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校园开始的爱情

龙申套上我那件小小的羽绒服:“怕你冷,先帮你把羽绒服捂热。”月朗星稀,我们在海滩散步的时候他发出了这样的感慨,“老婆,我们认识多少年了,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的你还记得吗?”“怎么今天这么的感慨啊!是不是想提高零花钱的额度呢?我笑的问道。“我是这种人吗?你格局小了!”他装得有些痛心疾首的说道。我莞尔一笑,“那么龙申同学,你想说什么呢?”他嘴角微微勾起,随后一把将我抱起。“你要干什么啊,多大岁数的人了,

独家宠爱:隐婚

叶浅曾经以为陆少霆跟她结婚不过是为了报复他,后来她才看清楚,这个男人深情的可怕。陆少霆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半夜,我迷迷糊糊的摸到手机,刚接通,那头冷漠的声音像地狱的审判一样传来。“把孩子打掉。”我瞬间清醒的睁开眼,即便早有预料,可是听到他毫不留情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像被人狠狠挖了一块,窒息的痛与冷密密麻麻的冷裹挟全身。我手指发颤的握紧手机,心里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没有商量的余地吗?”陆少霆沉默

夺命润唇膏

死者名叫张小可,女性,年龄 岁,化学系三年级学生。 死者名叫张小可,女性,年龄 岁,化学系三年级学生。是舍友李云回宿舍的时候发现尸体的。当时门窗紧闭,李云拿出钥匙开了门,以为张小可趴在桌子上睡觉,谁知道一直叫都叫不醒她,一推,张小可整个人都倒下去了。李云吓坏了,接连后退几步摔了个底朝天,浑身不住地颤抖,大声呼救。很多同学和老师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匆忙地赶来,大家都被吓了一跳,乱作一团,是教授吴毅报

逐日之光(上)

“卫许,我有点想你。”可能是很想。你是不是不要我了。我有点难受。也可能是很难受。卫许死了,阿衾知道。——题记 卫许死了,阿衾是知道的。前些日子,瑶池里的帝姬同她说过,昨个去广寒宫,嫦娥也把这事当成笑话,讲给她听。阿衾还记得,她同嫦娥一起笑了老半天来着。应该是笑了吧。明明是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神,却莫名陨落在万顷坞,听说尸体未存,整个天界想要悼念,最后只能从阿衾这里要了身衣裳。合计他连长明灯都没点过,

她抱着50万却无处可去

当 岁的她怀揣 元回到家时,却被 个儿子拒之门外……翠花和老李再婚后,出外打工 年,当 岁的她怀揣 元回到家时,却被 个儿子拒之门外,亲戚邻居都指责她,愤怒的老李扔给她 元让她滚远点。十几年前,翠花遇到老李的时候,刚刚被前婆婆和前夫赶出来。那时候老李的发妻生病去世几年了,老李一个人拉扯两个儿子长大,虽然两个儿子最小的也快 岁了,老李也轻松了,但老李还是决定和翠

南山祭

李妇哀,往南山祭夫,哭诉,归来路遇一白衣男子。男子见李妇貌美,为之倾倒,强抱之,后匿于林。金陵城南有一晶桥镇,旧称新桥镇,镇中有母亲河,名新桥河。每年三月下旬,清明之际,河中必发大水。水中现一小白龙,腾跃而出水面,领群鱼顺流而下,其势浩荡,坝不能抵。水至南山脚下一墓前,止。白龙逡巡,声戚戚,水花溅,灿若星辰。——题记旧时有一村,村中人皆以“李”为姓。村内一少妇,过门三年,不孕。其夫月前往海捕鱼,遇

今生已不再寻觅

他突然很渴望再次见到阿温,愿意用这条微不足道的命再换一次阿温的笑。大漠的夜黑,不见五指的黑。大漠的夜凉,透彻心骨的凉。漫漫黄沙之中,却支起微小的一片火炬,在寒风中飘荡着。火光颤颤巍巍的照明在地上无数横陈的兵将躯体。鲜艳的血,深浸于黄沙之中。在微弱的火光下,暗沉狰狞血红色张扬的向四周弥漫开。断了一半的旗帜依旧稳固的插在沙土中。旗却仍在风中笔直地站着。半折旗杆被一位半跪着的将士紧握着,他的眼望着远处高

红九街的少年走远了

他忘了自己接近她的本意是什么?是想征服这个对自己看起来毫无兴趣的人么?还是…… 莫小九最喜欢红九街的秋天了。黑黑的柏油路不再像夏天那样滚烫,柏油路两旁的红枫树不时飘下几片枫叶,叶子不是枯燥的,在阳光的照射下,还能反射出润泽的光。越来越多的小吃店将地址选在这儿,从街头至街尾,琳琅满目的小吃让红九街每天都人声鼎沸。莫小九住在红九街有十四年了,住在那个车子一经过就会摇晃的老房子里,和奶奶一起。长期和老人

“蛋黄”赋予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是它救了主人的生命,自己却去了汪星球……宠友是个很漂亮的女孩,为了保护她的隐私,这里将用“小玮”替代名字,给大家讲述这个真实又离奇的故事。都说狗狗是人类最好的朋友,这话一点也不假。因为金毛,使得小玮原本平淡如水的生活发生了改变,让她感受到了毛孩子带给她最无私的爱。现在的威廉是小玮养的第二只金毛,已经 岁半了。而我今天说的故事,是她养的第一只金毛暖男-蛋黄,这是他在汪星球快乐生活的第六个年头了。(涉

长安,长安

长安繁华今犹在,姑苏佳人无处寻。 .楔子“穿衣欲湿杏花雨,一日看尽长安花。”村东头李家的孩子抱着书册来找他,书上是今日讲过的诗句。“夫子,这句诗,究竟是何意思啊?”他放在书桌上的手忽然一顿,才接过了童子手上的书册。“此诗讲的是,高中之后,在长安城内意气风发的走过的情景。”他缓缓道。小童仍不罢休,“长安城,夫子,长安城是什么样的呢?”他的声音里,已有了微微的颤抖,一字一句道,“长安,长安,长治之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