看看,他们觉得惊喜,纷纷奖励了你零食,你吃的津津有味。

第二周的时候,我开始着手训练你“握手”这个技能。

不知道是你骨骼惊奇,还是我有训犬天分,这一项技能,你比起上一项的“坐下”也只是多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掌握了要领,这让我更加觉得有成就了。

连着“坐下”和“握手”两项技能,一起训练,这几天,你吃了不少零食,肚子都吃的滚圆了起来,嘴被喂的更刁了,除了零食和排骨以及红烧肉,其他的一概不碰,更别说狗粮了,那更是嗤之以鼻的。

训练就要打铁趁热,趁着你还有记忆,我乘胜追击,追加了“拒食”和“趴下”这两项,令我欣慰的是,你真的是资质优良,学什么都很快。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让我遇到了最聪明的狗。

我们的相处时间越久,我对你也就越了解,比如你做了坏事是什么表情,惹我生气后求复合是什么表情,想吃零食是什么表情,等等。

你对我也很依赖和了解,只要我一个眼神,你就知道,我是生气还是开心,我是想独自美丽,还是要和你互动。

你会在我不开心的时候默默陪在我身边,也会在我开心的时候围着我转圈,我想独自美丽的时候,你会离我远远的,想和你互动时,你又会立马来到我身边。

真的像是狗成精了似的。

4

学会了这些技能的你,让我这个主人脸上无比有光。

感觉带着你走在外面,走路都带风。

暑假快结束的时候,我带着你在夕阳西下的时候遛弯。

我们两个就在草地上互动着,我准备了你喜欢吃的零食,只要你完成动作,就给你一块零食。

就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从边上草丛里窜出来一条狗,着实将我吓了一跳,我想拉着你赶紧走。

你倒是和平时的慵懒不太一样,看到那条狗的瞬间,你的眼神凌厉,耳朵竖了起来,咧着的嘴都闭紧了,尾巴半垂了下来,爪子都收紧了些。

就这一会儿的时间,它一下子就冲了过来,吓得我惊声尖叫。

你低吼着奔上前,没想到小小的你在这会儿冲劲却很大,爆发力很强,我一个没留神,手里的绳子挣脱了。

那是游走在小区里的流浪犬,一直有人投喂粮食,所以它只是身上有些脏污,但却肌肉发达,看得我心惊肉跳的。

一个眨眼,他已经死命的咬上了你的背脊,你惨叫了一声,这一声的惨叫让我心疼不已,我想上前将它赶走,你却忍着疼痛,一个翻身就逃离了它的嘴,我看到你背脊上的那个伤口在往外冒血。

你冲到了它的后面,引它回头攻击你,就在这时,你灵活的一跃而上,直击面门,仰头对着它的脖子,一点不留情面的就咬了下去。

一边咬一边吼叫,这是我从未见过的你。

它似乎没有想到体型小小的你会有这样的爆发力,一时间竟然没有躲避,没一会儿,它吃痛的惨叫一声,用力甩头,你被它甩倒在地,它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瑟缩,迅速的逃离了现场。

眼见它已经逃离,我甚至来不及仔细检查你的伤口,抱着你骑着自行车就往宠物医院奔去,一路上你趴在我的自行车篮筐里,双目紧闭。

我一直在跟你说话,让你打起精神。

我想,这是最远的距离了,我死命的踩着自行车的踏板,加足马力,路上的树木飞速向后退去。

仅十多分钟的路程,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汗湿全身。

医生抱着你检查了起来,他们替你止了血,还用了麻药缝了针,所幸是只伤到了皮毛,没有伤到筋骨,想着这些,我放心了些,顺便问了一下医生,你脖子后有一颗小小的痦子是什么情况,医生告诉我这个没事,就像人的胎记一样。

麻药还没完全过去,看着正在吊针的你,我心疼不已。

我轻轻的撸着你的脑袋,你睁眼看我,满眼都是虚弱。

看着你今天这样的护主,我更加坚定了要加倍好好对你的决心。

再加上,这段日子,我在宠物论坛上做足功课,也知道小型犬的寿命基本在13-15年之间,这更加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疼你宠你,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们家,就是我们家的一份子,你保护着我们,我们也有义务保护好你。

5

时光在指尖飞速流逝,一转眼,你来到我们家已经10年了。

我的角色也从学生族转变为上班族,那时候的我,由于工作繁忙,路线偏远,每天到家都要接近7点,没办法再承担起带你遛弯的任务了,遛弯的任务也只能由爸妈接手。

那时候的你,凭一己之力,已经搞定了不喜欢狗的妈妈和对狗态度一般的爸爸。

妈妈对你也很上心,不但吃食方面用心,平时帮你洗澡也很用心,你的毛发光亮,平时带你出去,都会被人夸赞,说你毛发柔顺光滑,长相漂亮,特别是那双眼睛像是画上去似的,特别有灵气。

那时候我们想到你来我们家已经10年,按照最好的情况来算,你最多也就5年的光景了,这让我们大家都觉得不舍。

这一年,我认识了能陪我走过一生的人。

我带他回来,先来面见你,让你把关,所幸的是,你也很喜欢他,一直扑在他怀里不肯下来,亲昵的好像不是你们俩一次见面。

我出嫁的时候给你买了一件粉色镶着一些白色小珍珠的蕾丝婚纱,当婚车来接我的时候,你抢先跳上了主婚车,你也算是坐过豪车的狗了。

你坐在副驾驶,看起来威风凛凛。

我虽然没有远嫁,但因为工作繁忙,住的也远,不能每天都回来看你陪你玩,只不过,爸妈也会在电话里时不时的跟我说起你的情况。

我婚后第三年,你的耳朵聋了,走丢过一次,后来几经波折才被找了回来,从此,他们再也不敢在无人的街道放开绳子让你自由奔跑。

你仿佛也知道这是为了你好,你不再对此有什么不满,淡然的接受了全程被绳子拴住。

到你十六岁的时候,你的一只眼睛得了白内障,因为年纪大了,没有小时候那样活泼,走路也总是慢吞吞的,爸爸和妈妈就一直陪着你慢慢的走着。

我们大家都心知肚明,你的时日不多了。

虽然有些不舍,但觉得你已经比其他平均寿命15年的狗多活了一年,这多活的一年也算是我们照顾你很好的证明,想着也觉得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那时候的我,工作比起前几年更加忙碌,住的更加远了,但我在心里打定主意要多回来,所以,每月回来一次的节奏被我硬生生的调整成每周回来一次。

我想着能在你离开之前,尽量多陪你,是照顾你,也是成全我。

我每个月还会在妈妈家住几天,就是为了多陪陪你,爸妈对你的照顾变得更加的谨慎细微。

之后的你,身体每况愈下,牙齿也已经松动,露出了大大的缝隙,只能吃些软和的,不能再像年轻时那样兴奋的抱着坚硬的骨头啃上几个小时。

我们都知道,即使再对你小心翼翼的照顾,也拦不住你要走的脚步。

我很想时光倒流,重回你刚刚来我们家的日子,爸妈也经常回忆着你小时候的点滴,但时光流逝是不可逆的,重生,那是只会出现在电视剧和小说里的剧情,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多陪你,陪你走完最后一段路。

6

因为工作关系,需要我出差一周,虽然我很不愿,我想陪着你,不想出差,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打工人哪有拒绝的资格?

临走前一晚,我住在了妈妈家,抱着已经胡子都有些斑白,鼻子也不再是漆黑颜色的你睡在床上。

第二天,临走前,我俯身摸了摸你,跟你说,等我回来再来看你。

上两天妈妈跟我说,你有过几次在外面遛弯的时候突然就倒下,需要好久才能站起来,再加上你这几天胃口也不怎么好,我知道,可能没有回来再来看你这件事了。

你满眼深情的看着我,就像你小时候刚来的时候那样,步履蹒跚的走了几步,我没有让你再送。

出差的几天,我每天都和家里保持着联系。

妈妈跟我说,这几天宝宝的情况不太好,有时候趴在窝里一天不进食不进水,有时候就连狗窝都跨不出来,腿脚发软。

我争分夺秒的完成工作,提前往家赶,想着还能见你最后一面。

坐在去往高铁站的出租车上,妈妈给我发来了消息,说你去了汪星球,走的时候很安详。

我看向外面瞬间阴郁的天空,滂沱大雨应声倾泻而下,一如我此刻的心情。

他们本想给你找块风水宝地直接埋葬,但最终还是决定,让专业人士出面,留了你的一小撮毛发,做在了小小的水晶球里,可以放在家里。

爸妈将你交给了他们,骨灰要过两天才能领取。

爸爸说今天家里的天气很好,云卷云又舒的天边有一朵神似你身影的云彩。

回程的高铁上,我贴着车窗怔怔的看着窗外,高铁驶离了那下着大雨的城市,这里见了阳光,只是我所处的位置也见不到那朵云彩。

爸爸将照片发给我看,虽然样子很抽象,但我依然在惊鸿一瞥间就看到了。

我想,我可以将那朵云彩当做是你在对我们告别,当做你已经安全的到达了汪星球。

你走后第三天,我们一起去领了你的骨灰,将这些撒在了你一直遛弯的绿地河里,也算是让你落叶归根,将你归还于大地。

对于你的离开,我能接受,但却有些难以走出阴影。

你走后的第二个月,我怀孕了,婚后6年,终于怀上了孩子,这是继你离开后,让我打从心底里开心的第一件事。

你走后的第九个月,我顺利的生产了一个女婴,当软软的孩子抱在手里的时候,我摸到了一颗小小的凸起物,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

那一刻,关于你的记忆涌入脑海,仿佛周身的时间都被瞬间定格。

因为,在同样的位置,你们有着同样的标记。

那时候的喜悦,已经盖过了婚后多年不孕的惊喜,盖过了你离开的悲伤,我觉得这是你给我的寄托。

抱着这个孩子,我眼波里流露出了无限的柔情。

感情的轮回,希望这一世,你不要再提前离席。

相关阅读
兔子先生和仓鼠小姐:甜甜的

“甜甜的就是,像你一样的意思。”他说。我轻轻地,尝一口,你说的爱我。还在回味你给过的温柔。我轻轻地,尝一口,这香浓的诱惑。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所有故事中写的动物生活习性会与现实生活中有所不同,欢迎指正,敬请谅解。 宠物店很大,至少对仓鼠小姐来说。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甚至每一到两只仓鼠都能拥有自己的笼子。仓鼠小姐也是,她生下来的时候,只能和兄弟姐妹一起挤在一个大盘子里,后来才来了这里。她一开始高兴极

黑狗

她把狗抱到浴室洗澡,水淋在身上,白色的水流下来。银元傻了眼,再一冲,这哪是什么软萌的白狗,分明是一只纯得不能再纯的黑狗。 银元在街上买回来一只狗,白色,短毛。老板穿一件廉价的花衬衫,肚子挺得高高的,头上的头发所剩无几。把车停在宠物店对面的马路上,看见银元往对面走,冲她招手,“姑娘,买狗吗?可好看了。”银元看他一眼,脚步却没有停下,兴致缺缺,回过头接着走。老板说:“姑娘,先别走,我给你看看。”他急忙

从此之后,世上再无豆豆

全家人之前从未正儿八经养过狗,对大型犬更是一无所知,在它身型急速膨胀的岁月里,全家被搅得不得安宁。很早之前就关注了这个问题,一直想再为家里的狗写点什么,记录它的喜怒哀乐。不曾想,这篇文,竟是记录它的死亡。自此之后,世上再无豆豆。豆豆两个多月的时候,成为了我们家的一份子。全家人之前从未正儿八经养过狗,对大型犬更是一无所知,在它身型急速膨胀的岁月里,全家被搅得不得安宁。特别是在狗狗的磨牙期,基本上家里

狗友

“反正也活不了了,不如扒了皮做狗肉吧。”我无法出言指责一个年过花甲的长辈,只能忍着夺眶的泪水。 我头上的夜空很蓝,在我眼里,夜空似乎一直都是我爱的蓝色。我头上的这一片布满了星星,再远处,便都没了,我想,大概是我视线所不能及的地方罢。更远处的天幕斜斜地压了下去,只留下一线光亮。我摘下眼镜,这条路的尽头,万家灯火的村庄瞬间成了一幅抽象画,那一朵朵饱和的光圈便是画的色彩了。点点的身

原来只是条狗

小黑是条狗,名字听着像土狗,可它却是一条纯正哈士奇,小黑一点也不二,甚至有点忧郁。小黑是条狗,名字听着像土狗,可它却是一条纯正哈士奇,小黑一点也不二,甚至有点忧郁。距离茶陵县城 公里,距离攸县 公里,进山五公里。这是后来故事开始的地方。小黑的家原本在长沙的富庶家庭,带园林的超大独栋别墅,和蔼的一家人。老板家的儿媳妇怀孕了,为了第三代的健康,小黑被送到了老板的工厂,荒山野岭中占地六百多亩的油脂工

那条丢了的狗去了哪里

外婆养的一条母狗生了一窝小狗,于是给了我妈和姨妈各一条。 外婆养的一条母狗生了一窝小狗,于是给了我妈和姨妈各一条。 我家以前就养过很多条狗,当时是为了看家护院,后来有的老了、死了,有的跑出去误吃了老鼠药,躺下就再没起来,还有一条被人偷了,不知道拐卖到了哪里,再后来家里就没养过狗了,一是狗不用再看家护院了,一是免得发生各种变故而伤心。 外婆给的这条狗被爸妈带到家里的时候,全家人都很开心,它的长相也比

哈哈,乖,不哭!(上)

遇见一只哈士奇,它会有什么样的暖心往事? 生活在车水马龙的市井里,有时候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总会感到自己似乎迷失在了这个偌大的城市里。最近几天感觉自己的生活很丧,工作没有了动力,那天下班之后回到家里,看到那只傻乎乎的哈士奇把自己拉的东西弄了一地,我在想它是不是因为刚搬进新家也迷失自我了? 这只哈士奇是我前天去海边散心的时候遇到的,那天晚上十点多了,海边几乎没有人了,只听得到不算大的海风和海水拍打的

阿夜

喜欢你,所以才,温暖呀。 那天我做了个梦,梦里有瓢泼大雨,整个四月岛都被大雨倾覆,我在屋子里写作业的时候,阿夜又在路口蹲着。 四月岛不是一个岛屿,是一个村庄,阿夜是我养的一只猫,它全身墨染得一般黑,眼睛也是黑色的,在夜晚融入夜色,很难叫人发现它。 我家在四月岛的边缘,整体布局像个单元楼,和四月岛常见的平房格格不入,边上就是一条狭窄小路,阿夜每晚,无论晴雨,总是会到小路上蹲着。 它似乎在等着谁。

大橘为重

猫,傲娇就对了,就算是一只老了的“巨橘”,也依旧有高冷的资本。每个大学校园里都有只胖的要死的橘猫,性子温柔而清冷,躺平随便你摸,不过猫也看颜,长得好看的小姐姐就握个爪,臭男人都滚一边去,你说什么,有猫条,哦哦哦小伙儿你回来,哎呀咱们可以商量的,明码标价握爪鸡肉冻干,抱抱金枪鱼,合影牛肉罐头,内什么,概不赊账啊。你说什么,没有吃的,喵的,滚蛋,老子这里排号呢 是了,其实本喵也是喜欢你们的 猫,傲娇就

甄狗的日常

“是这只走丢的狗吗?”我听到哥哥否认,这时才明白原来是姐姐家的狗不见了……我叫甄狗,年纪我也不知道,是姐姐把我捡回来的。 那是六月的一个午后,我正和一群小鸡在玩老鹰捉小鸡,他们太弱了,跑几步就把他们给吓坏了,真没劲。 无聊极了的我正趴在一辆车旁边,这时候姐姐朝我一步一步走来,离我 米的地方便停下脚步蹲了下来,“啧啧啧”的唤我过去,好久没人这样对我了,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我试探着朝她走去,她将我轻轻抱在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