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荣光

2020-12-29 15:00:34

纯爱

1

秦哲被冷醒了。他看着面前堆满废物的仓库,又看了眼屁股下面随便搭着的木板。

呵。连个毯子都没有。腊月的寒风还啪啪拍着墙角的小通风口,能不冷吗?

秦哲知道这是哪儿。

他向来承受能力强、非常抗压,所以即使分析出这里是他十年前借宿过的网吧仓库,也只是淡然地站起身来,凭着记忆找到厕所洗把脸。

毕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落魄情节,记得还是很清楚。

十年前,他不但拒绝赞助商打假赛的要求,还扛着违约不上场。死活不肯和对面打假赛的玩。头顶五冠的秦哲,那时也是真的傲。

早期签约费不高、赞助也不多、冠军奖金才六位数——秦哲全交违约金了。

但好歹职业联盟就打假赛一事好好彻查了一番。在那之后比赛审查也更加严格。

秦哲的粉丝们为此感动不已,真不愧是他们深爱的男人!又刚又正!

只是,洋洋洒洒几千字的作文还来不及发。秦哲早年收费代打比赛的照片就传遍全网。

营销号一致抗秦,把他那些个离家出走、未成年聚众打架的陈年破事全翻出来。

无数粉丝瞬间转黑,不知真假的恶劣流言满天飞,眼看就要控制不住,职业联盟迅速行动,要求没收秦哲账号,并禁赛一年。

五冠王者秦哲,跌落神坛。变成身无分文、走进网吧还要被狂喷的野狗。他低声下气,也只求到了仓库借宿。

现在回忆往昔,秦哲也颇为忍俊不禁。那会儿还是年轻了,若是放在现在,若是早些认识季晖的话……

秦哲愣了下,然后顶着网吧老板的白眼走到前台看日历。

嚯,今儿可是个大日子。

秦哲翻箱倒柜从口袋里摸出最后的一百零五块。交了五块钱上机。

他的新账号“风轻云淡”一上线,世界频道就炸了。秦哲看着那个最打眼、刷得最快最多、频率无比之高的ID号,嘴角若有若无翘了起来。

唯我独强:云蛋!!

唯我独强:你昨天杀我兄弟!

唯我独强:灭我公会!

唯我独强:屠我城镇!

唯我独强:今天还敢上线?!

唯我独强:你很骚啊!!!!!!!

秦哲挑起一边眉。

看看这霸气的ID、桀骜不羁的发言,谁能猜得到电脑后面的少年人,其实眉清目秀、斯文有礼呢。

秦哲忍不住将手从键盘挪出来。他碰了碰显示器上“唯我独强”四个字。

刹那间无数回忆侵袭,一会儿是和对方并肩举起冠军奖杯的画面,一会儿是对方手伤加重不得不进行手术的画面。

唯我独强:今天我不杀你个八百次!我就直播吃水煮键盘!!!

秦哲的思绪被吃键盘几个字拉回来。他揉揉眉心。今儿为什么是个大日子呢?因为今天,他秦哲未来的最佳拍档、一生挚友,因为没在游戏里成功杀他八百次,真的直播嚼了水煮键盘。

秦哲至今还能清晰记得直播视频里因为啃键盘,季晖那皱成一团的脸。

季晖一头热血啪啪打字,打完发送才觉得倍儿虚。室友老张转头偷笑:“哎呦,八百次,老强你要是能杀那蛋哥一次,我就帮你吃键盘。”

季晖支支吾吾:“我、我这不是鼓舞士气嘛。”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把墙壁上秦哲海报翘起的边角黏了黏。

“老强!来了!来了!!卧槽!蛋哥是不是特别想看你吃键盘啊!这是要贴脸刚你吗?!”老张大呼小叫着。

那一头的秦哲操作着角色就来了。他玩的剑客,手中一把长剑发着盈盈蓝光。

风轻云淡的对面,一圈圈游戏角色将他团团围住,秦哲也依然一眼瞥见唯我独强。

秦哲笑了笑,忍不住想起他们俩以前在网游里争锋相对、水火不容的画面。

当然,大部分,都是秦哲单方面玩弄季晖,风轻云淡单方面虐杀唯我独强。

唯我独强:云蛋!受死吧!

唯我独强:今天一定叫你永生难忘!!

然后季晖指挥众人就要冲,对面却发生极其惊悚的一幕——

只见风轻云淡丢掉了剑,举起双手,他他他他甚至还当着众目睽睽之下脱起了装备。

光着膀子的风轻云淡对着唯我独强的方向开口道:来吧。任君宰割。

季晖瞬间警铃狂响!

唯我独强:兄弟们小心!!!别靠近!!定有圈套!!!

风轻云淡:?

电脑面前的秦哲:“……”

就算是发现自己一觉回到十年前依然淡定的秦哲,此时也忍不住摸出一支烟。

自己虐的人,跪着也要追回来。

难。

2

季晖没吃键盘。

那天,面对脱得干干净净的风轻云淡,季晖整整与空气斗智斗勇了五分钟,才确定对方确实没有在套路他。

唯我独强好歹排名也在国服前百,战士玩得可六了。然而此时五大三粗的战士却别扭得跟个姑娘似的,小心翼翼靠近前方果体男子。

其他玩家:我怎么觉得这个画面有点猥琐?

风轻云淡:扭扭捏捏。你是来相亲的姑娘吗?

电脑面前的季晖,脸一红,唯我独强突然操起巨斧,戳了戳风轻云淡。

系统:玩家“风轻云淡”被“唯我独强”击杀。

季晖:“……”

风轻云淡:赶紧。还差799次。

唯我独强:???

季晖心道:这是什么新玩法???

风轻云淡:给你三分钟。

风轻云淡:不然杀了你。

唯我独强:?!

士可杀不可辱啊!!!

唯我独强:云蛋!把你的装备穿起来!把你的武器捡起来!!我们堂堂正正决斗!!

风轻云淡突然摸出把匕首。

寒光一闪又一闪。两个玩家的头被轻而易举地砍了。

风轻云淡:我有说让你们杀了?

风轻云淡:都别闹。

风轻云淡:老强你愣着干啥呢?动啊。

“动、动个鬼啊!!!!”季晖咬牙切齿、面红耳赤,“这说的是人话吗!!!”

不干人事、不说人话的风轻云淡最近都很不正常。

风轻云淡:老强,下本去。

唯我独强:我和你很熟吗?!

风轻云淡:杀我八百回,谁有你熟。

风轻云淡:不想下本,刷材料也可以。

唯我独强:没空。

风轻云淡:你在干嘛?

唯我独强:带公会新人。

风轻云淡:我陪你。

“靠!”看着那三个字,季晖重重捶了下桌。

这是要干嘛啊干嘛啊!!!!季晖抓狂中。

唯我独强:不需要!!!

风轻云淡:我可以等你。

唯我独强:你没有别的事情吗?!

风轻云淡:嗯……没有比你更重要的事了。

系统:您的好友“唯我独强”已经下线。

室友老张进来,季晖抱着脑袋呈鸵鸟状态。他问:“这是咋了??”

季晖:“我现在背脊发凉,总觉得云蛋不怀好意,这一切都是他的套路,他随时准备像摁蚂蚁一样摁死我……报他那死了八百次的仇。”

老张喝着可乐,一边开机:“我倒是觉得你想多了。”

季晖:“不不不。你想啊,那可是云蛋啊!杀人如麻!不择手段!”

老张:“你也知道他不择手段。那你说,他让你杀他八百次为了个啥啊。”

季晖皱紧眉头。他想了一夜,想不通。但还是一本正经道:“他一定有所图。”

老张呵呵笑:“图啥?图你身子?”

季晖瞪圆眼,拿起鞋就抡。老张大声求饶:“错啦错啦!!卧槽!!!!蛋总这是疯了吗?!”

季晖十分敏感捕捉到了关键字:“他又作什么妖了?”

“你自己看啊!”老张键盘敲得啪啪响,“蛋总这是要大开杀戒、血染江河啊!!!哎,老强,你怎么人家了?”

季晖心中纠结全写脸上:“啊?我、我没干啥啊。”

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风轻云淡一口气又收了十几个人头。季晖重新上线,公会频道已是一片哭爹喊娘。

十年专业逼王:风轻云淡不得好死啊!!!我的经验!!!我的装备啊啊啊!!!

卖肾电灯泡:还有没有人能管管那颗蛋了?!蛋都杀疯了啊!!!

裸奔的鱼:本人已死。不敢复活。

唯我独强:……

见他上线,众人哭得更凶了。

裸奔的鱼:强哥!!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

唯我独强:我知道了。都别哭了。清点人数,我们布置一下战术。

由于这次风轻云淡杀人太过、结仇太多。季晖并没有花太多时间便召集了几个大公会的人。

浩浩荡荡百人大军跟压路机似的,冲着风轻云淡直奔而去。

风轻云淡:哟嚯。好厉害。

季晖看着他句尾永恒的句号,气得冒烟。季晖脑子好,操作本就不、指挥更是厉害。但,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吗——

在绝对的强大面前,任何战术都是渣渣。

于是更为魔幻的一幕出现了。

风轻云淡跟割韭菜似的,解决围剿而来的层层包围,可就是不动唯我独强一根汗毛。

他躲、他绕、他杀了其他角色的血溅了唯我独强一身……但就是不对唯我独强出手。

季晖手都抖了。

唯我独强:云蛋!你玩我是吧!!

风轻云淡:哪有。我舍不得。

乖乖。这可是世界频道。谁都能看。

裸奔的鱼:强、强哥?你你你你是奸细?

其他人顿悟:先杀大强!!!快!!!

唯我独强:我不是!我没有!!我冤枉!!!!!

眼看武器就要刺到眼前了,闪着蓝光的剑划破空气,还带着萤火般的特效。风轻云淡轻轻一挑,抵御了攻击,将唯我独强护在身后。

卖肾电灯泡:老强!!!!你还说你们没有关系?!

季晖已经懒得解释。老张在他后面狂笑。

老张:“嘶——你说这云蛋。这波操作有点六啊。”

季晖:“何止是六。”

老张:“不。我是说他的操作技术。我觉得他在秀。”

季晖:“啊?”

但一看,确实。但要说吧,像云蛋这样的高手,也没必要刻意秀操作。

老张摸摸下巴,一副大师的神色:“你说他有所图,我现在觉得确实有那么点像。老强你看,他这像不像特地秀技术给你看的啊。”

季晖嘴角抽搐,无心搭话。

老张继续自言自语:“但是就是有一点我很奇怪。他为什么图你呢?他又没有见过你……”

话还没说完,季晖已是操作着唯我独强绕到风轻云淡身后死角,一个极限操作,巨斧以刁钻角度劈开风轻云淡的身子。

唯我独强:哈哈哈哈哈哈!!叫你秀!翻车了吧!!想不到吧你也有今天!

几秒后,风轻云淡发出消息:你开心就好。

季晖刚要打字,叮咚一声系统私信提示。

风轻云淡:老强。我都让你这么开心了。微信加一个呗。

3

秦哲觉得自己被季晖拉黑了。

他叼着根没点的烟,思考人生。

以前是季晖主动来找的他。

和游戏里被他气疯的唯我独强不一样。季晖本人其实很温和、很清秀。他说话是很有条理的,语速也十分舒服。

秦哲至今不知对方如何得知自己的事情。但那时候的季晖,面对着人人喊打的秦哲,不问、也不多说。一心支持、倾尽所有。

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太理所当然。以至于秦哲从不觉得,让季晖接受自己,会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在网吧耗了几天,秦哲关上电脑,走了出来。

腊月的阳光很暖和,秦哲难得晒了晒太阳,才往车站走。

花了三分之二的积蓄,外加四小时的长途车程,秦哲来到了季晖的城市。以前,他是在对方退役、手术结束的时候来的。

记忆东拼西凑,终于还是找对了路。

人群街道都和记忆里没什么差别。他甚至还能清晰记得,那天也是这样的阳光、天气有点湿凉,季晖穿着件雾霾蓝色羽绒服、脑袋顶着棒球帽,非常酷。

他指着远处的树和秦哲说,那颗,我爬过。

又指着旁边一家奶茶店,那家,我从小喝到大。

秦哲像是能看到季晖本人。他的视线从他的笑容,挪到他绑着绷带的右手。

秦哲停下脚步。

如果,季晖不来找他。如果他秦哲不出现的话——

会不会对季晖来说,才是更好?

他不用和家里人闹翻、不用动那么大的手术、不用经历退役的无奈。

季晖的生命是不是没有秦哲才更好?

秦哲自嘲般笑了。他在人行道的长椅上坐下。不知要往哪边走。

如果没有季晖,那他……

“秦……哲?”

这声音太熟悉了。其实对于秦哲而言,他和对方分开也不过几天。他回到十年前的前一日,还和季晖一起为战队赞助的事情忙了一宿。

季晖只是出来买奶茶的。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能在这里遇见秦哲。卧槽!那可是他偶像啊!

季晖从秦哲第一战开始就沦陷为迷弟,周边海报啥都不缺,赛程更是一场不落。

他叫了人一声就后悔了。接下去该说啥?哦!秦哲私服真好看!好高啊!好帅啊!!

如果秦哲知道此时季晖戴着十八倍滤镜看他,心中还在念叨,我秦神真会穿,太有个性了!他一定会陈恳告知对方,自己身上那件袄子穿了三年,好几天没洗,里面还脱了线。

昨天还在游戏里叫嚷着势不两立的季晖一副见到偶像小女生的模样,秦哲实在是觉得有趣。秦哲往季晖的方向走,季晖见状,立刻后退,整个人惶恐又受惊,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秦哲哭笑不得:“干嘛啊。你这个样子,搞得我像个变态。”

果然,季晖一看,周围不少人往这边瞄,还对秦哲指指点点。季晖顿时涨红了脸,乖乖不动了。

秦哲:“走吧。”

季晖一脸疑惑。但还是毫不犹豫跟上。两人肩并肩,季晖一边偷瞄,一边想秦哲好白啊,这么近看皮肤也好嫩哦。

唉,他看了眼自己,一身宅男标配格子外套牛仔裤,他真的只是出来买奶茶,如果知道会遇到秦神,他绝对会好好收拾自己啊!!!

秦哲停下,季晖回神,一抬头就吓了一跳。这不是他最爱的那家奶茶店吗!季晖瞅着秦哲点奶茶,还在欣喜对方居然和自己口味一模一样,下一刻,其中一杯奶茶就被塞进自己怀里。

秦哲哈着气:“揣着暖和。太冷了。”

季晖受宠若惊、顿时不知所措、望着秦哲热泪盈眶。

小狗模样的季晖真有意思,秦哲笑道:“我现在全身家当就三十七,一杯奶茶十八。老强,我可是把我一半身家都给你了啊。”

一句话,信息量过于庞大,季晖在见到秦哲后,本就运转速度骤减的大脑,一时无法思考。

季晖张张嘴:“啊?”

秦哲好心提醒:“老强?”

季晖炸毛:“你——啊不对!秦、秦神你叫我——”

秦哲:“你准备回家?”

季晖轻而易举被他带跑话题。

“不回。我去网吧,”然后瞬间回神,“不对啊!秦神你怎么会——”

秦哲:“走吧。冷。”

秦哲说了一句冷,季晖霎时啥都顾不上,拉着人往网吧走。秦神这么娇贵!可不能冻坏了啊!

一进网吧,季晖嚷嚷着:“老张!”

老张睡眼朦胧从二楼下来,见到秦哲,又揉了揉眼:“嗯?我这是还在梦里?我怎么见到秦神了?”

季晖往他脑门送了一掌:“还梦里呢!!秦神本神啊!!”

秦哲挑起一边眉。

老张定睛看了秦哲几秒,然后大叫一声“卧槽”。

“卧槽!!本神啊!我能摸摸吗?”

季晖大吼:“滚!快!开个包间!外面太冷了!”

老张爽快:“成!”

秦哲跟着他们走。这网吧环境干净,装潢也好,现在还早,人也不多。老张把两人带进最里面的包间,乐呵呵说:“秦神啊,吃早餐了吗?”

季晖:“你只管送过来!!”

老张:“行!”

秦哲觉着很有趣儿:“这包间很贵吧。”

季晖:“没事!那是我发小!这网吧他家的!秦神你别有负担啊!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很不容易,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只管说啊!”

秦哲刚要道谢,对方又絮絮叨叨:“网上那些鬼帖子,他们的话都在放屁!什么玩意收费代打比赛,P的图都敢拿出来!!联盟一个个跟头猪似的!!秦神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一向待人温和有礼的季晖,也只有遇到秦哲的事情时,才会这么不淡定。

秦哲干脆不说话了,一手开机进游戏,一手托腮看季晖。

季晖说着说着,察觉到了秦哲的视线,声音就越来越小,脸就越来越红。

季晖梗着脖子:“……那啥……秦神?”

秦哲登录游戏:“嗯?”

老张拿着早餐推开包间的门,只听季晖一声吼:“云!蛋!卧槽!!秦神???”

老张:“一大清早嚷嚷啥呢!”

季晖指着秦哲大喊大叫:“他他他他!他是云蛋!!!”

秦哲一脸波澜不惊问季晖:“杀我后悔吗?”

老张爆笑:“哈哈哈哈!”

季晖不敢凶秦哲,就冲着老张:“你笑个屁啊!!”

秦哲叫了声老强,季晖顶着张悲愤的脸瞅他。

但只见秦哲神色严肃,语气忽然变了:“季晖。你……愿意……”

这般暧昧的话惹得季晖来不及想秦哲居然知道我的名字,脑子猛地蹦出老张那句“图你身子”。

这下,不止脸,季晖耳根也红了:“啊?”

秦哲刚要继续,有人冲过来,叫着老张的名字:“老板!有几个醉鬼闹事!”

季晖蹭地起身,嘴里叨着:“谁啊!一大清早就醉酒!”赶忙拉着老张下了楼。

秦哲眉尖跳了跳,也跟了出去。

这一看,几个醉鬼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各个面红耳赤打着酒嗝。隔百米远都能闻到酸臭酒味。这还不够,他们还调戏起前台小妹。

酒鬼一号:“妹妹你这么漂亮,在这儿收钱多浪费啊。”

酒鬼二号:“我们是狂风战队的。妹妹你要不去我们那儿做个经理?”

酒鬼三号:“我们游戏打得很好哦。带你飞哦妹妹。”

前台小妹毫不客气啧了一声,冷淡道:“这里不接待醉鬼。”

彻底惹怒几人。

酒鬼二号眼尖,他拍了下酒鬼一号,指了指前台小美身后墙壁贴着的秦哲的海报。

酒鬼一号打着酒嗝笑了:“妹妹,你喜欢秦哲啊。”

前台小妹不想搭理他。

酒鬼二号:“品行不端老人家、本来手速就下降,不好好退役安享晚年,非要干些得罪人的事,关键是自己也不干净。好了吧,黑料被暴,禁赛了吧。”

说着,还往海报上吐了口唾沫。

前台小妹气得站起来,刚要骂,酒鬼二号就被人拎着衣领给提了起来。

季晖一字一句全是狠劲:“你说谁不干净?要谁安享晚年?啊?!”

其他几个酒鬼见状要拉,季晖双眸扫过他们,带着笑容道:“谁敢过来?”

一句话竟真是把几人吓到。酒鬼二号嘴里骂骂咧咧念着些不干不净的话,季晖一怒之下就要动手,却被人一把抱住,拉出战场。

秦哲还差点没拉住,道:“怎么。准备连我一起打?”

一句话立刻让季晖冷静了。季晖刚想辩解,突然意识自己现在正被秦哲从后面抱着……

抱、抱着……

季晖脑门冒烟。瞬间就不动了。

秦哲笑着松手:“刚不挺狂的。”

季晖:“不、没、没有。我平时不这样的。”

几个酒鬼见到秦哲也都愣了。一下子酒也全醒了。这边季晖刚不闹了,前台小妹却冷着脸开口:“你们不是很强嘛,不是厉害得飞起来嘛,不是嘲笑秦神手残嘛。成啊,来啊,比一场嘛,免得你说我们秦神欺负人,秦神他带一个普通玩家和你们2v2,谁输谁是狗!”

狂风再怎么吹,也就是个在二级联赛里挣扎的边缘战队,要是知道秦神本人在,给他们一人加一倍手速也不敢说这些话啊!

酒鬼一号已经不敢说话了,想着要不赔礼道歉算了。那边酒鬼二号却嚷起来:“比就比!谁怕谁!”

秦哲倒是淡定。他转身拍了下季晖的肩:“赏个脸呗,陪我打一局。”

季晖傻了。指指自己:“我?”

秦哲挑眉笑了笑:“对。信我。你可以。”

4

这场2v2自然赢得毫无悬念。狂风几个醉鬼被教训后一个个马上化身乖宝宝迷弟,排着队求指导,秦哲也不吝啬,好脾气一一指导。

送走狂风,秦哲转个身,季晖一脸感动:“谢谢大佬不嫌弃之恩带我飞。”

秦哲哭笑不得:“你本来就很强。这次多谢你。给你买奶茶。”

季晖只当对方客气,并未放在心上。

晚上季晖请客,带着秦哲老张去吃饭。本来吃得好好的,季晖忽然一下感情上来,干了一瓶啤酒,就开始嚎啕大哭,他抓着秦哲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秦、秦神!你你你是我见过的——最强!最好!最厉害!最值得信赖!最持久!最粗壮!最——”

老张赶紧捂住他的嘴。季晖还不高兴,挣开老张的手,大喊:“秦神是!我嗝男人!”

秦哲波澜不惊的脸上,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老张真是没眼看了。也不知道被季晖嗝没的是什么词。

过一会儿,季晖又凑到秦哲边儿。秦哲猝不及防被他捧起双手,看啊看。

季晖跟个变态似的:“这手啊!这么会这么好看!天秀啊!天秀!!!”

老张心想我把这段拍下来应该能讹季晖不少钱吧。

但季晖也没嚎多久,就醉彻底了。啪叽往沙发上一横,睡得跟头猪似的。老张还要麻烦秦哲帮他把季晖给搬回网吧。

秦哲问:“他不回家?”

老张:“嗯,昨天和家里吵架了。来我这边玩两天。秦神呢?要不也住我那儿?”

秦哲:“不麻烦?”

老张:“多大点事儿!”

秦哲也不客气了:“谢了。”

老张一边搬季晖,一边和秦哲唠:“秦神啊,实不相瞒,我现在还觉着遇见你是一场梦呢!你说咱们多有缘分啊!游戏里就熟,这么大的地儿,走几步居然就遇上了。”

秦哲点点头:“他为什么和家里吵架?”

老张没多想,道:“不就是打游戏那点破事。我们这个年纪谁没有点职业梦呢。但老强他成绩好,他妈在家里一哭二闹三上吊让他读大学,还约好了,考上大学以后绝对不管他。结果呢?大人的嘴啊,骗人的鬼!昨天还因为打游戏,他妈在家哭的哟……”

秦哲听得很认真。垂下眼,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出浓密的阴影。

秦哲问:“他没有联系过战队?”

老张一顿,有些尴尬:“他……本来是想去蔚星的。这不是你突然……”

秦哲心中一颤。

蔚星之心。秦哲曾经的战队。

老张:“你别看老强平日咋咋呼呼像个小白兔,其实很聪明的。他分分钟分析出那张代赛的图是假的,还闹到蔚星和联盟了的。结果,人家根本不甩他。哎呀……”

秦哲:“你说的对。”

老张:“啊?”

秦哲:“这么大的地儿,怎么可能走几步就遇上呢。何况,蔚星也不是这边的战队。我是特地来找他的。”

老张半天没说出话。

秦哲:“你先不要告诉他。我……还要再想想。”

秦哲也就在老张的网吧常住下来。这儿的环境可比他之前待的那个好了不止半点。虽然老张多次说了不用,但到了晚上秦哲还是戴个口罩帮老张看起夜场。

狂风战队离得近,偶尔还带着食盒过来拜见。秦哲就和他们来几局。

如今知道风轻云淡就是秦哲,季晖再也不敢造次。他还退了公会,一心一意做好风轻云淡的小狗腿!

这天上线,遇到前公会的损友。一个个阴阳怪气。

十年专业逼王:哟!强大哥!!您这大腿抱得舒服啊!

卖肾电灯泡:我就说当年围剿云蛋,他为毛就不杀你!!!

十年专业逼王:我怀疑,他们两个人关系不一般。

喂我独强:别逼逼。有本事单挑。

十年专业逼王:啧啧啧,瞧这语气,瞧这风骚的句号。果然是嫁鸡随鸡嫁蛋随蛋!

季晖还不至于和几个游戏里的玩家生气。而且想想这群不知蛋哥是谁的小可怜们,唉,季晖都不忍心欺负他们。

喂我独强:谢谢!谢谢各位的祝福!唉,你们不知道啊!其实我以前也不知道!蛋哥真的是世界上仅存不多的完美好男人啊——你们知道吗?他又强壮又持久、技术还特别好!只要他邀请我、我都没法拒绝啊!

系统:您的好友“十年专业逼王”、“卖肾电灯泡”、“裸奔的鱼”已经下线。

季晖眨眨眼,喃喃遗憾:“咋不听了呢!”

刚老张叫秦哲出去了,半天没回来,正好季晖水杯空了,想着去买杯奶茶吧。还没迈出网吧,就看到墙角边儿说话的秦哲。除了秦哲之外还有一个人,季晖知道他,秦哲以前的队友,蔚星的法师,江夕。

江夕说:“没想到你跑这儿来了。”

秦哲:“嗯。换个心情。”

江夕:“听说联盟的事吗?”

秦哲:“没有。怎么了?”

江夕:“收你号的联盟会长因为贪污进去了。你的粉丝团要求重新调查代赛的事情。”

秦哲:“哦。”

江夕:“能不能给点反应!不高兴吗?”

季晖本来是想离开的,但听到江夕这么说,一双脚硬是走不动了。

江夕:“算了。唉,你真是……拿冠军的时候也不激动,被人陷害了,不吼也不骂的……我真怀疑你是个机器。”

秦哲:“怎么会。我也会难过。”

江夕:“不说这个。你什么时候回来?”

秦哲:“看情况。”

江夕:“大家都在等你。”

江夕说完这句话,季晖已经听不下去了。

秦哲要回去了。联盟要还他清白。他很快就能拿回自己的神级账号、回到蔚星、回到队友的身边。

他不会再上风轻云淡。他要训练、要打比赛、要拿冠军。

以后还有六冠、七冠等着他。

他不再会需要我。

季晖眼睛红红的。一个人望着电脑屏幕发呆。真的就像老张说的,这些日子都像一场梦。

他不应该、也不可能待在这里。他是万丈光芒的中心。

我总会醒来。秦哲也……总会离开。

秦哲回到包间,季晖不在里面。他去问老张,老张说:“出去了。大概买奶茶去了。哎秦神,那是江总吧。你这是准备回蔚星了?”

秦哲摇摇头:“不回去。”

老张诧异:“啊?为啥啊?”

秦哲没有回答。他已经走出网吧。季晖果然在奶茶店的那条街,不过没买奶茶。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也不知在想什么。秦哲想起遇到对方的那一日,自己也是这么坐在那个长椅上,想着如果没有遇到季晖的事情。

秦哲不善于表达情绪。常年比赛的压力堆积着,便就麻木了。即使再生气、再愤怒,他也能默默咽下。

但是,如果他没有遇到季晖——

如果季晖没有在十年前的寒冬中不顾一切找他、向仓库中的秦哲伸出手——

只是假想的“如果”,秦哲已经无法忍受。

他知道,季晖和母亲断绝了关系、成为职业选手后,季晖不断逼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手终于是彻底坏了,他还不说,忍着剧痛,撑到决赛。

为了自己。

但凡他秦哲稍微有点良心,就不该再去招惹季晖。

但,放过他?

秦哲笑了。

他想起网上黑粉对他的称呼——人渣。

旁边突然坐下个人,满脑子都是秦哲的季晖被吓了一跳。再一看这人居然就是秦哲本人,季晖一下子站了起来。

“秦、秦神?”

秦哲:“坐。”

季晖听话地坐下了。

秦哲:“喝奶茶吗?”

季晖摇头:“不了。”

秦哲:“出什么事儿了?奶茶都不喝了。”

季晖干笑:“我有那么爱喝?”

秦哲:“嗯。”

季晖还想为自己解释解释。秦哲又道:“那,听我说个事吧。我不会回蔚星,我打算自己组个队。”

季晖听着听着,先是有点愣神,然后皱起眉头:“为什么不回去?”

秦哲:“这几年的积蓄基本都交罚款和违约金。账号被没收以后我就剩一百零几块,没地方可以去,找了家网吧。我本来想一边打工一边重新练号,结果被网吧老板打了一顿。不过最后人家还是让我暂时住下。嗯……住在他们网吧的仓库。”

季晖瞪圆了眼。

秦哲看到他眼眶红红的,笑了下:“我的情况,江夕、还有那些队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但也没有人管我。你说,我为什么要回蔚星?”

“靠!!!!”季晖一声吼,眼眶顿时不红了,“好气啊!!!别的不说,几年队友情谊,给个地方睡觉都不给?!”

“躲我还来不及呢,”秦哲笑起来,“所以,我想自己组一个战队。我想抡杀五冠王、神之战队蔚星之心……”

“亲手!!!!”季晖帮他说了。

秦哲点点头。

季晖登地兴奋了。他搓搓手:“秦神你有看中的选手吗?你的名气在那里,马上又是转会期了……战队可以先用老张他网吧!钱的事情秦神你就不用担心了!我有钱!”

秦哲眯起眼睛:“你有钱?”

这个事情,秦哲一直疑惑到现在。他想不通身为大一学生的季晖哪里来的千万存款。季晖以前也没说过。

季晖不好意思摸摸脑袋:“哦。我一直想搬出去一个人住,打工攒钱多年。去年成年了,正好钱也差不多,买了套房,谁知道今年暴涨翻了十几倍。把房子卖了应该差不多。”

秦哲:“……”

季晖:“秦神你别在意,我可以睡网吧!”

秦哲:“我给你讲睡前故事。包老板满意。”

季晖面红耳赤,直摆手:“不用不用不用!”

秦哲:“那你呢?”

季晖一愣,抓抓脑袋:“要是秦神你不介意的话,赏我当个战队经理?别看我成日打游戏,其实我高考成绩还可以的。”

秦哲勾着唇道:“我介意。”

如晴天霹雳,季晖心中那个凉啊——

可怜的娃还撑着不哭,在秦哲面前哈哈哈:“这个确实要专业的人来做才行。我学的也不是这方面专业。哈哈哈哈。”

秦哲一把抓住他:“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啊?”季晖瑟瑟发抖。

秦哲笑起来,他忽然坐正了身子。季晖有点虚。

秦哲一字一句,慢慢地说着:“季晖同志,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你都会照顾我,尊重我,接纳我,永远对我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都愿意成为我的队友,做我一生的拍档?”

季晖:“?????”

虽然很感动,但好像哪里不对?!

秦哲不顾对方的卡机,自顾自道:“我秦哲,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或任何其他理由,都会照顾你,尊重你,接纳你,永远对你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都愿意成为你的队友,做你一生的拍档。”

“季晖同志,你愿意吗?”

5

“胜者——荣晖战队!!!!”

“让我们将掌声送给荣晖!!!”

站在领奖台上,手里拿着沉甸甸的冠军奖杯,季晖才有了一点实感。

仿佛在那个寒冷的清晨遇到秦哲,都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情。

组战队、拉赞助、没日没夜的训练眨眨眼就过去了。回过神,看到秦哲站在自己的右边。

记者让季晖作为队长说句话,季晖就温柔开口:“感谢我战队的每一个人。感谢你们选择了一无所有的荣晖。也要感谢粉丝们,无论发生什么,是你们始终坚定不移相信我们。还有——我要感谢我的副队长,我要感谢秦哲。”

季晖转过来,面对眼中始终如水平静的秦哲。但季晖能看出来,他很高兴。

拿着奖杯的手微微发抖,季晖慢慢平复了心情,深吸了一口气,才道:“能在我的生命中遇到秦哲,是我最大的幸运。”

秦哲看着他,微微弯了眉眼,然后他一眼瞥见下面粉丝举着两人的CP牌子,挑起了眉。

他拿过季晖的麦克风:“我们队长就是太谦虚了。队长,你每次说自己不强的时候有考虑过被你一挑三干翻的对手的心情吗?”

秦哲有条不紊慢慢地说:“明明,你才是我用尽一生好不容易寻到的荣光。”

台上是秦哲霸道的拥抱,台下是粉丝尖叫大喊磕到。

#所以,说好的冠军发言呢?#

#你们是来结婚的吗?#

相关阅读
在玫瑰花房沉睡的少年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 “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不要我瞧见外边一丝一毫的东西。” 、樊檎第一次见到宋林玉就是在樊家的玻璃花房。 那时候他十三岁,刚到樊家,人生地不熟,闻见此处花香馥郁,便一头扎了进来,然后就撞见了正在打理玫瑰的宋林玉。 宋林玉一件月白的长衫,立在玫瑰花丛里,一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好相貌,樊檎看得

我成了药引:男狐

一边是拿罪魁祸首的命换往后光明人生,一边是用眼睛换罪魁祸首的命,姬无琰却选前者。媚族男狐,生而尤物,化人形,莹眸美人面,最是蛊惑人心。——楔子 七寻是媚族年轻一辈中最漂亮又最妩媚的公狐狸,莹眸惑人,媚意天成,可惜,用媚族长老们的话来说还是个蠢的。 为什么说它蠢呢? 每每提及这个问题,媚族长老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恨铁不成钢戳着七寻脑袋道:“咱们媚族向来以媚立天地,小白你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学

且把情深渗骨血

爱也好,恨也罢。吾只求这梦,就此不再醒来。 风凛冽得紧。 楚子秋在锦被里又缩了缩手脚,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 想来外面的人都在为秦王一统江山而纷纷庆贺罢,那他今夜是否就能放过自己了? 他在心里窃喜。 烟火声传到耳畔,楚子秋抬了头,怅然一声长叹。 他身为楚国储君没有随亡国而去,反而被嬴政囚禁在这里,日日折磨,像个玩物一般。 楚子秋有些乏了,可外面笙歌起舞,令他怎么也无法安眠。 索性他也就不睡了,而

绯闻真相

卧槽,这个小朋友居然那么胆大豪放?他还是个公众人物啊!“你好,余小姐,请坐。那之后怎么样?” “嗯,就这样呗。我和爸妈说了,对方看不上我,他们看我还挺消沉的,就没再多问。” “那今天我们聊些什么?” “……王老师,你看。” …… “嗯……这是……什么?” “童雨,你知道吧?” “知道。他是很有名的男模,这本CoolMan也是他一手创办的,国内很罕见的男性时尚杂志。怎么?你认识他?” “不是,你看下

老头茶馆:小王爷和小皇子的故事

他终于明白,人这一生,除了要追寻自己守护的东西,练就守护他们的力量。楔子 快到清明了,正赶上回乡祭祖的日子。大家似乎都行色匆匆的的。 老头茶馆搬了又搬,总算是搬到了个气候不错的地方。刚刚架起茶棚,一少年背着铁剑就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 “我都坐下这么久了,你还不上茶,懂不懂规矩啊!” 回过头一看,上茶的是个行动迟缓的老人家,骂骂咧咧地又坐下来乖乖地不再言语。 “老头看跟这位小哥有缘,送上这壶荆棘凤凰

君心昭昭遇阳现

可是现在够了,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得到了,所以他不用再疯下去了。 朝堂上有句话,宁可得罪皇上,也不能得罪康王。 康王是当今圣上一母同胞的弟弟,当今圣上最是疼爱这个弟弟,不管这个弟弟做了多么荒唐的事,他都会替他兜着,就连康王在朝堂上暴打大臣,皇上也是轻飘飘就带过,连骂都舍不得骂。 传闻中的康王是个纨绔子弟,喜欢仗势欺人,正直的镇北大将军余震阳对于这样的人自然心有不喜,却万万没料到康王竟然是他心心念念、

青梅变竹马

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原来一切的喜欢都有迹可循,不是你藏的够深,而是我已经习惯了理所当然。 .竹马贺新春 陈晨,现年十九岁,是一名正在经受磨难的高三学生。此时的他正伏在书桌上奋笔疾书。 窗外响起了新年的钟声,绚烂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楼下是吵闹且喧哗的祝贺声。 然而世人的热闹皆与他无关,因为他是一名可怜的,正在偷偷摸摸抄别人答案的惯犯。 凄凄惨惨戚戚的

弄假成真(上)

居常安很无奈了,你这么说不明摆着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吗?“……” “怎么了,余小姐?没什么精神。” “嗯……哎……” “先把衣服挂好……包包可以放那篮子里……这边请坐,是发生什么了吗?” “王老师……” “……外面冷吗?” “冷。” “暖气再调大一点吧……这个……拿着暖暖手……” “……王老师……对不起。” “不急,没关系的。把感情都释放了,然后我慢慢听你说。” “嗯……唔……哼哼……嘤……唔唔…

耽美小说

郑天抱住林宇在他的耳边说,做我的男朋友好不好。林宇回抱,“好。”“嘿,早啊!”林宇热情的打招呼,一边将手搭在郑天的肩上。 “早,阿宇。”郑天说道。 “最近怎么样啊,实习工作如何呀。”林宇说到。 “还可以。”郑天说道。 “情人节不是要到了,我们两个单身狗一起过吧!”林宇说道。 “不好意思,我情人节有约了。”郑天抱歉的说道。 “哎!谁啊?谁啊?是哪个有眼光的小女生呀!带出来认识认识。”林宇兴奋地说道。

七年

七年很长,长到秦纪了解江川每个习惯动作;也很短,短到江川觉得和秦纪在一起一辈子。 在江川第一次看到“七年之痒”的时候,坚定地认为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秦纪和自己的身上。 Y市的冬天是寒冷的,江川下了班习惯性的去秦纪的公司接他下班,车停在秦纪公司的门口。 江川百无聊赖的喊着高楼里的人进进出出。等了一会便看见秦纪的身影,吸引他的并不是朝夕相伴的爱人,而是秦纪身边的男孩子。 江川的第一反应是秦纪喜欢的类型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