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聊斋:邻居

2020-08-05 12:15:34

志异

王铃铃,北京众多上班族的一员,多年拼搏在燕郊付了首付,买了二居室的房。年轻时找对象,高不成低不就,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单身,但她看得开。婚姻的事不将就,如今新买了房子,老了也无忧,借用秦岚的“子宫宣言”:我的子宫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周五下了班,她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来到新家。买的是二手房,有过简单装修,床、沙发、冰箱、空调等基本设施俱有。收拾一番,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她想到一个问题:没有枕头和被褥怎么睡觉?看来只能躺沙发对付一晚了。

半夜时分,她口渴醒来,拿着空水杯准备去楼下售水机接水。出门时紧挨的那户邻居刚刚回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后面跟着一个小男孩。女人说:“你是这家的新租户吗?”王铃铃解释了一番,女人很是开心,说业主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前见到的都是各色的租户。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如姐妹一般,胡女士邀请王铃铃作客,时间太晚,王铃铃婉言谢绝。

胡女士又让王铃铃稍等,她带着小男孩回了屋,王铃铃隐约听到屋里有成年男子的声音。一时间,她不免羡慕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可惜她没有遇到对的人。胡女士拿着水壶出来:“女人大晚上的喝凉水不好,你用壶接了水回来烧一下。白天我们不在家,你走前将水壶放在门口就行,这东西也没人偷。”末了胡女士邀请王铃铃改日作客。

王铃铃乘着电梯下楼,心里觉得暖暖的,有这样的好邻居,以后会少许多纷争。她低头看了看水壶,这水壶像是新买的没用多久,但上面却有一层灰尘。随即她又释然,人家胡女士常用的水壶自己还要使,当然要找一个用不到的。

白天,王铃铃敲了敲胡女士的门,没人回应。深夜睡梦中,她隐约听到隔壁的开门声。周日傍晚回北京前,她将水壶放到了胡女士家门前。

周五她再次来到燕郊的家,胡女士门前的水壶已然不见,想是胡女士收了。深夜时她听到了胡女士家开门的声音,她实在太困了便继续睡觉。白天她约了物业换卫生间的排风扇,无意提到胡女士一家常常深夜回来,物业师傅的手一抖,差点接错线。

王铃铃敏锐地察觉到异样,物业师傅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你家隔壁的胡女士是湖南人,蛮有本事的,她出了大半的钱全款买下了房子。不幸的是,从老家回来的路上她男人疲劳驾驶,与对面驶来的大货车撞上了,他们夫妻二人连带上孩子全部命丧黄泉。我听住在栋楼里的住户说,经常半夜看到这一家三口的身影,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假王铃铃不知道,反正接下来的半年里,她没敢来新家居住,甚至动卖掉的心思。又一个周五,她鼓起勇气来到了新家,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直到隔壁胡女士家响起动静,她坐了起来,犹豫是不是做点什么。外面有人敲她的门,胡女士的声音传来:“王姐,对不起,给你添乱了。我们一家没有恶意,如果你害怕,我们假期就不回来了……”王铃铃走过去打开了门:“不!这是你们的家,怎么能因为我不让你们回家?”

千重梦
千重梦  VIP会员 欢迎你,喜欢故事的人~

新聊斋:邻居

相关阅读
相怨

鬼怪不来则门清,恶鬼若犯则万临。鬼怪不来则门清,恶鬼若犯则万临。这是村里孙婆婆常说的一句话。孙婆婆何许人也?孙婆婆原名丽姜,乃河北人也,年轻时嫁至孙家,改名孙姜,到现在已经过了七十八年之久,是魍魉村活的最久的一位。魍魉村是一个人口稀疏、地处偏远的村落,用村外人的话来说,这地儿就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那种,荒凉的很。村中的青壮年都不愿意呆在这种地方,风俗迷信多的很。如门前贴的是黄大仙的门幅,而非关云长

萌鬼学堂

断手鬼自然的离开座位,用手擦拭门匾,一个新的字赫然出现。连起来读,“萌鬼学堂”学堂里的气氛十分诡异,“猛鬼学堂”几个字像块砖头一样砸进我眼里,那个“猛”字似乎是只受了天大冤屈的鬼一样,流着鲜红色的血液,它似乎在瞪着我,随时会摇摇欲坠。玩眼珠子的是只小鬼,他在课桌上弹着自己的眼珠,也许是用劲过猛,眼珠掉在地上弹到了门口。孙老师正环视教室,未注意弹来的眼珠,一脚踩上去,发出“汁”的一声,有红色包浆爆开

鬼爷的鬼故事:香雪兰

他便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摧残,犹如暴雨把花瓣片片吹落…… 益州百里之地,有个小城,名曰:龙背。 名字奇特,是因为小城的后面的群山延绵起伏,远远看去犹如龙背,久而久之便成为龙背,小城的原名到没几个记得了。 小城也不算小,千余户人家,靠山面海,地少人多,故龙背大多数人以渔、猎为生。 白墨宸拖着沉重的步伐,饿的脚有些发虚,似踩在棉花上一样,脚不着力。他唉声叹气地支好摊位,铺上宣纸、笔墨,他是一个画师,以

民间怪诞

“金山老外公,银山老外婆,我爹我妈不在家,请婆婆来看家!”民间怪诞 之老变婆篇 记忆中,如往常一样,我们三姊妹围着火炉烤火,但却闹腾的不行,吵着嚷着叫奶奶给我们 讲故事。 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家人,爸爸妈妈要外出去亲戚家。一天晚上,爸妈对两个大妹二妹说: “如果我们不在屋都,你们就在家门口对着大山喊:‘金山老外公,银山老外婆,我爹我妈不在家,请婆婆来看家。’” 第二天早上,大妹和二妹一觉醒来不见

皮囊

“鬼探披人皮,还得看尺码,看你膀大腰圆的,肯定是穿不上美女皮的。” 南海鬼市,人皮摊位。 我看着摊位上琳琅满目的“皮衣”,不知如何选择。 一张张白花花的人皮套在塑料模特身上,像极了活生生的人……如若不是它一动不动的话。 周围鬼头攒动,偶尔一两个路过的鬼,会停下脚步挑挑拣拣。他们用手抻着皮,似乎在挑选合身的衣服。 我久久驻足,目露迷茫,就像刚进城的娃娃。 “新人?”摊位老板似是看出了我的窘迫。 我

莫情(上)

灵江滩边那块平整的地面上,堆了一垛一垛半人高的橘果,夕阳照着,就像血一样的颜色。黑色的河流,怨气凝聚,在秤的两头,良知与灵魂孰轻孰重…… 如果有一个诡异的陌生老女人,在漆黑的子夜里突然站在你的跟前,一言不发,死鱼般的眼里弥漫着怨气,而你又动不了,说不出话,就像梦魇一样,全身的神经都失去了控制,你会害怕吗?你会颤抖吗? 这是我年轻时亲身经历的事情。 那一年我十八岁。那年,公社里饿死了很多人。 但当时

车站无人

“不是已经出了死亡名单吗?要不你看看有没有昨天你遇到的那个人。”“终于弄完了!”已经是凌晨二点钟,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终于把画册做完,这份工作闲的时候是真闲,忙的时候是真忙。急忙收拾好东西赶往地铁,还好公司到我家的地铁是环线, 小时都是运营的,在大城市里栖息,能有地铁、公交从公司直达家里,还 小时不间断,实属一种幸运。 到了地铁站,灯光通明,就是看不见任何一个活人的身影,空空荡荡,看着有些阴森。

诡说:以后你还敢捡尸吗

当然,最后这个小青年被警察抓了,事情也就上了新闻。这事有个行话,就叫做捡尸。诡说:以后你还敢捡尸吗 这几天看新闻,说是有个小青年,专门蹲守在酒吧门口,等着单身喝醉的女孩出来,趁机下手,拖去酒店侮辱人家女孩子。当然,最后这个小青年被警察抓了,事情也就上了新闻。这事有个行话,就叫做捡尸。 这新闻让我想起了一件事,好些年前,也有这么一个小青年,好捡尸,不过他的遭遇可就不是被警察抓那么简单了。 这事发生在

聊斋故事:张鸿渐三过家门入不得,幸家有贤妻外有美狐仙

人啊,真不知道一辈子哪一个节点就变成一个大转折,让你的生活一落千丈,南辕北辙。 有时候,一个人有点才华但是智慧不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要平安地过一生,既要强化己身,又得会审时度势。 没有所谓的才华,顶多就过得平庸一些,不至于招来灾祸,但若是才华出头,智慧不赶趟,就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了。 人啊,真不知道一辈子哪一个节点就变成一个大转折,让你的生活一落千丈,南辕北辙。 书生这个群体,是个很矛盾的群体,

钟锐奇谈:生死同归

夫妻二人同饮毒酒殉情,可是却生死相隔,几十年的日月里,藏着怎样的爱恨情仇? 文昌市郊区某个四合院外。 “钟锐先生,您给看看?”一个中年油腻男子挺着个啤酒肚点头哈腰的对着一年轻男子说道。 而那男子也正摸着下巴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四合院。 附近还有许多工人,不过都离的挺远。 唯有年轻男子和刚刚挺着啤酒肚的中年人敢站在门前,不过这个中年男子也是时不时的掏出手帕擦一擦额头汗,心虚的眼神透露着恐惧。 “王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