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悅君心君不知

狐狸记性差只记得搭救的少年,不想着陪伴的男孩。我是只狐狸在草原受了重伤,不巧碰见了草原军队,草原的队伍骑着骏马,其中有名士兵要射箭杀我,我四肢腿伤了两条腿,动作缓慢,要是出箭我知道我必死。正当我认命的闭上眼睛,有人阻止了箭发射,射杀我。是这群士兵领头的那个人,背影真高大。 过了不久躲到中原将伤养好了,幻化成了人形。衣着破烂的走在人类的街道上,没有什么去处看到一家半开没关的房门里面挂着五颜六色的染布

出轨的边缘

她为这样的荡漾感到羞耻。 . 张玥正在上妆,老袁蹭过来说:“今天什么鬼,范冰冰和李晨分手了,宋慧乔和宋仲基也离婚了,啧啧啧”。 张玥慢条斯理地打着粉底,没接茬,一个男人一旦对别人的不幸眉飞色舞,说明他已经活得没啥心气儿了,她不记得老袁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她把粉饼放下,看见老袁脸上挤着笑,靠在门边眼巴巴地等着她搭个话,似乎只要她一搭腔,就能证明他俩仍是有说有笑的夫妻。 这样的戏码张玥已经烦透了,

玉衡:思公子兮未敢言

我喜欢他,但他好像不记得我了,所以我想用我的生命在他的生活里留下点记忆。 我叫尚今夕,司命神使坐下的一名小官。八百年前七星大战魔君,魔君被封印至南海海底。七星个个身负重伤,丢失了神魄,掉落在了人间。 天帝说他们修为已满,当召回天庭了。这种牵扯到人界和天界的事情当是司命神使管的,但她最近不在,就把这个事情交给我了。 我要到人界去找散落在四处的星君们,神使留给了我一颗忘川石,据说它会指引我找到星君们

一直怀念的是18年的夏天还是那个人呢

相遇总有原因,不是恩赐便是劫。有人说相遇总有原因,不是恩赐便是劫。 自从认识他开始,他的名字便成了余生心劫,不曾忘也不想忘。 我们相识于 年的那个夏天,那时候王者很火,身边几乎所有人都在玩,因为这个游戏的火爆,各大直播平台的主播也都开始直播打起了王者,而那时候正沉迷王者的我开始看起了直播。 第一次看直播,随意点进了一个直播间,没有注意看直播的游戏内容却被主播的声音吸引了,在直播间里认识了一群素未

妖界招聘会

孤独小妖卧底非法组织,看她如何扭转乾坤,拯救苍生?苍生:我呸! “名字?” “青尾。” “性别?” …… 青尾没有回答,无语地望向对面所谓的“HR”。性别这一栏只要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吧? 久久听不到青尾的回答,桌对面的“HR”抬起眼皮,自青尾误打误撞地坐在这里后,第一次认真地看了她一眼。“问你呢,性别?” 青尾原在纠结“你的眼睛是摆设吗?”和“Are you eyes just decorati

风雪中的第二场葬礼

‘有的人死了,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死了。’我大概是死了吧?风雪中的第二场葬礼 年 月 日的读者微信版,转发了我在民国文艺推出的一篇文章。 文章写的是,我的朋友莫名, 年 月 日,在大兴安岭一个鄂伦春小屯子,由呼啸的北风,和漫天鹅毛大雪伴随下,走完他磕磕绊绊的人生之路,永远闭上了眼睛。亲朋好友,为他举行了一场风雪中的葬礼。 那一年,莫名的原配妻子常白,参加完莫名的葬礼之后

我给你带来了炸鸡

小秦在学校找了个兼职,就是在办公室帮老师打打下手,在小秦的想法中, 小秦在学校找了个兼职,就是在办公室帮老师打打下手,在小秦的想法中,他应该是正点上下班,偶尔加个班的。 但是工作办个月,事实恰恰是反着来的,小秦是经常加个班,偶尔正点。 小秦的男朋友长时间不能和男朋友约会,心情非常郁结,不顾小秦阻拦去了办公室找他。 办公室不大,里边还有一个实习生,据说是学弟,男朋友一开始还在担心有老师,进去后却是

食梦人

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同桌和我说苏和最近的状态活像僵尸。 确实,她最近总是一个人。 吃饭一个人,放学一个人,曾经和她很要好的闺蜜纷纷远离她。 “苏和怎么了?”我问她闺蜜。 “你自己去问她呗,不想和我们做朋友就直说,背后说人闲话一点也不淑女!” 苏和的闺蜜努了努嘴,走过我身边。 我从走廊的窗子看向教室,她趴在桌子上,和往常因学业过度劳累的学生一样,不过是想借着课间十分钟好好调整自己的身体

无刺(三)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剑锋已经从背后出去了。“阿肆别怕,我会陪着你的。”回到宫里,单单很早就在小院外面等我了。 “怎么出来等,多冷啊。”我握着她冰凉的手,有些心疼。 “阿肆,你没事吧。”她反握住我的手,脸上尽是关切,看样子她也听说旧邸发生行刺事件了。 “我没事,陛下中了剑,不过现在伤势已经稳定了。别担心。” 因为中剑萧甚流了好多血,为了给他补血,在旧邸时我天天都煮红豆花生红糖之类的甜汤,他虽然已经吃的

母亲的债,终于还完了

我记忆中有太多灰落血滴的画面,一想起来就使我瑟瑟发抖……我记忆中有太多灰落血滴的画面,一想起来就使我瑟瑟发抖,让我在无数个夜晚痛苦压抑,在噩梦里奔走呼救。但我,从不与人说。 这次,我想写下来,写给自己,写给我的母亲。写给天下万千的母女。 母亲 岁的时候嫁给了父亲。一辆自行车,几千块钱,一套红衣裳。她就由张家女变成了李家妇。 婚后守着几亩地,养了猪,养了羊,父亲又在窑厂上干活。忙忙碌碌勉强填饱肚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