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皇帝

2021-02-06 21:01:26

纯爱

1

我有个不省心的侄儿。

要不是他老爹临终前再三托付,再加上我这人就是菩萨心肠,对这小太子起了恻隐之心,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我渴望寄情山水,纵游四方,心不在此啊。

呜呼哀哉,我又愤恨的敲了敲小皇帝的脑袋。小皇帝不过8、9岁,小脸粉雕玉琢,肉呼呼的。我严重怀疑我哥哥,就是先皇,是按颜值选的皇上。小皇帝捂头,小鹿眼滴溜的转着眼泪“皇叔,好痛啊”

“我都没使劲”这孩子从小就会装可怜,可我偏吃这套。嘴上说着,手上却揉揉他额头。

“皇叔,昨晚我又做噩梦了,梦见父皇母妃,我好害怕”

哎,这小皇帝,不过是个孩子,却被迫承担他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一切。这宫中之大,却没个知情冷暖的人。“罢了,我今天陪你睡觉便是”

小皇帝一脸雀跃。

躺在床上我忽然有些后悔。我也是正值青年,生理上总有些需求。隔三差五陪小皇帝睡觉,新来的小倌,身娇体柔,还没享用呢。想着心里一阵落寞,发誓这是最后一次陪小皇帝。看了看小皇帝,两只手把我紧紧抱着,深怕我跑了似的,小脑袋毛茸茸躺在我胸膛,睡颜天真又童稚。

算了,再陪陪他吧。

2

小皇帝,也算我一手带大。他母亲深受恩宠,但生小皇帝难产,香消玉殒。先皇此后再未纳后,小皇帝理所当然的当上太子。先皇虽让其成为太子,保其地位,却始终对他冷漠。

先皇对他有些恨意,我看的出来。但孩子总是无辜的,每每看见他故作稳重,希翼得到父亲认可的样子,我就有些心疼,好像我小时候的样子。因此我对他格外关照,只有在我这他才会流露出孩童的天真稚气。

青春期的少年总是难以琢磨,脾性阴晴不定。行小皇帝没小时侯这么可爱了。

秋猎

我一身劲装,俊逸非凡。我自知我外貌上乘,引来不少侧目,一些王臣贵女红着脸议论纷纷。我骑于骏马之上好不意气风发。将军之女,大胆泼辣,希望我能为她打一只兔子送给她。我爽口应下,小皇帝微眯着眼睛。

一只白兔肥硕圆润,悠闲的吃着草,完全没有发现暗藏危机。我瞄准了它,正待时机。咻,忽然中箭,转眼看去,小皇帝带几分笑意的盯着我。这个熊孩子,算了,不计较了。

可是每次及时我换任何地方小皇帝都跟着我,这么多猎物怎么偏偏抢我的,我有些气,小皇帝看出我的不爽及时讨好撒娇,这孩子我看着长大,最容易心软。

最后我什么猎物都没打到,自然没给将军之女送兔子,拂了将军之女的面。

小皇帝邀我去骑马闲逛,我应了。

草原辽阔苍茫,夕阳西下,余晖洒落。我和小皇帝策马奔腾,恰似少年郎,意气风发。不知怎的我的马受惊了,我被甩下,本想遭了,我这帅气的容颜。一个身影飞身一跃扑来。

小皇帝什么时候长这么大了,胸膛变硬了,肩膀变宽了,压在我身上,沉甸甸的,已有男儿的气概。他灼灼的盯着我,我头皮有些发麻不敢看他。“太重了吧你”小皇帝急忙站起,这时我才发现他的手为了护住我的后脑勺,已血肉模糊。我的心紧了紧“你好歹也是皇帝,背后都是国家,护好自己”

“我想护皇叔”小皇帝笑道

我没有应声,好似没听到那话。

3

前几日,小皇帝又回绝了我的婚事。本来我这年纪早成家抱孩子了。之前撞到先皇逝世,我的婚事也不告而终。后来,日夜操劳宫中朝廷之事,无暇他顾。现在皇帝已能独自处理政事,独当一面,我也叫人旁敲侧击提提这件事,皇上依然没有动静。我终于按耐不住亲自跑去询问,东一句西一句也不知怎么扯到其他地方,出了宫才发现皇上还没回答我呢。

这也不怪他,我这婚事不好订啊。先帝逝世,我为小皇帝肃清朝堂,怎奈其他的势力被我扫清,这朝廷竟全成了我的势力,一时间我权倾朝堂。迂腐书生都提笔骂我狼子野心,喷我唾沫星子。老一辈的大臣看着我直摇头。我这婚事不好订啊,即不能位重世家大族,又不能太过位卑不匹配。

清者自清,即使我淹没在书生唾沫中,我也要为小皇帝扫清障碍,助他平步青云。我相信我的一片丹心为国,日月可鉴,我问心无愧。

4

我喜好玉,收集各色各样玉。

一日,小皇帝忽然拜访。小皇帝本是少年人丰神俊朗,但却与总有年龄不相成的成熟稳重。此时忽然流露出少年人的精气神。

“皇叔,我为你寻到个好玉,为你做成玉坠”小皇帝眼神炽热,盯得我灼灼。有些异样浮出心头。

“皇上的意臣心领了,臣怎能拿这么宝贵的玉,还是皇上自个留着吧”

小皇帝笑意渐失,脸色复杂难看,眼神晦谟难明。顿时,啪,玉被砸碎,小皇帝死死盯着我,有些狠意,像一头长大的小狼。“你不要,就算了”他拂袖而去。

我愣在原地良久。慢慢将那玉碎片捡起,没注意间残缺的玉片忽的割破了我的手指,血溅落在玉上,有些妖冶,久久未能散去。

5

小皇帝,长大了,转眼都要成婚了。

其实他前不久召见过我,他说“皇叔,我要成婚了”他盯着我想要看出什么。我活了这么久早学会感情不流露出来。有些感慨,以前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恍若昨天,现如今这般大了。

“恭喜啊,现如今要成家立业,可要懂事了”

小皇帝听闻脸色难看。“罢了,朕早已长大,不过你始终没发现”

小皇帝长大了,想着想着,直到早已回到府中都没有察觉。

6

我上奏给皇上,奏折大致写着现如今小皇帝能独挡一面,我也能功成身退,告老还乡。完成了先帝的遗愿,终于可以去游历山河,肆意人间了,快哉快哉。

预料到小皇帝会不同意,我早已放出消息,一时间,天下读书人都叹妙,一时间舆论民间四起。小皇帝先开始力排众议,始终留我,后来也抵不足悠悠之口,只能顺应民心。

走前,他召见了我。

我们相顾无言,良久。皇上苦笑“皇叔,你真心狠,走吧,我留不住你”

“愿天佑我太元,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皇上,保重”

晴空万里。

我一身清朗,鲜衣怒妈,奔向远方。我摸了摸那拼凑而成,本应碎落的玉坠。嘴角的笑有些苦涩。

有些话,不能说出口

有些感情,只能藏于心。

相关阅读
桃花

许易云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无辜得直眨眼睛,连结结巴巴的一声哥都喊不出来。 “哥,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 许易云说出这话的时候的确没过脑子,或者说,在决定说这话之前就下定了一番不要面子的决心。 结果就是站在他对面的顾瓷直接愣在原地。这位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喜剧演员手里还抱着导演刚递给他的杀青花束,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易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脸也刷一下红了,磕磕巴巴解释道

你嗑的cp是真的

内娱顶流和过气影帝拍耽改假戏真做?电影不是爱情,我们才是。 我,陆星昀,国民选秀c位出身,唱跳rap全能爱豆,千万粉丝量级,内娱新晋顶流。 最近,我想转型。 粉丝说,我既生了这张脸,就应该在偶像剧里当男一。 华姐说,咱们这人气,小制作、低片酬肯定不去。 知名导演看完我的表演说,演员是什么最低级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一来二去,我迅速登上业内选角男明星黑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原本也

捞月亮的人(三)

我弯腰掬起一捧,捞到了我的月亮。 星昀(三) 我没想到青亭会哭。 这人从小就是个硬脾气,死倔死倔的,哪怕小时候闷不吭声那阵,也是“要打要骂随你,哭一声算我输”。为此吴阿姨没少担心,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自闭,差点就要去找医生。 这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见青亭哭,还是他跟顾笑分手的时候。那天我吊威亚受了点伤,他的电话打过来时我正在医院包扎,他应该喝了酒,有点吐词不清,乱七八糟说了些矫情话,就开始伤心地抽泣

白首山上共余生

目光相撞,都是百感交集。两人相视一笑,这十几年的风景,可以很彼此好好讲讲了。 白首山是陈国的仙山,山上云雾缭绕,四季花开不断,美不胜收。 年少时候的青崖和楚楼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青崖是白首山上最具潜力的弟子,楚楼却是皇帝陛下最喜爱的皇子。皇帝派了楚楼来,他是唯一有机会上仙山学习的皇子。 为了体现对皇室的重视,楚楼成了青崖的师弟,与他同吃同住。 青崖调皮,总是害的楚楼跟着他一起受罚。楚楼虽是

对不起啊

你说你啊,是不是傻,总是不相信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白夺偏过头,极力忽视祁深的注视,那目光太过灼热,里头盛的感情太多,他要不起,也……不敢要。 “知道,知道,你他妈知道个屁……老子为了跟你在一起,连工作都丢了,家也不要了,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 “我会给你一笔钱……”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我他妈是为了钱吗?姓白的,我告诉你,你祁大爷就是看上你这个人,才跟你在一起的,懂吗?” 白

无题

“江公子,希望你明白,御儿与我是朝廷重犯,若牵扯到江家,江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才是小妹妹!我是男儿,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小瞎子!” 当江允南对苏御吼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御就后悔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长相秀气还穿着一身粉红袄子的人居然是位小公子,他有点懊恼自己刚才说的话,正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却听到“啪”地一声,只见那位小公子的父亲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南儿,不得无礼,赶紧给

千帆历尽他归来

他不觉得同性在一起有什么羞耻的,只是觉得有情人一定要成眷属。年岁流转,时光荏苒。三年时光匆匆流逝,赫君南在这三年再也没有见过有人带着包含期待和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曾有人说过,有的人遇见了就是注定的,但是世事难料,有的人遇见了还是会被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分开,就像他和他一样。 没有联系,没有见面,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在他的世界消失,在别的地方里经历着他不曾参与过的事情。赫君南停下打字的手,将目光

后悔喜欢过你

喜欢你半生,耗尽了我所有的余力。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杨威打开房门,看见两个男人在沙发上衣不遮体的紧紧纠缠着,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的他弯下了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关上了门,从结婚到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 外边下着大雨,杨威不想站在门口听见门里边的两个人恶心的声音,就站在了院子的凉亭里,雨夹杂着风疯狂的招呼在杨威的身上,杨威冻得瑟瑟发抖,偏偏胃又疼的直不起腰来,只能将身体蜷缩在一

亲朋勿友

他单方面把他喊作小孩,很多很多年。 . “陈智霆刚刚在推特上宣布退出娱乐圈,请问你知道其中的内情吗?” “其实他是一位很敬业、很有自己打算的哥哥,所以我相信他的决定,也祝他以后一切都好。” 略微停顿的间隙,另几家媒体的话筒很快又涌上来,群访环节的时间有限,他们有比陈智霆事件更想了解的八卦。 毕竟尽管退出娱乐圈足够轰动,但陈智霆只是陈瑞书五年前的营业合作对象,而已。 他们曾经倚着一个夏天走完四季,抓

我的荣光

自己虐的人,跪着也要追回来。 秦哲被冷醒了。他看着面前堆满废物的仓库,又看了眼屁股下面随便搭着的木板。 呵。连个毯子都没有。腊月的寒风还啪啪拍着墙角的小通风口,能不冷吗? 秦哲知道这是哪儿。 他向来承受能力强、非常抗压,所以即使分析出这里是他十年前借宿过的网吧仓库,也只是淡然地站起身来,凭着记忆找到厕所洗把脸。 毕竟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落魄情节,记得还是很清楚。 十年前,他不但拒绝赞助商打假赛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