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案终结:第九章

2021-02-08 00:08:12 作者:爱推理的猫

“这又是怎么回事?”

蒋飞思考了一会儿,说:“这能证明他肯定认识我们所有人,包括江浩,你和我,同时他又很了解我们。”

林枫问道:“而且……‘他’应该不止是一个人吧?”

“你的意思是说,所有的人,我追的那个人,视频里的那个人,地下室的人,应该是三个不同的人。”

“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但会是三个不同的身份。”

“一个人三个身份?不可能,视频里已经是个死人了,我追的人,地下室的人明摆着不是一个人,不可能是一个人。”

蒋飞听了江浩说的话,说:“你怎么确定你追的那个人和地下室里的不是同一个人?”

“身高,林枫说了以后我才发现。”

林枫想了想,发现一个问题:“不对啊,应该不止三个人,应该是四个。”

“哪来的四个?”

“地下室的那个人,视频里的尸体,江浩追的应该是两个人。”

蒋飞看了看林枫,说:“两个?一个是你,一个是我?”

“对啊,两张脸,两个人。”

“我们得从头走一遍,从地下室开始,把他走过的路再走一遍,如果是两个人,中间应该有一个机会可以换人。”

在蒋飞说完这句话以后,江浩表示心累,他的意思是说,还要再来一遍?

江浩转头看着林枫,给她抛了个眼神,让她帮忙救个场,真的不行啊,林枫低着头翻着手里的纸,感觉到了江浩的目光,问道:“怎么了?”

蒋飞看了江浩一眼,说:“没事,再来一遍。”

“哦,行,再来一遍就再来一遍。”

(江浩:我TM……)

几个人又来到地下室,话说还是有个问题没想明白,林枫想了一会儿,边想边问蒋飞:“你说这凶手是怎么进来的?”

“监控查过了,除了咱们三个,没人进去过。

“那就奇怪了,到底怎么回事?”

“别想了,开始吧,江浩,你来,我追。”

江浩点点头,两个人做好准备,从地下室那个黑影站的位置开始,江浩刚起跑,就发现有个问题,转头看着蒋飞:“不对啊,队长,我那一脚踹的够狠了吧,那家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先别管这事了,赶紧开始,没时间了。”

江浩点点头,顺着那个人走的路线走了一遍,蒋飞则顺着江浩追人的路线走了一遍。

就这么走了一遍,没发现哪个地方能换人,蒋飞想了想,问江浩:“你追得很紧吧?”

江浩点头表示赞同,“那是不是说明……在我追的过程中没换人?”

“如果你追的过程中没换人,那只剩一种可能了,在地下室你踹那一脚的时候,人就已经换了。”

“怎么换?就那么短的时间,不会快到这种程度吧?”

“你别忘了,地下室里灰很多,你踹了那一脚以后过了足有两分钟灰才散干净。”

林枫想了一会儿,问道:“两分钟……应该够换一个人了吧?”

“准确地说只有半分钟,剩下一分半是咱们两个等灰散干净的时间。”

“半分钟也够了,地下室周围有监控吗?”

“没有,而且就算有也拍不到,太暗了。”

相关阅读
秋冬嘴唇干裂怎么办 怎样预防干裂

相信很多朋友都经历过跟我一样的情况,一到秋冬季节,嘴唇就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干裂了。嘴唇干裂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干裂的嘴唇轻则影响美观,重则进一步干裂甚至脱

呀!我的小祖宗

别的女生肯定都被他感动到梨花带雨了,结果他的女朋友居然还惦记着鸭肠…… 因为疫情爆发,社区响应政府号召,拉起警戒线封闭小区,只留西门一个出入口。实行一人一卡制度,出门登记,测量体温。 徐琳被母亲大人派遣下楼买菜。 为了不再遭受母亲的白眼与埋怨,她心不甘情不愿地套上羽绒服,戴上口罩,蓬头垢面得出门了。 电梯里贴了一块泡沫板上面插满牙签,为了避免交叉感染使用牙签按电梯。徐琳觉得贴心又好笑。拿个牙签

小心翼翼的爱情比草都贱

那个礼物,小张到现在也不知道汤圆有没有收到。她都送给了他,连同那些不舍和挽留。

零花钱杀手

今年七月的某天下午,我们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在山间石梯旁边发现一只人的手臂……

遇见你真好(二)

“我们试试在一起吧,怎么样?”祁暄放下筷子盯着李媛。

等北归

关于等待的故事。月光卸下了清冷,桂花巷传来阵阵酒香。桂花巷深处桂树下有一家叫做等北归的酒馆。老板娘阿南一直在等一个人。 阿南出生时,阿南的父亲精心的酿造了糯米酒埋在庭院的桂花下。等到阿南将来长大,他日觅到佳偶,大婚之际,再开坛畅饮。可惜天不遂人愿,阿南九岁时,阿南的父亲染上了风寒医治无效去世了,那天是十五,月亮却不圆。这一年桂花飘香时,镇里来了两个外乡人。 阿北父亲带着阿北来到了桂花镇。父子俩是逃

再次晕倒

冷静:或许活着真的挺好。八郎刚走进阳台,差点惊掉了下巴。 一向冷面的彭哥,嘴角扯起的笑容是几个意思啊? 他顺着彭野的视线看过去,瞬间会意。 “彭哥,好运来了。”八郎走上前,打趣道。 “什么?”彭野扭头,疑惑。 “碰了一个女人,你就要负责任啊,老兄。”八郎看见彭野揣着明白装糊涂,索性点破了,“你看我干嘛?你把她脱光了抱住她,难道不是啊?!”说着眼神示意了一下正在楼下晒太阳的女人。 彭野侧头盯着八郎看

反叛的机器人(上)

直到程月被7号带出了x区,她才意识到这个机器人没有她想的这么简单。

乡村小说©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