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也痴情——许你一世到白首

2021-02-08 12:02:02

纯爱

我有一个小白朋友,说话声音软软的,脸白白的,眼睛滴溜转一下几分古灵精怪。上学的时候,小白一直占据我们高中白月光女神榜首,我一直占据白月光女神的同桌——这个女生尴尬,男生羡慕的座位。所以和她结下了牢不可破的一起逃课,补作业的革命友谊。高中毕业后又一起考入了本地的老牌大学,也算是孽缘深深了。

前几天抖音流行一首歌,白月光与朱砂痣,我突然就想起了她,打开和她许久未聊的对话框说:“我的白月光,在干嘛呢。”小白回复说:“哈哈哈,阿黄同志,我正在完成当年的梦想,给煤老板当小情人呢”。我回复道,“震惊!看是何方妖孽有违天伦收了你”。过了很久很久,小白才回复,是真的。我无言。又过了很久,小白给我讲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从凌晨两点一直讲到第二天6点,我就着这个故事,喝完了桌子上从新疆回来的大乌苏。但愿看完这个故事的人能体会到乌苏的味道,味够浓,够上头。

小白口中的煤老板是尚玄日,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子的时候我们以为小白哪里找来了稀奇古怪的日本名糊弄我们。直到小白连比划带解释了老半天,我们才真相信了尚玄日真的是沪市以煤炭发家的企业家尚中华的二儿子,毕竟老子名字这么接地气,和儿子名子完全不是一个调调。尚氏企业规模很大,横跨多个企业。但是人却异常低调,所以我们不知道尚玄日是谁就不足为怪了。

关于尚玄日这个人,小白对我们一天要念叨无数次,像一个陪伴我们的多年老友,我们从不认识他,但是却了解他的所有信息,尤其知道小白对他的爱。

小白第一眼见到尚玄日的时候是在酒吧里。尚玄日独身坐在一个卡座里,侧脸棱角分明,修长的手指捏着一杯酒,像16世纪的吸血鬼贵族,苍白而魅惑。小白像被诱惑的普罗大众一般,犹豫了一个晚上,还是在酒吧即将要歇业时,站在尚玄日面前,脸颊红红的说,“哥哥,我是小白,我喜欢你”。尚玄日先是被“哥哥”叫懵,接着又被一句“我喜欢你”雷到。大逾定了定神,问,小姑娘,你认识我?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小白事后无比懊悔的告诉我说,都怪自己量浅,酒壮怂人胆,什么话都说的出来。多么美好的初见活脱脱像调戏良家妇男。这是故事的开头。

关于小白追尚玄日是个漫长且艰辛的过程。小白追着大逾,尚玄日躲着小白,像是在玩猫捉老鼠。小白用手机给尚玄日发消息,不管大逾回不回。一天发十几条,从今天天气真好,到晚上睡觉记得盖被子。“你不懂,短信是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了,”面对我的质疑,小白吃着我买的零食,躺在我的床上美滋滋地说。

当然,和所有意料之中的事情一样,小白受到了很大的阻力,首先是各科老师的挂科警告。从之前的每次优秀学生,到现在门门课亮红灯。看着她那脸上硕大的黑眼圈,我有点不忍心,戳醒上课睡觉的她,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小白嘟嘟嘴,一脸沮丧,小声说:我的大脑是有限的呀,有时间想他,就没时间想别的了啊。那天半夜3点他给我回消息了,我好开心,尚玄日经常熬夜,我不想他想找人说话的时候没有人陪他。我就算熬一个星期,他能找我说两三次话,那也值了。小白这个姑娘,简直傻的冒泡。

期末考试结束后,小白考了有史以来的最低分。小白一个人想躲去城市的小东湖,她不开心就喜欢来这边一个人喂鱼,好像烦恼都变成鱼食被鱼儿带走了。这次在刚接近小东湖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人求饶的声音,小白躲到湖边的灌木里一看,却被惊呆了。那个最中间被一群人簇拥着的人是尚玄日!还是那双修长得手,在手里握着的却是一把手枪,他漫不经心的转动着手里的枪,对少年下跪求饶的男人无动于衷。小白惊呆了,身体不小心碰到了旁边的灌木,发出了响声,吸引了那边众人的目光。尚玄日转头发现是小白,眼神一紧,接着大声喊了什么,小白什么都听不到了,看着他的身影向她冲过来,身体轻飘飘的往下沉,紧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相关阅读
我与仙君一二事

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我是一只松鼠精,不久前因为误食了苍梧山老虎大王修炼百年的仙丹而开了灵智。幸亏我机灵再加上跑得快,要不然现在皮可能已经被被她扒掉拿去做靴子了! 切,还想扒我的皮,我还没嫌它难吃呢! 其实吧,这仙丹也不是我存心想吃的。它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路上,而且哪玩意儿看起来像麦丽素,闻起来还有股香香的味道。。。。。这个一个不留神就跑到我嘴里去

小皇帝

我是摄政王,受先皇所托,我为小皇帝披荆斩棘,扫除障碍,可我不是把我送给他啊... 我有个不省心的侄儿。 要不是他老爹临终前再三托付,再加上我这人就是菩萨心肠,对这小太子起了恻隐之心,我才懒得管这些破事。我渴望寄情山水,纵游四方,心不在此啊。 呜呼哀哉,我又愤恨的敲了敲小皇帝的脑袋。小皇帝不过 、 岁,小脸粉雕玉琢,肉呼呼的。我严重怀疑我哥哥,就是先皇,是按颜值选的皇上。小皇帝捂头,小鹿眼滴溜的转

桃花

许易云第一次接收到这样的信息,无辜得直眨眼睛,连结结巴巴的一声哥都喊不出来。 “哥,其实我,我挺喜欢你的。” 许易云说出这话的时候的确没过脑子,或者说,在决定说这话之前就下定了一番不要面子的决心。 结果就是站在他对面的顾瓷直接愣在原地。这位平日里舌灿莲花的喜剧演员手里还抱着导演刚递给他的杀青花束,脸都憋红了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来。 许易云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话里的歧义,脸也刷一下红了,磕磕巴巴解释道

你嗑的cp是真的

内娱顶流和过气影帝拍耽改假戏真做?电影不是爱情,我们才是。 我,陆星昀,国民选秀c位出身,唱跳rap全能爱豆,千万粉丝量级,内娱新晋顶流。 最近,我想转型。 粉丝说,我既生了这张脸,就应该在偶像剧里当男一。 华姐说,咱们这人气,小制作、低片酬肯定不去。 知名导演看完我的表演说,演员是什么最低级的职业吗,所有人都要来分一杯羹? 一来二去,我迅速登上业内选角男明星黑榜,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我原本也

捞月亮的人(三)

我弯腰掬起一捧,捞到了我的月亮。 星昀(三) 我没想到青亭会哭。 这人从小就是个硬脾气,死倔死倔的,哪怕小时候闷不吭声那阵,也是“要打要骂随你,哭一声算我输”。为此吴阿姨没少担心,一度怀疑他是不是自闭,差点就要去找医生。 这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见青亭哭,还是他跟顾笑分手的时候。那天我吊威亚受了点伤,他的电话打过来时我正在医院包扎,他应该喝了酒,有点吐词不清,乱七八糟说了些矫情话,就开始伤心地抽泣

白首山上共余生

目光相撞,都是百感交集。两人相视一笑,这十几年的风景,可以很彼此好好讲讲了。 白首山是陈国的仙山,山上云雾缭绕,四季花开不断,美不胜收。 年少时候的青崖和楚楼就是在这里相遇的。 彼时,青崖是白首山上最具潜力的弟子,楚楼却是皇帝陛下最喜爱的皇子。皇帝派了楚楼来,他是唯一有机会上仙山学习的皇子。 为了体现对皇室的重视,楚楼成了青崖的师弟,与他同吃同住。 青崖调皮,总是害的楚楼跟着他一起受罚。楚楼虽是

对不起啊

你说你啊,是不是傻,总是不相信我。“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白夺偏过头,极力忽视祁深的注视,那目光太过灼热,里头盛的感情太多,他要不起,也……不敢要。 “知道,知道,你他妈知道个屁……老子为了跟你在一起,连工作都丢了,家也不要了,你现在就跟我说这个?” “我会给你一笔钱……” “谁他妈稀罕你的钱,我他妈是为了钱吗?姓白的,我告诉你,你祁大爷就是看上你这个人,才跟你在一起的,懂吗?” 白

无题

“江公子,希望你明白,御儿与我是朝廷重犯,若牵扯到江家,江家也是脱不了干系的!”“你才是小妹妹!我是男儿,你看不出来吗,你这个小瞎子!” 当江允南对苏御吼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御就后悔了,因为他实在没想到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长相秀气还穿着一身粉红袄子的人居然是位小公子,他有点懊恼自己刚才说的话,正当他准备道歉的时候,却听到“啪”地一声,只见那位小公子的父亲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 “南儿,不得无礼,赶紧给

千帆历尽他归来

他不觉得同性在一起有什么羞耻的,只是觉得有情人一定要成眷属。年岁流转,时光荏苒。三年时光匆匆流逝,赫君南在这三年再也没有见过有人带着包含期待和宠溺的眼神看着自己了。 曾有人说过,有的人遇见了就是注定的,但是世事难料,有的人遇见了还是会被其他不可抗力的因素分开,就像他和他一样。 没有联系,没有见面,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他在他的世界消失,在别的地方里经历着他不曾参与过的事情。赫君南停下打字的手,将目光

后悔喜欢过你

喜欢你半生,耗尽了我所有的余力。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杨威打开房门,看见两个男人在沙发上衣不遮体的紧紧纠缠着,胃部突然开始绞痛,疼的他弯下了腰,但还是用最后的力气关上了门,从结婚到现在,他已经记不得多少次了。 外边下着大雨,杨威不想站在门口听见门里边的两个人恶心的声音,就站在了院子的凉亭里,雨夹杂着风疯狂的招呼在杨威的身上,杨威冻得瑟瑟发抖,偏偏胃又疼的直不起腰来,只能将身体蜷缩在一

乡村小说©2019