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配要有自知之明

2021-09-16 18:01:30

古风

1

钱茜茜是一个大女主爽文爱好者。

大女主爽文,意味着女主出场就必须是美貌智慧能力家世兼备的大佬级人物,一路横扫众多垃圾男配女配,携手男主站上人生顶峰——男主不是必要条件,没有也行。

代入女主视角,真的快乐。

代入女配视角——

“真的想死。”钱茜茜目光呆滞,“谁来救救我。”

她穿的这本书里,拥有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书院首席学霸+天下第一神医唯一传人+天下第一高手关门弟子这四重身份buff加持的女主,在灯会上和微服出巡的皇帝一见钟情,随即主动进了宫,从妃子做到皇后。

办教育,搞基建,没事还随随便便攻克几个医学难题,和皇帝共同开创了一个繁华盛世。

这么优秀完美的女主,愿意进宫绝对是皇家祖上积德,为什么还要从妃子做起呢?

因为当时皇帝已经有了皇后——尽管是个智商不高心胸狭窄秉性恶毒的脑残,但皇帝也不能直接让她滚开给女主让位置。

所以这个皇后就以反派女配的身份在书里蹦跶了八十多章,全力以赴给女主制造各种危机——当然无一成功,最后终于把自己给作死了。

皇后姓钱,名字书中没提,因为不重要。

现在皇后有名字了。

2

钱茜茜穿过来的时间点卡得很准。

昨天是女主和皇帝的新婚之夜。

钱皇后故意给女主添堵,派人去女主宫里请皇帝——也不想想她自己的新婚之夜皇帝都没进坤宁宫,怎么可能理她。

被皇帝拒绝的钱皇后恼羞成怒,决定今天在女主来拜见皇后的时候搞事情——

写作搞事情,读作被打脸。

过不了多久女主就要到了。

没人能救她,钱茜茜只能积极自救。

做女配,就要有女配的自知之明。

“把壶里的茶倒了!”

给女主下药?班门弄斧!

“台阶上那摊水擦干净!”

想害女主摔倒?痴人说梦!

“地上的拜垫收起来!椅子上多放一个靠枕,要软一点的!”

让女主跪自己?不自量力!

半个时辰后。

本书女主——贵妃华韵卿怀着战斗的心情踏进了坤宁宫。

迎接华贵妃的是一条鲜艳崭新的红毯,两个小宫女提着花篮站在两边,随着她的脚步撒下七彩的花瓣。

钱皇后带着五月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般和煦而温暖的笑容走了过来,紧紧握住她的手:“能够见到妹妹真是三生有幸,您的到来让这里蓬荜生辉,请您多多指导,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您一定要严肃批评。”

华韵卿石化了一分钟。

随即很冷静的把手抽了出来,按上了钱茜茜的脉搏。

3

皇后疑似出现失心疯症状,但脉象没有任何异常。

这让醉心医学的华韵卿很是困扰。

皇帝下朝回来,见她为了研究学术问题午膳都没吃十分心疼,得知又是钱皇后搞出的幺蛾子之后,新仇旧恨交加,当即摆驾前往坤宁宫。

钱茜茜戴着一顶把自己从头遮到脚的幕篱迎接了皇帝。

想想还是不太放心,又让内侍在两人之间加了扇紫檀屏风。

用实际行动向女主表明忠诚。

“你——”皇帝一腔怒火被这扇屏风一挡,倒是消了几成,“钱老太傅是朕的授业恩师,他辞世前唯有这一个心愿,朕自当应允。但你也不要太过恣意妄为。朕不愿废后,并非不能废后。”

那你倒是废啊……

钱茜茜无奈摊手。

钱老太傅,当世大儒,德高望重,人生唯一的污点就是用临终托孤的方式把单恋皇帝的孙女推上了皇后之位。

钱老太傅一向对这个相貌酷似亡妻的孙女无原则溺爱,不知道看人的时候带了几百层滤镜,居然敢把除了颜值什么都没有的她推销给皇帝。

而皇帝能把人收下,还容忍了那么久,只能说他确实尊敬师长。

作为大女主文的男主,皇帝人设还不错,不是单纯的恋爱脑。

虽然钱皇后一直和女主过不去,直到最后动了杀机害人不成反把自己坑死,范围都只是在后宫折腾,没危害到国家安全。

因此皇帝并没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给钱家来个满门抄斩全族流放大礼包,只是以教女无方的名义削去了钱皇后父亲的国子监祭酒之职——从这个官职就能看得出钱家确实是个好钱家。

女主还出于爱才之心,反手就将人请到天下第一书院去做副院长了。

看看人家的爱情,多么积极阳光正能量。

自己这个垃圾第三者就应该马上圆润的离开。

——皇帝不废她,她可以自己主动申请嘛。

4

那么问题来了。

自请废后是要上表的。

而钱茜茜作为一个现代人,古文虽然看得懂,想骈四俪六的写一篇出来那绝对是在做梦。

无奈之下,钱茜茜决定出宫省亲一次,以此为借口回家找钱祭酒代笔——钱祭酒对此绝对是喜闻乐见,他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女儿做皇后,只是拗不过自己那带了滤镜的亲爹。

皇帝批准的相当爽快。

他衷心希望钱皇后在家里多住几天,离女主越远越好。

5

钱茜茜出门没看黄历。

这个没看黄历,并不是从封建迷信的角度,而是单纯从黄历作为日期指示工具的角度。

否则她就应该知道,在这个日期,原定的情节是女主又被钱皇后恶心了一场,决定出宫散心,碰到前朝余孽想要挟持她作人质,女主将计就计,成功反杀顺便捣毁其窝点。

结果钱茜茜自己选了这天出宫。

而没人打扰的女主开心的在宫里和皇帝二人世界。

钱茜茜绝对支持男女主二人世界,但是——

前朝余孽挟持的人变成她了啊!

她没有实力反杀!

被捆成一只粽子扔在某间柴房里的钱茜茜流下两行热泪。

这个情节超出她的剧本范围了……

6

哭累了的钱茜茜决定睡一会儿。

她倒是不太担忧自身的生命安全,因为她对女主的能力和人品都有信心——前者意味着前朝余孽肯定会被铲除,后者意味着女主不会借刀杀人。

但是一日没有废后,她就一日睡不踏实……

梦里的钱茜茜被女主和男主共同拎在空中啪啪打脸。

有点疼。

过分了,不是说梦里感觉不到疼的吗。

她愤怒的睁开了眼睛。

面前蹲着个白衣青年,正在饶有兴味的用草棍戳她的脸。

“你就是那个脑子有问题的皇后吧?”见她醒了,白衣青年有点遗憾的扔下草棍,“你保证以后不再找我小师妹的麻烦,我就救你出去噢。”

眼带桃花,未语先笑,眉尾一点朱砂痣。

钱茜茜立刻判断出了他的身份。

越桓江,天下第一高手的首徒,女主的大师兄。

书中女主剿灭这个余孽窝点时越桓江刚好路过,确定不需要帮忙后就坐在院子最高的树上帮女主加油,当了半个时辰的气氛组。

钱茜茜看书时就觉得此人多半有病。

“不需要,你走开。”反正女主会来的。

“哟,还挺顽强。”越桓江显然有点意外,“这是宁死也要和我小师妹作对?是什么给了你这样的勇气?”

……她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钱皇后这样的勇气,可能是无知者无畏吧。

钱茜茜闭上眼睛不理他。

反正她出去就要和皇帝离婚了,清者自——

钱茜茜只觉身子一轻,整个人腾空而起,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越桓江扛在了肩膀上。

“算了,既然碰到了,那我就为小师妹除害吧。”

越桓江一边自言自语扛着粽子向外走,一边轻飘飘一剑挑飞了七八个发现有人潜入前来察看的犯罪分子。

7

“大师兄,别闹了,把皇后还回去。”

华韵卿一脸无奈的看着越桓江,同时有点迟疑的拍了拍钱茜茜以示安慰——

后者一见到她就如同见到了亲人,正趴在桌上嚎啕大哭:“妹妹你总算来了呜呜呜呜呜你师兄心理有问题一直欺负我……”

“不还。”越桓江好整以暇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还没教育好呢,等她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再说。”

“谁家的教育方式是一天让人读八个时辰的三字经!”钱茜茜猛的抬头,抹了一把眼泪,怒视越桓江。

“那是因为你应该从最基本的道德知识补起。”越桓江义正辞严。

“那是因为大师兄你只学过一本三字经。”正直的女主叹了口气,伸手去扶钱茜茜,“走吧,回宫。”

“啊?”钱茜茜忽然反应过来,“不不不我不回宫,我要回家。”

华韵卿蹙眉:“你失踪多日,总要先回宫向弘策——陛下回禀一声。”

“不不不不不不我不向陛下回禀了,”钱茜茜的头摇得像拨浪鼓,“我回家马上就上表自请废后。”

“这又是何故——”华韵卿稍一思索,哑然失笑,“不必担心你的声名,陛下是知道我大师兄的脾气的,断然不会有什么疑心。”

“立后之事是陛下的错,他没有意识到,这样做并不是在回报太傅教导之恩。”

她看着钱茜茜,神色中有掩不住的疲惫,目光却仍然柔和而坚定,“但废后之言也不必再提起了,其实你也是受害者……放心吧,我并不在意皇后之位,不会利用此事做什么文章。”

是的,本书的女主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圣母。

她说不在意皇后之位,是真的不在意。

不然不能让钱皇后蹦跶那么多章。

钱茜茜无奈的发现,如果没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理由,自己是退不了场的。

而这个理由相当难找。

因为华韵卿虽然不愿提起,但她心里其实也明白钱皇后的执念不只是要皇后这个位置,她还想要皇帝……

钱茜茜脑中忽然“叮”的一声亮起一个小灯泡。

她从刚才华韵卿的话中找到了灵感。

“妹妹的好意我明白,但是我……我是自愿离开的啦……”钱茜茜满面绯红,低着头羞涩的用手指卷衣带,“皇后什么的都已经不重要了,我已经不喜欢陛下了……因为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我已经不能自拔的爱上了你的大师兄……”

“我早上洗漱时耳朵可能进水了。”越桓江面无表情的歪头拍了两下,“她说什么?”

华韵卿没理他,很严肃的盯着钱茜茜:“为什么喜欢他?”

“呃……”

“你刚才还说他心理有问题。”

“呃……”

“他只学过三字经。”

“呃……”

“到底为什么?”华韵卿满脸写着“我不信”。

“呃……”钱茜茜一咬牙,“因为我就是喜欢他又变态又没有文化的样子。”

半晌。

“小师妹你放手,让我砍死她。”

8

越桓江当然没有成功砍死钱茜茜。

因为女主很坚决的认同和支持了她的权利。

单恋又不违法。

钱皇后为什么宁可做挂名皇后也要扒着皇帝不放?

“那你……好自为之吧……其实我知道你的真实理由……”华韵卿无奈的叹了口气,“抛开内涵不谈,我大师兄的脸确实和陛下平分秋色……”

“……什么叫抛开内涵不谈?”越桓江带着阴森的笑容走近华韵卿,“小师妹你翅膀硬了是吧,真当我不会打你?”

“你不是不会打我,是你不一定能打赢我。”华韵卿淡定的把越桓江推开,“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而且其实看脸的话你和皇后也很般配——呃,也许……不止脸般配?”

你是想说这是弱智和弱智的惺惺相惜吧……钱茜茜悲愤挠桌。

9

总之,钱茜茜如愿以偿,顺利的辞了职——

在女主的坚持下,不是废后,而是自请出宫修行,给她留足了面子。

皇帝则为她建了一座又大又华丽看起来完全不像道观的道观,还批了一笔丰厚的年金。

正式搬家的第一天晚上。

钱茜茜穿着清凉的纱衫,光着脚,惬意的倚在竹榻上,小口啜饮着加了桂花蜜的酸梅汤。

玉盏里碎冰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

夜风柔柔的拂过面庞,带着栀子花的香气。

她不由得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这就是一名有自知之明的女配理所应当收获的福报~

……等等!

哪来的夜风?

她明明关窗了啊!

伴随着一种极度不祥的预感,钱茜茜缓缓看向窗子的方向——

越桓江坐在窗台上,手中拿着一卷《千字文》,向她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酒寂寂
酒寂寂  VIP会员 世界有多大,脑洞就有多大

女配要有自知之明

拾玉镯

相关阅读
梅花引:故人归(结)

旧案的真相看似水落石出,然而石下压着的还有潭底深泥。过去的恩怨情仇,该何去何从?长安城不太平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陇右节度使程卫死了以后,梅花成精杀人的谣言更是传得沸沸扬扬,杀害秦森的凶手还未归案,大唐的宰相夜里又被掳走失踪。现在百姓都说,梅花精怪自西北入长安,是俞王怨气未消的冤魂回来索命。寒梅艳放,故人于焰火极盛时节,惊鸿而归。裴衍失踪后,裴显允在他的房间内找到了一张图纸纹样,他认得上面的图样,祖

今生已不再寻觅

他突然很渴望再次见到阿温,愿意用这条微不足道的命再换一次阿温的笑。大漠的夜黑,不见五指的黑。大漠的夜凉,透彻心骨的凉。漫漫黄沙之中,却支起微小的一片火炬,在寒风中飘荡着。火光颤颤巍巍的照明在地上无数横陈的兵将躯体。鲜艳的血,深浸于黄沙之中。在微弱的火光下,暗沉狰狞血红色张扬的向四周弥漫开。断了一半的旗帜依旧稳固的插在沙土中。旗却仍在风中笔直地站着。半折旗杆被一位半跪着的将士紧握着,他的眼望着远处高

大唐探花郎

徐长落女扮男装考科举,不料一朝当上探花郎。玄武门之变三天后(癸亥),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上诏曰:“自今军国庶事,无大小悉委太子处决,然后闻奏”。两个月后李渊退位,李世民登基,史称唐太宗。 徐长落在远处看着官兵在贴檄文,他站在人群中,有认识他的人便唤了他一声“徐公子”,徐长落家里并不是很有钱,只因他读了些诗书,清水镇的人都尊崇读书的人,所以即使他是十七岁的年纪,大家依然恭敬的唤他一声“徐公子”。徐长

离魂怨之一生怨

世人皆知种善因得善果,可我这一生又作何解释?隆冬时节,屋外天寒地冻。阿离瑟缩在火炉旁,怀中抱着暖婆子,忍不住打瞌睡。锦冰理理她的黑发,惆怅的望着屋外。如今阿离愈发的贪睡了,算了算日子,怕是要觉醒了。锦冰心中莫名的有些矛盾,也有些不安。阿离腕上碧绿的手镯隐隐约约闪着诡异的紫光,锦冰敛了心神注入一丝灵力,紫光刹时不见了。 游魂一袭红色新娘服,顶着满城风雪而来。口中碎碎念念不过一句话“世人皆知种善因得

长安,长安

长安繁华今犹在,姑苏佳人无处寻。 .楔子“穿衣欲湿杏花雨,一日看尽长安花。”村东头李家的孩子抱着书册来找他,书上是今日讲过的诗句。“夫子,这句诗,究竟是何意思啊?”他放在书桌上的手忽然一顿,才接过了童子手上的书册。“此诗讲的是,高中之后,在长安城内意气风发的走过的情景。”他缓缓道。小童仍不罢休,“长安城,夫子,长安城是什么样的呢?”他的声音里,已有了微微的颤抖,一字一句道,“长安,长安,长治之安,

假如皇帝会宫斗

虽然这个女人是在换套路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但沈饶还是觉得这个秀女是个有趣的人。BG小甜饼 “儿啊,你到现在还没有临幸一个妃子,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你……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母后,朕真没有喜欢的,她们……都长得不符合朕的眼光,等有了喜欢的自然会告诉您。”饶有些头疼,自从母后成了太后,她的宫斗大业彻底结束,无所事事的她,盯上了他的后宫。“唉。”太后再一次发出叹息。她这儿子什么都好,早些年硬生生地从

胭脂泪:宫鸾儿

青楼女被王爷所救,却误入深宫,卷入了一场惊天阴谋……晚间时分,皇上照例过来芷兰院看我。自上次韶儿大病一场险些丧命之后,皇上便对我们母子更加上心。我窃想,其他姐妹定要不高兴了!其实皇上大可不必如此,但是韶儿上次病症着实凶险,他便怀疑这院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只可惜,将饮食衣物甚至插花摆件查了个遍,对奴仆婢子更是宫里能用的刑都用上了,也未见甚么结果。我瞧着皇上气色还是不见好,唇干燥而苍白,晚膳也用的极少,

舞姬(上)

从前的慕容漪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花魁涟漪。傍晚,街内的喧嚣不再,一个原本紧闭大门的高楼,挂起了红灯笼,冷清的竹楼瞬间歌舞升平,热闹起来。涟漪在舞台上挥动衣袖,裙摆旋舞,裙衫尾端像极了盛开的莲花,盈盈一握的腰肢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形态,一双桃花眼,眼尾上挑,眼波流转,勾魂摄魄,整个人像莲花妖一般。"涟漪姑娘"台下的呼喊声和掌声似热浪翻涌。"涟漪姑娘这身段可真是好啊,可惜她卖艺不卖身。"一个猥琐的男子

真爱无敌

长宁王造反,爹娘深受牵连,为了救他们,我愣是将自己逼成了北越国第一女将军。 北慕三年七月初九,皇上因我苏家打了胜仗,特地邀我们一家三口进宫参加晚宴,据说这次参加晚宴的还有少年将军上官鹤,我虽未与此人打过交道,但是也道听途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据说上官鹤本人长得很是英俊,练兵也是一绝,还身居高位,最主要的是他还很年轻而且尚未婚配,这么一来我就更期待同他见面了。进宫那晚,我特地穿上了红色丝质罗裙,在烛

杂记:白芷——莲(上)

莲之始祖白芷在寻妹之旅中发生的故事。远古之时,盘古开天辟地,万物应运而生。白芷,乃远古莲花之祖,因上古时期曾承托过女娲石,从而褪去凡胎,一跃成为上神,掌管世间繁花,与远古众神共享人间祭奉。然,莽荒纪,世间气运骤减,许多远古之神湮灭在时间的长河之中。那些幸存下来的远古之神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再后来,仙道盛行,越来越多的人得道成仙,他们也渐渐代替了远古之神的位置,承担起了远古众神的责任。一片混沌之中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