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首山上共余生

2021-01-29 21:02:30

纯爱

1

白首山是陈国的仙山,山上云雾缭绕,四季花开不断,美不胜收。

年少时候的青崖和楚楼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青崖是白首山上最具潜力的弟子,楚楼却是皇帝陛下最喜爱的皇子。皇帝派了楚楼来,他是唯一有机会上仙山学习的皇子。

为了体现对皇室的重视,楚楼成了青崖的师弟,与他同吃同住。

青崖调皮,总是害的楚楼跟着他一起受罚。楚楼虽是皇子,却没什么架子,即使跟着青崖一起罚跪,也没什么抱怨。反而是整天跟在青崖的后面,看着他笑闹。

时间久了,青崖觉得不好意思了,就偷偷给楚楼补课来弥补。

夜晚,皓月如霜,两个少年拿着木剑在白首山的密林中一起练习剑法。楚楼的剑法进步的很快,唯独法术总也练不好。

青崖就笑,拍着胸脯说:“莫怕莫怕,有师兄我会法术,定能保护你!”

楚楼认真的看着他,温柔的笑:“师兄说话,可要算话啊!”

2

转眼间,楚楼在白首山已经三年。

三年里,楚楼仙法修炼的实在不怎么地,但是剑法倒是了得。

皇宫里派了人来,将他接了回去。

走的时候,白首山上又开了漫山遍野的花,青崖送了他一把木剑,那是他们这些年,一起用过的木剑。

楚楼看着青崖,说等回去了,一定经常给他写信。

楚楼走后,青崖继续修行,他依旧是白首山最强的弟子,只是变得沉默了很多。刚开始,他还会收到楚楼托人送来的信,后来信也没了,他失去了这个师弟的消息。

同门跟他说,人家是皇子,哪里有时间折腾这些有的没的。

青崖心中怅然,但是也只好作罢,他依旧用木剑在林中练剑,一个人一呆就是一天。

却在一天,青崖听到了另一柄木剑的持有者传来的求救。

这木剑是他亲手雕的,如果另一方的主人有难,他就能感觉到。青崖独自在林子里呆了很久,喝了一夜的酒,还是偷偷离开了白首山。

同门一场,不能见死不救吧!

皇宫很大,富丽堂皇的,就是或许过于豪华了,像一个金色的笼子。青崖看着,就觉得很是不喜欢。

青崖凭借自己的隐身术进了宫,四处找寻,才知道楚楼被皇帝关了起来。

而当今的皇帝,已经不再是当年疼爱楚楼的先皇,而是楚楼的弟弟。

青崖找到楚楼的时候,他一身是血的躺在牢里,那柄木剑,也早已被人折断了。见到他,楚楼终于白着一张脸,扯出了一如当年的温柔笑意来。

楚楼说:“我就知道,你会来护我。对不起,因为我受制于人,所以一直没能给你写信,希望师兄不要怪我。”

青崖觉得,这样的楚楼,让他的心都疼的颤了颤。

3

短短三年,陈国皇室竟然发生了两次政变。

先是不受宠的皇子杀父篡位,将原本的太子楚楼囚禁起来。

然后楚楼又意外得了神人相助,杀了个回马枪,一举夺回了属于他的东西。

陈国皇宫里,楚楼高高坐在皇位上,下了第一道圣旨,封青崖为国师。

坊间流传,这位青崖公子姿容秀丽,本是皇帝陛下在白首山修行时候的伴读。两人在三年的相处下结下了深厚的感情,所以皇帝有难,这位伴读也一定会出手相救。

传闻新皇和国师关系极为亲密,总在一起下棋,练剑,谈笑风生。这些本来无可厚非,毕竟,人家帮助陈国稳定了江山,还是皇帝的旧相识。

但是久了,难免引起大臣的不满。

皇帝登基以来,不纳妃子,却与国师凑的那么近,甚至过了宵禁都不放人出去,干脆留了那国师在宫里住了下来,成什么体统。

不满的声音多了,自然就有奏折弹劾国师。

楚楼撕了奏章,一向温和的他,第一次发了脾气。他把奏折扔在大臣脸上,掀翻了桌子,职责大臣们忘恩负义。

大臣们弹劾不得,干脆做出让步,让什么将军或者丞相的女儿做皇帝的妃子。

楚楼依旧很是不满,再次在朝堂上大发雷霆。

青崖打趣他,说人总得成婚的,更何况是皇帝。

没有想到,楚楼赤红着眼睛一亮抱着青崖就吻了上去,他说,就算成婚,也只想要青崖。

青崖回抱住他,他对他的情意,原本不该提出来,如今,楚楼却先提出来了,这让他瞬间就沉沦了。

窗外皓月如霜,旖旎了一屋子的温香。

4

当今皇帝有断袖之癖,对象还是国师。这件事一时间传的沸沸扬扬,白首山也听说了,师傅派了人下来,命令青崖回去,可是楚楼好好的招待一番昔日的师兄弟,然后就把人打发走了。

弹劾的奏章一次一次被撕碎,后来弹劾的人,干脆都被贬了官。

反对声越来越大,就有人以清君侧的名义造了反。

作为国师的青崖出兵,危难之际,最终得白首山同门解困,楚楼请求师尊帮忙平叛,代价是回白首山思过,再不能插手世间之事。

楚楼多次派人去白首山接人,得到的回复是,青崖已经与俗世没有关系了。少年天子怒极,叫了兵马,试图攻下白首山。

大军停在山下,青崖御剑从那思过崖下来,楚楼抬头看他,觉得是看到了天上的仙人。

皓月之下,青崖叹口气,为楚楼拢了拢衣服,递上了自己修好的木剑,他说:“师弟,再往前,你就是欺师灭祖了。”

“你是帝王,就应该有帝王的样子……”

楚楼红着一双眼,颤抖着声音问:“你真的要我走吗······”

青崖长长的叹口气,然后用充满鼓励的眼神看着对方:“很抱歉,这一路,不能再陪着你成长了。但是······你可以的,你可以做一个了不起的帝王的。”

后来,年轻的帝王回去了。然后励精图治,百姓安居乐业。

唯一的缺点就是,后宫无人。

很多年后,再也没有人提及那个为帝王铺平了一条大道的国师。

后来,楚楼立了自己的侄子做太子,在太子十六岁那年,楚楼退位让贤。

白首山上,已经成了长老的青崖依旧坐在那个林子里练功,却感觉背后有凛冽的剑气。

他回身,两柄木剑相击。来人冲他温润一笑:“师兄,久等了。”

目光相撞,都是百感交集。两人相视一笑,这十几年的风景,可以很彼此好好讲讲了。

余生,他们的风景里,只有彼此。

相关阅读
对不起啊

你说你啊,是不是傻,总是不相信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白夺偏过头,极力忽视祁深的注视,那目光太过灼热,里头盛的感情太多,他要不起,也……不敢要。 “知道,知道,你他妈知道个屁……老子为了跟你在一起,连工作都丢了,家也不要了,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 “我会给你一笔钱……”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我他妈是为了钱吗?姓白的,我告诉你,你祁大爷就是看上你这个人,才跟你在一起的,懂吗?” 白

无题

“江公子,希望你明白,御儿与我是朝廷重犯,若牵扯到江家,江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才是小妹妹!我是男儿,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小瞎子!” 当江允南对苏御吼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御就后悔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长相秀气还穿着一身粉红袄子的人居然是位小公子,他有点懊恼自己刚才说的话,正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却听到“啪”地一声,只见那位小公子的父亲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南儿,不得无礼,赶紧给

千帆历尽他归来

他不觉得同性在一起有什么羞耻的,只是觉得有情人一定要成眷属。年岁流转,时光荏苒。三年时光匆匆流逝,赫君南在这三年再也没有见过有人带着包含期待和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曾有人说过,有的人遇见了就是注定的,但是世事难料,有的人遇见了还是会被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分开,就像他和他一样。 没有联系,没有见面,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在他的世界消失,在别的地方里经历着他不曾参与过的事情。赫君南停下打字的手,将目光

后悔喜欢过你

喜欢你半生,耗尽了我所有的余力。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杨威打开房门,看见两个男人在沙发上衣不遮体的紧紧纠缠着,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的他弯下了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关上了门,从结婚到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 外边下着大雨,杨威不想站在门口听见门里边的两个人恶心的声音,就站在了院子的凉亭里,雨夹杂着风疯狂的招呼在杨威的身上,杨威冻得瑟瑟发抖,偏偏胃又疼的直不起腰来,只能将身体蜷缩在一

亲朋勿友

他单方面把他喊作小孩,很多很多年。 . “陈智霆刚刚在推特上宣布退出娱乐圈,请问你知道其中的内情吗?” “其实他是一位很敬业、很有自己打算的哥哥,所以我相信他的决定,也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略微停顿的间隙,另几家媒体的话筒很快又涌上来,群访环节的时间有限,他们有比陈智霆事件更想了解的八卦。 毕竟尽管退出娱乐圈足够轰动,但陈智霆只是陈瑞书五年前的营业合作对象,而已。 他们曾经倚着一个夏天走完四季,抓

我的荣光

自己虐的人,跪着也要追回来。 秦哲被冷醒了。他看着面前堆满废物的仓库,又看了眼屁股下面随便搭着的木板。 呵。连个毯子都没有。腊月的寒风还啪啪拍着墙角的小通风口,能不冷吗? 秦哲知道这是哪儿。 他向来承受能力强、非常抗压,所以即使分析出这里是他十年前借宿过的网吧仓库,也只是淡然地站起身来,凭着记忆找到厕所洗把脸。 毕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落魄情节,记得还是很清楚。 十年前,他不但拒绝赞助商打假赛的

在玫瑰花房沉睡的少年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待我如你的玫瑰……” “雨露风光,都被你挡在了玻璃外面。” “你不要我瞧见外边一丝一毫的东西。” 、樊檎第一次见到宋林玉就是在樊家的玻璃花房。 那时候他十三岁,刚到樊家,人生地不熟,闻见此处花香馥郁,便一头扎了进来,然后就撞见了正在打理玫瑰的宋林玉。 宋林玉一件月白的长衫,立在玫瑰花丛里,一副翩翩公子,温润如玉的好相貌,樊檎看得

我成了药引:男狐

一边是拿罪魁祸首的命换往后光明人生,一边是用眼睛换罪魁祸首的命,姬无琰却选前者。媚族男狐,生而尤物,化人形,莹眸美人面,最是蛊惑人心。——楔子 七寻是媚族年轻一辈中最漂亮又最妩媚的公狐狸,莹眸惑人,媚意天成,可惜,用媚族长老们的话来说还是个蠢的。 为什么说它蠢呢? 每每提及这个问题,媚族长老总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恨铁不成钢戳着七寻脑袋道:“咱们媚族向来以媚立天地,小白你白长了一副好皮囊,却学

且把情深渗骨血

爱也好,恨也罢。吾只求这梦,就此不再醒来。 风凛冽得紧。 楚子秋在锦被里又缩了缩手脚,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处。 想来外面的人都在为秦王一统江山而纷纷庆贺罢,那他今夜是否就能放过自己了? 他在心里窃喜。 烟火声传到耳畔,楚子秋抬了头,怅然一声长叹。 他身为楚国储君没有随亡国而去,反而被嬴政囚禁在这里,日日折磨,像个玩物一般。 楚子秋有些乏了,可外面笙歌起舞,令他怎么也无法安眠。 索性他也就不睡了,而

绯闻真相

卧槽,这个小朋友居然那么胆大豪放?他还是个公众人物啊!“你好,余小姐,请坐。那之后怎么样?” “嗯,就这样呗。我和爸妈说了,对方看不上我,他们看我还挺消沉的,就没再多问。” “那今天我们聊些什么?” “……王老师,你看。” …… “嗯……这是……什么?” “童雨,你知道吧?” “知道。他是很有名的男模,这本CoolMan也是他一手创办的,国内很罕见的男性时尚杂志。怎么?你认识他?” “不是,你看下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