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依旧很温柔

梦凝只见安阳的第一眼,安阳便在梦凝的心中住了一整个青春!九月的天气很燥热,梦凝拿着不好不坏的成绩单,来到了高三( )班的教室门口。每隔两个学期,就分一次班的规律,早就已经扎根在梦凝的心中了。班主任没有到,教室门还没有开。教室门外面站着很多同学,这些同学对于梦凝来说虽然都是一级的同级同学,但是陌生的面孔还是很多的。毕竟一个年级二十几个班,每个班五六十个人,梦凝自然是不识得很多同学。........

瞬息

她的每一次决定都是在她格外欣喜时做出的,最后总给她带来痛苦的后果。(一)麦苗在以后也偶尔想起那次长达一年两个月的初次爱情体验。草率,天然,盲目,可笑。事到如今,听过的人都认为那是一场现代社会司空见惯的彻底单相思,一场最通俗的情感规则。不过总是有人会迷失进去,更激烈些,就此改变了生活轨迹也是有可能。只是没有想到麦苗会是那个迷失的人。她似乎总是比我们更懂得自己。不过,我们对她又知道多少,人与人之间的了

长安城:玉京谣

在搬出夫君府邸后,又有贵公子来和我说“喜欢我很久了”?!编者注:前文请看《长安城:玉京郡主》。 今日清晨,我刚起身,阿蕊就同我说有人求见。我心下疑惑,我自一个月前就搬到了城外的庄子来住了。但是这件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除了丹华穆子晋还有太子知道内情,我甚至连父王母妃都没说,恐怕他们现在还以为我只是去哪里游玩去了。太子日理万机,根本没空来寻我。丹华和穆子晋要来也不可能大清早来。以丹华懒懒的性子,是根

前世债今生缘 (中)

依偎在你怀里感觉好暖!身后之人竟是谁呢?深川下意识的转身,身后却毫无一物,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上刚刚发生了什么,仿佛是一场梦。远处一只黑色的乌鸦在枝头鸣哇,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它尽收眼底!它踏枝而飞,穿越帝都星河,半晌的功夫,到了一处荒无人烟尸横遍野的荒丘之地!一颗千年老树,枯枝败叶毫不起眼,殊不知里面另有蹊跷,乌鸦落地,摇身一变从地而起,幻成一个婀娜多姿的女妖,一对黑色的翅膀看起来硕大又笨重,修长的脖子

大唐司天监Ⅱ:叶村迷局

……求求你,三伯这条烂命不要紧,只要六十钱,只要六十个钱,你弟弟就能活了啊! 李乘风背着袁天罡悄然行走于山间树林之中,而在他们前面不远处,则是三三两两结伴行走的青壮年男人。“奇怪,来交买命钱的都是男人。”袁天罡趴在李乘风的背上,轻声喘着气说,“如果女人和这买命钱无关的话,为何她们也会死?”“不是只有男人,整个地方都不太对劲。如果与此有关,那应当是因为只有男人才敢出村交买命钱……”李乘风到底是常年行

从榆林打来的电话

医生告诉他大哥的确切死亡时间,那个时间却正好就是他接到大哥电话的时间……这事的主角阿东是我家的远房表叔公。那年,高中一毕业,阿东便在家附近的菜市场里租了个铺位,日常卖一些全国各地的干货,虽说生意时好时坏收入不稳定定,但总比他人在外打工、然后让老母亲独自一人在家的好。店里就他一个人,所以要从早上 点守到晚上 点多,客人多的时候连午饭都得让老母亲托邻居给送到店里来吃。这一天是农历八月十三日,可能是因为

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的

“只是当下,我觉得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好好过”。“筱然,妈给你处了个相亲对象,改明你就跟人家吃个饭吧”“妈,我才多大啊,再说了我也还不着急找对象,我自己也可以照顾好自己”“就你这思想,等你以后老了就活该没人照顾你”我叫筱然,是个乡村小镇上一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女孩,从小到大学习成绩也不很好,从小总是被父母被家里亲戚与别人家的孩子互相比较。他们总是会说“你看看别人家的谁谁谁,从小成绩学习都这么好,长大肯

选择

我庆幸是你,也庆幸不是你。我叫林楠, 岁,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洁白的婚纱,精致的妆容,看着镜子里不一样的自己,却陷入了另一段回忆。那是 年,我 岁,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因为红姨(妈妈小姨的女儿)一家在帝都的一个小区工作,所以妈妈也托红姨给我找了份在小区的工作。第三天,爸爸就拿着大包小包送我到火车站,并买了当天去帝都的票。去往帝都的检票口开始排起了队伍。“在外面不比家里,要照顾好自己,脾气

许愿当心会实现

许愿湖,如果你真的灵,请让我遇到一个温柔体贴善良帅气的男朋友吧。 梁艺津对待失恋的方法挺与众不同的,失恋当天照常上课,吃饭,还去了话剧社报了名,拿到了个小角色。刘思跟着她一天,起初担心她会伤心,谁知道她这么反常,吃饭的时候忍不住调侃:“你这是失恋刺激到神经,开始积极向上了?”梁艺津此时正在对付肘子,没空搭理她,翻了个白眼之后继续啃肘子。刘思看了看菜单,试探的问:“要不要喝瓶酒解解愁?”她挥手拒绝,

泪别:病魔

白云克制着感情,病魔却把她逼向死亡边缘。从友情和人道主义出发,西林给白云以帮助。(三)轻轻地敲开门,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老年妇女。她打量了一下来人,说:“你是西林吧,怎么现在才来?”西林暗吃一惊,急忙问道:“白云她,她怎么啦?”“来,进屋里再说吧。”回到房里,老人告诉她自己姓宋,退休教师,住在这房子的对面,接着向他叙述了一件不幸的事:近牛年来,白云白天上班,晚上写作,一熬就是半夜,三餐吃得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