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心向龙

2021-02-05 21:02:04

爱情

1

夜晚的风带着些凉意,艾丽将有些滑落的兜帽重新戴好,抬头看向了天空。

一望无际的深蓝色背景下,一轮弯月静静地与她对视。她低了双眸,视线落在海面上。

已经到了他们的领域了吧?

四周依旧很安静。渐渐的,海面上开始升腾起雾气。她有些害怕,抱膝蹲坐在船头。听说,龙是一种强大却残忍的生物,她手无寸铁之力,他会不会直接杀了她?

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困意向她袭来,她支撑不住地,渐渐闭上了眼睛。

就在她昏睡过去的那一刻,海面上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将小小的船只卷了进去。待到风平浪静,船只早已不见了踪影。

2

“今年还是以抓阄的形式?”

“老规矩,你们一人拿出一样东西,她选了谁的,就跟谁走。”

“她怎么还不醒?”

四周的声音有些嘈杂,她的意识渐渐清醒,刚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跳。

两颗龙头凑在她面前,金色的眼珠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醒了醒了!”

“害,长得还挺好看!”

“快点吧,”站在不远处的龙五打了个哈欠,“不早了,我还要回去睡觉呢。”

艾丽环顾一圈,这里有一二三…五条龙!她一直以为只有一条龙,没想到会有这么多条!

“小美人,你在那边的东西里,选一个吧。”离她最近的龙七扯了扯嘴角,试图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殊不知他的表情早已吓到了小美人。

艾丽顺着他说的方向看去,石台上早已摆好了各式各样的物品:金灿灿的金币、漂亮的珠宝首饰、样式华丽的洋裙……

她看了片刻,在众龙期待的眼神中走过去拿起了…一块香皂。

龙七:不会吧不会吧她怎么会选这个??

龙六:不是说女人最爱珠宝首饰和漂亮衣服吗!什么假情报!

“好了,既然她选了老四的东西,那就跟老四回去。散会!”龙五迫不及待地丢下一句话,转瞬就飞出了殿堂。

“没劲,今年的小美人怎么会选四哥?”龙七嘟嘟囔囔,前两年的美人选走了大哥三哥,今年的还是轮不到他,好气哦。

待到殿堂里的龙飞得差不多了,龙四才慢慢地从后面出来,上下打量了艾丽几眼,嫌弃之情溢于言表。

“走吧。”他不情不愿地冷哼了声,径直飞出了门。

艾丽紧了紧披风,随之走出了殿堂。她向下看去,门外竟是悬崖!而那龙四,已是不见踪影。她脸色“刷”的变白,怕是还没被龙弄死,就要先饿死在这里了。

“啧,麻烦。”天空中远远传来了声轻哼,一阵劲风略过,她的整个人被提了起来。她小小地惊呼一声,伸出柔嫩的双手抱住了龙四的爪子。

见她害怕,龙四穿梭的速度倒是放慢了些。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龙四的宫殿。

艾丽落到地上,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听得上头传来他冷淡的声音:“事先说好,我有洁癖,我的宫殿里必须保持干净。任何脏东西都不能进入我的宫殿,包括你。你要是做不到,就趁早离开。”

怪不得他给出的物品是一块香皂…

艾丽在海上飘了一天才来到这儿,当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只想好好洗个澡,所以才下意识地选择了那块香皂。

从他的话语和行为来看,这条龙目前倒是并不想杀了她。艾丽舒了口气,抬头向宫殿内部喊道:“我知道了,我会好好遵守的!”

3

次日清晨,龙四出门的时候在殿门外发现了缩成一团的艾丽。她仍旧裹着她那件旧披风,露着一张素净的小脸。天气寒冷,她的鼻头冻的发红,看着有点可怜巴巴的。

他扫了眼四周,殿外似乎已经清扫过了,一尘不染,看了就令他舒心不少。

这里没有别人。那么,这清扫工作应该是她做的。

倒是跟他想象中那些娇气的公主不太一样。

他弄出点声音,吵醒了沉睡中的公主。艾丽茫茫然地睁开眼,看到眼前的银发男子,意识瞬间清醒:“你是谁?”

“昨晚怎么不进殿?”

话音刚落,她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冷漠的英俊男子正是昨晚带她回来的龙四,她小声回道:“我没有换洗衣服,昨晚洗完澡没有换衣服,就不敢进来,怕给你弄脏了…”

她来的时候穿了一条新做的丝绒裙子。传闻恶龙凶狠残暴,她觉得她没来多久就会被杀掉,所以根本没有带什么行李。

龙四眯了眯眼睛。艾丽低着头心中不安,他该不会认出她不是真公主吧…

所幸他没有说什么,变回原形,飞走了。

龙四去了龙七那里。

一进门,他就蹙了蹙眉,除了他的住处,其他的地方都脏的令他心生不适。

“哟,四哥,今儿个怎么有空来了?莫非是小美人惹你不高兴了?”

他站在门口,出声道:“你收集来的那些裙子,分我几件。”

“行啊。”难得四哥开窍,龙七来了精神,“四哥你看你是喜欢哪些?这件怎么样?你看这上面缀满了宝石,小美人穿上肯定好看…”

…她那么瘦,这些宝石估计能把她压弯。

他环视一圈,无语道:“你这里就没有朴素一点的裙子?”

“当然是金光闪闪的好看啊!你看大嫂她们,不都是喜欢这些华丽的裙子吗?她们在娘家也是这么穿的啊!”

……

最后还是龙七出手,动作迅猛地打包了一堆裙子,塞进龙四手里,“四哥你就都带走吧,小美人喜欢哪条就穿哪条,一天换三条也不是问题哈。女人最爱新衣服了,看到肯定会开心的!”

4

手上提了好几大包衣服的龙四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他就不该一时心软觉得那女人受冻的样子很可怜,又因为她帮忙清扫了殿外过意不去,就巴巴地飞到龙七那里去为她要衣服。大哥三哥那两个娇气公主的样子他也不是没见过,干啥啥不行,臭美第一名,给她一根竿子就往上爬,简直是平白多了个祖宗。

他带着后悔的心理飞回了住处。一低头,就见得那个女人还呆呆地坐在门口,看见他回来,眼里还有些害怕。

龙四降落到门口,将几大包衣服带进了殿,见她还站着,冷哼一声:“进来。”

“这些都是给我的?”艾丽惊讶道。

她上前摸了摸这些华丽的裙子,眼里流露出惊艳。这么漂亮的裙子,她只有在公主身上见到过。它们那么精致华美,只在她的梦里出现过。

龙四没有错过她惊讶的神情,他转过身往里走,丢下一句:“以后你就住偏殿。”

“谢谢您。”艾丽在背后大声道。

这条龙,好像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龙四是被一阵香味唤醒的。

他吸了吸鼻子,这香味是从殿外传进来的,像是烤鱼的味道,这味道他已经多年没闻到过了。

他出了殿门,良好的视力令他一眼就发现了那个坐在湖边的身影。

艾丽穿着他拿回来的裙子,她似乎是自己修改了下,没有了层层叠叠的蕾丝,这裙子看上去朴素很多。

她在湖边升了个小火堆,用木枝叉了条鱼,鱼差不多熟了,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还真能干呢,这位公主。

他踱步过去,艾丽察觉到动静,站起来拍了拍灰,有些紧张,“龙大人,你要吃烤鱼吗?”

她举着木枝,突然有些懊悔,龙好像不吃烤鱼的吧?

出乎意料的是,龙四居然接过了她手中的烤鱼。

烤鱼似乎激活了他脑海里的某段回忆,他的神情变得柔和了些,张开嘴轻轻咬了口。

“可惜没有足够的调料,我只抹了点野果的汁液在上面,不然还可以更好吃…”

“你很擅长这个?”

“我小时候没饭吃的时候常常会去河边抓鱼吃,烤多了就会了…”说到一半,她忍不住捂住了嘴,天…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公主!哪有公主会没饭吃自己烤鱼的!

她偷眼看向龙四,他还是一副沉浸在回忆里的样子,她松了口气。

这里风景秀丽,他们坐在湖边,还可以看到月亮在湖中的倒影,月光像是被掰碎了一样,星星点点落在水面上,美不胜收。

不知道阿蜜婆婆现在怎么样了。

艾丽盯着湖面出神,心里渐渐涌上一股悲伤。她没有亲人,是阿蜜婆婆把她抚养长大。她和公主有几分相似,公主不愿被当成国家的祭品献给龙,就私下命人挟持了阿蜜婆婆,逼她代替她。她别无选择,只能孤身前来。

她回过神,拭去了眼角的泪珠。龙四早已不见踪影。

四下无人,她对着月光,不由得唱起了阿蜜婆婆教她的那首月光曲。

风里飘散开她清甜的声音。一曲童谣里,载满了她的思念和忧伤。

这歌声飘飘荡荡,传到了龙四的耳朵里。

他“倏”地睁开眼睛,眼里神情难辨,是她!

5

龙四幼时,曾被长兄丢到山间磨练。

他被要求化成人形,压制住了他的大半力量。山间的野兽凶猛,龙四拿着匕首杀死对方的时候,自己也是满身血污,筋疲力尽,昏倒在山间。

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被安放在一个山洞里。

外面雨声沥沥,有脚步声渐渐靠近,他警惕地握住了身边的树枝。

来者是个平民女孩,被雨淋湿了大半身子,手里抓着两条跳动的鱼,神色兴奋。

“今天运气真好,雨下得太大,河水漫出来,我轻轻松松地就抓到了两条鱼,今晚的晚饭有着落啦。”

龙四没有搭理她,见她没有什么威胁性,又闭上眼睛休息。

外面大雨滂沱,女孩生起了火,把鱼放在火堆上烤,渐渐地飘出香味来。

鱼烤好了,女孩把鱼用大叶子包起来,放在他的身边。

他消耗太大,早已饥肠辘辘。当下也顾不得挑剔,拿过一旁的烤鱼,咬了一口。

很难描述的一种味道。

女孩早已吃完一条烤鱼,坐在山洞口看着雨幕,发愁道:“雨这么大,我也回不去,阿蜜婆婆应该很担心吧…”

然而没过多久,她又开心起来,一边看着蚂蚁,一边哼起歌来。

童谣曲调简单,朗朗上口,令他的心也不由得安定下来。

恢复了点体力后,他就离开了。

等到他足够强大,回头去找那个女孩的时候,却发现时过境迁,他找不到她了。

6

龙四这晚没有回来。

艾丽早早起床,卖力地将宫殿内外打扫地干干净净。她多讨好讨好这条龙,说不定他觉得她勤劳能干,就不杀她了呢。

她将污水倒掉,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她看了眼天空,天气晴朗,艳阳高照。她摸了摸胸口,觉得可能是她的错觉。

“小美人在做什么呢?”

她回过头,一个金发少年站在她的身后,正笑嘻嘻地看着她。

他使劲嗅了嗅,惊奇道:“咦,你还没有获得四哥的认可吗?”

“?”

“人类在龙的领地里,没有得到龙主人的认可的话,是存活不了多久的。少则三天,多则半月,就会死去哦。”

“那怎么才算得到龙的认可呢?”

“你的身上有龙的气息,就不会被排斥啦。比如龙血、龙鳞…或者,龙亲你一下也是可以的呢。”

……那她还不如死了算了。

“啊,四哥,你回来啦。我正有事找你呢。”金发少年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龙四迈进殿内的脚步一顿,仿佛被胜于往常的干净所惊了一下似的,他停下步子,淡淡道:“我们换个地方说。”

“四哥的洁癖是不是越来越厉害了,现在殿内连我也不能进…”龙七小声嘀咕完,还是跟了上去。

两条龙都飞走了,艾丽无事可干,就去森林里寻找自己接下来的晚餐。

7

就如同所有故事里一样,既然有龙,有公主,那么必定也会有骑士。虽然这个公主是假的,但这个消息只有公主和她的婢女知道,骑士并不知情。骑士自小就倾慕艾尔莎公主,这几日他有事外出,一回来得知今年献祭的公主是艾尔莎,他就坐不住了。骑士向女巫讨了点东西,就义无反顾地出发了。

一路上历尽艰难,终于到了龙的领域。他吃了女巫给他的药,完美地隐藏起了自己的人类气息。顺着罗盘的指引,他终于寻到了龙四的住处。

可是,那个抓鱼技术熟练,穿着普通,动作粗鲁的女人真的是他心心念念的艾尔莎公主吗?

大概是他窥伺的距离太远了。四下无人,他顶着草叶又悄悄往前走了几步。

女人侧过脸,他终于看清了她的样貌。她姿色出众,漂亮却不自知,正是这种浑然天成的美丽更容易撩动心弦。

她虽然美丽,但却不是艾尔莎公主!

骑士一下子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他历尽千辛万苦来救的,居然不是他的心上人!

他忍不住跳出来,质问她:“你是谁?为什么要假扮艾尔莎公主!”

艾丽吓了一跳。待看清眼前的人时,她没有多想,小声回道:“你快点离开!”

龙四还在殿内睡觉,若他发现了他,定会勃然大怒。

骑士却误以为艾丽是在心虚,正义感和愤怒迫使他站了起来,他拔出佩剑指向她,“你这个女人,明明不是公主,却还顶替艾尔莎公主的位置,真是不要脸!”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正义?拔剑指向手无寸铁之力的女人?”一声龙啸,龙四从殿内迅然飞出,挡在了艾丽面前。

骑士瑟缩了下,却还是倔强的用剑指着他们,“这个女人,她不是公主,她是假的!即使是这样,你还要保护她吗?“

“是真是假,与你何干?”龙四用尾巴圈住艾丽,“我说她是,她就是!”

艾丽惊讶地抬起头来。这个她害怕的,以为会被他杀死的恶龙,却保护了她!

“恶龙,你也跑不了!你杀害了那么多公主,罪该万死!”

龙四冷哼一声,“我们龙族做事向来光明磊落,还没有沦落到要杀害女人。你们人类前两次送来的公主,被我大哥和三哥所接收了,我们又何时杀害了她们?”

“你说谎!分明就是你们杀了人,才将她们的尸体放回来示威…”

龙四不耐烦地向旁边拍了一下,霎时间树石飞裂,“我们若真要杀人,还会给她们留个全尸?你们看到的,就一定是你们公主的尸体?说谎,我们还不屑去做,说了没杀就是没杀,你爱信不信。”

骑士持剑的手顿了一下,他幼时曾经看过一个死去公主的尸体,她在船上飘回来的时候,除了脸被划花分不清外,其他地方确实是完好无损的。

艾丽心里已经信了一半,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她接触到的龙确实不是传闻中的那个样子,他真要杀她早就杀了,没必要留她这么久。

“我没有想过要顶替艾尔莎公主!是她命人抓走了和我相依为命的婆婆,逼我代替她来的!”

艾丽的话无疑于火上浇油,骑士的手哆嗦起来,他倾慕的,纯洁的如同白雪一样的艾尔莎公主,居然是这样的人?

他不敢相信,可是这个理由却又如此的合理,否则,她一个无权无势的下等人,何来的机会冒充公主?

他彻底清醒过来,转身跑向了湖边,跳了下去。

龙四哼了哼,没有再追。

他化回人形,从口袋里掏出个手环,递给艾丽。

“这是什么?”

龙四向来傲娇的脸上居然有一丝红晕,“这是我的逆鳞雕成的手环,以后你有危险的时候,我就能通过这个感应到。”

逆鳞?那不就是龙身上最宝贵的…居然就这么给了她。

“可是…我不是公主…”艾丽低头,小声说道。

“我觉得你是,你就是。”龙四别过头,“公主我还不稀罕,娇气烦人,还不如你呢。”

这是…变相的表白吗?

艾丽收下了手环,再看向龙四时,就觉得他有点可爱。

是谁说的龙残暴凶猛的?果然谣言不可信啊。

如果是和他一起继续生活的话,感觉倒也没那么糟糕。

8

当骑士再次出现在龙之领域的时候,没有服用隐藏气息的药。

这一次,他一出现,离边境最近的龙四就察觉到了。上一次他逃脱了,若这一次他还是对艾丽心怀不轨的话,可别怪他不客气了。

不过…好像是两个人?

龙四用龙尾圈住了艾丽,卧在湖边等待他们的到来。

来者是真公主艾尔莎和骑士两人。

他们刚一出现,就见到龙那双金色的眼眸冷冷地注视着他们,艾尔莎不由得往骑士身后缩了缩。

“呵,人类,你们三番两次的进入我的领地,扰乱我的生活,到底是有什么目的?”

艾尔莎公主摘下面具,艾丽一见到她,惊呼道:“公主?”

这就是逼迫艾丽的真凶?龙四心里有些不爽,但转念一想,若不是她,他也没办法见到艾丽,他心里又恢复了平静。

“伟大的龙,请帮帮我们吧。”

“你们又算什么东西,”龙四冷哼了声,“你们人类是最阴险狡猾的,成天想着夺取我的财富,我凭什么帮你们。”

“这么多年,是我们错了,我们只相信眼前看到的,没有取证过,让您背上了暴虐成性的恶名…”

上次骑士回国后,就碰上了被一小队士兵追杀的艾尔莎公主。他将公主带到安全地带后,公主告诉他,真正狠毒的人,是国王。

公主让艾丽代替自己之后,没过几天,就被国王发现了,他把她关起来,准备处死。是王后偷偷放了她,并告诉了她事实的真相。

前几次送到龙的领域的公主,根本就没有回来。那些从河面上飘回的船只上放着的尸体,是国王一手操办的。他命人找来和公主身形相似的女子,穿上和公主一样的衣服,并将她们的脸划花,放在船只上,待到天亮,船只从河边飘回,全国人都知道是恶龙屠杀了他们的公主,恶龙暴虐的声名也因此越来越响。

而国王的威望却越来越高,他召集了越来越多的青年加入军队,骑士团也纷纷自愿加入击杀恶龙的行列。

“我混在骑士团里,打听到他们两日后就要行动了!女巫研制出了一种药水,他们到时候会将这种药水制成炮弹,专门用来对付你们!到时候打起来,两边都会受到影响。我们特地前来告知,是不想那些无辜的士兵和骑士受他蛊惑,受到牵连。”

“国王死有余辜,但那边受他蛊惑的人是无辜的。我们此次前来,就是想要您帮助我们,一起揭发事情的真相。”

龙四听完,看了眼艾丽,只说了句:“你认为呢?”

虽然他们讲的听起来有理有据,但那个公主欺负艾丽在先。他们龙可是很小气的,若是艾丽不同意,他才懒得费心去管这些闲事。

“我…我吗?”艾丽有点受宠若惊,“我觉得他们好像很需要你的帮助…”

“艾丽,”艾尔莎诚恳的向她鞠了个躬,“我知道,之前逼迫你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真的很对不起…你放心,阿蜜婆婆我会照顾好她的…”

最开始的时候,她确实害怕过,即使是现在,她好像也不能完全接受她的道歉。但是,从他们的话语中,她确实体会到了一颗为子民着想的心。

“龙大人,你就帮他们一次吧。”

“既然是你的决定,那我就同意帮他们。”有了艾丽的这句话,龙四也点了头。

艾尔莎和骑士得到了回复,便感激的回了国。

9

两日后,国王带领着众人,来到了龙族领域的边境。

做好了准备,国王一声令下,最前面的一排人向前迈出了一步。

霎时间,天地变色,狂风大作。不消多时,天空中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龙,他神色冷漠,正是龙四。

龙四金色的眼睛眯了下,声音震耳欲聋,“人类,你们踏足我族的领域,可是有何打算?”

骑士团率先开口,“恶龙!我们遵守约定,每隔十年就将我们尊贵的公主送来,以表诚意,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杀害公主,行为暴虐,罪行可诛!我们实在忍不下去了,今天,我们就要为我们死去的公主报仇!”

“国王,你觉得呢?”龙四金色的眼睛对上了他。

国王的眼里闪过一丝慌张,但他想到了今天的计划,很快镇定下来,大声说道:“大家难道都忘了公主的尸体了吗?恶龙罪该万死!”

龙四盯着他,轻蔑的笑了。

“四哥,我们来啦!”一阵狂风,天边又出现了三条龙。

“怎么会有这么多条龙?”众人纷纷傻眼。

来者正是龙大、龙三和龙七。龙大和龙三背上,各自坐着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

他们盘旋着,降落到地上,两名女子也从容的从龙背上下来。

“这…这不是之前送去的公主吗?”人群开始骚乱起来。

“要不是见到艾尔莎,我在这这么多年,都不知道我的弟弟会这么胆大。”稍微年长些的女子开口道。

“父王,不,你不配这个称呼。”另一个骄纵女子怒道,“我们明明活得好好的,你为什么要伪造我们的尸体?”

“她们都是假的!假的!都是这该死的龙伪造出来的幻像!你们不要被蒙蔽了!弓箭手,快杀了她们!”

两名女子的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龙大和龙三飞过来,将她们带回到了天空中。

“如果她们是假的,那我呢?”士兵团的末尾,走出个戴着半边面具的身影。她摘下头盔和面具,一头长发瞬间倾泻如下。

“艾尔莎公主!”

“她的尸体,不是在几天前刚刚埋葬了吗?”

艾尔莎神色冷淡,“让我来揭开真相吧。我的父王,你们的国王,才是那个杀人凶手!我和前两任公主的尸体,通通都是他伪造的!因为我害怕龙,找了个人替代我去,他知道我没去之后,就派人追杀我!若不是这件事,我也不会知道他的真面目!好一个亲生父亲!”

“你们通通都被利用了!他垂涎龙所拥有的巨大财富,不惜打破约定。用几具假尸体,勾起你们的愤怒,让你们为他卖命。你们通通都是他夺得财富路上的踏板!”

“闭嘴!”国王恼羞成怒,冷不丁地拉开弓,箭矢直射向艾尔莎。

眼看着艾尔莎就要被箭射中,千钧一发之际,骑士挡在了她的身前。

“阿奇!”艾尔莎伸出手,堪堪扶住了他。

她红了眼睛,“你们看到了,就在你们面前,他就要直接射杀我!这样的人,配当国王吗?他会为人民着想吗?”

“假的!都是假的!他们都是龙用法术虚构出来的!各部门听令,弓箭手炮手立刻执行!”

无人动弹,片刻之后,骑士们纷纷下马,团长沉声开口:“我等愿追随公主,请公主下令!”

士兵们也纷纷调转方向跪下,向公主表明决心。

就在众人说话之际,一声巨响突兀的响起,炮弹被点燃,直直地射向空中,在空中炸开,一股刺鼻的药水四射开来。

龙大龙三背上还带着公主,龙四用身体挡住了这些药水,让他们先行离开。

原来是国王趁众人不注意,直接点燃了导火线。他站在下面,哈哈大笑,“这可是女巫熬制了四十九天的药水,专门对付你们这些恶龙的!你们都该死!哈哈哈哈哈!”

索性药水的作用并没有达到致命的效果,沾染到的地方侵蚀了皮肤表面,发出股难闻的气味。

“四哥,你没事吧?”

“没事,我先回去…你们留下来,好好和他们谈判,解决问题。”

10

艾丽见到负伤回来的龙四,惊呼道:“你受伤了!”

“没事。”龙四飞进湖里,“你去休息吧,我在冷泉里泡上一段时间就能恢复。”

艾丽心疼的落下泪来,她没想到,因为她的一句帮助,龙四居然受了伤。

他不是暴虐的恶龙,他是个英雄。

他正直,善良。

龙四这一泡,就是两天。途中,龙大、龙三和龙七都来看望了他。

艾丽莎公主也来看望了他们。她向艾丽传达了对龙四的感谢。

国王被关了起来。艾尔莎公主在众人的拥护下,成了新的国王。她和龙也做了新的约定。当年那个每隔十年就送公主前来的约定,是老国王提出的,龙觉得好玩,就答应了他的提议,殊不知会造成这样的后果。

新的约定里,龙与人类互不侵犯。至于公主嘛,龙和公主都有互相选择的权利,龙可以来陆地上,找寻自己心爱的姑娘。

龙四醒来的那一刻,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她正坐在湖边打瞌睡。龙四从湖中出来,声音惊到了她。

她眼中露出喜色,“你醒啦!伤怎么样了?”

龙四被她的热情所惊,顿了顿,才点头回应她。

艾丽看着他,忍不住凑近在他的脸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龙四金色的眼眸睁大,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愣在了那里。

“这个,是对你送我手环的回应,虽然有些晚…”她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能遇见你,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龙四张开双臂,抱住了他心爱的姑娘。

其实,他们早就见过了,不过这个秘密,他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莫迁
莫迁  VIP会员 努力成长中

心心向龙

你是我的信仰

相关阅读
恋爱的surprise

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谈恋爱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亚飞看着自己不经意写在纸上的话,脸红了红,慌张的合上笔帽,又做贼似的掏出手机,点开了他和马克的对话框。 最新的聊天记录是马克给他分享的自己和女朋友旅行时的照片。 亚飞一张一张点开,仔细的看着。 穿情侣装的甜蜜街拍,咖啡厅的搞怪表情,爬山时的欢快场景...... 亚飞一个一个看过去,嘴角扬起一丝甜蜜的笑容,仿佛照片中的情侣就是他和静宜。 手机的震动声

缺钱少女和普法少年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感叹,下一秒就听到了老师的反击“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文/蘑菇味桃子 一、“彭拉拉,想要钱可以端个盆去大街上。” 刚进入八月,头顶的电扇就跟知了一样嗡嗡嗡地响个不停,却起不了任何效果,教室里一个个的还是汗流浃背。 守晚自习的老班更惨,背后趴满了楼道里趋光飞进来的飞蛾。 “好想要钱呐—”彭拉拉百无聊赖地撑着脸,思绪飘走了一会儿,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 全班安静了两秒钟,瞬间爆

甜甜柚子夏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文/莫若离 一、齐先生,您的外卖 “齐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请拿好。” 夏日炎炎,蒸腾的热气都快把人汽化了。门外的小姑娘白皙的脸热得通红,头盔大小不合适,歪歪地戴在她头上,帽带把她耳旁沿至下巴勒出红印子。 男人心里不动声色啧了声,点头,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就回屋。 丁柚有些焦急,娇软的声音抬高:“齐先生等等,我在路上摔了一跤,您要不要先检查一下食物是否完好?” 男人顿步

极北以南

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文/陈谌 一 我翻了个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窗口望出去,无尽的黑夜中弥望的依旧只有漫天的星光。 十一月,极夜的结束仍遥遥无期。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习惯在这段漫长而寂寥的时间里沉睡,尽管北极熊并没有冬眠的习惯,但对我而言,睡眠是逃离孤独的最好方式,毕竟等待终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它可能会消磨掉你的希望,然而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无论是梦境还是想象,那些画面总会泛着些许

爱你就是保护你,和你身边的一切

她知道他怕血,但是为了自己的母亲,他甘愿冒险。 . 夏莉和曹良属早恋。当年学校严抓早恋,他们的隐秘工作做得相当到位,路过装作陌生人,晚修回家拿出一部按键早被磨得模糊的手机给对方发短信,不是嘲笑今天对方表现像头猪,就抱怨老师又下发卷子要求第二天写完讲解。 靠着破旧的手机,他们熬过了中学时代,高考之后,两人成绩不错,在选填志愿时,别的同学都在为哪个学校哪个专业苦恼,他俩早早决定将要去往何方。夏莉在南

偏爱你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文/林顽 一、你有爱豆吗? “你有男朋友吗?” 对面的人摇头。 “那你有爱豆吗?” 对面的人再摇摇头。 “啧啧……那你一没男友,二不追星,你人生好无趣。” 谭稚坐在学校嘈杂的餐厅里,眼看着这位既有男友又有爱豆的好同学徐灿灿,从言语和眼神中鄙视着她。 “您倒是追星,播一部剧换一个‘老公’的速度咱可赶不上。”虽然谭稚心里认同对方,但嘴上还是不服软。 徐

爱你时,请爱我(一)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夜色如墨,风冷如刀。 宽阔的柏油路上,只听得见行李箱滚轮转动的声音,柳如曦一个人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走在路上。 夜色如水,沁人心脾,柳如曦有些单薄的拢了拢自己的衣服。 签完离婚协议的那一刻,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别墅中搬出去,东西很少,一个行李箱就足够了。 大概是从结婚那天就开始做好了离婚的准备,所以柳如曦此时没有感觉到特别难过

我的男朋友很娘

世界都在变,他们只要觉得这段时光是真实快乐的就好。 是的,很娘。 体育馆,上课的学生积极参与各项体育活动,罗尔作为文学系屈指可数的男生,没有被女生优待,也没有被男生容纳,他是异类,因为他娘。 他不喜欢篮球,可偏偏选课系统出错,把他调到了篮球选修课,他学得很痛苦,不会拍球,不会运球,老师让他三步上篮,他能走出五步,球还没进框,男女生都嘘他,老师也不为难,要他坐在叶怡身边等待下课。 虽然相处了半个

我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泪眼汪汪:“臣妾只想在后宫当条咸鱼。” 皇帝居高临下地看我:“爱妃可知,犯宫禁者,杀无赦。” 我哭天抢地:“臣妾是被冤枉的!” 皇帝一把扯过太监手上的字条,欲甩在我脸上之时,突然脸色大变。 他的声线似乎有些颤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我缓缓地抬起头,露出社会主义青年的坚定目光:“爱国,敬业,诚信,友善。所以臣妾绝不会使用厌胜之术的!” 他的目

戏悦眉梢

钟骄启想了想:我不喜欢他们扭扭捏捏,但你不同,你那天在桃花林很好看,我很喜欢。我想我生来就是爱唱戏的,小时见世家大院搭的红木台子,鬓角带着翠绿珠子,小碎步走着,腰间流苏左晃右摆着,真真是心坎都是欢喜。 我的祖母也看戏,时不时的也哼哼几句,但她一贯是瞧不上那些个尖嗓子咿呀扭捏作派,曾有日宿在祖母屋里,不知她是迷糊还是醒着,嘴里念叨戏子就是低贱,吓得我立马爬起身来,见祖母眼睛是闭着的,我这才稍稍放了心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