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夏一途

2021-09-16 21:02:27

古风

桃寻丫头,你许了什么愿望呀?”

“奶奶,我悄悄告诉你,你不能跟别人说哦,说了就不灵验了。”

丫头古灵精怪,用手指比了个”嘘。”

她凑近老人,轻轻的在她耳边说:“我希望宜欢姐姐以后遇见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

“为什么要像太阳一样呢。”老人笑看着桃寻。

“太阳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多好啊!”

“小丫头呀,你宜欢不能遇见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她得遇见一个像月亮一样的人。”

“为什么呢?”小丫头皱着眉毛,都快哭了,月亮看起来好远啊。

“太阳太炙热了,会灼伤人的。”老人敲敲桃寻的小脑瓜。

“那我希望宜欢姐姐遇到一个像月亮一样的人。”桃寻赶紧说道。

“这就对喽!”老人笑笑,朝桃寻挥了挥手,“快回家去吧,你娘不见你会担心的。”

小丫头应声,却没有立马走,而是重新跪在蒲团上,认认真真的许愿,默念:“菩萨,求求你一定要让宜欢姐姐遇见一个像月亮一样的人啊。”

重新许好了愿,桃寻欢快的站起身来,跟老人告别后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老人看着桃寻远去的背影,想起了一个故事。

很多年前,镇上有个姑娘,叫半夏。半夏从小就希望遇见一个像太阳一样的人,可惜她样样不出彩,样貌普通,家世普通,做女红更是普通。

她在小镇呆了十几年,眼见就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还没找到她的太阳。所以在一天晚上半夏悄悄收拾了行李离开小镇,她要,去找她的太阳。

算起来,她这一生就做了这么一件不普通的事,半夏找到那个像太阳一样的人了。半夏的太阳姓安,名榆。

那人就像是从她梦里走出来的,像太阳一样温暖。

他在她生辰的时候为她吹箫,在热闹的街市上握住她衣袖不让她走丢,在她被罚不能吃晚饭的时候偷偷给她带好吃的。

可半夏只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姑娘,能为他做什么呢?

可能够做的她还是要做。

那时是冬天,半夏会和安榆一起偷偷逃出安府。然后烧一堆火,两个人围着火堆,再往里面丢几个红薯。

半夏呢,就给她的太阳讲她小时候和男孩子一起在清澈见底的小河里摸鱼捉虾,讲小镇上的妇人们鸡毛蒜皮的争吵,讲她偷偷从家里跑出来遇见的很多很多事。

半夏每次偷看她的太阳,都发现安榆听的可认真了,就像,就像她听安榆讲自己在安府的事时一样,一样的认真。

就是那一刻的温暖,竟给了她妄想一辈子的勇气。

后来半夏才知道,那样的人太过明亮,太过炽热了,留不住的。

她的太阳,安榆,要娶亲了。能拥有太阳的女孩子可真是耀眼,少女见过她,像高贵的牡丹花,美丽动人。

普普通通的小镇姑娘第一次那么难过,难过的哭了一晚上。

第二天,半夏红肿着眼睛问安榆愿不愿意跟她走,回自己的家乡,他说:不愿。

其实姑娘开口问的那一刻就后悔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她知道的。

半夏想,太阳温暖,只是不属于我。是啊,太阳怎么可以只照耀一颗杂草呢?

半夏,只是一种草啊。

我曾渴望热烈的与你相遇,最后烈火灼伤了我自己。

可我不后悔。

后来姑娘回了小镇,一生没有结亲。

老人擦了擦眼睛,默念:该回家去啦。老人名叫,半夏。

老人脚步轻轻,似乎,似乎是想起了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安榆娶妻的那一日啊,半夏也去了。就待在他们遇见的地方,这一日的半夏极美,少女半夏啊,穿了身火红的衣裳。

这衣裳在去年夏天被拿走了,拿走衣服的是个少年,那少年拿衣服的时候正巧被老人逮到,两目相接,实是尴尬。

后来少年说吞吞吐吐说,是因为喜欢上了一个姑娘,姑娘也愿意嫁她,只是有一个要求,要一件嫁衣。姑娘家极穷,没穿过新衣裳,盼着漂漂亮亮的出嫁。

少年低下头去,神色沮丧。

最后,老人叹了口气,将衣服中的玉牌取出来,将衣服送给了少年。

这玉牌是安榆送的,玉牌上有一字榆。半夏悄悄请人添刻了几个字。

老人缓缓踱步回去,带着隐秘的欢喜。

夏,岁十六,嫁榆。

我备嫁衣,为遇良人。虽遇良人,惜无缘聚。

我着嫁衣,盼嫁良人,良人不知,携侣相归。

准备遇见我的太阳,可太阳遇上了月亮,地面有小草仰望悲伤。

半夏这辈子都不识字,却把两个字写的极好。那两个字,是她的太阳教她写的。她也只会写这两个字。安榆。安榆。

小镇的水缓缓流淌,只有它知道,有一个人每一年都会来小镇。不找人,也不办事。

他只静静的坐在河边,神情温柔。

少年时他来这里,年老时他仍来这里。

河水流的岁月可长,在它看来,这几十年的光阴连在一起,不过是一瞬间,可这一瞬间,少年青丝变白发。

算一算,有六十年了,可今年,他来不了啦。

他永远,也来不了了。

安榆的院子里,栽满了半夏草。

安榆的墓地里,栽满了半夏草。

安榆此生,最爱半夏。

听闻安家老太爷安榆,墓葬极简,可又说耗资巨大。

只有负责墓葬的现在的安家主事人知道,这墓葬极简是真,耗资巨大也不假。用了许多昂贵的物件,却是为了护着一件衣服不腐。那衣服,似乎是件嫁衣。

内有婚书,榆,十七年,娶妻夏。

饶有玉牌,夏,岁十六,嫁榆。

NGC4038
NGC4038  VIP会员

半夏一途

相关阅读
女配要有自知之明

“到底为什么?”“因为我就是喜欢他又变态又没有文化的样子。” 钱茜茜是一个大女主爽文爱好者。大女主爽文,意味着女主出场就必须是美貌智慧能力家世兼备的大佬级人物,一路横扫众多垃圾男配女配,携手男主站上人生顶峰——男主不是必要条件,没有也行。代入女主视角,真的快乐。代入女配视角——“真的想死。”钱茜茜目光呆滞,“谁来救救我。”她穿的这本书里,拥有天下第一美人+天下第一书院首席学霸+天下第一神医唯一传人

梅花引:故人归(结)

旧案的真相看似水落石出,然而石下压着的还有潭底深泥。过去的恩怨情仇,该何去何从?长安城不太平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陇右节度使程卫死了以后,梅花成精杀人的谣言更是传得沸沸扬扬,杀害秦森的凶手还未归案,大唐的宰相夜里又被掳走失踪。现在百姓都说,梅花精怪自西北入长安,是俞王怨气未消的冤魂回来索命。寒梅艳放,故人于焰火极盛时节,惊鸿而归。裴衍失踪后,裴显允在他的房间内找到了一张图纸纹样,他认得上面的图样,祖

今生已不再寻觅

他突然很渴望再次见到阿温,愿意用这条微不足道的命再换一次阿温的笑。大漠的夜黑,不见五指的黑。大漠的夜凉,透彻心骨的凉。漫漫黄沙之中,却支起微小的一片火炬,在寒风中飘荡着。火光颤颤巍巍的照明在地上无数横陈的兵将躯体。鲜艳的血,深浸于黄沙之中。在微弱的火光下,暗沉狰狞血红色张扬的向四周弥漫开。断了一半的旗帜依旧稳固的插在沙土中。旗却仍在风中笔直地站着。半折旗杆被一位半跪着的将士紧握着,他的眼望着远处高

大唐探花郎

徐长落女扮男装考科举,不料一朝当上探花郎。玄武门之变三天后(癸亥),李世民被立为皇太子,上诏曰:“自今军国庶事,无大小悉委太子处决,然后闻奏”。两个月后李渊退位,李世民登基,史称唐太宗。 徐长落在远处看着官兵在贴檄文,他站在人群中,有认识他的人便唤了他一声“徐公子”,徐长落家里并不是很有钱,只因他读了些诗书,清水镇的人都尊崇读书的人,所以即使他是十七岁的年纪,大家依然恭敬的唤他一声“徐公子”。徐长

离魂怨之一生怨

世人皆知种善因得善果,可我这一生又作何解释?隆冬时节,屋外天寒地冻。阿离瑟缩在火炉旁,怀中抱着暖婆子,忍不住打瞌睡。锦冰理理她的黑发,惆怅的望着屋外。如今阿离愈发的贪睡了,算了算日子,怕是要觉醒了。锦冰心中莫名的有些矛盾,也有些不安。阿离腕上碧绿的手镯隐隐约约闪着诡异的紫光,锦冰敛了心神注入一丝灵力,紫光刹时不见了。 游魂一袭红色新娘服,顶着满城风雪而来。口中碎碎念念不过一句话“世人皆知种善因得

长安,长安

长安繁华今犹在,姑苏佳人无处寻。 .楔子“穿衣欲湿杏花雨,一日看尽长安花。”村东头李家的孩子抱着书册来找他,书上是今日讲过的诗句。“夫子,这句诗,究竟是何意思啊?”他放在书桌上的手忽然一顿,才接过了童子手上的书册。“此诗讲的是,高中之后,在长安城内意气风发的走过的情景。”他缓缓道。小童仍不罢休,“长安城,夫子,长安城是什么样的呢?”他的声音里,已有了微微的颤抖,一字一句道,“长安,长安,长治之安,

假如皇帝会宫斗

虽然这个女人是在换套路故意吸引他的注意力,但沈饶还是觉得这个秀女是个有趣的人。BG小甜饼 “儿啊,你到现在还没有临幸一个妃子,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你……你该不会喜欢男人吧?”“母后,朕真没有喜欢的,她们……都长得不符合朕的眼光,等有了喜欢的自然会告诉您。”饶有些头疼,自从母后成了太后,她的宫斗大业彻底结束,无所事事的她,盯上了他的后宫。“唉。”太后再一次发出叹息。她这儿子什么都好,早些年硬生生地从

胭脂泪:宫鸾儿

青楼女被王爷所救,却误入深宫,卷入了一场惊天阴谋……晚间时分,皇上照例过来芷兰院看我。自上次韶儿大病一场险些丧命之后,皇上便对我们母子更加上心。我窃想,其他姐妹定要不高兴了!其实皇上大可不必如此,但是韶儿上次病症着实凶险,他便怀疑这院里有不干净的东西。只可惜,将饮食衣物甚至插花摆件查了个遍,对奴仆婢子更是宫里能用的刑都用上了,也未见甚么结果。我瞧着皇上气色还是不见好,唇干燥而苍白,晚膳也用的极少,

舞姬(上)

从前的慕容漪已经死了,现在活着的是花魁涟漪。傍晚,街内的喧嚣不再,一个原本紧闭大门的高楼,挂起了红灯笼,冷清的竹楼瞬间歌舞升平,热闹起来。涟漪在舞台上挥动衣袖,裙摆旋舞,裙衫尾端像极了盛开的莲花,盈盈一握的腰肢折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形态,一双桃花眼,眼尾上挑,眼波流转,勾魂摄魄,整个人像莲花妖一般。"涟漪姑娘"台下的呼喊声和掌声似热浪翻涌。"涟漪姑娘这身段可真是好啊,可惜她卖艺不卖身。"一个猥琐的男子

真爱无敌

长宁王造反,爹娘深受牵连,为了救他们,我愣是将自己逼成了北越国第一女将军。 北慕三年七月初九,皇上因我苏家打了胜仗,特地邀我们一家三口进宫参加晚宴,据说这次参加晚宴的还有少年将军上官鹤,我虽未与此人打过交道,但是也道听途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据说上官鹤本人长得很是英俊,练兵也是一绝,还身居高位,最主要的是他还很年轻而且尚未婚配,这么一来我就更期待同他见面了。进宫那晚,我特地穿上了红色丝质罗裙,在烛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