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该起个什么名字好

2021-02-07 15:05:24

青春

高考的脚步日益迫近,有些话再不对你说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百天倒计时刚挂出来的时候你忽然很慌乱,扎起了一头披肩长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收起了平日热衷的唇膏香水,信誓旦旦的要在百天之内从学渣逆袭成学霸。

我就笑笑不说话,学习并非一蹴而就,而是长年累月的积累沉淀。况且你这种只有三分钟热度的丫头最多就积极两天。

墙上的数字变成99的时候,你就开始向学霸进击了。不得不说,你突如其来的热忱惊呆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

上课不打游戏不睡觉也不看小说,下课不玩不闹也不满楼道疯跑,全天趴在座位上和习题纠缠。有好几个追你的尖子班男生主动提出要给你补习,你却以“自古英雄皆寂寞”为由拒绝了。

你的改变让我们包括老师都十分不习惯。那个总是遭你无端抢白的老师在上课时每说一句话都要习惯性停顿一下,但你只顾埋头做题没有接他的话茬;还记得你在物理课上从来没有抬过头,三年时间你还不晓得物理老师长啥样,在那节物理课上年轻的物理老师被你盯的紧张到结巴;那天你迟到了3分钟在门口喊了声报告把班主任惊的半天没合上嘴。

这种状态持续到第三天得以终结,按你话说就是学习得劳逸结合,你已经辛苦两天了,得休息一下。

其实你已经比我想象的多坚持了24个小时,从这点来说就值得鼓励。但在你调整的这一段时间内频繁的出现在网吧酒吧火吧等各种吧就是不对的,虽然你以前重视把它们当成家,但在你决定逆袭的那一刻,那里就不应该再出现你的身影。

high了两天后再回到学校,墙上的倒计时已经成了95,你长叹一声:“逝者如斯夫,唯吾独不觉。”一群人围着你嘻嘻哈哈,调侃从你嘴里冒出的文言句式。

我忽然觉得其实你挺孤单的,虽然你总是被一群我可望而不可即的校园风云人物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但你的笑容中总有那么一丝落寞。记忆中你从来没有单独出现过,身边或多或少总有陪伴的人,当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你没有男朋友,这我是知道的。

追你的一群扑棱蛾子明知没有结果还前赴后继的跑来找虐,虽精神可嘉,但智商欠缺。

你不玩QQ、微博,手机卡也因为求交往的短信太多而换了好几个。平行班的同学喜欢发短信,尖子班的同学喜欢写情书。你说这些招数都老掉牙了,你要是个汉子绝对把小姑娘们感动的对你死心塌地。可惜你空有一身泡妞的本领却无奈自己就是个妞。

你再一次立誓说要逆袭,以你新买的Lamer套盒作担保,可没过两天,你那套还未开封的Lamer套盒输的连渣都不剩。

你要问我怎么老盯着你不放,我的回答只能是不可避免的落入俗套。是的,我喜欢你,所以在你凑过来让我给你补习功课的时候很没出息的涨红了脸。

你的基础真的不是一般的差,绕使好脾气的我也被气得跺脚,但你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我一眼,我顿时被浇熄了所有火气。

有人说学习不好的孩子智商不低,只是不愿意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用这句话来形容你真是在合适不过的了。你空间结构能力超强,能构思出复杂的楼梯结构却想不来数学立体几何;你思维相当缜密,当时流行的一个网络闯关游戏,共99关,很考验智商,全级第一最多玩到32级就玩不下去,而轻松闯到63关的你却解不开一道证明题;你动手能力强,曾把喜欢亲女生脸的猥琐老师打掉一排牙;你心灵手巧,在稿纸上画各科老师的肖像再加以恶搞并在全校推广;你号召力强,发动全校学生集体罢课以抗议作业太多即使你从来没有写过作业。单看这些卓越的能力怎么着也得是个品学兼优的领导级人物,可你却孜孜不倦的和学校作对并乐此不疲。还真是“黑夜给了你黑色的双眸,你却用它翻白眼。”

我怀着一颗要感化你的心,一步步靠近你,可你却用你手中的小铁锤一下一下敲击它。在一次考试后卷子发下来时,我的心脏彻底被你击碎,零落成泥碾作尘。

我知道你思维很跳跃,但没想到跳脱的这么欢快。我始终没能明白“想当年,金戈铁马”的后一句为什么是“看今朝,死缠烂打“?为什么是哥伦布提出的日心说,达芬奇是怎么排列出了元素周期表,两车相向而行,已知路程速度,相遇地为什么在车祸现场。

你撇撇嘴:“我还打算在每道题后面写句毛主席万岁呢,我爷爷说他念书那会遇到不会的题就这样的。”

或许是你撇嘴的样子太可爱,或许是对你的喜欢压抑了太久终于忍不住,我吞吞吐吐的打算开口表白。我觉得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不然为什么偏找了我这种成绩只在中上游的人补习。

然而命运却总爱在最关键的时刻打岔。我就差一点要说出口时,班里一个女生跑过来说有人找你,在天台。这本是很平常的事却因为出现的时机不对而令我愤懑不已。你咧着嘴让我从楼下等你,便一溜烟没影了。

我在教学楼门口踱着步,不时往天台瞅两眼。过了很久还不见你下来,我有点着急,你最爱吃的柳橙冰淇淋在太阳的照射下已经有融化的迹象了。我拿起手机给你拨了个电话,手机才嘟嘟响了两声,一声尖叫划破长空穿透耳膜。我抬头,一道火红的身影从楼顶以自由落体运动跌落下来,那一抹红色在半小时前还和我高谈阔论中国的应试教育,现在却像一片飘落的枫叶在风中凋零。

“啪”。你摔在离我十几米的水泥地上,献血溅到了我的衣角,一向爱美的你现在却以这样不雅的姿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手机中的忙音还在耳畔嘟嘟响个不停,可惜另一端再也不会有人元气十足的凶我说惊扰了她的美容觉。手中的冰淇淋终究敌不过烈日,它们在阳光下融化,顺着蛋筒滑落在我的手背。明明是阳春三月,我的周遭却一片冰凉。

在手术室外,那个无坚不摧的顾校长像个孩子一样毫无形象的嚎啕大哭,墙边一位帅哥满眼通红的狠狠砸着墙,墙粉和着他手上的血簌簌地往下落,像极了那一季洋洋洒洒的樱花。

医生带来你脑死亡的消息,顾校长踉跄了好几步才扶住墙瘫坐在地,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响。帅哥跪倒顾校长面前泣不成声,他说:“顾叔叔,让我来照顾诺诺,求您让我照顾诺诺。”

一切源于你那帅到爆表的男友,虽然你们一直足够低调,但一切怎可能逃得过他粉丝后援会的眼睛。那个叫刘晴的女孩那天只是想让你让出她们的男神,但骄傲如你怎会妥协。商议无果,在争执中她失手将你推下楼。

那个女孩当然没有因为未满18岁就逃过法律的制裁,你平时总抱怨不关心你的父亲却在失去了你之后变得颓废不堪,你的他办了休学手续每日守在你床前,耐心和细心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而我,每天重复于两点一线之间,大量的练习题让我腾不出时间想别的事情,却在每晚入睡前不由自主的想到你古灵精怪的样子。

还有三天就要高考,我偷偷跑到医院。透过你特护病房的窗户,他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给你讲故事,而你呆呆的靠在床头,可能是一篇故事讲完了,他合上书,小心的拉起你的手,用下巴上青色胡茬轻轻的扎你的手背。落日的余晖从窗口倾泻进来,夕阳勾勒出你们的轮廓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六月的天气即使是傍晚都热得不像话,我的眼睛出汗了。

顾小姐,那天其实我想说,我喜欢你。

相关阅读
不是流星是你

“如果可以获得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什么?”“读心!”文/林顽 一、如果可以拥有超能力 秋末,窗外枫叶堆满。 “如果可以获得一种超能力,你希望是什么?” “读心!”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少女孟希原率先高举起手来。 台上讲课的老师有些不耐烦:“先举手再回答。” 孟希原疑惑:“我举手了啊。” 前排的班长金樾带头讥笑她:“你是先回答再举手的,笨蛋。” 众人的笑声从西北角传达到东南角,整间教室的气氛都建立在嘲笑

王嘉艺同学,你是天使吧

那样一个帅气多金、桀骜不驯的男生,怎么会偏偏听王嘉艺的话。文/格物 一、那样一个帅气多金、桀骜不驯的男生,怎么会偏偏听王嘉艺的话 伍经纬是一中高中部有名的混世魔王。 周一早上,同学们整齐列队,正在庄重肃穆地升国旗,伍经纬踩着滑板悠悠然地躲过门卫进了校园。 他穿着肥肥大大的阔腿裤,裤子后面印了一个白色骷髅头,上身是件红黑交织的大卫衣,帽子扣在头上,将脑袋遮得严严实实。 伍经纬见语文老师正在前方弯腰系

许你情深共白首

原来他一直都记得,原来她也不曾忘记,原来他们都在一起期待。 “我不许你嫁给他!”许深气急败坏的将话吼出来,那一张生得引人注目的脸上黑得可以滴出墨汁来。 站在许深对立面距离他两步远的李守情见许深如此小气,也赌气的朝他喊出:“我偏就是要嫁,你能耐我何?” “你怕是酒喝多了喝断片了!”许深无奈扶额,遇到李守情这人,是他拿自己的青春去换来的。怎么办?只能自己宠着呗! “什么?”李守情一边瞪大眼睛摇摇晃

椰果奶茶

时间的钟声敲至零点,二人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笑容灿烂,是青春幸福的模样……“我去,体育生啊?怪不得长那么帅,练什么的啊?” “听说是练武术的,哎呀,等武安回来问问她不就知道了?” “武术生啊,那更帅了。” 武安一回到寝室,就看见自己舍友一脸花痴的样子,“怎么了这是?又在谈论哪个帅哥呢?”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一个女生推门进了 的宿舍。女生长得很漂亮,一米七的高个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栗色的

十年一生(上)

想到我们就要真正开始属于我们俩的生活,既兴奋又期待,珠海,我们来了!这不是一篇小说,我也只有初中文化,之所以写这些,起因只是想用一种方式寄托思念,奢望以此让自己的心能得以平静。思来想去就用文字吧,趁我还没完全忘记。如果多年后回想起来,却什么也记不得,也找不出一丝曾经的痕迹,那应该会很遗憾吧。 记录的中途有幸在网络上认识了一群在我这个年纪看来还是小屁孩的朋友,看着他们诉说自己的初恋故事,出于朋友的立

雪花落下时

看着天上飘落的雪花,这是黎枳忆最喜欢的天气,也是二零一八年的初雪。“黎枳忆,没想到我们还是情敌呢。”舒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叫了一声,幸好他们都用被子捂着头,不然就该吵醒熟睡的室友了。 黎枳忆将食指放在嘴边,示意她小声:“嘘,原来我们这么有缘呀,尽然会喜欢着同一个男孩。”黎枳忆确实没有想到,最好的闺蜜舒栀也曾喜欢过他——向梓皓。 “快快快,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呗!”舒栀摇着她的胳膊,丝毫不放。黎枳忆

款款之愚

徐帆知道自己是彻底跟魏巍是不可能了。 .最初的开始 年,盛夏 月,苦逼的高中生,陆续开学。 深市第一中学高三三班教室里。 平凡的男高中生徐帆,抱着自己的书走到了三班的教室。 这是高三的第一天开学,一中呢,有个惯例就是一个学年分一次班。所以这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同班同学,当然也有许多以前就认识的同学。 徐帆热烈的跟以前的同学们打招呼。徐帆扫视了周围一圈,开始整理书本。又时不时的往教室的两个大门

总有一些话难宣于口

我喜欢你,所以你希望你被簇拥包围。希望你无忧无虑,即使你不喜欢我,我也不介意。今天,他又穿着那件白色T-恤衫,明明是很平凡的白色,明明是更普遍的校服。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总是一个女孩子眼中的焦点…… 安心怡边喝着早餐粥边往学校挪步, 分钟的路程,硬生生地走成了龟速。 她优哉游哉的模样和其他快步行走的同学形成鲜明的对比。难道是早餐粥太好喝?在独自品味么? 其实并不,早餐车上的卖的粥都是半温的。而且,

最后的我们

这个传奇的青年才俊,现在已经坐在飞机上,真真正正在云端,期待着与林月的相见。 后来的我们,渐渐学会了隐匿着忧伤,忘记过往,在现实中继续现实着。 ——《后来的我们》 他叫慕阳。今年大四。他的家乡是一个贫困小镇,他因为从小励志长大后成就一番事业,于是刻苦学习,终于考入了浙江的一所名校。 大三的时候,他认识了一位女生。女生很漂亮,算是学校的校花,校花的身边自然簇拥无数。这个女孩家境优越,是本地人,眼界

黑与白的焦灼之1999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又回到了南城,这个叫人又爱又恨的地方。 依旧是没有变样啊,城北的小摊贩还在躲避着城管,城南的地痞还是那么肆无忌惮。 已经快到冬天了,韩璇紧了紧衣服,南城的冬天确实很冷,也许冷的不是天气是人心吧,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韩璇又来到了北川一中,这所谓的南城重点高中,故事也就是在这里发生的,这里就是起点。 据说小学的时候女生喜欢出风头的男生,男生喜欢漂亮的女生;初中的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