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真相

2020-12-24 11:02:46

纯爱

“你好,余小姐,请坐。那之后怎么样?”

“嗯,就这样呗。我和爸妈说了,对方看不上我,他们看我还挺消沉的,就没再多问。”

“那今天我们聊些什么?”

“……王老师,你看。”

……

“嗯……这是……什么?”

“童雨,你知道吧?”

“知道。他是很有名的男模,这本CoolMan也是他一手创办的,国内很罕见的男性时尚杂志。怎么?你认识他?”

“不是,你看下这篇报道的另外一个主角名字。”

“李某?”

“李君豪,我高中同学。”

“我记得你和我说过高中三年你完全没有感情经历的,这个人是?”

“嗯……说来话长。我高中的时候确实和他不熟,现在其实也不是很熟。这也是我前两年同学聚会的时候知道的,他们都说那时候李君豪喜欢我,还追过我一阵,我浑然不知。那次聚会上那帮爱起哄的家伙们知道我们俩都是单身,就在那拼命撮合,琳琳最起劲儿了,逮着让我俩交换电话、微信,跟个媒婆似的。”

“所以后来你们谈了?”

“嗯……也不能算谈吧,就约出来吃过几次饭,讲实话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怎么说,五大三粗型的,和他那照相机倒是很相配。几次吃饭都是我找的地儿,他无所谓,只要份量足就好。聊天也就那样吧,回顾下往昔,聊聊现状,就挺普通的,当一个朋友还行。

他唯一惊艳到我的地方是他的作品。讲真我高中时候和他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他在第三次吃饭的时候送了我一本相册,那本册子里全都是我高中时候的照片。其实也不多,一本册子大概二十张吧,课间休息时候一个人发呆的我,运动会上加油打气的我,春游时候满嘴零食的我,文艺演出在台上朗诵的我……还有我们的毕业照。有些是偷拍的,有些是对镜头的,鬼的我都没印象了!要是当年被我知道他偷偷拍了那么多我的照片肯定会恶心死的,不过时隔那么多年,倒无所谓了,就是有点诧异。当然了,关键是每张都拍得好棒,照片里那个虽然是我,但我却看着很陌生。我都很想要原片存手机里当壁纸了。

把相册给我的时候他还有些心虚,毕竟这是偷拍的东西么,不过看我没生气,他长长舒出一口气,笑着解释说,当年的我太上照了,总是一忍不住就按快门。这种话听来就是哄骗女孩子的,不过他说得特别认真,有种让人想要去相信的魔力。然后他好像是了了这十多年的心事一样,原来还有些紧张的,突然就放开了。听那意思就是曾经我确实是他的女神,但如今他已经放下了这段感情。莫名其妙就被甩了……你说糟不糟心?”

“噗。”

“你别笑啊,很认真的。反正他不是我的茶,我也不是他的菜,我们就此别过,联系也渐渐少了。就偶尔会给对方的朋友圈点个赞。说真的,这家伙真有拍照的天赋。朋友圈随手一发就是大师之作。你知道我是搞设计的,对摄影也很感兴趣,有这家伙在的朋友圈就是赏心悦目四个字呀。他发的照片大多以风景照居多,应该是到处旅游到处拍,很少会有人出镜。我就挺好奇了,因为我知道他的工作,是在一家时尚杂志社当摄影,时尚杂志不就是拍人的嘛,按理说,他也应该是拍人最拿手。我记得他唯一发过的一张人物照,那个人还没有正脸,是个背光的侧影。地方好像是在一个海边度假村。那侧影穿着宽松的长衫长裤,站在海边,抬头对着太阳的方向,特别自然,像是抓拍的。那张照片里充满了爱和希望,真的,光看着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这是他朋友圈里我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啊,我还保存了!等下哈,给你看。”

……

“这人是……?”

“嗯,之前我也不知道是谁,以为是哪个和他一起旅游的伙伴,现在看看,这应该是童雨。”

“他的轮廓很好认,标准的九头身,身材比例很匀称,特别是脸型,有种混血儿的感觉。”

“王老师你也喜欢他?”

“……”

“不,我意思是那个……哎……怎么说……”

“噗,我明白。我偶尔也会看看他的杂志,所以对于这张脸、这个身形并不陌生。而且你忘了,做我们这行最关键的是什么。”

“什么?”

“观察力。”

“原来如此!所以啊,那次和豪大一起去海边的是童雨啊!这是大概一年前,对,那会儿他已经和我谈清楚了的。所以其实他是觉醒自己是Gay了对吗?

啊,等等。还有更早,两年前应该是,对,在琳琳的婚礼上。我们再有联系也是那年,应该是春天,高中同学会上再见到豪大的。那年琳琳正好在忙婚礼,聊到豪大在做摄影师,琳琳就随口开了个玩笑,说我结婚那天你要不要来当照相?豪大很爽快的居然一口就答应下来了。于是他也变成了琳琳结婚当天的工作人员。哦,我也是,我是琳琳的伴娘。

婚礼是在那年的农历七夕,这日子可难订了,琳琳和他老公提前了一年半订的。幸好是个艳阳高照的日子,哎,说幸好也不对,那天是真热,你能想象三十五度的天在外头乒铃乓啷叮呤咣啷一整天么。结婚真是麻烦啊,别说婚礼当天有多累人,前面还要拍婚纱照、装新房,这儿闹闹,那儿闹闹,我都听过很多为了新房搞得不开心闹掰了的情侣……果然爱什么的,在现实面前就是那么脆弱的……

不好意思,扯远了。”

“余小姐,我能打断一下吗?我必须很认真地和你确定一个问题。你讨厌结婚吗?”

“不。如果是和我喜欢的人,我愿意。难点就在这个我喜欢的人……”

“我了解了。我可以那么理解吗?虽然现实会有很多的麻烦事,但如果碰到一个你真心想要携手一生的人,你有信心能够战胜现实,收获幸福?”

“当然,我一直那么相信着。怎么了,这有什么问题吗?琳琳和他老公是这样的,红糖和耗子也是这样的,如果是真爱,经得起这份考验。”

“很好,你的态度还是很积极的。”

“我也只有这份积极的态度了。哎……刚才说哪儿了。哦,就那天闲着的时候大家就会聊天嘛,那会儿我和豪大还处于被撮合期,正好又是婚礼现场,难免被人起哄凑对。我就悄悄问他啦,到底有没有心上人。他的回答很暧昧,笑得贼兮兮的,让人捉摸不透到底是YES还是NO。后来忙起来了,我们也就顾不上聊天,就看到他咔嚓咔嚓地按着快门。几周后整理照片的时候,琳琳给我发了一个包,里面全都是婚礼那天的照片,以我为主的,还不少,一共有近一百张了。琳琳就以此为证据,怂恿我不要放弃豪大,我也有了点动摇,毕竟……嗯……你懂的。不过那之后一个月吧,豪大就和我把话说清楚了。做人啊,就是不能想太多。想什么,不来什么。尤其是美事儿。

哦,我想说的不在这儿。婚礼那天结束,我们工作人员都留到最后的,我还要去琳琳家一趟。关键来了,豪大他先走的,和我们打了声招呼。你知道琳琳有意撮合我俩,就让我送豪大出去,我俩其实没啥话,一路有的没的说了几句,到门口的时候发现停着一辆豪车,哎我的妈呀是宝马,当场就把我惊到了。哦,当然惊的不是宝马车,而是这辆宝马车边上还站着一个男人,身材修长,面容姣好,就好像是从杂志上走下来的男模。哎,没错,就是那个男模——童雨。

我对男性时尚杂志没研究的,他很低调,只上过那杂不是?所以起先我都不认识他。但无所谓我认不认识他了,真人的气场就摆在那里。童雨的目光一直追着豪大,脸上没有笑容,冷若冰霜的表情,看到豪大了,也不动声色,只是微微抬了下眉毛。我很诧异,转头去看豪大,豪大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情,和我挥手道别,就快步向那车走去。我看到他顾自开门上了车,两个人连声招呼都没打。这奇妙的感觉就好像你有什么把柄握在对方手中,不得不听命于人这样……那会儿我还真没想到两个人是有什么,真不像。

然后我把这事儿和琳琳说了,一描述那香车美男的长相,琳琳利索地翻出了本杂志,上面赫然印着童雨的模样,我这才知道他真的是个模特。也才知道,他是豪大的老板。”

“余小姐,我能问一下,你今天为什么想要和我聊他们的事?”

“啊?我……就看到了,被触动了下。原来我以为就我喜欢的会是Gay,没想到连曾经喜欢我的也是Gay……挺shock的吧。”

“仅此而已吗?”

“嗯……”

“余小姐,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在你身边就有各种形形色色的人,你静下心来,慢慢去想一下,他们的伴侣是异性居多,还是同性居多?”

“……我认识的,大多还都是正常的。只是,和我有关系的男性,同性恋的比例很高……”

“到现在为止,你谈的都是你喜欢的人,那么像这次一样,喜欢你的人中间是否也存在这样的现象呢?”

“emmm,我咋感觉没怎么被人喜欢过?让我好好想想啊。小学倒有一个,书呆子型的,我那会儿在班里长得还算可以,还是校礼仪队的。成绩不是最拔尖儿,但也还不错。这个书呆子一直是我们班的第一名,每天见着他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写作业,很少和人打打闹闹。但小学时候的男生你懂的,都很惹人厌,反而像书呆子那种还挺讨人喜欢的。我们班女生和男生吵架的时候,就常常会把他挂嘴边。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这个书呆子对我很好,其实我们没怎么交流过,他每天中午都会帮我打饭。那时候都是大锅菜大锅饭,要排队去领的,小朋友下课铃一打就像饿狼一样往前冲,我基本上都在最末尾。但每次排着排着,就会看到书呆子跑我跟前,把饭菜盒子一递,就转头跑掉了。旁边的男生女生都十分羡慕地看我,不过我有点尴尬……持续几天之后,我受不了了,就直接让他别那么做了。话一说完,他默默点了点头,很丧气地走开了,我还有点莫名的负罪感。说来,他后来怎么样了,我不知道呢。没了解过……不如说没兴趣?

再往后,大学你也知道,一团乱,实在没精力再去管还有谁喜欢我了。工作以后碰到的人倒是多了,但都是工作关系,很多还都是有老婆孩子的,更谈不上喜欢不喜欢。至于相亲的那些,确实有几个对我还挺有意思的,不过怎么说,他们的有意思无非就是觉得我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吧。那么说来,我还真没和其中任何一个人谈下去的意愿,聊的话题不同,价值观不同,生活的世界感觉也是不同的,很难聊。而感觉不错的,为数不多那几个,有些压根没那意思,有些就……你懂的。他们当场对我说的,我还挺庆幸没碰到骗婚的Gay了。

哎,这样看看,我的情感经历真是一片空白啊。咋回事儿呢?啊,我想到个事儿。我曾经收到过一封莫名其妙的信,嗯,就是情书。没有署名,没有邮戳,是直接送到我寝室的。那封信吧,挺邪门的,写信的人像是认识我很久了,但我对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是谁。神奇的是,他的每句话每个字都像是斟字酌句为我量身打造的一样。虽然很突兀地收到了这样一封东西,但通篇读下来我居然还有些感动。当时特别想要知道是谁给我的,和宿舍楼大妈确认了好多遍,大妈都被我问得有点疑神疑鬼了。当然,每天有那么多信件,她也不可能一直盯着,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封信是谁写的。说实话,我还挺好奇的,很愿意和他谈谈。不过,如果他……哎,算了。”

“原来如此,现在一切还没有定夺。也许我们可以详细聊聊那封信的内容,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相信你能从那里面找到自信。”

“嗯,太久了,我不太记得了,下次我把它带来吧。”

“没问题。”

“啊,对了,我知道我为什么对豪大的事儿那么耿耿于怀了。王老师,你说,性吸引在一段感情中是不是很重要?”

“为什么那么说?”

“这事儿一传开,我们高中群立马建了个八卦分群,都在讨论这事儿。他们也不知道怎么神通广大地套到那么多内幕消息的,说其实豪大和童雨是炮友,好像豪大有啥把柄被童雨捏住了,不得不受制于人,他俩之间并不是恋人关系。其实弯的是童雨,他利用职务之便潜规则豪大,还说童雨本身也是靠潜规则上位的,他和现在那杂志的集团老总就是那关系。反正这帮子人倒来倒去说的都是这些事儿,还跟亲眼见着似的。我想豪大真不像是弯的,又想到琳琳婚礼那天两人之间那感觉,也便信了几分,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豪大他是在两年前到童雨公司的,对的,琳琳婚礼的时候正是他刚刚进那公司不久。听说他们俩之前就见过,在豪大还在单干的时候,有被找去给童雨拍过照,就那时候认识的吧。不过他俩的第一个现场闹得很不愉快,童雨不满意豪大的态度,豪大也不喜欢童雨孤傲的性格。有个镜头两个人都不肯妥协,最后豪大直接甩手走人了!现场人员一片尴尬,在这一片尴尬中,童雨也走了……后来那期杂咋样了我也不知道。

之后又有一次,这真的是巧合了。他们俩共同参加了一个聚会,事先谁都不知道对方会到场,现场一碰头就尴尬了。毕竟第一次的碰面不欢而散,应该对彼此记忆都挺深刻的。哪知道这圈子就是那么小,转了几个弯,碰到了一场朋友聚会。我听群里人描述说,那会儿两人就坐了一个对角线,自己管自己喝。但这酒精一下肚,脑子还管用吗?没说几句话就红脖子瞪眼地争执起来了。即使是对角线,这俩也能杠到一起去。争的是啥大家也记不清了,反正就知道吵得还挺凶的,差点打起来!周围人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两人劝开,这场聚会也是不欢而散。后来,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最后走的时候,有人看到他俩居然上了一辆车!那人害怕出事,想要追上去的时候,车门已经关了,一溜烟儿就开走了。

那之后没多少天吧,豪大就去了童雨的公司。所以大家都猜啊,是那晚上发生了什么事儿,让豪大被童雨抓住了小辫子,只得乖乖听话。鬼知道豪大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能被人要挟啊。据他们公司的同事说,豪大和童雨在公司里关系也不好,很少说话,偶尔看到他们俩说话也是剑拔弩张的感觉。但两人的合作偏也多,童雨的摄影基本上都包给豪大做的。虽然每次两个人都要互相争执一番,但像第一次那种甩手走人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拍出来的东西是真的漂亮。

自从豪大去了童雨公司,成为童雨专属摄影师之后,杂志的销量就直线上升,以前这杂也就少数男人会看看,现在都快变成女性向的杂志了。当然了,豪大不止是拍童雨,他还会拍其他小模特,不过只要是童雨的画面摄影师写的都是豪大的名字。也难怪那篇报道上会质疑这一点了,网上评论还有说豪大那儿是不是藏着童雨的私密照呢。

反正我就觉着他们这段关系挺神奇的。以上这些都是道听途说了,真相我们局外人谁都不知道。不过那篇报道上的偷拍照还挺清楚的。童雨曾经在个访谈上说过,自己是个很注重隐私的人,不是太亲密的朋友是不会邀请他到自己家里去的。所以报道里面也把这点放大说了。虽然大家都说他们俩是利益关系,但我觉得没那么简单。

我之前不是给你看过那张豪大朋友圈发的童雨的照片吗?我是觉得,如果不是很喜欢这个人,是没有办法把他拍得那么美的。这种美,嗯……怎么说呢,不是那种构图啊、配色啊、光影啊之类的技术层面上的美,而是一种说不清的浑然天成的扎根在这图里的气质。豪大给我拍的那些照片也很美,我特别喜欢,但童雨的这张和我那几张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的。我那几张中我可以看到的是豪大对于‘美’的追求,而在童雨那张照片里,我看到的是豪大对于这个人的追求。可能是我主观了吧,反正只是肉体关系,我不相信能拍出这样的照片来。只有用心的东西才能够触动人心。

你知道吗?群里人把童雨说得就跟个靠潜规则上位的心机婊一样。说他刚刚出道的时候能有那么多曝光率是被那个杂的大老板看上了,睡出来的。后来能进杂志社还能坐到总编的位置上,也是靠枕边风的。当时还有一个和他竞争的很有资历的中年妇女,一气之下辞职走人了。那妇女走了之后,杂志一度陷入一蹶不振的状态,不过在童雨的管理下,短短一年又恢复了,甚至还赶超了以往的口碑和销量。于是又有闲言碎语说,那之后不知道童雨又‘营业’了几个人,说什么这年头不光是漂亮女人能办事儿,脸蛋好身材好的男人一样可以。反正这话就很难听了。不过嘛,群里的大家都以为是童雨欺骗了豪大,都是站在豪大这一边的,所以会那么说童雨也无可厚非……”

“但你不那么认为?”

“嗯。虽然我也就见过童雨一面,说这话没什么信服力。但,说女人的直觉也罢,什么都好,我不觉得童雨欺骗了豪大,更不觉得童雨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以我对豪大的理解,按他那种性子,绝对不可能为一个他憎恶的人干那么久的活,更不可能把一个他憎恶的人拍得那么好看。群里那帮子都是为皇帝着急的太监啊……”

“余小姐,我们无所谓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许你可以想想,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们?或者说愿意相信他们?”

“我为什么?”

“我们关注一件事情总是会有自己的投射在里面。即使是同一个八卦,但每个人看到的样子都是不同的,这点你同意吗?”

“嗯。”

“在其他人都在为豪大鸣不平指责童雨的时候,你为什么会觉得他们俩没有那么简单?或者说,你为什么那么在乎这一点?这件事其实和你并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不是吗?”

“嗯……我不知道。也许,只是被那张照片给震撼了,或者想要相信世界还是有真爱的……”

“又或者,你在说服自己,和你有关的男人都是Gay,试图去证明这个观点?”

“不,我没有。”

“余小姐,冷静一下。在这个房间里,你是主角,一切以你为主。我只想知道你的感受,我只在乎你的感受。你可以深呼吸一下,闭上眼睛,慢慢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让他们都沉淀下来,不要那么浮躁,然后顺着事件本该有的那条线路,再画一遍这个故事。”

……

“王老师。”

“什么?”

“我是不是没什么女性魅力?”

“为什么那么说?”

“你看豪大拍的照片,我的是青春纯洁小岁月,而童雨的却是透着大人的色气。他把我的照片打包还给了我,却留着童雨在身边……我是不是不够吸引人?”

“所以,你觉得自己输了。是这么想的吗?”

“嗯。我刚刚冷静了一下,发现在所有情感的最底处,潜伏着一个不起眼的情绪,是自卑。”

“很好,你发现了自己。余小姐,记得你刚刚和我说过的那封莫名其妙的书信吗?也许下次我们可以聊聊它。”

“好的。我还有个问题。”

“你说。”

“还是我最初的问题,性,对爱很重要吗?”

“为什么那么问?”

“爱难道不正是从性吸引开始的吗?听了豪大和童雨的那些八卦后,给我最大的触动就是这个。纯粹的对于美的共鸣,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性的魅力。可能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言语的交流,一个小动作、一个小眼神就能把人给勾过去了,然后就生命大和谐了呀。”

“我该怎么回答你呢……性是爱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王老师,你会和不喜欢的人发生关系吗?”

“?!”

“或者这么问,你会不会因为和某个人的那啥事儿很和谐,而喜欢上那个人?”

“我认真回答你的问题,余小姐。性欲是生理需求,在某些场合和条件下,对象并没有那么重要。”

“哦……”

“你听我说完。但是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会有想要触碰、占有的心思。那么你后面那个问题,性生活和谐,是维持爱的一个充分条件,但并不是必要条件。”

“我……明白了。也就是如果和谐,那足够成为你喜欢一个人的原因。”

“我不否认。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是碰到什么事了吗?”

“哎……很多事吧。我真的是,哎……太肤浅了。”

“余小姐,有话不妨直说,在我这儿你不需要隐隐藏藏的,那对我们的咨询没有好处。”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没这个自信,觉得自己也没这个能力。”

“emmm,很多事情都是讲契合度的,这件事也不例外。世界上的每一把锁都有它对应的一把钥匙。你现在担忧这个事情,是不是有点急了呢?”

“我只是觉得我一直像个小孩子,即使年龄不小了,但是待人处事上、心智上,总还像个大学刚毕业的涉世未深的小朋友。这也许会和我那么多的失败有关吧。”

“所以你想要变得如何呢?”

“变得更成熟、更有魅力、更有女人味。”

“有一个很知名的外国老太太,今年快九十了,但看着特别年轻,仿佛岁月只如一阵清风轻轻拂过她身边并未留下太多痕迹。前段日子上新闻还是容光焕发的样子。你知道这位老太太吗?”

“新闻里有瞥到,怎么了?”

“有人问她,保持青春的秘诀在哪里?你知道她怎么答的?”

“emmm,我不知道她会怎么答。但我会以为是钱和护肤品。”

“她的答案很简单,一颗年轻的心。”

“……”

“你很聪明,我相信我不用多说了。时间会在每个人身上留下痕迹,那些想要紧紧抓住时间的人,那时间在他身上刻下的痕迹也会很重。这就像我们画素描一样,你急切地想要画好一个形状而用笔很粗很重,最后的成品反而是惨不忍睹。而如果慢慢地按照事物本身的样子耐心勾描,一层层地描上淡淡的痕迹,最后呈现的作品便能浑然天成、自有其韵味。”

“……”

“你可以回去好好想一想。我们下次可以详细聊一下这个话题,你觉得呢?”

“好的,我明白了。”

-----------------------------------------

PM9:30,威斯汀酒店大堂。

“李勤先生?”前台服务小姐盯着眼前这个帽子围巾口罩把一张脸遮得严严实实的男人,眼神不由警惕起来。她看看手上的身份证,对了对照片,又看了眼那男人,却迟迟不把身份证还给他。

“感冒,理解下。”男人急促的声音从口罩下面传出来,闷闷的,辨不清原来的音色。

身份证本身没有问题,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服务小姐最终还是把身份证还给了这个可疑的男人,只是在心里多留了个心眼。

男人接过身份证和门卡,转身匆匆朝电梯那儿走去。房间号1608,完美的16楼。

哔。

男人按下了16楼,电梯往上升去,在16层停下,门打开。

男人出了电梯,无视了正对面的房间号指示牌,往右拐。而指示牌上却赫然写着“←1601~1610”。

他最终停在了1622的房门前,刚抬起手想要敲门,那门自己开了,从门里伸出一只手,把门外的男人拽进屋,又砰一声紧紧关上了门。

门里面。

另个男人恶狠狠地瞪着这个口罩帽子围巾的可疑男人。

男人摘掉了全副武装,勾起唇角笑道:“放心,我借了我爸的身份证,没问题。”

他一边脱下厚重的外套,一边往房里走。这是一间套房,一晚上估摸得上五位数了。这个小老板还真舍得,他内心嘀咕了一下。

两人的绯闻报道一出,是没办法像往常那样再去对方家里了。恐怕这时候双方的家门口都蹲着一堆记者等着抓第一手消息了。

童雨跟在李君豪身后,往大厅的沙发上一躺,惬意地翘起了二郎腿,这不雅的动作由这个天朝第一男模做出来竟能有一分优雅的气质,也是特别让人佩服了。他端起茶几上的红酒杯小酌了一口,就拿手上悠悠晃着,眼睛始终追着刚才进屋的那个男人。

今天两个人在这里密会,主要还是为了商量该如何应对那篇报道。这事儿八成是上个月刚发刊的某杂老板干的,看到这块有甜头了想要插一脚,却发现怎么都做不过这个花瓶男,就想出了这种卑鄙恶劣的主意。

“还能怎么办?你发表声明说绝无此事不就得了。”李君豪大咧咧地靠在童雨边上的沙发上,两腿开着,特别没样子。他从茶几上捎了个橘子在那儿剥着,一边剥,一边把果仁塞嘴里吃得吧唧响。

童雨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心中暗暗“啧”了声。自己真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把他找来商量这事儿。但童雨接下去要做的这个决定,必须得要李君豪的同意,因为这是两个人的事,而不是他一个人可以敲定的。

他不带任何语气地驳道:“照片拍得那么清楚,你要怎么反驳?”

“就说我找你有事儿呗。两个男人啊,又不是孤男寡女,想歪的人自己脑子有病。”

“我说过,我从不让人进我家门。”

“啥?访谈?这鬼东西还有人信?现在的电视节目哪个不造假了?那叫你的人设ok?小雨同志,咱做媒体的,脑子别那么死行不?”

李君豪已经剥完橘子,又把手伸向了茶几上的香蕉,大口大口吞了起来。

童雨很火大,心想咋不撑死你个大猩猩!但表面还是要维持水一样的平静。话都谈到这份上了,还咋谈下去?

沉默维持了有好一段时间。李君豪终于吃够了,站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开始顾自参观起了这一晚上五位数的豪华大套房,口中还啧啧称奇。

“哇塞!童老板,那声明吧,随你怎么发,只要保证将来你依然能够包养我,我就心满意足了。这地儿可真不错啊,咱以后偶尔也出来换换胃口吧,老在家做也没意思。”

童雨终于不忍了,捞起沙发上的靠垫就朝李君豪扔去。那人接下靠垫还嘿嘿嘿笑得没心没肺。

这都咋回事儿呢?自己咋能栽在这人手里呢?

童雨闭眼捏了捏鼻梁,实在是很不想要承认这个事实。

那天晚上一定是鬼使神差,妈的,他现在都觉得那晚上的记忆特别的梦幻。他并没有到那种醉得不省人事的地步,迷迷糊糊的印象中,是男人粗重的呼吸和灼热的体温,还有那缠绕在耳边的低沉声音,以及那奇妙的体验,痛并爽快着。

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往这方向发展,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眼前是一张令人讨厌的脸,他的脑袋是直接宕机的。重启之后,那些个不堪入目的画面就像是电影预告片一样一张一张地往他眼前过。可恶的是,那个占了便宜的男人竟然还以此为筹码,要挟他给份活干!

童雨这气儿就是不打一处来!但是,这事情不能暴露,要不然他苦心经营起来的一切都会化作泡影。他一直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他的,可无所谓啊,别人说管别人说去,那些都是没凭没据的空穴来风,他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和他一起工作的同事们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大老板知道不是那么回事,那就够了。但是!如果他和李君豪的这一夜情被揭发了,那无异于一个大大的实锤,会让之前他身上背的那些个莫须有的谣言也坐实,那样的话,可能连大老板也无法再保证他现在的位置了。毕竟谣言中他还和那大老板有一腿呢。

李君豪这人吧,童雨本就看他不顺眼,但好歹这人的业务能力工作态度还是有保障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是那么一个无赖!

“以后你的单页全给我拍吧。包你满意!”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童雨全身都在发抖,是气得快爆炸了!

“别人拍不出你的美,只有我行。”男人说这句话的时候还特别骄傲,就好像小学生在老师面前炫耀说这题你们都解不出,就我能解一样。

然而,也正如李君豪所言,他镜头里的童雨总是有一份迷人的魔力,几乎所有人都能够从照片中就分辨出,哪一张是李君豪拍的,哪一张不是。于是,童雨挑不出毛病,为了杂志的前景也只能默默认了。

得寸进尺的男人下回就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然后童雨就沦陷了进去,再也无法自拔在这段感情里。

李君豪总算是把豪华套房给里里外外逛了个遍,走回童雨面前时,不由分说地拉起他的手就往浴室里拽。

“你干嘛呢!”童雨大叫道,好好说事儿呢,这家伙以为自己是邀请他来开房的嘛!

“当然是洗洗干正事!”

“……”真的是这么以为的。

李君豪今天十分着急,他知道自己过分了,可是他能怎么办,看到那报道开始,他这心就跟火烧似的。这不光彩的事儿一旦曝光就等于给他俩的关系判了个死刑,今后将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们?能办的事儿都办不了,别说是像现在这样了,指不定他这口饭碗都得丢。丢饭碗还事小,关键是他再也无法把童雨收在他的镜头里了!这怎么能忍?

完事后,童雨开始嘤嘤抽泣了,李君豪一慌,紧张得把人紧紧抱在怀里,连声说着好话哄着他。

“你先松手。”

嗯,听话,松手。

“滚一边儿去。”

嗯,好的,滚一边。

“我认真问你,你到底怎么想的?”童雨缩起身子,讲实话现在很想闭眼睛睡觉,但有些事情今晚上一定要说清楚。

李君豪侧了个身,伸手想要把人往怀里带,但被对方瞪了下,很怂的缩了回去。他想了想,说:“能和你在一起,让我怎样都行。”

“你到底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这个问题问出口,童雨就觉得自己挺白痴的,就好像他一直鄙视的脑残剧里的女主似的。没想到有一天这样的台词会从自己口中说出,如果被以前的他知道,定会抽自己两三个嘴巴。

李君豪闭了闭眼,再睁开时一点不闪躲地正视童雨清澈的眼眸。视线交汇那一瞬,童雨感到心跳前所未有的加速,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你很美,我想要一直看着你。”这句是大实话。

童雨不说话,翻了个身,把背影留给了对方。

而那人还在惴惴不安地想是不是说错话了。可那真是他的真情实感,一点不虚假。

旁边传来闷闷的声音:“人总是会老的。”

“童老板,作为时尚杂志总编,我觉得你对于美的理解有问题。”李君豪不客气地指出。

闷闷的声音问:“什么?”

“美,和青春无关。有我在,你会一直那么美的。”

李君豪自信地笑着,那个后脑勺突然一翻身,一双无比闪亮的眼睛望着他:“那我们出柜好不好?”

“啊?!”这次受到惊吓的是李君豪,卧槽,这个小朋友居然那么胆大豪放?他还是个公众人物啊!

见着人这副反应,童雨的心立马就凉了,干脆又翻过身,把被子一拉,全都裹在自己身上,蜷着身子一声不响。

眼睛闭上有好一会儿,他忽然感受到了背上传来的温度。耳旁一个很轻的气息说道:“求之不得。”

童雨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却还倔强地把手肘往后一顶,重重打在了对方坚实的腹肌上。

“冻死我了老婆,被子分我点好不好嘛?”

相关阅读
老头茶馆:小王爷和小皇子的故事

他终于明白,人这一生,除了要追寻自己守护的东西,练就守护他们的力量。楔子 快到清明了,正赶上回乡祭祖的日子。大家似乎都行色匆匆的的。 老头茶馆搬了又搬,总算是搬到了个气候不错的地方。刚刚架起茶棚,一少年背着铁剑就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我都坐下这么久了,你还不上茶,懂不懂规矩啊!” 回过头一看,上茶的是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家,骂骂咧咧地又坐下来乖乖地不再言语。 “老头看跟这位小哥有缘,送上这壶荆棘凤凰

君心昭昭遇阳现

可是现在够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所以他不用再疯下去了。 朝堂上有句话,宁可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康王。 康王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当今圣上最是疼爱这个弟弟,不管这个弟弟做了多么荒唐的事,他都会替他兜着,就连康王在朝堂上暴打大臣,皇上也是轻飘飘就带过,连骂都舍不得骂。 传闻中的康王是个纨绔子弟,喜欢仗势欺人,正直的镇北大将军余震阳对于这样的人自然心有不喜,却万万没料到康王竟然是他心心念念、

青梅变竹马

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 .竹马贺新春 陈晨,现年十九岁,是一名正在经受磨难的高三学生。此时的他正伏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窗外响起了新年的钟声,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楼下是吵闹且喧哗的祝贺声。 然而世人的热闹皆与他无关,因为他是一名可怜的,正在偷偷摸摸抄别人答案的惯犯。 凄凄惨惨戚戚的

弄假成真(上)

居常安很无奈了,你这么说不明摆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怎么了,余小姐?没什么精神。” “嗯……哎……” “先把衣服挂好……包包可以放那篮子里……这边请坐,是发生什么了吗?” “王老师……” “……外面冷吗?” “冷。” “暖气再调大一点吧……这个……拿着暖暖手……” “……王老师……对不起。” “不急,没关系的。把感情都释放了,然后我慢慢听你说。” “嗯……唔……哼哼……嘤……唔唔…

耽美小说

郑天抱住林宇在他的耳边说,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林宇回抱,“好。”“嘿,早啊!”林宇热情的打招呼,一边将手搭在郑天的肩上。 “早,阿宇。”郑天说道。 “最近怎么样啊,实习工作如何呀。”林宇说到。 “还可以。”郑天说道。 “情人节不是要到了,我们两个单身狗一起过吧!”林宇说道。 “不好意思,我情人节有约了。”郑天抱歉的说道。 “哎!谁啊?谁啊?是哪个有眼光的小女生呀!带出来认识认识。”林宇兴奋地说道。

七年

七年很长,长到秦纪了解江川每个习惯动作;也很短,短到江川觉得和秦纪在一起一辈子。 在江川第一次看到“七年之痒”的时候,坚定地认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秦纪和自己的身上。 Y市的冬天是寒冷的,江川下了班习惯性的去秦纪的公司接他下班,车停在秦纪公司的门口。 江川百无聊赖的喊着高楼里的人进进出出。等了一会便看见秦纪的身影,吸引他的并不是朝夕相伴的爱人,而是秦纪身边的男孩子。 江川的第一反应是秦纪喜欢的类型

磕糖日志

爱情也罢,友情也好,这么温柔的两个人遇见,总是很美好。我第一次见到江启的时候,是把自己的方案第三次交给许山。那时候外面下着雨,天灰蒙蒙的,让本来阴沉着脸的许山又冷漠了几分。 其实许山平日里脾气也不错,只是连着好几天加班,又遇见我这个怎么都提点不好的后辈,让他拿烟的手都有些颤抖。 “魏雨,要不……你交给徐阳来做?”他的声音克制着不耐烦,我明白自己的方案又一次失败了。于是站起身,勉强扯出笑脸打算离开。

弄假成真

居常安很无奈了,你这么说不明摆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怎么了,余小姐?没什么精神。” “嗯……哎……” “先把衣服挂好……包包可以放那篮子里……这边请坐,是发生什么了吗?” “王老师……” “……外面冷吗?” “冷。” “暖气再调大一点吧……这个……拿着暖暖手……” “……王老师……对不起。” “不急,没关系的。把感情都释放了,然后我慢慢听你说。” “嗯……唔……哼哼……嘤……唔唔…

果然成真(一)

无需父皇赐婚,也不管你是男女,是嫡庶,我说管你一辈子,就是一辈子。京墨登基为帝那年,十八岁。他的束发之年,恰逢太平盛世。 不顾全朝文武百官反对,将当今右丞相长子柳南星,囚禁于后宫,夜夜承欢。 彼时男风并不兴盛,从皇宫到民间,人人皆传,那柳南星和他母亲一样,不知长了张何等妖艳的脸,竟能蛊惑皇帝虚设后宫,独爱他一人。 柳南星的母亲出身卑微,只是江南一介富商之女。 那时,重农抑商,商人唯利是图,乃是最末

禁爱:黑色世俗(上)

“死者面部带有十分诡异的笑容,这不应该出现在一个坠楼死亡的死者脸上。”月光拉长倒影,映出肆意无限。 眼前的怀表渐渐重影,一个清脆的响指将他带入最美妙的幻境。 耳畔传来了如同魔咒般的声音,虚无缥缈又近在咫尺。 “想象一下,此刻他就在你的面前。他在对你招手,在问你为什么不告而别。向前走,再向前走一步,你就能拥抱到你心心念念的人。” 他在死神的指示下,一步步滑向了深渊。 “啊!!!!” 彩云易散琉璃碎,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