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撩你

心机灰狼套路呆头鹅,窦章:小姜姜乖~陆姜:你个心机章!游戏界面上射手孙尚香带着个辅助正在下塔草丛里苟着,对面也是射手加辅助,陆姜提前蹲好草丛等人过来直接一个一技能滚过去又开二补了一个二技能,对面射手血条差点见底,不过又给奶妈一个大奶回来,顺手弹了个二技能控住孙尚香,对面射手乘机一套技能狂轰滥炸,陆姜的辅助队友只顾着逃跑,孙尚香生生扛下了所有伤害,华丽倒地。 “会不会玩游戏啊,我是射手输出,你得保我

躁郁症患者的经历

一个躁郁症女孩儿,写出的自己的真实经历。我是一个小女孩儿,以前我的家庭是非常好的。 家里面开了个小公司,爸爸经营的非常好,家庭非常的和睦。 但是,我八岁以后,因为,出了一些意外,家里欠了一屁股债。 我当时我还小,不知道家里面欠了多少钱,但是我知道的是爸爸把他的公司卖了。 把钱还给了别人,但是这远远不够,差别人的钱还有很多没有还完。 因为这件事情,爸爸妈妈的感情,以前非常的好,但是因为这件事情,天天

睡前故事:出马

你滴了血上去就是认同了婚礼,那男鬼成了你的夫婿,自然会缠着你! 奶奶曾经过告诉我,路边的东西前不要乱捡,更不要带着贪念想去拥有,因为你拥有它的同时很可能会同时拥有它附着的怨念或煞气。 可惜我并没有把她的话牢记于心...... 那男人站在我床边不停的质问我。他面容苍白声调凄厉。 “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放我离开!你放我离开!” 我想解释,可我说不出话。我想

平凡人生:所托非人

女人的“圣母心”遭遇男人的“虚伪自私”,是否能撕下他的伪装,逃出爱情的陷阱? 三十岁的徐英子,单了快两年。 不是父母不催,也不是自己不找,可身边来来回回都是些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满脸幼稚,工作又毛手毛脚,徐英子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 和吴丰伟的相遇,是个意外。 那天,他俩都同时出现在朋友的婚礼现场。 担任伴郎的吴丰伟跑上跑下,帮着新人迎接来宾,端茶递烟,拍照发糖。徐英子忍不住多看了他几眼。 这

黄河母亲河

看着眼前的照片,照片上老爷爷熟悉又陌生的脸,小女孩终于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赵老汉坐在屋檐下看着远处黄河边上被大雨打得直不起腰的树,把烟头从嘴边拿了出来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起身拉了拉披在身上的破旧外套回了屋,只留下一截烟头和空气中廉价烟草的味道。 赵老汉是村里出了名的人物,自从 年前一场泄洪带走了他的老伴儿后,就愈发变得沉默寡言,最常见的就是赵老汉一个人在自家的田地里挥着锄头干农活,累了就坐在土路边拿

曾经的他

你说你把所有的流星和希望都留在了相逢的日子,可是你却永远的留在了我的梦里。深夜,一个人还是会想起他,明明觉得自己已经放下,可还是会梦见他... 那一年,我初一,他初一,同班同学。十几岁的人啊哪儿想过那么多的情情爱爱,就觉得他挺特别,好像挺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儿。后来因为我上课认真,不爱说话,老师让他和我坐在了一起,成了同桌,没想到他就这样永远的留在了我心里。不过确实好多学生时代的萌芽的爱情是从同桌开

两心相知:破阵

若你的箭能射入大阵阵眼,我管你叫爷爷!缴大风于青丘之泽 ——《淮南子·本经训》 ------------------------------------- 大羿静坐调息,玄燕果真寸步不离守在他身前。 当然,这有些多余了。 实际上椒图冷静下来之后,很快明白过来,大风定不敢杀天帝之女,而对于自己伤了大羿一事也非常自责。 他尝试着靠近大羿,却被玄燕的涅槃之火逼了回来,玄燕油盐不进,来来去去就一句:“打败

浮屠塔:目中人

她乃芍药园中一缕花魂,本该花枯魂散,因缘际会时,随风潜入你眼。钱亭患了眼疾,忽然间。 睡觉前还是好的,就早上醒来,忽然觉得眼睛发涩,当时还不在意,吃完早饭走出家门,就把路人给吓着了。 “呀,钱秀才!你的眼睛怎么红成了这样!” 钱亭确实觉得眼干得厉害,还一阵阵发痒,像是有小虫子在眼睛里头爬着,就重视起来,径直去了医馆。 医馆的大夫给他看了,说不是什么大毛病,开了方子,他又去药铺抓了药,拿回家里用陶罐

世事无常

“……生魂?”谢必安这时才皱了眉:“忘川河底,哪来的灵体?”楔子 我喜欢上了地府的黑无常。 讲道理,当时我还不知道他是谁,可是他忽然出现,驱散一片阴冷的时候,可真像个英雄。 也不对,他原本就是英雄。 我已经记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困在这里的了,只能依稀分辨这是水下。 记忆与神智随那些荧光鬼火在我周围叫嚣、啃噬而逐渐空白。 这片犹如沼泽地的地方,不知何故,我完全无法掌控我的身体,无论如何被那些秽物吸食生

婚恋那些事:天价彩礼

相恋三年,临到谈婚论嫁,我妈却问他要三十万彩礼。 相恋三年,临到谈婚论嫁,我妈却问他要三十万彩礼。 蒋瑶快要结婚了。 谈婚论嫁的对象是和她相恋三年的男友何元。 蒋瑶和何元两个人是高中校友,大学同学,一路走过来算是有缘有分,两相扶持,一直都是同学眼里的模范情侣。 现在这两个人要谈婚论嫁,身边无论熟识不熟识的朋友都发来祝贺短信,调侃着这对准新人的婚礼。 能和何元结婚,蒋瑶自己也很高兴。 何元啊,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