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发开端

2021-09-16 00:01:22

悬疑

一个忙碌的工作日又开始了,穿着厂服的男人跟平常那样坐着公交车上班。他叫「戴森」,是个刚毕业的学生,沉默寡言,由于内向而无人缘。被父母介绍到某礼盒厂上班,工厂里的工人几乎是女性,包括上级也是。女性都是坐着上班的,还不肯干活,什么体力活都推给男性做,同样的工资,反而男性出力得多,所以理智的男性都辞职离厂。只剩下戴森唯一男性,所有负担都集中了他。

他做的是包装、搬运,那些女性都很懒,不肯多做事。她们都是坐着处理配件,而戴森却站着封箱,除了封箱,还要索要标签,又要自己把货堆搬运,和女性相比,要付出了三倍体力。而且暴躁主管不通情达理,专找茬,还拿走周围凳子,简直剥夺人权。因此戴森很讨厌这婊子,其它女性老员工也很讨厌她。

戴森因为货架不足,把每层货物摆多几箱,主管就指责,“不可以这样!每层只能放六箱!”

“货架不多,这样能节约。”他说。

“货架没有不会找啊!脑子生锈了!”

嘴巴真贱!难怪所有人都讨厌她。戴森要包装,又要搬运,哪有足够时间找货架,真是瞎扯谈。只要她看不顺眼,都会去破口大骂。戴森心里咒骂,“这婊子得罪的人能足够把她撕成碎片。”

“别理那个疯婆子,她得罪过所有人,而且没人性的。”有个女员工,她叫「丽婷」,几乎是和戴森同龄的,虽然有过交集,和戴森分担过工作压力,可戴森只把这女人当朋友,而她好像不只是做朋友,还有别的意思。

过了一段时间,戴森被主管分配到别的岗位,就是做礼盒的配件,顶层。盒子的顶层就是用块布包住有海绵的硬纸。戴森虽然不用做流水线,不用应对很多流程。可主管就爱找茬,指责他,“这样做太慢了!”“涂胶水都涂不好!你妈生你出来多余的!”

嘴贱得忍无可忍,以为自己地位高就能随意任行。女人不值得纵容,更何况老妇女!戴森直盯着那姨婊子的右眼,有个肿块,这碍眼的东西分明是跟别人打架而留下的。戴森恨不得想把有肿块的眼睛挖出来,同时出现另一种声音,“把这婊子杀了!杀了她,杀了她……”

午饭时间,戴森在食堂用餐,他满脑子幻想着杀主管的画面,拿着剪子不停地捅主管,五花四溅的血腥画面让戴森振奋人心。想入非非,自己却拿空饭盒走到门口,不记得要做什么了,他急忙的趁没人注意去洗了饭盒。

戴森回到岗位,突然腹痛上厕所,因为饭菜放了太多辣椒,窗口写明“粤菜”,却给的是“川菜”,多抠门!不仅不给肉食,还乱放辣椒忽悠员工。之后,主管又找茬,“多久了!还不干活!”

真嘴贱!以为自己地位高就能这么自以为是。戴森眼前出现画面,他用板凳把主管拍倒在地上,然后狠狠的砸她的腿,揪住她的头发把她的头撞向桌角,她缓缓地爬着想逃,戴森又把她揪起,用大剪子捅向她,无比泄气。

“你在发什么呆!”主管又大骂。

戴森回过神来,原来是幻想。他重新回到工作状态。“这贱人不该活在这世上!你说是吗?”这种声音又出现了。

下班时间到了,其它员工都陆续离开,唯独丽婷和主管闹别扭,吵得可凶。“吵什么吵?就只会在一旁不停的指责!”

“什么?你敢顶撞!不想做就滚!”主管嚷道。

她们俩吵得不相让。

戴森因为工作而延误下班,旁边的吵声一直影响着他。“瞧这疯婆子真倒人胃口,一把年纪还不珍爱生命,自以为全世界让着她!”这声音又出现了。

另一边,其它员工都走了,没人阻止。她们吵翻了,就要大打出手。

“这贱人真讨厌,不除掉她,就没好日子过。”

另一边,主管气炸了,拉拉扯扯的把她推到另一边。“这里不需要你!不想待在这!就辞职!”

丽婷更不相让,拿起桌上的那瓶液体泼到主管身上。

“还愣着干嘛!杀了她!杀了她……”

最终,戴森拿起桌上的铁锤,狠狠地砸中主管的头。主管痛得转过头,又被戴森锤左右脸颊。主管被打得倒在桌旁,扶着桌边。戴森不停的锤她的脑袋,最后主管倒在地上。

整个过程就想一闪而过,戴森回过神来,眼前的画面变得不同。主管倒地的位置和刚才的不同,关键的是她的右眼受伤,而戴森的手里拿的是大剪子。

“啊!你都干了什么?”丽婷大喊。

保安和员工都过来了,站在门口,他们无法直视眼前的画面。

主管尸体位置偏移,右眼还受伤,戴森手里东西却是大剪子,丽婷和主管吵闹,主管真的是戴森杀的吗……

piedpiper
piedpiper  VIP会员

案发开端

相关阅读
整容面膜

我感觉自己好像变成了雪人,正在一点一点的被那股顽固的灼热融化…… “蓝晴,我太想你了,让我看看你!”对方的语音十分低沉,我塞上耳机边听了三遍才辩清这句话。现在是午夜,我当然能明白这句暧昧的语音条代表着什么。我的心跳的厉害,手心也出了汗,虽然没有镜子,但我可以笃定的确认,我的脸一定红到了耳根。我警惕的望了眼熟睡的老公,背过身来在微信对话框里不断的输入又删除,手心因紧张而渗出了粘粘的汗。突然又觉得不可

白羊座张文君的悬念贩卖机之涂鸦高手

他正好有一个相处了两三年的妻子,而对方好像出轨了,正愁没办法不花钱摆脱掉她。眼前不就是完美谋杀的教学指南?圣诞节前,斯健被城管执法局逮捕,罪名是在墙上涂鸦。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被逮捕。最近几个月在搞文明城市评选,所以,政府先修了路,让它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糟,然后找了一堆年过半百的老头做所谓的联勤,大意就是城管的后备军。他们每天都是一群人出动,声势浩大。连续好几天都可以看到,他们开着大卡车没收小摊贩的作

思佳真探:红山营地

血色为地,堆尸成山,人间炼狱,红山营地。一起来看思佳这回如何脱险吧。城外林荫道上,细雨点点,风过车窗,林春花忽觉后脖子一股凉,从副驾驶上惊醒过来,问:“还没到?”思蓝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按下电钮把车玻璃升起来,刚要说话,躺在后座上的思佳嚷道:“大姐,别关前面的窗子呀,都开着才凉快。”思蓝盯着前路:“你没看春花打哆嗦吗?”思佳两腿蹬直,伸着懒腰说:“大夏天的好容易碰上微风细雨,春花,你不是常年练跆拳

被困在孤岛的十人(下)

我才意识到我杀了人,但除了刚刚搏斗带来的一点倦意,我居然毫无恐惧感。 这已经是被困的第五天,我呆坐在大厅内,还剩下六个人,还剩下黄毛和军人两个男性。我又想起厨师的死来,厨师是被勒死的,看起来只有男人才能做到活活把人勒死,但如果凶手有类似电击枪的物品,也不能排除女性,所以还是无法做出对于杀人犯的任何推断。绝望感充斥着整个大厅,从大叔死后,大家似乎像是接受了命运的安排一样,我从他们身上看不到任何求生的

重生

第N次了,我扶着额,真的不想再经历这样恐怖的循环了,我想解脱,甚至想现在就自杀。楔子:第N次了,每一次死亡的痛感都如此的强烈,我不想再继续这样的重复了…… 强烈的阳光刺的我睁不开眼睛,我用手去挡,可怎么也挡不住。周遭嘈杂一片,透过指缝朦朦胧胧的我好像看到了一群人,他们围绕在我身边,一个个张着嘴在说着什么。可是,我的眼睛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纱,模模糊糊的,不管我怎么用力去聚焦依旧看不清他们的脸。我的耳

尸谷

黑暗遮不住光,那无光的世界呢?故事发生于上个世纪中,主要围绕当时盛极一时的心家所展开。内容讲述了社会上重男轻女的家庭,为了生出儿子所做的一些荒唐至极的事情。在当地有一个传言,即把家里的女儿送到了尸谷以后,尸谷就能帮该家庭拿走生女孩的基因,那么从此以后,生的都会是男孩。很多人在生了女儿以后,都纷纷按照传言所说的那样,把孩子扔在尸谷。渐渐地,传言越传越真,导致被遗弃的女孩越来越多。尸谷附近的居民总是能

整蛊惊魂

整蛊惊魂,非正常死亡。家中,学校,你以为安静就真的没人吗?千万别回头! 月黑风高的晚 点,学校南墙外小树林,有情况。四条黑影正挥舞着铁锹挖坑,挖得啵嘁喳喳。这个坑从 点多就开挖了,三个钟头,成绩斐然,现在的大小足够放进一口棺材了。可坑边放着的,不是棺材。长,虽有几分像材,但确实不是棺材,比棺材要小得多,那只是个长条形的箱子,一米二长,七八十公分宽,倒退十年,东北农村几乎家家都有一对,用来装衣戦。这

72小时:权利的游戏(下)大结局

你去找个人,在地铁进站前,从站台上跳下去。编者注:前文请看《 小时:权利的游戏(上)》。作者注:本篇故事发生在(上)集的六年后。一列斥资 亿打造的地铁将在 小时后通车。这列地铁名为富贵快线,贯穿华东的机场与市区,是城市的重要标签。“我保证,你会有一次前所未有的体验。”秦百川两腿翘在茶几上,脖子上夹着电话,手里悠然地点上一支雪茄。他 岁,是富贵快线的总指挥官,这条地铁线是他最得意的作品,有

娇妾复仇记

怎么,在你眼里,全天下的女孩子都要扒着你们楚家吗?最好的复仇是怎样的?对一个弱女子来讲,若要凭一己之力扳倒整个家族,无异于蚍蜉撼树。可在民国初年的江南楚家,确确实实上演了一出惊天动地的复仇大戏。这事啊,还得从大少爷娶妻那日说起。 .订婚“少爷…你轻一点。”后院的小花园里,丫鬟黄莺半推半就,被楚天抱在怀里。今日,是楚家大少爷楚天的定亲之日。他衣冠楚楚,深灰色的中山装熨得服服帖帖,愈发衬得身姿挺拔、气

刘羽

那种世界上仅剩我一个人的孤独感,充斥着我全身的细胞。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